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兰特2K对阵扣篮王琼斯,全球体育界能否借电竞“重启”?

文 / freelee 来源于 体育大生意 2020-04-02 09:31:13
停摆中的足球、篮球、赛车界,以体育游戏来自我宣传。
杜兰特2K对阵扣篮王琼斯,全球体育界能否借电竞“重启”?

一场有杜兰特、特雷·杨等NBA巨星参与的电竞赛事,寻求填补NBA休战的空白。北京时间4月1日,这场由美国篮球员协会(NBPA)组织、仅限职业球员参与的赛事确定对阵列表。根据参赛球员在《NBA 2K20》中的数值以及球员在NBA征战的履历排出种子顺位,“一号种子”杜兰特将在首轮迎战“扣篮王”琼斯。赛事定于美国时间4月3日开战,将由主流电视网ESPN转播。

全球体育赛事停摆,意味着体育迷暂时失去最热爱的一种业余消遣。各国各地的封城令、关闭公共场所及商业场所政策,则使好动分子的娱乐行为被限制在家中。对这两类群体来说,游戏似乎是填充闲暇时间的热门方案之一。

NBA 2K球员锦标赛对阵表

损失惨重的体育界,则正在尝试以游戏为媒介,维持与受众的互动。各大职业赛事通过与授权游戏的开发商合作,组织各类电竞赛事,希望赛事能吸引体育迷和游戏迷,促使赛事品牌保持一定的对外输出。

然而,更多人在疫情期间选择以游戏为娱乐方式,并不意味着游戏界在疫情下高枕无忧。而体育界以游戏“救国”的策略,在体育游戏并非电竞“显学”的背景下,效果也有待考核。疫情当下,游戏中的体育世界,未尝不是逃离阴霾的梦幻乌托邦,但也有可能不过是聊胜于无的心理安慰剂。

足球、篮球、F1力推电竞宣传

以游戏宣传赛事品牌,前提是已有该赛事的授权游戏存在。足球界在这方面做得很好,《FIFA》系列和《实况足球》系列联合包揽了几乎所有主流足球赛事的授权。北美四大职业体育联盟也在游戏界有长期输出:NFL游戏有《麦登NFL》系列,MLB游戏有《MLB The Show》系列和《R.B.I.棒球》系列,NBA游戏有《NBA 2K》系列,NHL游戏有《NHL》系列。

F1、环法自行车赛、WWE等赛事,同样有授权游戏以每年推出新作的形式发行;而澳网、UFC、美巡赛等则不定期发行新的授权游戏。四年一度的大赛奥运会也有授权游戏,不过奥运会游戏与其他商业赛事游戏有巨大的体验差异:奥运会游戏通常只是获得赛事授权,而很少甚至不包含代表团、运动员授权,所以玩家无法操作博尔特、菲尔普斯等巨星,也不能带着朱婷领军的中国女排或马龙领军的国乒争夺金牌,代入感大打折扣;而其他商业赛事游戏,一般都是尽可能将真实赛事、队伍和运动员完整收录。

东京奥运会官方游戏已于2019年发行

玩家可限时对战博尔特等名将,但不能扮演他

获完整授权的体育游戏的优势,在疫情期间甚为突出。NBA球队凤凰城太阳在NBA停摆后马上注册直播网站Twitch的帐号,宣布将根据原定的现实赛程,通过《NBA 2K20》来定时模拟太阳剩余的常规赛。正是游戏拥有完整的NBA30强和各队球员的授权,游戏中的比赛才有真实感,才能在这个现实比赛停摆的时期、通过虚拟世界呈现一场拥有一定程度现实体验的游戏对抗。

太阳线上首战的峰值观众超过1.25万人,在所有同一时间开通直播的Twitch主播中排名前十。太阳掀起了体育界转投游戏界的第一波。而NBPA组织的“NBA 2K球员锦标赛”更是大打球星牌。

本次球员锦标赛为期10天,共有16名NBA球员参加,16强完整对阵名单为:杜兰特对阵小德里克·琼斯、特雷·杨对巴恩斯、怀特赛德对贝弗利、米切尔对八村塁、布克对小波特、德拉蒙德对考辛斯、拉文对艾顿、哈雷尔对萨博尼斯。根据比赛规则,每名球员可选择8支球队,但每支球队仅可使用一次。如对阵双方选择了相同球队,则主队需要更换球队。前两轮为单败淘汰制,半决赛与决赛为三盘两胜。组织者希望,众多大牌明星的参与将极大地吸引全球粉丝的关注,同时体验这款游戏。

