让体育成高考第四主科、推进冰雪立法,两会代表聚焦体育两大领域

文 / 盛意综述 来源于 体育大生意 2021-03-09 09:20:45
今年两会代表围绕体育的建议和提案主要集中在两大方面。
让体育成高考第四主科、推进冰雪立法,两会代表聚焦体育两大领域

2021年两会正在进行。通过梳理全国人大代表针对体育的建议和政协委员关于体育的提案,体育大生意记者发现,今年两会代表围绕体育的建议和提案主要集中在两大方面,分别是:北京冬奥会的筹办和赛后遗产、体教融合政策如何具体贯彻。

毫无疑问,2020年是我国体教融合重要性获得广泛重视的一年,相关政策持续出台,体育中考分值不断提升,所以今年两会进一步点燃了代表们关于建言体教融合政策如何贯彻落实的热情。而进入筹办冲刺阶段的北京冬奥会不仅再次被写入政府报告,其赛后遗产如何利用也成为代表们最为关切的话题。除了北京冬奥会和体教融合这两大热门话题外,还有两位全国人大代表建议体育法加快修订进程。在此,体育大生意记者对相关建议和提案进行总结梳理。

体教融合如何推进?建议体育进入高考成为第四主科

回首2020年,加速推进体教融合、提升中考体育分值无疑成为我国制订体育相关政策的重点方向。

先是在2020年8月,国家体育总局和教育部联合印发了《关于深化体教融合促进青少年健康发展的意见》,随后在2020年10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体育工作的意见》,不断完善学校体育顶层设计。2020年12月,国务院又批复成立体教融合部际联席会议机制。据体育大生意记者观察,迄今为止,全国各地的中考均开始不断提高体育的分值,体育的分值从30分到100分不等。教育部已表态,从2021年起,绝大多数的省份体育中考分值都会增加,而且增加的幅度还比较大。在推进体育中考分值不断提升的情况下,部分两会代表还希望高考也能逐步增加体育分值的比重。

微信截图_20210309092743.png

全国人大代表、衡水市政府副市长崔海霞建议,“将中考的体育测试由1次增加至3次,初中每学年末测试一次,中考体育成绩由三次成绩相加得出,高考也参照中考办法增加体育测试。”

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上海市委副主委、华东师范大学副校长戴立益在2020年两会上曾提交“在加强中考体育基础上适时推行高考体育政策”的提案,今年,戴立益继续关注这一话题。虽然从2021年起绝大多数省份的体育中考分值都会增加,但在戴立益看来,中考体育的分值占比普遍较低,难以引起重视。依托华东师范大学体育与健康学院的调查和研究,他建议,在加强和完善中考体育基础上适时推行高考体育政策,真正落实德智体美劳“五育并重”。

全国人大代表、安踏集团董事局主席丁世忠建议,打破以学习成绩为主的传统考核和选拔标准,加大体育成绩在升学考试中的比重,丰富考核内容;建议高校增加体育特长生的招生名额,将体育考核作为各类乡村专项招生计划的重要标准之一,为乡村地区的孩子提供更多升学途径与机会。

全国政协委员、四川体育职业学院体操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奥运五金王”邹凯则倡导,在体教融合中充分发挥单项体育协会的作用。邹凯在调研中发现,体育运动进校园的过程中师资比较欠缺。邹凯说:“《关于深化体教融合 促进青少年健康发展的意见》提出,开展校园赛事和建立‘一校一品’‘一校多品’等学校体育模式。单项体育协会拥有专业的运动员资源,建议让更多的专项协会走进校园,通过协会与学校加强合作,在培养体育师资、举办社会性赛事等方面提供专业服务,让更多的青少年受益。” 

微信截图_20210309092817.png

全国政协委员朱鼎健建议,中小学体育课采用分级授课的模式,根据每个学生不同的体能、体质和特长状况,分为不同的体育级别,跨班级甚至跨年级上课,无须拘泥于以往固定的按班上课的方式,把统一化的体育课堂转变成有趣多元、因材施教、最大限度激发学生投身体育运动的兴趣课堂。朱鼎健建议,增加小学体育课课时至每周5课时,保证小学生每天都有1小时运动时间,以全面提升学生体质健康水平。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冬奥组委体育部副部长王艳霞的提案则是关于通过完善青少年赛事体系、提高体育教师待遇来助力青少年身体素质的提高。王艳霞表示,在调研部分省市的中学小学生时自己发现国内青少年体质有待提高。为此,王艳霞从体育管理角度提出三点建议:首先是提升学校体育教学规范化水平,让体育教师在薪酬待遇、职称晋升等方面看齐文化课教师;其次,应增加全民健身场地设施的供给;最后,要建立完善包括中小学生和大学生在内的赛事体系。

冬奥遗产利用:尽快推进“冰雪资源保护法”立法

随着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日益临近,北京冬奥会的筹办进程和赛后遗产如何利用,成为两会代表关注的热门话题。

微信截图_20210309092855.png

据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副市长、北京冬奥组委执行副主席张建东介绍,目前,北京冬奥会各个竞赛场馆的运行团队已全部组建,建立健全安保、交通、餐饮等赛会服务工作机制,确定定点医疗机构41家、签约酒店103家,深入实施科技冬奥行动计划,赛会志愿者报名人数突破100万,各类赞助企业达到了38家。从2021年10月起,北京冬奥会将进入赛时运行阶段。

