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拳联开启自救之路!吴迪出任改革委员会主席

文 / 付政浩 来源于 体育大生意 2019-12-26 08:52:25
过去三年,主管全球奥运拳击项目的国际拳联在人事更迭和财务危机层面上演了一部波谲云诡的权斗大戏。
国际拳联开启自救之路!吴迪出任改革委员会主席

过去三年,主管全球奥运拳击项目的国际拳联在人事更迭和财务危机层面上演了一部波谲云诡的权斗大戏。国际奥委会随即强势介入并以取消拳击的奥运竞赛资格相威胁,个中斗争淋漓尽致地展现出了国际体育组织之间争夺话语权的残酷性。

虽然国际奥委会在今年6月决定保留拳击作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竞赛项目的地位,但却取消了国际拳联组织运行东京奥运会拳击比赛的资格,改由国际体操联合会主席渡边守成担任主席的特别工作组来负责赛事运行工作。在这种大背景下,国际拳联如何改革才能重新获取国际奥委会的认可、奥运拳击这项处于风暴眼中的运动如何发展才能真正掌控自身命运,这已经成为拳击界最为关心的话题。

近日,旨在树立亚洲最高拳击水平的新创IP亚洲大满贯拳王争霸赛在中国厦门成功举办。赛事期间,还举办了国际拳击联合会(AIBA)特别执委会议和“拳击产业及拳手权益保障”论坛两项高规格活动,国际拳联临时主席穆罕默德-莫斯塔桑偕国际拳联一众高管和五大洲拳联主席出席。为了拯救奥运拳击、让国际拳联重回正轨,国际拳联在此次的特别执委会上正式任命来自中国的国际拳联执委、亚洲拳联副主席、福信集团董事长吴迪为国际拳联改革委员会主席。

据国际拳联临时主席穆罕默德-莫斯塔桑介绍,吴迪的职责是带领改革委员会来推动国际拳联的改革,旨在通过包括对章程、治理、财务等方面的改革,使得国际拳联的发展可以重回正轨,达到国际奥委会的要求,重新得到国际奥委会的认可。莫斯塔桑认为,国际拳联近年来之所以会陷入财务危机,很大原因就在于国际拳联缺乏一位精通赛事商务开发、具有敏锐商业思维的专业人士,而如今由吴迪担任改革委员会主席,则有助于国际拳联扭转财务亏损等乱象。

需要指出的是,中国大陆长期以来的体育外交人员多是来自于体制内的人士,而国外以及我国港澳台地区往往都是由知名企业家、体育名宿来兼任国际体育组织官员。比如我国香港的霍英东家族的代表们一直在国际奥委会、亚奥理事会等国际体育组织中担任要职。此番,吴迪在国际拳联地位的不断提升则代表着中国体育外交工作逐步融入国际潮流,开创了中国企业家出任重要国际体育组织高层的一个先河。

众所周知,作为福信集团董事长,吴迪本人在商业领域成就卓著,目前担任福建省人大代表,民建厦门市委副主委、民生银行等多家银行董事等职务。自从2014年开始,吴迪所领导的博盟体育就致力于在中国推广普及拳击运动,先后在中国举办了包括APB、WSB、中国公开赛、中国拳王赛、亚洲拳王大满贯等大型拳击赛事,吴迪本人也曾担任国际拳联副主席、中国拳协副主席。2018年11月在国际拳联换届选举中,吴迪被任命为国际拳联执委,吴迪也因此成为目前唯一一位出任国际拳联执委的中国人。2019年4月,吴迪又在亚洲拳联换届选举中被任命为亚洲拳联副主席。

多年来,吴迪一直致力于推动拳击运动在中国的推广普及,同时不断巩固和提升中国在国际拳联的话语权。而如今,在国际拳联生死悬于一线之际,吴迪又被国际拳联赋予了改革自救的重任。从某种意义上讲,国际拳联的未来在很大程度就系于国际拳联改革委员会的工作成效。

