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巡赛二十年:贴钱办赛、走出冯珊珊李昊桐 坚守是最美的诗

文 / 罗冉峰 来源于 体育大生意 2020-12-20 10:05:18
2020年12月6日,陈朝行作了一首诗。诗的第一句说:“妈妈,这枚章还在。”
业巡赛二十年:贴钱办赛、走出冯珊珊李昊桐 坚守是最美的诗

2020年12月6日,陈朝行作了一首诗。诗的第一句说:“妈妈,这枚章还在。”

“这枚章”制作于二十年前。2001年5月,中国业余高尔夫球巡回赛(简称业巡赛)在广东雅居乐中山长江高尔夫球会打响。为了纪念赛事揭幕,赛会定制了一批业巡赛纪念徽章 ,送给前来参加赛事的嘉宾、媒体和球手。

业巡赛绝版揭幕战徽章

提出业余高尔夫巡回赛创意的朝向公司,现在被称为朝向集团;徽章上的业巡赛标志,也成为了朝向集团的标志。

陈朝行是朝向的创始人。在业巡赛迎来成立二十周年纪念时,陈朝行翻出仅此一版的徽章。徽章还在,业巡赛还在。

行业转折

12月11日下午,广东潮汕高尔夫俱乐部。随着刘恩骅、关汝晴分别举起男女子组的年度总冠军奖杯,2020年业巡赛正式画下圆满句号。

潮汕球会的这场赛事,是2020业巡赛的总决赛。掐指一数,业巡赛在2020迎来赛事第二十年,在2020年底迎来赛事第120站。

连总决赛在内,2020年业巡赛共举办五站赛事。受疫情影响,业巡赛从原定4月开赛,延期到8月才挥出第一杆。能保持与去年一致的办赛规模,实属不易。

而就国内高尔夫形势来看,业巡赛近年的坚持更是难得。“从2016年开始,每一站业巡赛都是朝向贴钱办的。”陈朝行在总决赛前的嘉宾分享晚宴上说。

陈朝行在总决赛前嘉宾分享晚宴讲述业巡故事

2015年被称为中国体育产业元年。但对中国高尔夫来说,高尔夫产业正快速萎缩。各地球场纷纷整改、退出,甚至取缔、清拆,国内高尔夫场地数量急剧下滑。产业链各环节相应地受到冲击。与业内一些人的看法不同,陈朝行认为国内高尔夫的清理整顿是必要的。“业界相当程度上存在着混乱和无序的情况,不少从业者自身水平也亟待提高。”他同时坚信,“中国高尔夫有美好的前程。”

2015年,业巡赛举行了9场赛事。2016年,赛事失去了冠名赞助,赛事数量也锐减到5场。2016年的揭幕战在宜昌三峡天龙湾国际高尔夫俱乐部打响。当时的赛事官方新闻稿中坦承,“在当前中国高尔夫面临政策调整的阶段,行业的发展受到一些限制”。

四年后,限制并没有明显放松。曾有赛事在开赛前夕仓促宣布取消,原因是承办球场担心政策限制,不希望“树大招风”。

2020业巡赛总决赛冠军:

男子组赵星宇、女子组殷小雯

财务是更加普遍的挑战。眼见产业发展受束缚,赞助商将体育营销的预算从高尔夫转移到更可控的领域。各大赛事损失一批赞助商,变成主要靠承办方自己输血来维持。

对于业巡赛来说,业余高尔夫赛事不设奖金,这节省了不少成本。但场地搭建、物料制造、工作人员成本等加起来算,每一站投入也有几十万元。一年下来,业巡赛办赛的预算以200万元为水准线。加上现有OMNIX GOLF、Titleist、正元精密科技、凌沃农业、比奇汉、金狮威、比音勒芬、佳普乐智能卫浴等一批商家不同形式的支持,业巡赛仍在坚持。

巅峰时期

2009-2015年期间,业巡赛的冠名赞助商是银行。当时也是中国高尔夫产业的黄金时期,“绿色运动”的项目名片、“高净值人群”的聚拢效应,让高尔夫颇具“金球”光环。再加上竞技层面上中国职业、青少年球手的不同突破——最具代表性的是2012年冯珊珊成为中国首位高尔夫大满贯冠军——高尔夫一定程度上跳出大众心中 “洋运动”的刻板印象,而新增了“为国争光”的标签。