球员锦标赛宣传图

而其他跟进电竞宣传的体育组织中,F1的动作尤为抢眼。在F1赛季初各分站相继延期或取消后,F1宣布用“F1虚拟大奖赛”取代空缺出来的日程表。原定举行年度第二站巴林站赛事的3月22日,F1虚拟大奖赛正式揭幕。各支车队派出两名车手,进入到《F1 2019》游戏中的巴林国际赛车场极速飞驰。赛事在YouTube、Twitter、Facebook等线上平台录得36万用户观看直播,同时还通过天空电视台这种传统电视渠道转播。

F1虚拟大奖赛的卖点,不仅仅在于填补现实赛事的空缺,在车手名单方面同样也富有话题性。迈凯伦车手诺里斯以现役F1车手身份参战,他的队友刘易斯·汉密尔顿未参战,但刘易斯的弟弟尼可拉斯成为诺里斯虚拟世界的队友。本应迎来F1处子赛季的威廉姆斯车手拉蒂菲,也选择在虚拟大奖赛先试身手。赫尔肯贝格等5名前F1车手在虚拟世界复出,拥有6枚奥运自行车金牌的霍伊、职业高尔夫名将保尔特也来跨界玩票。中国车迷最关心的参赛者可能是新锐车手周冠宇。这位雷诺试车手不但代表雷诺出战虚拟大奖赛,更一举成为最终分站赛冠军。

周冠宇赢得虚拟F1冠军

名人参与增加了受众的好奇心:现实中的优秀运动员是否也是一流游戏玩家?一个主打体育幽默的社交网络频道“433”,干脆组织了一场“虚拟欧洲杯”。来自32个欧洲国家的32名职业球员参与这场叫做“B计划”的赛事,抓对通过《FIFA 20》厮杀。至截稿时为止赛事处于16强阶段。其中揭幕战比利时代表卢卡库对战瑞士代表扎卡,观看量达到20万次。其他对阵的平均观看量也有3万左右。

作为当下拥有最丰富授权的游戏,《FIFA 20》本身也加强与各合作方的互动,推出一系列“抗疫”电竞赛事。西甲、德甲、MLS大联盟均官方组织了《FIFA 20》电竞赛事或现实比赛模拟活动。其中西甲《FIFA 20》挑战赛由西甲20家俱乐部派一队球员参赛,通过YouTube、Twitch、西甲TV、Movistar等渠道转播。在知名电竞主播“Ibai”的组织下,赛事承载了慈善功能,募集善款支持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抗疫。最终阿森西奥代表皇家马德里夺冠,筹集善款超过14万欧元。

西甲《FIFA 20》挑战赛最终实际参赛人数是19人。因为巴塞罗那是《FIFA》竞品《实况足球》的合作伙伴,原定参加FIFA挑战赛的罗贝托被俱乐部要求退赛。《实况足球》在2019年拿下多家豪门的合作权,除了巴塞罗那、阿森纳等原合作伙伴外,更挖来原本与《FIFA》合作的拜仁慕尼黑、尤文图斯和曼联。新作《实况足球2020》以“电子足球”(eFootball)为主题,力推电竞概念,在玩家群体中反响甚佳。疫情期间,尤文图斯、国际米兰、凯尔特人、南特、泽尼特等俱乐部宣传了俱乐部与《实况足球》互动的动作。

体育游戏取悦体育迷极具挑战

除了以高度拟真为目标的电子游戏,市面上确实不存在更好的替代常规体育观赛体验的方案。但这种替代方案究竟能不能打动体育迷,目前是未知数。

从策略上来说,其实在疫情之前,体育界已经主张以电竞接触新生代。只是体育游戏电竞在电竞界一直是“小弟弟”。即时战略、多人在线战术、“大逃杀”轮流领风骚,体育游戏虽然长期有一席之地,但从未取得过《魔兽争霸》《Dota 2》《英雄联盟》《堡垒之夜》等明星电竞作品的高光。

2019FIFA电子世界杯反响不错

以目前电竞业务推广得最好的体育游戏《FIFA》为例,《FIFA》经过多年努力积累了巨大的用户存量,并基本成为一款以网游元素驱动的作品。因此,《FIFA》旗舰级电竞赛事FIFA电子世界杯,在2019年的人气取得质的飞跃,三天决赛阶段赛事录得各平台合计4700万观看量。

然而,同年的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单是最终决赛的同时峰值观看量,就达到4400万。赛事总观看量更超过1亿。