当前,国际拳联的最大问题就是需要通过改革来使得自身更加透明,同时消除财务危机,从而重新赢得国际奥委会的信任。要知道,拳击本是奥运会中历史最悠久的运动之一,从1904年奥运会开始,拳击就长期是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国际拳联也是成员最多的国际单项体育组织之一,并且此前多位国际拳联主席也都是国际奥委会委员。虽然国际拳击看似是和国际足联、国际篮联等单项体育组织级别一致,但令人遗憾的是,由于历史原因,国际拳联在国际奥委会面前却没有多少话语权可言。

一切皆因拳击领域一直存在奥运拳击和职业拳击的门户异见。尤其是随着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职业拳击日益火热,双方互相抵制力度达到了空前的地步,凡是职业拳击选手均不得再参加奥运拳击比赛。这种门户差异导致拳击运动人为地被割裂开来,奥运拳击和职业拳击规则的迥异也削弱了拳击这项运动的全球影响力。作为奥运拳击规则的抱残守缺者,国际拳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视职业化为洪水猛兽,进而导致国际拳联旗下的很多赛事都沦为缺乏职业化包装、商业价值较低的赛会制比赛,包括拳击世锦赛的商业运作都乏善可陈。

总之,国际拳联旗下没有孵化出拿得出手的赛事IP。这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在奥运拳击体系中,唯一具有超高关注度和商业价值的是拳击奥运比赛。但奥运拳击比赛属于奥运会的一部分,所以从产业角度而言其属于国际奥委会而非国际拳联。在惊叹国际足联旗下的足球世界杯和国际篮联的篮球世界杯的吸金盛况之余,再看看国际拳联旗下赛事的窘况,国际拳联需要在国际奥委会面前仰人鼻息也就不足为奇了。

在上世纪80年代之前,在国际体坛权力格局中,国际奥委会和国际单项体育组织之间属于合作关系,奥运会的所有比赛项目均按照项目类别由各个单项体育组织来负责具体组织运行。为了防止国际奥委会一家独大,各个单项体育组织甚至成立了单项体育组织联合会来抱团制衡国际奥委会。而随着1984年奥运会商务开发的大获成功,国际奥委会很快从一个业余体育组织变成了全球最具影响力和吸金能力的体育帝国,而国际奥委会和各个国际单项体育组织之间的平等合作关系也日益变成了利益依附关系,毕竟诸如国际拳联这些吸金能力一般的国际单项体育组织的收入支柱就是从国际奥委会那里获得商业收入分红,而这些数百万到数千万美金不等的分红则是以奥运比赛组织费用下发。

当然也有特例。国际足联、国际篮联是仅有的能够与国际奥委会平等协商的单项体育组织,而原因就是国际足联等组织非常重视职业化进程,对于自身的赛事体系进行了非常完善的商业开发。最直观的一个现象就是,全球领域内最具关注度的足球赛事并非足球奥运比赛而是足球世界杯。至于国际篮联,由于NBA的存在而导致其全球无法实现大一统,但国际篮联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还是积极推动自身职业化,与NBA达成谅解机制,从而让国际篮联旗下的所有比赛向NBA为代表的职业球员敞开大门。近年来,国际篮联也有意进一步加强赛事体系改革,从而将篮球世界杯打造成堪比足球世界杯的超级吸金盛事。

而反观国际拳联,却一直固守着自顾拜旦时代的业余运动的“高贵情操”,拒绝与时俱进,视职业化为洪水猛兽,从而导致奥运拳击成为乏人问津的小众运动。而在国际拳联内部,因为拳击比赛的可操控性强,裁判等技术官员有时能能够左右比赛的打分结果,此外,诸如拉美、中亚等拳击强国或地区纷纷扶持自己的代言人,所以国际拳联内部拉帮结派的派系林立现象颇为严重。在2006年之前,巴基斯坦人乔杜里把持国际拳联主席一职长达20年之久。

在拳击强人乔杜里鼎盛时期,国际奥委会一直对国际拳联的很多做法非常不满却无可奈何。而在乔杜里暮年,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的雅克-罗格则扶持了国际奥委会委员会吴经国进入国际拳联任职,并力挺其参与2006年国际拳联换届选举。最终在国际奥委会的强力支持下,吴经国以83对79票惊险战胜了时年已84岁的乔杜里,就此乔杜里时代结束。

