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前3轮遭近万次盗播,这样的版权蛀虫岂能仅是“罚酒三杯”?

文 / 林飞 来源于 体育大生意 2019-09-02 23:58:19
低门槛,高收益,被抓不过“罚酒三杯”,盗播因此屡禁不止。
英超前3轮遭近万次盗播,这样的版权蛀虫岂能仅是“罚酒三杯”?

低门槛,高收益,被抓不过“罚酒三杯”,盗播因此屡禁不止。

据中国网络版权监测中心发布的数据,上赛季欧洲各联赛,侵权链接有近38万条;本赛季中超前20轮160场比赛,侵权链接约3.18万条;新赛季英超开赛仅3轮,各种形式的盗播侵权数量达到了惊人的9864条。在中国,体育盗播问题不仅屡禁不止,还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8月30日,苏宁体育集团常务副总裁王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肆无忌惮的盗播平台,在严重损害版权运营方利益的同时,更吞噬着体育产业的健康发展。

苏宁体育集团常务副总裁王冬

盗播从幕后走向台前

8月11日,北京中赫国安与广州恒大淘宝的比赛堪称本赛季的天王山之战,这场比赛也成为盗播侵权的重灾区。据统计,本场比赛在PC端涉及侵权网站26家,侵权链接210条,移动端有侵权APP11个,侵权链接179条,OTT侵权客户端15个,侵权链接19个。

次日,赛事版权运营方PP体育发布严正声明称,有大量网站在持续盗播,行为愈演愈烈,甚至一些盗播平台通过盗播引入流量,来进行赌球非法获利。声明中还指出,之前盗播行为还较为隐蔽,但如今盗播行为更为明目张胆,竟公然通过信息的不对称,利用知名媒体人、KOL的公信力,在社交平台上推广盗播平台。

中赫国安对战恒大

盗播对于版权方权益的侵害显而易见,据第三方机构研究报告显示,英超的每场盗播比赛至少会带来100万镑的损失,西甲官方认为盗播一年造成损失超过4亿美元。

盗播带来的损失如此巨大,仍难以有效遏制,侵权成本低、维权成本高的局面,使得权利人的维权工作举步维艰。同时,盗播形式和技术层出不穷,盗播平台或查无下落,或频繁更换运营主体,又或服务器置办在境外,也给整治盗播制造了困难。

对此,PP体育不仅成立了版权保护的专项组织,还表态将会从立法、行业、技术和法律四个方面采取措施,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同时,倡导行业形成一个良性、健康的版权运营环境。

苏宁控股集团知识产权总监郭晨辉在立法方面为记者做了详细解答,在他看来,目前相关法律有明显的滞后性。“现行著作权法生效时间是2010年,生效条例是2013年,可以对比时间看一下我们手机的发展。2010年时还是3G时代,2013年刚进4G,那时移动APP直播处于一个很基础的阶段。现在5G牌照已经发放,所以原有著作权法里面没有对于赛事直播做出相应的推进,不管是在权项上面,类型上面都存在这个问题。”

苏宁控股集团知识产权总监郭晨辉

在这样的背景下,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作为人大代表,在2018年针对体育赛事版权保护进行了相关提案,希望在立法上推动《著作权法》尽快修改,进一步健全和完善对体育版权的保护。

行业层面,PP体育将联合其他媒体平台、知识产权和司法等部门成立联合协会,打造全行业全社会的自律氛围,一起净化版权环境。“现在一些大型社交媒体平台、资讯平台、直播平台和体育社区仍在进行大量的直播、点播、短视频和GIF动图的侵权,所以行业需要自律,才能逐步解决体育赛事版权的侵权顽疾。”王冬说。

应对盗播平台层出不穷的新技术,PP体育还会从技术层面出击,扩大监测取证平台的数量和手段,引入区块链存证等新技术方式,进行全范围、全赛事、全类别、全端口、全平台的维权工作。截止目前,针对IPTV布设了包括新疆、西藏、青海等地覆盖全部中国大陆地区的监控和取证网络。PP体育方面称,目前累计取证场次已经超过5000场。

商业投诉、行政投诉、司法诉讼等一系列法律手段,是最直接的维权方式。截至目前,PP体育提起诉讼的案件已达120件,索赔金额超过6个亿,其中今年新立案56起,这也体现了PP体育加大侵权起诉的决心。

“针对自身的运营,我们也在思考,其实盗播平台的存在,让我们意识到体育产业进入精细化运营阶段的必要性,如果将直播、内容、服务再提档升级,相信也会一定程度上抑制盗播平台存在的规模。”王冬说。

盗播伤害的是整个体育产业

在郭晨辉看来,盗播成本低,处罚力度不高是盗播平台愿意铤而走险的主要原因。“如果没有比较严峻的处罚手段让行政机关和公安机关愿意花时间和精力进行追诉的话,单凭一家企业去销毁盗播的产业链非常难。”

在美国,NBA版权是按照作品的版权法进行保护。英超方面,2017年英国高等法院建议将侵权纳入刑事处罚。

今年3月,英超联赛方面宣布,3名盗播英超的销售商被判刑共17年。这三人中,Steven King被判七年零四个月监禁,Paul Rolston被判6年零4个月,Daniel Malone被判3年零3个月。

盗播英超遭到刑事处罚

反观中国,暴风体育被两次诉讼的案件很值得深思,2015年央视曾诉暴风体育在2014巴西世界杯版权的播放上构成侵权,暴风体育因此被判赔偿400万。2017年,暴风体育“改邪归正”,以3500万购买了中超部分直播权。但好景不长,2018年,PP体育再诉暴风体育2017-2018赛季中超侵权,并要求赔偿1.4亿元。

王冬对此表示,从这件事可以清晰的看出盗播成本要比版权购买成本低很多,当用一个很小的代价去获得优质内容的时候,就会培养一批铤而走险的人群。

除了版权购买的成本外,盗播平台还节省了高昂的转播制作、传输、人员等成本。据悉,PP体育购买的版权中仅包含赛事的高清信号,而没有相应的解说或其他包装,因此并不是简单接受信号后就可以推送给观众,还需要在演播室、转播、制作人、导演团队、优质解说员等领域进行大量投入。据王冬分析,这笔制作费用至少要占到版权成本的20%。

PP体育演播室

盗播行为损害的不只是版权方的利益,甚至对体育产业都会造成恶劣影响。据郭晨辉介绍,中超公司的总收入从2006年的0.6亿元增长到了15.9亿元,版权收入占到了中超公司收入的一半以上。“这笔费用当中将有很大一部分会反馈到相应的球队当中,中超公司的构建,大多是企业,只有实现良性循环,才能让企业的资金更多投入到体育产业当中,进而促进各项体育事业的发展。盗播行为,本身不会付出任何成本去给到体育行业。”

尽管盗播侵权事件时有发生,但王冬明确表示,版权盗链并不会影响PP体育的升级战略。“整个8月份,赛事付费会员用户同比增长了120%。这样的表现,坚定了我们持续进行付费运营的信心,越来越多的用户认可付费会员带来的赛事权益,将成为我们平台前进的动力。”

注:本文所用图片来自网络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