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协为政社脱钩垂范:涂猛跨界任秘书长、压缩领导名额提升效率

文 / 付政浩 来源于 体育大生意 2020-07-17 08:45:42
篮协历史首次允许个人成为会员,那些支持篮球事业的企业家有望成名誉副主席。
篮协为政社脱钩垂范:涂猛跨界任秘书长、压缩领导名额提升效率

7月13日-15日,中国篮协在青岛召开了第九届中国篮协二次会员大会暨第三次理事会。其中最重要的两点事宜就是宣布篮协秘书长人员更迭事宜、投票通过中国篮协章程修订事宜,而在所有单项体育协会均需要在2020年年底与国家体育总局完成脱钩的大背景下,中国篮协此番无论是秘书长更迭还是章程修订均意义深远。

此前,中国篮协秘书长由中国篮协党委书记、副主席白喜林兼任,在2020年6月,经中国篮协主席姚明提名,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简称“青基会”)前秘书长涂猛被提名为新任秘书长候选人建议人选,体育总局此后批准了这一建议。如今,在本次大会上,涂猛被正式聘请为中国篮协秘书长,白喜林则继续担任中国篮协党委书记、副主席。

由涂猛这位青基会前任秘书长跨界担任中国篮协秘书长,这堪称是中国篮协社会化、实体化进程中的里程碑事件。要知道,中国篮协自1956年成立以来,历任领导均是由体育系统出身的人担任,涂猛是六十余年来首位非体育系统出身的中国篮协秘书长,个中意味和蕴含的趋势值得深思。

至于中国篮协此番修订《中国篮协章程》,同样意义深远。自2015年国务院印发《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总体方案》以来,政社脱钩势在必行,行业协会、商会均开始去行政化,与政府进行脱钩。按照这一既定方案,所有单项体育协会均需要在2020年年底与国家体育总局完成脱钩,中国篮协也在此列。

中国篮协此番对《中国篮协章程》进行系统修改,其中最重要有两点:一,压缩管理层级、缩减副主席和执委名额,从而推动协会管理层级扁平化二、借鉴其他协会会员制度,将历史首次开始吸纳个人会员。

整体而言,篮协此番无论是引入跨界人才担任秘书长还是修订章程,都有助于中国篮协在完成脱钩后自治与善治,更加扁平化的决策和管理机制则有助于提高其决策效率。同样,在各大体育协会均需在2020年年底脱钩的大背景下,篮协此番的大动作也必将对其他单项体育协会的脱钩工作提供借鉴意义。

涂猛其人:青基会任职多年,曾与姚明进行冰桶挑战互动

此前,体育大生意的新媒体平台曾率先披露涂猛即将正式履任中国篮协秘书长一事。据体育大生意记者了解,在2020年6月,经中国篮协主席姚明提名,涂猛成为中国篮协秘书长候选人建议人选,而白喜林不再担任该职务,此后体育总局批准了这一建议。

公开资料显示,涂猛出生于1962年,自1992年开始在青基会任职,在2004-2016年期间担任青基会秘书长。此后离开体制内并先后担任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副秘书长、浙江传化慈善基金会秘书长。

虽然涂猛并非体育系统人士,但和篮球却不乏交集。涂猛在担任青基会秘书长时期曾多次参加姚基金等篮球慈善公益活动,对篮球的慈善公益运营之道颇有心得,其举止谈吐和知识储备皆令人印象深刻。

2014年,姚明曾在某个公开场合隔空邀请涂猛进行冰桶挑战赛,此后涂猛在鲁甸应战并顺利完成挑战,两人的互动一时在公益圈传为佳话。另据新华社的报道,涂猛在社团管理方面具有较为丰富的经验,他的加盟让中国篮协管理层的经验和背景更加多元化。

毫无疑问,涂猛加盟中国篮协并担任秘书长这一要职,不仅仅是姚明担任篮协主席之后中国篮协的最大人事变动,更重要,跨界而来的涂猛将是中国篮协成立以来、六十余年来首位非体育系统出身的高管。可以期待的是,履新秘书长这一关键职位的涂猛或许会为中国篮协在完成脱钩后带来更多新变化和新气象,甚至引领更多专业人士跨界加盟中国篮协,共襄中国篮球改革事业。

众所周知,自1956年中国篮协成立以来,中国篮协的历任领导往往都是由国家体委相关行政干部兼任。而在1997年篮管中心成立以后,中国篮协和篮管中心更是形成了事实上的“两块牌子、一套人马”的机制,篮管中心被定义为是篮协的办事机构,但篮协却在事实上成为篮管中心的一块牌子。谁是篮管中心主任,谁就是篮协秘书长、常务副主席(或者排名第一的副主席),至于主席,则往往由分管篮球的副局长兼任,篮协日常事务由篮协秘书长主要负责。所以,彼时的中国篮协形成了事实上的秘书长负责制。

在2017年篮协实体化、姚明担任篮协主席后,篮管中心将职权全部移交给篮协,而篮管中心的绝大多数人员也一并进入中国篮协工作。在篮协内部,无论是九大职能部门的部长和十大专项委员会的主任均由体育系统出身的人事担任。所以,此番涂猛跨界加盟篮协堪称是开创了历史。

至于涂猛所担任的篮协秘书长这一岗位的重要性更是不言而喻。如前文所言,在篮管中心时代,篮协秘书长由篮管中心主任兼任,篮协形成了事实上的秘书长负责制。尽管在2017年篮协实体化后,篮协明确改用主席办公会制度,但秘书长的重要性仍十分突出。