吴经国出任国际拳联主席后虽然推出了职业化改革策略,但客观而言职业化效果并不明显。在他任内,国际拳联内部山头林立、裁判判罚黑幕不断,管理危机不时浮现。2016年里约奥运会执法的36位拳击裁判集体遭到禁赛并接受调查,此外,吴经国任内还爆发了严重的财务危机,一度呆坏帐目多达数千万美金,随时有破产的风险。至此,国际拳联内部矛盾彻底爆发,吴经国被迫辞职。

此后,乌兹别克斯坦拳击大佬拉西莫夫出任国际拳联临时主席并在2018年11月被选举为主席。但美国等欧美国家一直指控拉西莫夫涉黑,2000年悉尼奥运会和2012年伦敦奥运会均禁止拉西莫夫入境。2018年1月,美国财政部将拉西莫夫列为全球10大涉嫌有组织犯罪被制裁者之一,但却没有明确的证据证实这一点。

国际拳联的管理混乱、人事变动和财务危机让国际奥委会异常不满。国际奥委会在拉西莫夫参选前就发出威胁,如果最终拉西莫夫出任国际拳联主席,拳击项目很可能会被从东京奥运会中除名。但国际拳联最终还是选举拉西莫夫担任主席,此后被激怒的国际奥委正式召开会议商讨将拳击从东京奥运会中除名事宜。在巨大压力之下,拉西莫夫很快就宣布辞职。经过协调,国际拳联副主席穆罕默德-莫斯塔桑出任临时主席,但国际奥委会仍不满意,认为国际拳联内部存在多种危机,不是单纯一个拉西莫夫去职就可以解决的。

最终,如开篇所言,国际奥委会在今年6月作出决定,东京奥运会保留拳击项目,但国际拳联组织运行东京奥运会拳击比赛的资格却被取消。国际拳联就此失去了奥运拳击体系中最重要的也是唯一具有超高关注度的赛事的组织权,沦为了尴尬的旁观者。

当此之际,国际拳联已面临生死抉择。如前文所言,国际拳联旗下的大多数赛事目前都欠缺关注度和商业价值,如果再长期都无法获得组织奥运拳击比赛的资格,那么国际拳联的财务危机将与日俱增。所以,痛定思痛后,国际拳联决定针对国际奥委会调查委员会对国际拳联的内部管理、裁判判罚透明度和财务状况的警告进行系统改革,以争取早日获得国际奥委会的重新认可。此番,国际拳联在厦门召开特别执委会议就是为了推动自身改革,而被寄予厚望的吴迪也众望所归当选国际拳联改革委员会主席。

据介绍,国际拳联改革委员的职责在于推动国际拳联包括章程、治理、财务等方面的改革,使得国际拳联的发展可以重回正轨,达到国际奥委会要求,重新得到国际奥委会的认可。吴迪出任主席,而委员会的成员包括国际拳联临时主席、各大洲的拳联主席以及一些拳击大国的拳协主席。国际拳联临时主席莫斯塔桑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国际拳联一直都缺乏一个像吴迪这样懂得商业思维的专业人士,国际拳联大家庭希望吴迪不仅能够帮助国际拳联走出财务困境,而且还希望其从专业角度推动国际拳联的章程、管理等层面进一步完善。

从曾经的国际拳联副主席、中国拳协副主席,到如今国际拳联执委、亚洲拳联副主席再到最新兼任国际拳联改革委员会主席,吴迪在国际拳坛的地位日益凸显,与之相伴的则是,中国拳击在世界拳坛的话语权也应该而且必须逐步增强,这当然也需要国内各方的配合。尤其是目前国际拳联处于生死攸关之际,吴迪担任主席的改革委员会更是肩负着团结各方、摒弃门户之见、推动国际拳联自我改革的历史重任,吴迪本人和中国拳击在国际拳联的重要性尽显无遗。值得一提的是,国际拳联此前已经决议,2020年3月将召开新一届国际拳联全体大会以选举新的国际拳联主席,这是国际拳联有史以来各方势力最为均衡的时期,届时也许会诞生更大的惊喜。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