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2奥运举办地首选布里斯班,川渝申奥上热搜却上不了候选名单

文 / 钟岚 来源于 盛意体育 2021-03-03 08:44:25
布里斯班成为历史首个通过“推荐”产生的奥运举办候选城市。
2032奥运举办地首选布里斯班,川渝申奥上热搜却上不了候选名单

文|钟岚

体育大生意记者日前,国际奥委会宣布,澳大利亚的布里斯班成为2032年奥运会的首选举办城市。"奥运会举办地委员会"建议国际奥委会立即与布里斯班奥申委和澳大利亚奥委会进行"针对性对话"。这也意味着,布里斯班成为自2019年国际奥委会改革奥运申办程序后,历史首个通过“推荐”产生的奥运举办候选城市。

国际奥委会表示,“奥运会举办地委员会”将立即开始与澳大利亚相关机构的详细讨论,并适时向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报告结果。如果满足所有要求,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将在国际奥委会全会上提议由布里斯班举办2032年夏季奥运会。如果对话没有取得成功,国际奥委会将会转而与所有感兴趣的城市继续沟通。换言之,只要澳大利亚在后续的对话中不出现重大问题,那么布里斯班将无需再像以往那样经过异常激烈的申奥角逐就可以获得2032年奥运会举办权。

值得一提的是,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等多个城市均曾明确表示有意申办2032年奥运会。此前在2019年11月底,中国的四川成都也曾透露将携手重庆联合申办2032年奥运会,随后,川渝联合申奥还冲上热搜。但就目前的种种迹象来看,国际奥委会并未将川渝纳入到2032年奥运会举办城市的候选名单中来。和此番获得推荐的布里斯班相比,川渝联合申奥尚且存在诸多显而易见的短板。川渝想要联合举办2032年奥运会更像是一个美好但尚且遥远的愿望。

整体来看,布里斯班成为历史首个通过“推荐”产生的奥运举办候选城市,这虽然让布里斯班避免了以往奥运会申办的激烈角逐过程并节约了巨额申办经费,但也从另一个侧面折射出当前奥运会不再备受追捧的尴尬困境。

近年来,“蒙特利尔陷阱”现象愈演愈烈,国际奥委会现任主席巴赫从上任之初就推出了旨在为奥运瘦身的《奥林匹克议程2020》,2021年2月,国际奥委会又开始审议《奥林匹克2020+5议程》,希望进一步通过削减奥运办赛成本从而让奥运会重新赢得全世界的欢迎。但就从目前而言,奥运会申办规则改革之路任重道远,举办费用之巨仍将让很多中小国家望而却步。

申奥规则大变革背后的无奈和利好

众所周知,近年来奥运会举办成本激增且经常不可控地出现预算透支现象,各国民众的申奥热情大不如从前,所以不断出现奥运会申办城市中途退出、奥运会乏人问津等尴尬局面。

牛津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自1960年以来,几乎每一届奥运会都会面临预算超支的问题,平均超支率高达172%,民众对举办奥运会的支持率持续走低,奥运会申办热度大不如从前。2017年,鉴于2024年奥运会的申办城市不断退出,波士顿、多伦多、汉堡、罗马、布达佩斯……相继退出,以致于到最后只剩下巴黎和洛杉矶两个候选城市。

眼见此等窘况,国际奥委会经过权衡决定打破惯例,直接将2024年和2028年夏奥会的举办权分别授予巴黎和洛杉矶。一届国际奥委会全会直接决定了两届奥运会的举办权归属,这在以往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但却是当时“无人申奥”的最佳解决办法。

为让奥运会的申办和举办更加节俭和灵活,国际奥委会现任主席巴赫在上任之初就推出了《奥林匹克议程2020》,提出逐步将奥运申办制改为邀请制,由国际奥委会来邀请那些有实力和有条件举办奥运会的城市来举办奥运会,而不再像以往那样坐等意向城市主动申奥。随后在2019年,国际奥委会正式决定改革奥运申办程序,针对夏奥会和冬奥会分别设置“夏季奥运会举办地委员会”(10人)和“冬季奥运会举办地委员会”(8人),这两个委员会分别负责向国际奥委会推荐适合举办夏奥会和冬奥会的候选城市。