根据朝向集团总经理助理陈思(时任业巡赛赛事总监)当年接受高尔夫专业媒体采访时的分享,直到2014年时,业巡赛依然处于盈利状态。

传统体育赛事一般有四大收入渠道。业巡赛自己的账本上,球手报名费覆盖若干办赛成本,衍生品可忽略不计,版权转播是成本而非收入。最重要的收入渠道,落在商务开发之上。

2020业巡赛年度总冠军:

男子组刘恩骅、女子组关汝晴

早在2004年5月,在业巡赛昆明阳光站的欢迎晚宴上,中高协的领导便称誉业巡赛为“中国优秀高尔夫选手的摇篮”。业巡赛凭借领先的行业口碑,为赞助品牌提供卓越的对接目标客户的机会。最一目了然的商业价值是赛事水平。一站比赛参赛规模在150-160人,但报名人数常常以数倍来算。因此业巡赛可以根据差点——高尔夫项目一种衡量业余球手水平的参数——来甄选参赛球手。能进入正赛的选手都是业余领域的佼佼者,赛事水平自然水涨船高。

而业巡赛吸引业余高手,主要靠赛事自身的包装。业巡赛力求对标高水平职业赛事的规格,在球员分组、场地挑选及设置、规则制定、物料包装方面都考虑得十分细致。其中一些出彩的细节,在二十年前的揭幕战中就有体现——赛事官方制定了球场码数本。码数本是职业赛事标配,上面标记着球洞距离、地形等内容,对球员制定比赛策略起着关键作用。带着码数本参赛的业巡选手,体验到与职业球手相似的每杆必争的激战氛围。业巡赛的沉浸感美名,也因此从赛事创立之初就不胫而走。

高品质赛事吸引了一批明日之星,这是业巡赛赢得合作伙伴青睐的第三个关键。由于业巡赛“大赛”成色重,在青少年赛场已创造佳绩、志在未来向职业赛场进发的少年英才们,常将业巡赛视为迈出职业一步前的最后试炼。巅峰期业巡赛每月至少一场,在全国各地举行,新锐球手可以初尝职业球员旅行比赛、争夺总排名前列的体验,参赛热情较高。借助与赛事合作的机会来与未来之星加以互动,也成为品牌看中的一点。

潮汕球会第四次承办业巡赛分站

在赛事合作伙伴中,除了商业品牌,球场也是重要的支持力量。业巡赛如日中天时,承办业巡赛对球场来说既是宣传也是肯定。业巡赛在五分之一个世纪里纵横24个省市、73座球场,简直呈现出一张中国高尔夫球场的“版图”。

甚至即使在高尔夫产业前路困难重重的今天,业巡赛依然是金字招牌。总决赛前嘉宾分享晚宴上,承办球场广东潮汕高尔夫俱乐部的总经理傅育南说:“潮汕高尔夫俱乐部历史上已经三次承办过业巡赛,我们和业巡赛的关系可以说很有渊源,这次有机会承办2020年业巡赛总决赛和业巡赛二十周年纪念赛,对我和俱乐部的所有同事来说都很有意义。潮汕高尔夫很高兴参与其中,为中国高尔夫做出力所能及的贡献。”

“创业”艰难

二十年前“创业”时,业巡赛的赞助商雅居乐集团,同时兼具商业品牌与球场东主的身份。雅居乐主业地产,并从事高尔夫球场建设和经营。

当时雅居乐以“现金+会籍卡+场地”的形式,赞助了业巡赛。会籍卡是高尔夫的一种特有产品,代表某家或多家球场的会员资格。一些高尔夫球场通常不对外开放,只有球场会员才能打球。根据球场的名气大小、品质高低,会籍卡以不同的价格级别在市场上流通。雅居乐赞助给业巡赛的中山雅居乐会籍卡,朝向只要转让出去,就能变现出办赛资金。

业巡赛中山揭幕战的各类物料,

成为见证赛事岁月峥嵘的纪念品

中山雅居乐的业巡首秀,可谓当时国内高尔夫界的盛事。尽管全国第一家开业的高尔夫球俱乐部、同样位于中山的中山温泉,成立于1984年,但是到接近90年代,才陆续有中国人打高尔夫。至业巡赛成立时,国内高尔夫才萌芽了十年左右,全国性的业余球员竞技舞台堪称稀缺。