游戏人气差异,背后是受众群的差异。体育界要在游戏这一领域闯出新路,需要取悦的群体有三种:不关心体育的游戏迷、关心体育的游戏迷、不关心游戏的体育迷。第一种群体很难打动,因为他们本身对体育不敢兴趣,往往也不会关心包括游戏在内的体育衍生品。第二种群体和第三种群体的情况则更为复杂。

尽管体育游戏可能较容易地接触到关心体育的游戏迷,但是他们不一定会以支持其他游戏的热情来支持体育游戏。相反,越关注现实体育赛事的人,反而越容易感觉到真实体育运动与体育游戏的差异。目前再“真实”的体育游戏,归根结底都是“程序”,不能避免某种“套路”的出现。优秀玩家布置阵容、战术的思路,在某一时期内可能会高度趋同。这与真实体育千变万化、意外频生的感受大相径庭。而其他主流电竞游戏往往基于虚构的世界观,不容易令玩家产生像体育游戏那样明显的反差感。

不少体育游戏的玩家评分并不抢眼,

年初推出的《澳网2》玩家平均分7.3

体育迷玩家对体育和对游戏诉求的差异,也影响了体育迷玩家对体育游戏的认可度。体育赛事是一种特殊的“表演”,存在高度不可预知性。在体育赛事转播的过程中,各路摄像机收集赛场各个角落发生的事件,形成大量素材。导播选择合适的素材呈现给观众,令观众融入赛场气氛。球员进球后的反应、教练在指挥席的手舞足蹈、裁判的微妙表情变化、看台上造型特别的观众……这些内容结合赛事本身的进程,生动地反映体育赛事中凝聚着的丰富情绪。体育迷观赛,对获得这种情绪存在高度预期。

体育游戏却无法凝聚同样丰富的情绪。即使游戏过程与现实赛事的过程一样,存在不可预知性,但是体育游戏不能像现实赛事那样生成如此海量的素材。受制于目前的技术条件,游戏中呈现赛场气氛的动画基于为数不多的脚本,不可避免地存在高度重复的缺陷。因此,体育游戏尽管尝试还原体育,但受众观看真正体育比赛时那种情绪调动,目前的体育游戏依然实现不了。

体育迷玩家对其他游戏的态度却没那么“严苛”。他们对游戏的娱乐要求,与其他非体育迷玩家大同小异——在虚拟场景下扮演某种角色或解决某种挑战的体验。观看别人玩游戏时,他们也会从类似的思路出发,关注别人的操作技巧,或者扮演某种角色的思路。相比起体育游戏,他们不会要求其他游戏一定要与现实的相近体验契合。

取悦第三种群体的难点,与取悦第二种群体相似。不关心游戏的体育迷,会怀着对现实体育赛事的观看预期看待体育游戏。一旦发现与期望值有差距,他们往往丧失兴趣。譬如“B计划”《FIFA》足球赛,从首播集20万观看量,跌到最新一集1.7万观看量,很可能就是反映体育迷观众的流失。刚接触主流体育游戏的非玩家体育迷,大概会惊叹“这游戏很真实”,但长期观看就会发现重复的过场动画、重复的解说词,甚至是重复的比赛风格。假如他们不去亲身体验游戏操作的感受,最终就不会从体育迷转化为体育游戏迷。

库尔图瓦与胡梅尔斯还较量起《NBA 2K20》

体育界在疫情下的“游戏抗疫”策略,同样需要解决取悦三种群体的问题。从当下的情况来看,前景未必悲观。例如德甲官方YouTube帐号发布的几个游戏类视频,观看量略胜于其他竞技类视频,其中《FIFA 20》10名最快速度球员的视频播放量14万次。这似乎说明游戏类内容未尝没有受众。

但也存在游戏内容没那么大吸引力的反例。皇马发布了库尔图瓦与胡梅尔斯较量《NBA 2K20》的视频,两天录得8.8万观看量,而其他皇马发布的视频经常轻松破10万观看量。对比德甲与皇马两个例子,游戏对这些传统体育势力的意义有多大,又要画上问号。

游戏公司同样受疫情冲击

在F1高调推出虚拟大奖赛后,还有其他独立机构推出F1电竞赛事。这些赛事也不乏明星参与,例如专注于生产线上赛车内容的“竞速”网站,发起“全明星电竞大战”,F1车手维斯塔潘是参赛者之一。体育营销界却对此泼冷水。体育营销机构Sportcal的赞助研究主管康拉德·维亚采克指出,在赛事停摆、赞助商权益受损的情况下,电子竞技也许可以临时填补广告空白,但这只是“短期解决方案”。