在此之前,各国城市申奥都需要履行非常繁琐的申办程序,时至今日,回想北京1993年和2001年两度申奥的艰难过程,不少亲历者仍心有余悸。再细看如今奥运会无人申办的情形,今昔一经对比,如何不让人喟叹连连。

毋庸讳言,很多奥申委为赢得“评估小组”的好感,往往在申办阶段就花费巨额资金来提升自己的申办软硬件实力,同时为了拉票还要动用不菲的款待费用和宣传预算,诸如盐湖城等城市还曝出了贿选丑闻。一旦未能如愿获得举办权,相应花费则付之东流。

而在如今改革申办程序后,奥运会举办的首要原则就是节俭。举办奥运会要尽可能依托现有场馆条件,尽可能不新修体育馆,更大程度地利用现有的资源举办比赛。并且,“举办地委员会”会帮助这些有意举办奥运会的城市来科学分析他们是否适合举办奥运会以及适合举办哪一届奥运会。

换言之,“举办地委员会”会帮助意向城市提供一套量身定制的奥运举办方案,这种量身定制的定向沟通机制可以尽可能降低举办奥运会的成本。为了降低申办城市的申办成本、鼓励更多的城市积极申奥奥运会,《奥林匹克议程2020》还提出由国际奥委会承担申奥的部分费用,这在以往同样是不可想象的。

根据流程,“举办地委员会”在经过对意向城市考察后,会向国际奥委会执委会提交评估报告并推荐一个首选举办地城市或者多个优选举办城市名单,而国际奥委会执委会将会根据这一报告来向国际奥委会全会提交奥运会举办候选城市名单,并由国际奥委会投票通过。

自2019年以来,“夏季奥运会举办地委员会”陆续接触了一批有意举办2032年奥运会的城市,这其中除了布里斯班外,“夏季奥运会举办地委员会”还与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德国的莱茵-鲁尔地区、卡塔尔首都多哈进行了交流。最终在北京时间2021年2月25日,国际奥委会执委会通过了“夏季奥运会举办地委员会”对布里斯班的推荐,将布里斯班列为2032年奥运会的首选举办城市。

后续,国际奥委会将与布里斯班奥申委和澳大利亚奥委会就2032年夏季奥运会的举办事宜进行“针对性的对话”。这意味着布里斯班在2032年奥运会举办候选城市中处于领跑位置。

六大优势让布里斯班成首选

“夏季奥运会举办地委员会”主席Kristin Kloster Aasen表示,布里斯班之所以被首先推荐为2032年奥运会举办城市,是因为其在气候、大赛经验、基础设施等方方面的举办优势非常明显。体育大生意通过总结,发现布里斯班有六项主要优势:

第一、布里斯班所属的昆士兰州曾举办过2018年英联邦运动会等多项国际大型体育运动会,当地气候条件适合比赛,现有场馆比例高、场馆分布位置合理、大赛组织经验丰富,如果举办奥运会,所使用的场馆80%至90%都是现成的场馆或临时搭建场馆,符合《2020年奥林匹克议程》节俭办奥运的理念。根据昆州政府的提议,2032年奥运会将主要在布里斯班、黄金海岸及阳光海岸这三个城市的现有场馆举办。

第二、布里斯班一早就与澳大利亚奥委会达成了举办奥运会的意向并获得澳大利亚奥委会的坚定支持。此外,布里斯班还提前就自己的场馆布局规划与夏奥会的多个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进行交流,赢得了很多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技术层面的认可和赞扬。

第三、布里斯班所隶属的澳洲各级政府均大力支持布里斯班举办奥运会,当地民众的奥运支持力度非常高。

第四、澳大利亚的人类发展指数上得分很高,特别是在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方面取得了巨大进展。