成熟的欧美高尔夫市场中,职业赛事、业余赛事、青少年赛事的金字塔机制非常扎实。早在20世纪初,英国业余锦标赛和美国业余锦标赛,就已经与英国公开赛、美国公开赛并称为“四大满贯”,可见高水平业余赛事地位不凡。

彼时国内已经有沃尔沃赞助的中国巡回赛,为职业球员提供一定数量的比赛机会。而同样由沃尔沃冠名至今的中国公开赛,也已经成为亚洲职业巡回赛的一部分,拥有国际赛事成色。金字塔尖的职业赛事先做了起来,业余赛事的塔基打造,也得提上议事日程了。

2000年,朝向先向中高协提出创立全国性业余巡回赛的计划。拿到中高协批文后,朝向才发现资金问题。雅居乐出手相助,成为业巡赛二十年佳话的起点。

佳话的起点不低。现任朝向集团总经理孟涛,在潮汕球会回忆业巡赛20周年岁月时,回忆起《高尔夫》周刊报道首站赛事的文章标题——《美哉!“雅居乐”业余高球巡回赛》。文中提到,在十天之内,有三百多人报名参赛,大大超出了比赛规定的参赛人数——自创立之日起,业巡赛名额就令球手趋之若鹜。

孟涛在2020业巡赛总决赛现场

高起点背后仍是创业艰难。资金问题解决后,从没有大型高尔夫赛事承办经验的朝向团队摸索前进。当时担任朝向副总经理、业巡赛赛事总监的孟涛二十来岁,热情和活力固然高涨,但也因工作量繁重而被病魔击倒。在赛事期间的一场饭局后,孟涛半夜打点滴,次日早上仍然无力下床。孟涛躺在床上,用床头摆着的几台对讲机,分别对接裁判、赛场、嘉宾接待等繁杂事务。

孟涛的乏力程度,到了连对讲机按钮都要他人代劳来按的地步。“很遗憾忘记了这位帮我按按钮的朋友的名字,20年后仍要专门对他说一声‘谢谢’!”孟涛在总决赛前嘉宾分享晚宴上回忆。

关键转型

上演“美哉”开局后,业巡赛在前两年维持4站规模。2003年,赛事因“非典”停办;2004年卷土重来,分站数量增加到6站。

与赛事规模共同发展的,还有朝向的整体业务。1999年成立的朝向公司,从高尔夫球场管理和建设起步。成功举办业巡赛迅速拉升朝向在高尔夫的江湖地位,各类业务并行发展。而“非典”过后,高尔夫因为适应中高产人士对户外运动的需求,国内产业蛋糕不断做大,更给朝向架起了高歌猛进的轨道。

当时朝向业务有“四驾马车”,分别是球场设计建造、球场管理、高尔夫赛事以及FGT。FGT是“朝向高尔夫分时互动计划”,属于一种志在激活球场淡季业务的特殊会籍,集合了多个球场的打球权益。

业巡赛二十周年纪念邀请赛

2009年再度迎来冠名赞助商后,业巡赛自身有了盈利能力。而业巡赛制造的品牌效应,更带动朝向在其他球场相关的业务蒸蒸日上,其营收能力远超赛事。譬如朝向建造及运营的山钦湾、玉龙雪山、神州半岛等球场,都是国内赫赫有名的高尔夫胜地。

四驾马车,同属于高尔夫产业的具体环节。环环相扣,触类旁通,朝向在高尔夫圈名声鼎盛。

日后高尔夫大环境发生变化、朝向成功转型,也是靠触类旁通。

朝向从2015年开始向足球产业进发。中国体育产业元年、业巡赛迄今的最后巅峰之年,朝向主动发掘新的“朝向”,迎来“二次创业”的元年。

高尔夫球场建设和足球场建设,都是跟“草”打交道。高尔夫草坪标准最严苛的位置是果岭——即把球推进洞的区域。朝向提出用维护果岭的标准来维护足球场,开始钻研足球草皮技术。在大本营深圳,朝向小试牛刀,建造了香蜜湖群众体育公园。而在朝向高尔夫球场建设业务崛起的云南,朝向推出开发高端足球训练基地的第一件代表作——昆明嘉丽泽国际体育训练基地。