赛事组织和俱乐部可以想办法堆砌数据,声称其游戏相关内容的播放量如何达到百万级别。但赛事方和赞助商都明白,这仍无法与真正的体育赛事转播收视率相比。

《环法自行车赛》也是每年发售新作,

但今年恐怕赛事与游戏同步难产

按照四大联赛赛季报销损失30亿欧元来计算(),假如一个线上点击价值10欧元,四大联赛的电竞内容也要积累3亿次播放,才能弥补这一损失。这对于四大联赛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

正如延期总比取消损失少,游戏也只是在停摆局面下一种尽可能挽回损失的无奈之举。赛事品牌至少还在与粉丝互动,赞助商至少还有曝光机会。相关的电竞推广,甚至可以用“化危为机”“寻求出圈”之类的高大全话术包装。但游戏再怎样有帮助,当下都只停留在品牌层面。用户不愿为此付费、赞助商不愿为此买单,体育界始终遭遇实打实的损失。

甚至连仿佛带有“救世主”光环的游戏本身,也不能在疫情下独善其身。在户外互动无以为继的情况下,游戏似乎是显而易见的消费方向。美国数据研究机构Facteus发表报告指,美国消费者3月第三周的游戏消费,相比去年同期增加60%。但短暂的消费刺激,不代表长远的良性发展。

最大的牵制在于游戏开发。尽管当下的大型游戏开发项目,往往是一项全球化合作的工程,不同供应商在开发链上扮演不同角色。但大量环节依然需要线下合作来实现,例如就地讨论某个开发方案或者解决某种程序错误的方式,又如拍摄真人动作捕捉的素材。在限制社交接触的情形下,这些工作都被拖延。

游戏开发中的真人动作捕捉环节

带宽压力也不可忽视。越多人上线玩游戏,游戏上的服务器带宽压力越沉重。知名PC游戏平台Steam为此调整了Steam游戏自动更新方案。而在游戏界外,近期更受人关注的带宽压力例子来自流媒体影视平台奈飞,在欧洲地区采取了限制画质措施,以响应欧盟提出的降低带宽占用、保证远程办公不受干扰的倡议。

体育游戏面临的挑战,有的与之相关,有的在此之外。开发压力可能改变《FIFA》《NBA 2K》等游戏每年发行新作的方式。尤其是《FIFA》,由于要兼顾在新游戏中加入新特性,以及维持时下游戏对战、社区等服务,《FIFA》实际上处于工作尤为紧张的状态。在家办公对各家游戏公司的开发进度都有影响,《FIFA》是否能像往年那样如期在9月底推出新作,成为未知数。带宽压力则可能影响游戏对战的体验。

额外的压力主要与体育界自身停摆有关。《FIFA》《实况足球》《NBA 2K》都有根据现实体坛进程更新球员数据的服务,现在各大赛事暂停,数据更新无从说起。由于这类线上服务涉及到内购等游戏商的重要营收方式,所以该类服务暂停,也影响了游戏商收入。

其中《实况足球》所受打击尤为明显。《实况2020》原计划4月底免费更新2020年欧洲杯资料片,继而结合欧洲杯赛程推出各类电竞活动。但欧洲杯延期至明年,《实况足球》这个酝酿多时的重要项目同样要搁置一年。这对于今年踌躇满志要在电竞领域打出自己名堂的《实况足球》来说,不啻为沉重打击。

《实况2020》欧洲杯资料片

拥有欧足联55个成员国完整授权

赛事停摆,令新赛季的开战情况也成为未知数。而上述“年货”体育游戏都是结合新赛季展开来发行,这也是《FIFA 21》《NBA 2K21》等游戏开发前景未明朗的另一因素。《F1》系列过去主要在8月发行新作,去年提早到6月。今年受到疫情影响,《F1 2020》也许又要换一次发售时间段了。

游戏开发商遭遇阻击,最终意味着其合作体育组织的“游戏抗疫”战略同样存在停摆风险。试想利物浦与艺电千辛万苦,策划了一场“首夺英超冠军表演赛”,然而赛事上线时出现“宕机”事故,一切的努力瞬间付之于东流。

体育界与体育游戏的最佳互动,始终是当精彩纷呈的体育赛事上演时,体育迷玩家可以选择在虚拟体育世界中以自己的风格运筹帷幄。然而这是一句正确的废话。体育组织与游戏开发商都明白这个道理,只是掌握“真理”不能帮助体育界走出当下阴霾。在未知中冒险前行,在努力中寻求突破,才是应对这类“黑天鹅事件”的应有态度。因此,这场体育界与体育游戏的特殊时期深度合作,无论前景如何,始终需要坚持推进。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