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个月后,我们回访了这三大健身房,它们渡劫成功

文 / 马莲红 来源于 体育大生意 2020-10-24 07:52:47
乐刻运动、壹季体能训练营、超级猩猩等多家连锁健身房表示,线下店已逐步恢复至往年同期盈利水平。
8个月后,我们回访了这三大健身房,它们渡劫成功

2020年突发新冠疫情,全球健身行业几乎遭受了灭顶之灾。英国、美国更是推出救市措施,缓解健身品牌的燃眉之急。

今年上半年中国疫情严峻时,本土线下健身产业也一样惨淡,健身教练开始送外卖,大批中小型健身房倒闭或转让。不过好在,随着疫情得到有效防控,健身行业已经全面进入疫情后的复产复工阶段。在今年2月份,体育大生意曾对 乐刻运动、壹季体能训练营、超级猩猩等几家健身品牌领导人做了采访 (相关报道:疫情之下健身公司生存指南:闭店、延卡、线上直播 ),时隔数月,我们对这几家健身品牌做了回访,欣喜地发现线下健身行业已经恢复至疫情前水平。

尽管刚刚闭幕的精炼大会和ChinaFit健身展会规模较往年有明显所缩减,但展会的顺利举办对行业来说是一个积极信号,乐刻运动、壹季体能训练营、超级猩猩等多家连锁健身房表示,线下店已逐步恢复至往年同期盈利水平。

零收入押金照付,上半年健身行业水深火热

从1月份到6月份,全国多数健身房处于关闭或限流营业状态。北京的健身房因为疫情反弹原因,直到国庆后才陆陆续续复工。

对线下健身房来说,关店等于零收入。尽管各地政府和场地所有者有适当进行补贴或减租,但完全免租半年是不太可能的,因此,这些健身房在关店期间依旧承担着场地成本,许多中小型健身房或者私教工作室,熬不下去就只能关门或转让,上半年与身房倒闭相关的投诉率也在短时间内激增。

有一定规模的连锁健身房同样有生存压力。乐刻运动CEO韩伟预计,乐刻运动在新冠疫情期间,线下500家门店停摆,单月亏损千万以上,整体亏损预估一亿甚至翻倍,不过,韩伟表示,就整个健身行业而言,乐刻运动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可能相对较小。“乐刻运动没有预付费机制,不存在与消费者纠纷问题;财务模型相对健康,现金流也比较充足,去年公司便已实现盈利。”

乐刻上线“乐刻live”小程序

一份行业数据显示,2018年-2019年全国健身房数量共计97746家,相较上一年度,新增26743家。2019年同时还有3099家健身房关闭,关闭率为4.36%,成立一年内关闭的健身房有528家。

“今年的健身行业生存空间更是狭窄,且遇到了史无前例的疫情,据统计,有60%以上健身房经营困难,面临亏损甚至倒闭。“疫情严重地区,武汉数千家健身房遭遇艰难,北京地区上万家健身房经历两次被迫关停,都是考验脆弱健身房的耐力,现金流和防疫压力更大的单体工作室,每天都在经历着生死时速,心怀热爱的健身教练,在这场无奈的危机之下,一部分黯然离场。”

超级猩猩创始人跳跳表示,公司的主营业务是线下健身服务,疫情对企业的运营确实产生了影响,比如不能营业但门店的租金仍然需要支付。从超级猩猩已开业的门店来看,超级猩猩对于门店的展示性要求高于传统健身业态,更多的选择在人流密集、周边配套设施完善(主要指便利店、咖啡店、健康餐等)的核心商圈,租金压力可见一斑。

超级猩猩专业教练带领云健身

同样的压力也发生在壹季体能身上。壹季体能训练营创始人祝贺表示,公司赛事部门和团建业务受很大影响,线下门店业务因为疫情全部关停转为线上运营,上半年预计收入减少400万-500万元,部分店铺因为房租等原因关闭。

