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C在华官宣两大里程碑式举措,中国格斗新格局呼之欲出

文 / 付政浩 来源于 体育大生意 2019-06-24 08:04:55
UFC精英训练中心(上海)投资前万美金,面积超过9000平方米。
UFC在华官宣两大里程碑式举措,中国格斗新格局呼之欲出

毫无疑问,在国人耳熟能详的一众搏击、格斗赛事中,UFC是在中国大陆办赛最晚的一家,但当其真正下定决心持续加码中国市场时,过去几年备受资本追捧、赛事如雨后春笋般遍地皆是的中国搏击格斗领域则立时随之就进入了加速洗牌、重塑格局的新时代。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在中国格斗赛事的新格局中,能够活下来的赛事恐怕只有前些年赛事总数的1/6左右,真正能够持续办赛的赛事更是单手可数。而在这其中,持续加码中国市场的UFC无疑将稳居行业的顶端,一方面“接收”那些破产和没落赛事的明星选手和市场,另一方面则对中国的这些明星选手和市场进行二次培养和升级,从而将中国格斗这项小众运动真正做大做强。

6月20日,UFC在上海召开盛大发布会,并正式官宣了两大进一步加速中国格斗行业洗牌趋势的里程碑式举措:第一、UFC将于2019年8月31日在深圳举办由中国名将张伟丽领衔参加的UFC草量级冠军战,这是UFC历史首次在华举办冠军赛,这也是中国选手历史首次来冲击UFC冠军头衔;第二、全球规模最大的综合格斗训练和发展中心——UFC精英训练中心(上海)正式揭幕,这将是UFC在亚洲地区的办公总部,其总面积是UFC在总部拉斯维加斯的全球首家精英训练中心的三倍之多。

尽管从2017年11月25日在中国大陆首次办赛至今,UFC深圳站也不过是UFC连续第三年在中国大陆办赛,但从此番UFC官方高调宣称的“历史首次”、“全球规模最大”等字眼中,以及UFC总裁白大拿亲自率一众高管来华出席发布会等细节中,任何人都能清晰地意识到,UFC已经将中国视为其拓展海外市场尤其是亚洲市场的桥头堡,中国市场的发展前景在一定程度上将决定了UFC下一个十年国际化战略的兴衰成败。

而对于中国综合格斗行业而言,UFC在中国的持续加码既会带来行业洗牌的强势冲击,但与之相伴而来的也会是行业品牌规范和升级的历史机遇,尤其是对于面向都市白领人群的泛格斗类健身细分跑道而言更是发展良机。此番,体育大生意记者受邀前往上海参加了UFC发布会,并与UFC高管们当面探讨了UFC在华两大里程碑式举措背后的产业辐射意义。

中国选手历史首次挑战UFC冠军,张伟丽引领明星改换门庭

8月31日在深圳世界大学运动会体育中心激情开战的UFC深圳站将是UFC连续第三年在中国大陆办赛,此前两年,UFC曾先后在上海梅赛德斯-奔驰中心和北京凯迪拉克中心成功办赛并引起了行业的巨大反响。鉴于深圳与北京、上海同属一线城市,整体经济发展水平和市民文体消费水准完全可以媲美北、上两地,更何况深圳毗邻香港,国际化程度更高,而且深圳所在的粤港澳大湾区整体体育产业高度发达,所以,UFC来华第三年办赛选择落地深圳确实是明智之举。当然,最重要的就是,UFC深圳站将是中国历史首次举办UFC冠军战。所以,UFC深圳站无论是在经济效益还是社会效应方面都有望创造历史新高。

在商业开发层面,具体而言,继前两年将军轮胎成为UFC中国赛的特别呈现方(类似“冠名赞助商”级别)后,本次将由此前两年担任赞助商的亚洲航空升格成为特别呈现方。据体育大生意了解,亚洲航空今年的赞助金额也将提升一个层次。至于赛事的门票价格,根据价位不同细分为11个档次,从最低的280元到最高的12880元不等。

而在选手方面,中国女子格斗名将张伟丽 (职业生涯19胜1负)虽然迄今为止只参加了3场UFC比赛,但三战全胜,目前已冲至UFC草量级别的第六名,打破了一众中国选手在UFC迟迟难以进入前15名的宿命,她也因此成为历史上排名最高的中国UFC运动员。而她挑战的对手则是UFC现任女子草量级冠军巴西人杰西卡-雷安德拉德(职业生涯20胜6负),目前位列全球量级无差别排名(P4P)第15位,可谓是实力强劲。

鉴于张伟丽只打了三场UFC比赛就被安排要挑战冠军金腰带,美国媒体在普遍不看好张伟丽的冲冠前景之余,都或多或少在猜测这其中另有玄机。他们认为,张伟丽之所以能以所在量级第六的身份超过其她排名更靠前的选手优先获得冠军挑战资格,是UFC为了开拓中国市场而精心给中国粉丝准备的一份大礼。