第五、布里斯班将2032年奥运会的办赛计划与昆士兰州的发展战略紧密结合在一起,他们让“夏季奥运会举办地委员会”相信,通过举办一届奥运会能够极大改善当地的交通基础设施,促进经济增长,改善民生福祉。

第六、奥运会长期以来秉承在各大洲轮值举办的策略。澳大利亚曾举办过1956年墨尔本奥运会和2000年悉尼奥运会,如果布里斯班最终举办2032年奥运会,那么这将是奥运会时隔32年重返澳洲。所以,是时候让奥运会重返澳洲了。

纵观最近两年的公开媒体报道,布里斯班多次因为其现有场馆比例高、总体分布合理、体育大赛组织经验丰富、天气条件有利、民众支持力度高等优势而受到“夏季奥运会举办地委员会”的赞赏。这最终让布里斯班成为澳大利亚布里斯班成为奥运申办机制改革后,首个通过“推荐”产生的奥运举办候选城市。

国际奥委会表示,将与澳大利亚有关机构展开详细讨论。虽然巴赫强调,这一决定并不意味着布里斯班已经获得了2032年奥运会的举办权,但按照现行申奥规则,只要后续磋商顺利,满足所有条件,布里斯班则将锁定2032年奥运会的举办权。

川渝联合申奥为何未能进入候选名单

在宣布布里斯班成为2032年奥运会首选城市的同时,巴赫透露,国际奥委会此前也收到了多个城市关于申办奥运的方案。虽然巴赫并没有透露具体的城市名称,但消息灵通的欧洲媒体还是列举出来了一个2032年奥运会意向城市的名单: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德国的莱茵-鲁尔地区、卡塔尔首都多哈、印度首都新德里、印尼首都雅加达。

需要指出的的是,2020年11月曾传出中国四川的成都有意携手重庆联合申办2032年奥运会的消息,据称这一计划由四川省体育局披露,随即冲上微博热搜。但如今来看,无论是国际奥委会还是欧洲媒体均未将川渝列入2032年奥运会的候选名单中来,甚至连基本的考察程序都没有进行。

此外,澳大利亚奥委会主席、东京奥运会协调委员会主席科茨则公开对澳大利亚媒体表示,中国从未正式向国际奥委会提出过有意举办2032年奥运会的意向,所以布里斯班无需将川渝列入竞争范围。

为什么川渝联合申办2032年奥运会未能进入2032年奥运会候选名单?在体育大生意看来,通过和布里斯班的举办优势进行对比,就能找到相应的原因,最直观的原因可分为四点:

第一、虽然成都近年来频频举办各类国际大赛,2021年还将举办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积极创建所谓的世界赛事名城,但必须指出,成都的体育综合大赛组织经验并不占优势。

成都迄今不仅从未举办过亚运会这种洲际的综合性运动会,连中国国内规模最大的综合运动会全运会都未举办过。而奥运会作为全球规模最大的综合性运动会,对举办城市的赛事组织协调能力要求之高同样冠绝各类大赛。所以,对于成都和重庆而言,当前的当务之急就是尽快举办一届全运会来锤炼自身的综合大赛组织能力。

第二、未按照现行规则来履行基本的沟通程序。一个最基本的沟通欠缺就是,四川省体育局透露川渝联合申办2032年奥运会后,有媒体致电重庆体育局,重庆体育局却表示对此事并不知情,他们将向四川省体育局核实信息。事实上,这更多属于四川省体育局的一个远景畅想。

除了与重庆未进行沟通外,此事事先也未与中国奥委会进行充分沟通,更未按程序与国际奥委会“夏季奥运会举办地委员会”进行交流。澳大利亚奥委会主席、东京奥运会协调委员会主席科茨就曾对澳洲媒体透露,中国从未正式向国际奥委会提出过举办2032年奥运会的意向。