嘉丽泽训练基地

新生传承

朝向的业务向足球产业等开枝散叶,而企业的根,仍在于高尔夫。

总决赛前的嘉宾分享晚宴上,现场曾参加过赛事的球员、曾参与过报道的媒体、曾为办赛付出心力的工作人员、曾为赛事投入支持资源的赞助……各方代表轮流起立,接受掌声致意。

陈思几乎每一次都想站起来:他曾是业巡揭幕战的参赛者;他曾是高尔夫媒体特约撰稿人;他从2010年开始担任业巡赛事总监;他为业巡“赞助了二十年青春”——陈思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写道。

根不能断,朝向与高尔夫仍然彼此深深维系。业巡赛是其中一个维系的象征。

2004年业巡赛汕头站,冯珊珊在潮汕球会称后

总决赛前的嘉宾分享晚宴之后的第二晚,业巡赛举行了更盛大的“中国业余高尔夫球巡回赛二十周年庆典”。广东省高尔夫球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广东省高尔夫球运动中心主任冯雄登台回忆,“冯珊珊4次赢得业巡赛冠军。”大满贯冠军、曾登顶世界排名第一的冯珊珊,正是冯雄之女。

冯雄的回忆,除了佐证业巡是冯珊珊成长不可或缺的一站,还带出更多名字。李昊桐、吴阿顺、张新军、窦泽成等当前中国职业高尔夫的代表人物,都在业巡赛场留下过印记。

陈朝行常常用这样一句话来形容业巡赛的意义:“再伟大的球手,都是从业余开始的。”而圈内盘点中国高尔夫精英时常常笑言:“伟大的球手,都是从业巡赛开始的。”

中国职业高尔夫要在上述名字之后继续传承,一个卓越的业余培优平台恐怕不能缺少。二十周年庆典上,14岁少年刘恩骅作为球员代表登台发言。刘恩骅2018年业巡赛云南站上以低于标准杆13杆的成绩夺冠,创造了赛事最低总杆数纪录。2020年,刘恩骅四战业巡收获三座冠军奖杯,荣膺男子组年度总冠军。

本站比赛的其他冠军选手也各有故事。女子组年度总冠军关汝晴是曾经创造大满贯美国大师赛最年轻晋级纪录的关天朗的堂妹。关汝晴视关天朗为榜样,如今也加入到关天朗转职业前曾经闯荡过的业巡舞台。总决赛站女子组冠军殷小雯,在赛事中也像刘恩骅当年一样,刷新最低总杆数纪录,成绩是-14杆。总决赛站男子组冠军赵星宇,在赛事首轮上演“一杆进洞”。

业巡赛二十周年庆典嘉宾大合影

这四位球员年龄最大的也不过是20岁的关汝晴,他们均被视为中国高尔夫新生代的希望。新人辈出,中国高尔夫竞技才能“家大业大”。四位小球员在业巡赛第二十年所创造的佳绩,仿佛强调了朝向坚持为优秀业余选手打造平台的使命不容放弃。

二十年前先拿批文再找赞助商,从一开始,盈利似乎就不是朝向办业巡赛的第一考量。对今天的朝向来说,业巡赛是纯投入。全赖朝向转型见效,其他业务的发展能支持业巡赛向第21年、向下个二十年、向更多的二十年进发。于是陈朝行透露近五年来贴钱办业巡时,脸上并没有流露戚然的神色,而是抱以欣慰的微笑。他在业巡赛20周年庆典上的致辞,有一段话赢得全场掌声 :“在一个侈谈情怀的年代,真正的情怀只是一种默默的坚守;所谓信念,唯有时间可以证明;诗歌,从来不在远方,就在你的眼前。”

中国高尔夫产业遇到阻滞、却也在适应时局中调整、寻找突破,等待产业回归鼎盛的一天。业巡赛是其中一项为此而坚决传承的赛事,朝向是其中一家为此而继续投入高尔夫的企业。

未来还会有一天,陈朝行再次翻出业巡赛揭幕战的纪念徽章,念一声:“妈妈,这枚章还在。”

注:本文所用图片来自业巡赛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