对于这一猜测,UFC总裁白大拿给予了正面回应:“我们当然很希望在中国培养出像姚明之于NBA那样的格斗巨星,但张伟丽获得冠军挑战资格绝对符合规则。首先,张伟丽排名第六,她已经进入了赢得冠军挑战资格的范围,而排名在张伟丽前面的选手们或有伤在身,或不愿意冒险和杰西卡打。其次,张伟丽也很需要打比赛。她自从征战UFC以来,上升势头很迅猛,她在三连胜后想要挑战一些名将,但那些名将都不愿意承担输给新人的风险,张伟丽一直在问什么时候她才可以打下一场比赛,但没有人愿意和她打。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询问杰西卡愿不愿意和张伟丽打一场,杰西卡说她看过张伟丽的比赛,很乐意和张伟丽打,而且她期待能够在中国打比赛,所以我们最终决定促成这场比赛。”

虽然UFC深圳站将是历史首次由中国选手来冲击UFC冠军,但在它之前,另一大国际知名的综合格斗赛事ONE冠军赛和旗下的草量级世界冠军熊竞楠就已经通过冲击冠军金腰带从而点燃过中国格斗人群的热情。熊竞楠在2017年11月与ONE冠军赛签约,随后在2018年1月成功夺得ONE冠军赛的世界冠军金腰带。此后她不仅在2018年ONE冠军赛上海站成功卫冕,而且又在2019年3月的日本东京站击败ONE冠军赛的招牌选手李胜珠再度卫冕。尤其是在东京站的这一史诗级战役大大提升了国人的自豪感,引发了整个中国格斗行业的关注度。

需要指出的是,无论是代表国人首次冲击UFC冠军的张伟丽还是在ONE冠军连续卫冕成功的熊竞楠,都曾是中国本土搏击、格斗赛事的招牌明星,而如今她们纷纷从本土赛事转投国际赛事,这固然体现出个人实力、知名度和商业价值的走高,但也从另一个侧面折射出中国格斗赛事的洗牌趋势已不可逆转。

自2015年中国迎来搏击格斗热潮以来,据体育大生意不完全统计,在资本的支持下,全国范围内一度有诸如武林风、昆仑决、勇士的荣耀等超过60家A类的本土搏击、格斗赛事。这些赛事堪称行业先驱,对于中国搏击格斗明星选手的选拔培养、中国搏击格斗市场的初步耕耘、中国二三线品牌尝试体育营销的教育引导之功确实有目共睹。

但与此同时,无法找到清晰稳定的盈利点也成为大多数中国本土搏击赛事的致命伤:搏击格斗赛事的版权不仅无法售卖,还经常需要倒贴信号制作和转播费用;门票无人问津则只能到处送人,强行拉观众入场防止空场;赞助席位往往半卖半送,个别惨淡的甚至是承办商自掏腰包变身赞助商。随着2018年资本寒冬的到来,中国搏击格斗赛事纷纷停办甚至干脆消亡。除了持续运营超过15年的老牌赛事武林风能够持续稳定地办赛之外,其余赛事即使勉强存活,但办赛场次也明显缩水。

随着中国搏击格斗热潮遇冷,大批先驱也沦为先烈,与此同时,UFC、ONE冠军赛这些资本实力更雄厚的国外顶尖赛事则开始持续加码中国市场。其中,ONE冠军赛总裁郑华峰曾在体育大生意第五届年度峰会上做题为《格斗独角兽成长之路》的主旨演讲。他透露,截止到2018年底,ONE冠军赛的总融资规模已超过2.5亿美元,估值已接近10亿美金。回顾ONE冠军赛的融资之路,其中不乏淡马锡、红杉、海丽凯、绿橡等国际知名投资机构大力扶持的身影。

至于UFC,在2016年7月被全球最大的娱乐体育组织 Endeavor 集团(原WME|IMG)以42亿美金的价格收购多数股权,此后,Endeavor 集团又持续增持股权。2019年UFC总裁白大拿宣称UFC市值已高达70亿美金。而Endeavor 集团在2019年5月已筹备IPO,这必为UFC的国际化扩张之路提供更加充足的弹药,UFC还趁势与白大拿续约十年,全力拓展国际化之路。