壹季体能训练营举办线上健身课程

疫情后,“线上+线上”商业模式将成为连锁健身品牌主流

熬过水深火热的上半年,健身房终于在等待中迎来行业的复苏。体育大生意记者实地走访了几家受访对象位于北京的个别店铺,发现这些线下店流量已经基本恢复至疫情发生前的水平。

超级猩猩创始人跳跳表示,目前线下店客流量和营收已经恢复非疫情期间数据状况。“会员疫情后目前的到店率已经恢复疫情之前的平均水平,教练在岗情况并没有因为疫情发生明显改变。我们觉得企业应该承担应有的社会责任,在这段时间中超级猩猩员工基本工资照发,并给予每个教练1万元周转金,无息贷款,保证教练群体的正常生活,同时后台也加紧研发新的课程和产品,为复工做了周全的准备,因此对教练群体影响不大。”

超级猩猩参加精炼大会

壹季体能训练营和乐刻运动透露,营业能力已恢复至正常水平,用户对私教课程的需求甚至要比往年同期要高。“线下店业务基本已恢复至疫情发生前的水平,私教业务甚至要比往年好。不过,团体课的恢复尚需一些时日,用户需要慢慢地重建社交信心。”壹季体能训练营创始人祝贺如是说。

乐刻运动城市事业部总经理汤鑫也表示,疫情之后从乐刻的数据来看,用户的回归比预期要好很多。“我们判断,用户的健康意识有所增强,所以线下需求增多,我们明显看到,私教和训练营这种小团课的用户需求在增加。”

7月份乐刻全平台服务人次近300万,单店服务人次239人次,均超去年同期。同时,用户对私教和训练营的需求也呈增长趋势,私教渗透率同比增长30%。值得一提的是,乐刻依旧在推进此前的拓城计划,目前已经完成了广州、苏州、长沙、宁波、成都的开城,西安、天津、昆明将在年底前进驻。

7月份乐刻全平台服务人次近300万

在不久前,健身行业先后举办了精炼大会、ChinaFit两大盛会,虽然规模不及往年,但也是人头攒动,这些都表明健身行业已经实现了强劲复苏。

上半年受疫情影响,不少原本主抓线下健身的品牌开始突击线上业务,网络中掀起了一阵互联网健身狂潮。如今随着疫情缓和,这些“临时”线上健身业务将何去何从?

壹季体能训练营创始人祝贺透露,线上课程早在三月份已经实现月盈利近50万元,随着疫情缓和,线上业绩有所下滑,但他们认为线上业务依旧有机可寻,疫情后将继续发力线上业务。

壹季体能训练营复工

乐刻运动韩伟认为,疫情结束后,线下健身场景将再度回归,用户的消费习惯不会在短时间内发生明显变化。“健身毕竟还是个重线下场景的行为,尤其是线下体验,这和线上健身有着明显差异。未来,健身行业可能会逐渐形成线上线下相结合的综合服务方式,线上健身可能成为线下健身的补充。这次疫情提醒业内人士在重视线下的同时,还要提高对互联网线上功能的重视。虽然很多相关企业在短期内还是无法实现线上营收模型,但这也是未来行业的商业价值之一。”

通过三位采访对象的叙述,不难发现,疫情后从业人变得更加谨慎。毕竟对于挺过这次疫情的健身房来说,多少会有些劫后余生之感,在这样的情势下,健身产业向“线上+线下”双渠道发展将成为一种趋势。

同时,健身行业虽已迎来复苏,但相比于2003年SARS之后健身行业的迅猛增长,健身行业的“报复性消费”将是漫长的。一方面国内疫情虽然已得到控制,但疫情并未完全远离,人们对密闭空间里的社交活动依旧具有一定抗拒心理;另外一方面则是受上半年各行业停产停工的影响,民众收入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消费也变得比往常理性。但随着全民健身政策的进一步开展和疫苗出炉,健身行业未来将有望迎来又一轮迅速增长。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