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刻开放数字平台打造生态圈 产业互联网能否赋能传统健身房

来源于 体育大生意 2020-08-06 17:02:15
乐刻目前全国门店数超过500家,覆盖北京、上海、杭州等17座城市。
乐刻开放数字平台打造生态圈 产业互联网能否赋能传统健身房

8月6日,西安零距离健身、石家庄全明星健身相继宣布与乐刻运动达成合作,成为乐刻平台生态伙伴,入驻乐刻运动APP,这是继昆明万动汇、邢台金力豪后,乐刻赋能改造的第二批传统健身房。据了解,乐刻方将对平台生态伙伴全面开放技术后台,乐刻合伙人、赋能运营总经理柳大年介绍道:“关键是通过数字中台重塑传统健身房商业逻辑,降低成本,提升运营效率和用户体验。”

乐刻作为国内头部的运动健身赋能平台,经过五年发展,目前全国门店数超过500家,覆盖北京、上海、杭州等17座城市,平台签约教练8000多名,拥有500万累积用户,在2019年IHRSA评选的全球健身房TOP25排行榜中,乐刻位列第五,已发展成为国内具备产业中台+品牌(场景)矩阵的平台型公司。

“目前为止,乐刻运动可以说是服务新零售‘人货场’模式下最为出色的实践者之一,也是以数据为核心的中央赋能平台与场景端结合的最好案例。”乐刻运动创始人韩伟表示,乐刻运动不是健身连锁,而是一家重点做S的S2b2c公司,核心是中央赋能体与其赋能的场景之间形成的联系,即通过数据和算法的方式,将线下场景纳入整个体系中来实现能效提升,而教练、门店合伙人及存量市场的生态伙伴都是乐刻赋能的主体。

健身产业在中国发展20余年,长期缺乏行业标准,和其他零售行业相比,现金流模式根深蒂固、成本的与日俱增和自身缺乏用户运营及维护,让健身房的抗风险能力极其微弱。

“对于传统健身俱乐部来说,和销售团队一般按预付款结算,而不是按消耗。预售款一收进,就被销售团队拿走了至少20-30%,而俱乐部本身已经背了100%的负债。”一位传统俱乐部的经理告诉记者,“那些用很低价格办了几年卡的会员,健身房是需要持续提供服务的。可能第一年第二年的时候还有预售现金作为支撑,但是随着时间越长,运营成本提高,预售现金消耗完毕的时候,健身房就会出现盈利能力降低。”成本高,用户群体窄小,就必须不断投入更高的获客成本及靠高客单去维持它的现金流,因此客户群更加狭小,长此以往形成恶性循环,最终以“闭店”收场。

而乐刻将帮助平台生态伙伴重塑健身房场景,降低用户健身成本并且主打月卡制,对场馆进行智能化改造,24小时开放,把业务做到线上化,产品化。扭转高成本形成的高门槛,不再把有健身需求的用户拒之门外,降低用户的决策成本,扩大客群,让九成的消费者去得起健身房。

据悉,乐刻成立之初便持续投入技术研发,建立一支百人的技术团队,致力构建服务标准和数字化基础设施的赋能中心,努力解决根深蒂固的行业痛点,采集数据标准化、教练服务专业化,实现业务在线化、数字化,即把用户入场、消费、查询、约课等步骤通过APP一站式搞定,而不需要跟店内人员频繁打交道。改造教练为平台化,即无论是团操教练还是私人教练都集聚在乐刻平台上,而不需要以门店为单位进行管理。“乐刻的员工其实更像是特种兵,可以借助数据平台一个人服务800个会员。所以一家800-1200平米的俱乐部,全职员工可以从原来的20多人降到2-3人,人员效率就提升近10倍。”柳大年说,以昆明万动汇店为例,入驻乐刻平台半年以来,运营成本下降60%,入驻次月,以权责发生制结算即已实现盈利,并且连续三个月平台结算收入实现15%的持续增长。微信图片_20200806170528.jpg

除了技术端赋能,乐刻还将传统健身房的营销驱动改为数据驱动,整体提升运营服务能力。“原来传统给健身俱乐部,卖卡和推销私教是核心能力,但是现在我们要把他的核心能力扭转为运营和服务,服务好了,用户就不会离开你。” 柳大年说,“最终让用户成为生态中的一员,我们要赚‘用户来’的钱,形成复购和留存,而不是赚‘用户不来’的钱。”

随着国家对预付制管制越来越严格,用户对预付制也愈加戒备的当下,如何摆脱现金流模式,同时找到一个行之有效的健康模式,已逐渐成为传统健身房积极自救的共识,“乐刻会持续开放赋能平台和五年摸索的经验,帮助更多同行走出模式的泥沼。”柳大年表示,“在行业面临挑战的当下,大家更应该团结起来,一起致力国人健身渗透率的提升,共建一公里健身圈,中国的健身业才能共同繁荣。”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