根据国际奥委会此前规定,任何一个城市想要申办奥运会,首先要得到所在国家或地区的国家奥委会批准,然后得到所在国政府的书面支持。如今虽然申奥规则变更,但仍需与所在国的国家奥委会和政府进行沟通,“夏季奥运会举办地委员会”在考察时依旧会像过往一样非常看重意向城市所属国的国家奥委会和该国政府的支持力度。

而四川省体育局在未与各方进行深入沟通的情况下就单方面擅自宣布要申办奥运会,还明确是2032年奥运会,虽然赢得了舆论的广泛关注,但不过是自说自话、单方面放卫星罢了。

在这方面,相似的案例还有韩国。由于《2020年奥林匹克议程》打破惯例,首次允许奥运会可以由不同地区或国家的城市联合举办,所以韩国萌生了和朝鲜联合举办奥运会的梦想。韩国甚至在2018年9月将共同申办2032年奥运会列入到《平壤共同宣言》中。2019年2月,朝、韩两国代表前往洛桑,向巴赫表达了他们有意联合申奥的意向。

此后,两国关系出现波折,朝鲜方面再无声响,但韩国奥委会官员却一直在鼓吹朝韩联合举办2032年奥运会的意义巨大。时至今日,韩国不少官员仍在倡议,韩国的首都首尔和朝鲜的首都平壤应该联合举办奥运会。但这更多是自说自话,不仅朝鲜方面并无多少响应,国际奥委会也压根没有将其列入2032年奥运会候选名单中来。

第三、在四川省体育局放出川渝联合申办2032年奥运会的消息后,虽然引起舆论广泛热议,并且还冲上微博热搜,但细看网友评论,支持此事的并不多,绝大多数认为川渝联合申办奥运会有劳民伤财之嫌,举办奥运的预算理应用于改善民生。要知道,无论奥运会申办程序改革与否,都一直非常看重民调支持率。川渝联合申奥的消息惨遭舆论广泛批评,若真的进行民调,其支持率可想而知。

第四、奥运会举办长期奉行各大洲轮值举办的潜规则,尽可能让奥运会由不同大洲的不同国家轮流举办。自2016年里约奥运会后,奥运会便进入了东亚时间,2018年韩国平昌冬奥会、2021年日本东京奥运会、2022年中国北京冬奥会将相继在东亚地区举办。而按照轮值原则,如无特殊情况,短期内该地区不应再举办奥运会。

综合这些最简单直白的因素来看,川渝联合申办2032年奥运会就很难成功,更遑论奥运会评估技术层面的具体细节。或许是意识到了单方面放卫星不妥,四川省体育局后来进行澄清,川渝联合申奥只是工作规划和远景目标,后续将与重庆积极对接、沟通、谋划,至于2032年奥运会这个具体的时间节点,则绝口不再提。

近期,川渝体育局联合举办了2021年川渝体育深化融合发展推进会,双方签署《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体育产业协作协议》和《川渝体育深化融合发展施工图》。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双方虽然表示将共同申办国际、国内重大赛事,但目标下降了几个层次,双方当前的目标是力争2030年前能共同举行全运会。

当前,由于各国举办奥运会热情持续下降,国际奥委会为了可持续发展,看似是主动改革奥运会申办规则,引入委员会推荐制度,实则也是无奈之举。如果再任由大国申办奥运会并不断将奥运会举办门槛抬高,那么奥运会最终只会沦为少数国家的炫富游戏, 迟早无城来办。

面对困局,国际奥委会不得不痛下决心改革奥运会申办规则,以确保那些被“申办军备竞赛”挡在大门外的中小国家同样具备参与申办的机会和条件,甚至允许多个城市和国家联合申办奥运会。但改革效果究竟如何,仍有待观察。毕竟,全球范围内的职业体育均可以通过工资帽等限薪手段来营造相对公平的竞争环境,而国际奥委会却无法用硬性指标来一刀切降低奥运会申办和举办经费。从这个角度而言,奥运会申办规则的改革注定充满挑战。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