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省张家口市市长武卫东建议,做好冬奥场馆的赛后利用问题、做好赛后利用方案。抓好赛后利用工作特别是招引战略合作伙伴,一起运营,把冬奥场馆运营成国内外赛事举办的基地。主要是冰雪但不限于冰雪,比如跳台滑雪,除了滑冰还可以滑草,另外许多场馆可以四季利用,作为冰雪运动和体育休闲的培训和休闲娱乐场所,成为国内外科技文化商务交流的基地。

微信截图_20210309092914.png

全国政协委员、民建北京市委副主委安庭建议,为保障“三亿人参与冰雪”的战略目标顺利实现,以北京冬奥会为契机,国家应立法规范冰雪产业发展,逐步修改完善相关现行法律,建议尽快推进对“冰雪资源保护法”等相关立法的研究、规划或准备工作。加强社会公众参与、行政问责、财政投入等制度的建设,保障冰雪资源管理的良好运行,使冰雪资源管理实现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双赢。

全国人大代表,安踏集团董事局主席丁世忠长期以来关注中国冰雪产业发展,本届两会他也带来了对中国冰雪产业战略性布局的建议。鉴于中国冰雪运动装备产业的发展严重落后于国际水平、我国在冰雪产业方面的政策法规还不够健全,所以,丁世忠建议,由国家体育总局、质检总局等相关部门牵头,大型体育用品企业参与,根据产业结构特征、产业发展现状以及未来发展目标,结合相关国际技术标准,尽快针对性出台冰雪运动装备的国家技术标准。丁世忠还建议大力发展冰雪运动装备自主品牌,鼓励跨国并购。针对冰雪产业科技创新制定专项激励政策,支持国内顶级研究机构的创新研发立项。

全国政协委员、香港中文大学当代中国文化研究中心荣誉研究员凌友诗表示,2022年北京冬奥会是最具有世界影响的重大赛事之一,也是展示中国传统文化的平台和契机。建议以北京冬奥为平台,推行十项必学中华传统礼仪,在世人面前展示中国人的“富而好礼”、以及爱好和平的礼仪之邦的形象。

微信截图_20210309092931.png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冬奥组委运动员委员会主席杨扬今年的提案是关于促进冰雪运动健康有序发展。她希望在冰雪进校园和体教融合层面上,扩大青少年的培养,让冰雪人才不断涌现。此外,针对北京冬奥会带来的滑雪热,她呼吁冰雪爱好者要提高自身安全意识,也呼吁有关部门能够加强监管,对从业者加强相应培训,行业协会应当发挥作用。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冬奥组委体育部副部长王艳霞建议,通过筹办冬奥会向世界展示我国开放、文明的国际形象,应提前谋划、用好北京冬奥会奥运遗产,将奥运遗产更多地服务于国际活动,为在更高起点上推进改革开放、推进国际交往发挥作用,促进世界相知相融。

微信截图_20210309092947.png

全国政协委员、山东泰山体育产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卞志良今年的提案是,以科技助力冰雪产业,推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卞志良表示:“冰雪运动必须要有设施、装备,但我国自然性、人造性的冰场雪场较少。因此,我们用到芯片新材料、滑雪机等方方面面的科技,来助力冰雪产业的发展。”

加快体育法修订:建议设立体育产业专章

众所周知,我国现行的体育法于1995年8月颁布实施,曾在2009年和2016年两次修改。2018年,体育法修改列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但迄今仍未完成修订。鉴于近年来体育产业持续升温,中国体育产业从业者们希望用更加完善的体育法来解决体育产业当前存在的问题。

微信截图_20210309095338.png

很多中国体育产业从业者认为,自1995年《体育法》出台后,外界对《体育法》的最大诟病就是条文流于形式,过于宽泛,实操性欠缺,这也导致中国体育界出现法律纠纷时只能按照其他法律来进行审议。

此外,《体育法》偏重于强调政府管理权,对市场和社会的作用考虑得不够充分。反映在具体条文上,主要表现为管理性规定多,服务性规定较少,对市场重视和引导不够,而在政府责任方面又规定得比较原则,可操作性不够。二十多年来,中国体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体育法》也早已过时。目前,在我国体育领域具有法律管理效应的主要是国务院系统颁布的行政法规,比如《奥林匹克标志保护条例》《公共文化体育设施条例》《反兴奋剂条例》《彩票管理条例》《全民健身条例》等体育行政法规。

微信截图_20210309093015.png

全国人大代表、山东兰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党委书记王士岭建议,在体育法修改时应增加体育产业相关内容,明确体育产业的范围界定、体育无形资产的保护等,明晰政府与市场的职能划分和权力边界、政府监管的职责问题等。可考虑设立体育产业专章,对体育领域的新型合同、赛事转播权、保险等做出规定。

此外,王士岭建议,在体育法修订时,有必要突出强调全民健身,强化学校体育工作,突出强调对各类主体体育权益的保护,推进体育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而在竞技体育部分,针对竞技体育主体关系不明确、国家队与运动员利益难以平衡等方面,王士岭建议从保障运动员权利的角度,明确运动员的“产权”归属、退役运动员安置等问题。

全国人大代表、山东鸢都英合律师事务所主任高明芹则建议,体育仲裁在体育法中有原则规定,但是至今仍然没有建立专业的体育仲裁制度,严重制约了职业体育的发展,应尽快建立专业的体育仲裁制度,明确体育仲裁是解决体育领域特别是职业体育中特殊类型纠纷的有效手段。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