首先,篮协主席办公会的主要决策人员就是主席、党委书记、秘书长、司库这四大领导。并且,篮协章程仍继续规定,中国篮协秘书处中国篮协常设办事机构,负责各项日常工作,负责贯彻执行主席办公会的决议。简而言之,中国篮协的中枢机构就是秘书处,中国篮协的所有决议都由秘书处来统筹执行,而秘书长则负责主持秘书处日常工作。在明白了这些之后,涂猛担任秘书长的重要意义已一目了然。并且,未来,篮协秘书长的产生将确定为聘任制。

篮协章程两大调整:执委人数大幅压缩,允许个人当会员

如前文所言,2015年印发的《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总体方案》明确规定,全国各个行业的协会商会均要在2020年底前完成与行政部门的脱钩。而在2020年4月,民政部公布了《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章程示范文本(试行)》,明确为全国各行业的协会商会脱钩时进行章程修改提供参考。中国篮协此后据此对中国篮协章程进行修订,并已报民政部预核准、体育总局批准。虽然修改之处颇多,并且原有章程的撰写顺序也进行了调整,但在体育大生意看来,与篮球产业利益攸关的有两点。

第一、篮协的领导(副主席和执委)名额压缩,管理架构更加扁平化。篮协原本的权力机构分为五个层级,分别是会员大会、理事会、主席办公会、秘书处、专项委员会,新《章程》则将其压缩修改成为会员代表大会、执委会和秘书处三个层级,并清晰划分了会员代表大会的立法审议权、执委会的日常领导权和秘书处的执行权。

众所周知,理事会一词往往出现在商会机构,商会的主席、副主席往往由理事晋升或从理事中选拔,而体育组织则往往称之为执委,重大事宜必须由执委会表决。以国际篮联为例,国际篮联主席、秘书长均为执委,而一些副主席甚至未必能成为执委。在参照体育机构的惯例后,此番中国篮协也按照约定俗称,将理事会改成称为执委会。

鉴于民政部示范文本要求协会理事人数不应超过会员的三分之一,而协会负责人的人数也不能超过理事的三分之一,而中国篮协目前有34家会员,所以,执委不能超过11人,而篮协负责人则不能超过4人。所以,中国篮协在新章程中明确将篮协负责人限定为主席、副主席和秘书长,具体而言,分别为篮协主席姚明、篮协党委书记兼副主席白喜林,篮协秘书长涂猛和篮协副主席许闽峰。

姚明等四位篮协负责人同时也占了4个执委名额,剩余执委名额只有7人。需要指出的是,在2017年第九届篮协换届选举时,诞生了九位副主席,这意味着篮协现有的副主席们恐怕未必能够全部担任执委。至于篮协原有的70多位理事,自然其中的大多数都无缘成为执委。

对于这一现象,新华社也明确指出,中国篮协理事会人数、副主席人数等都相对较多,在新章程开始实施之后面临调整,执委人选的产生办法等也有待研究。据体育大生意了解,未来,篮协重大事宜和重大人事变动将由执委会决定。主席、副主席、秘书长、副秘书长以及篮协各所属机构主要负责人的任命和罢免均由篮协执委会决定。而篮协在官方通稿中则指出压缩管理机制和领导人数的益处:“如此修订,势必极大增强中国篮球协会的运行效率。”

当然,协会控制人员规模也是未必的一个大势所趋,毕竟协会脱钩后要自收自支。据体育大生意了解,中国足协规定协会人员薪酬占协会总收入的7%,而篮协则是10%。目前虽然很多协会的副主席、执委并不在协会领取薪酬,但未来彻底脱钩后,协会执委必将专职化、专业化,而专职执委的薪酬同样不菲。所以,协会同样有必要控制人员规模和薪酬成本。

除了管理机制和领导人数被压缩外,篮协新章程的另一大亮点就是将历史首次允许个人成为篮协会员。中国单项体育协会长期以来的会员都是省市体育局、省市运动管理中心、省市体育协会推荐,中国篮协的会员自然一直都是机构会员。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社会人士对体育产业贡献巨大,所以,中国足协、中国田协、中国排协、中国拳协等协会均已修订章程允许个人成为会员。甚至不少协会都引入了社会人士担任副主席或特邀副主席,并对这些副主席格外倚重。比如。特步集团董事长丁水波现任中国田协特邀副主席,而国际拳联执委、福信集团董事长吴迪也曾担任中国拳协副主席。

在参考兄弟协会的成功案例后,中国篮协此番也修订章程,允许个人成为篮协会员。鉴于篮协新章程将于2021年1月1日正式实施,有理由相信,未来会有很多大力支持篮球事业的著名企业家以及各行各业热衷篮球事务的知名社会人士受邀成为中国篮协会员甚至担任名誉副主席。

虽然体育协会脱钩工作启动于2015年,但考虑到体育行业的特殊性和征战奥运为国争光的重要性,所以体育系统最初是将那些非奥运项目的单项体育协会进行脱钩。比如,2015年,第一批脱钩的协会是中国企业体育协会等14家,2016年第二批脱钩的则是中国信鸽、中国健美协会等5家。考虑到这些均没有广泛社会影响力,所以体育协会脱钩的标志性事件还当首推中国足协、中国篮协的脱钩。

如今,2020年脱钩的时间大限将至,尽管东京奥运会近在咫尺,但所有体育单项协会仍要如期完成脱钩。在这其中,率先脱钩的足协和紧随其后的篮协所产生的垂范价值十分重要。当然,回首往昔,无论是中国体育管理机制改革还是职业体育赛事改革,足、篮球都是先行者,中超和CBA的垂范价值意义深远。未来,脱足协和篮协脱钩后的一举一动仍将继续为兄弟协会提供借鉴意义。

从这个意义出发,体育大生意报道篮协此次大会绝非仅仅盯着个别的人事变动,更关注的恰恰是其给整个体育协会脱钩带来的垂范意义。所以,敬请各方毋须对相关解读介怀。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