一方面中国本土赛事遭遇资本寒冬,纷纷从先驱沦为先烈,另一方面,UFC、ONE冠军赛这些资本实力更雄厚的国外顶尖赛事则开始持续加码中国市场。中国搏击格斗领域随之洗牌趋势加剧,中国本土赛事培养的那些招牌明星也陆续选择与这些外国顶级赛事签约。比如,张伟丽、熊竞楠曾是昆仑决力捧的明星,林荷琴则是精武门的台柱子,但如今这些本土赛事的招牌明星纷纷被UFC、ONE冠军赛等外来赛事“接收”,从明星选手的资源流动这一角度就可以管中窥豹,洞察出几分未来中国搏击格斗市场的格局和走势。

UFC精英训练中心投资千万美金 中国格斗健身行业获益良多

除了在中国历史首次举办冠军赛、并且历史首次安排中国选手来挑战冠军外,UFC更具魄力的举措则是耗时一年多的时间、斥资超过一千万美金在上海静安区新业坊打造了规模最大的综合格斗训练和发展中心——UFC精英训练中心(上海)。据介绍,该中心占地面积超过9000平方米,是位于拉斯维加斯的全球首家精英训练中心面积的三倍。

UFC精英训练中心上海.jpg

UFC首席财务官Andrew Scheimer向体育大生意记者确认,该中心是由旧工厂改建,投资金额为1000万美金。另据体育大生意了解,新业坊是上海静安区近年来着力打造的文体影视产业园区,UFC精英训练中心(上海)最初选择落户此地,也是获得了一定的政策优惠扶持。或许是因为这一政策扶持原因,所以UFC此番投资的1000万美金比预期要缩减一些。

据体育大生意了解,UFC精英训练中心(上海)不仅硬件水准一流,而且教练团队同样非常出色,包括UFC名人堂成员、现UFC运动员开发副总裁福勒斯特-格里芬(Forrest Griffin)在内的教练团队均常驻上海,并为全球全亚洲的精英选手提供了包括综合格斗专业技战术、力量体能、运动科学、理疗和营养方面的技术指导。

此外,UFC精英训练中心(上海)将成为UFC在亚洲地区的办公总部,为中国和亚太地区的UFC员工和训练中心教练提供驻地,并将观赛包厢、餐饮、纪念品销售和粉丝体验融为一体。6月20日在该中心正式剪彩开业之际,体育大生意记者受邀来到该中心进行了实地参观,无论是顶尖的训练设施还是世界领先的训练环境都让人颇为惊叹。

比如,UFC精英训练中心可以通过一系列仪器来读取选手的身体数据从而评估运动员的技术、身体状态和身体能力,进而分析出选手更适合深入钻研某项综合格斗技术。另外在一众理疗装备中,可以让选手身体漂浮的太空漂浮舱也成为媒体们竞相拍照的“神器”。据介绍,漂浮舱的原理和死海一致,即水里含有大量的盐分等矿物质,选手可以轻松在里面漂浮起来,从而让身心达到了绝对的放松状态。

在参观过程中,体育大生意记者发现,在UFC精英训练中心(上海)接受训练的除了李景亮、宋克南等UFC签约的一众中国明星选手外,还有三十多位UFC从全国各地精心挑选出的草根选手。据介绍,这些草根选手属于UFC此前的“UFC中国英才计划”的延续,他们可以免费在这里接受顶级训练,并且其中表现优异者还能获得UFC的奖学金,这些奖学金将确保他们可以没有经济层面的后顾之忧,安心接受UFC更高层次的培训。

UFC多位高管在接受体育大生意采访时均谈到,UFC精英训练中心(上海)的受益者将不仅仅是中国格斗选手,而且是整个亚太地区的格斗选手,此外,中国其它项目的体育选手如有需要也可以来此接受训练和治疗。UFC精英训练中心运营副总裁詹姆斯-金博(James Kimball)介绍称,“在全世界最大的MMA专项训练中心里,我们将为中国本土选手提供最完备的指导,帮助他们提高和进步。我们有信心为运动员提供世界领先的训练环境,培养出优秀的运动员。”

在体育大生意看来,UFC精英训练中心(上海)不仅将成为中国格斗选手乃至亚洲选手提升竞技水准的孵化器,逐步推动中国格斗赛事向高、精、尖层面蜕变,而且还将加速整个中国格斗产业的进一步升级。当前,中国格斗产业中最具想象空间的并不是赛事,而且格斗健身这条细分跑道。综合格斗运动在中国的发展速度非常迅猛,尤其是高收入、高学历的都市年轻白领群体对这种融合多种技法的潮流运动颇为入迷,这直接催生了大批格斗俱乐部,并正在成为健身领域的一个新兴跑道。

根据索福瑞调查报告显示,目前全国有50%左右的健身房均已开设泛格斗类课程。2015年,国家体育总局武管中心摸底调查数据,全国泛格斗类的健身馆(含拳击、搏击、格斗、散打)总数就已经超过2万家以上,这些泛格斗类的健身馆主要集中于北京、上海、深圳等相对比较发达的城市,以上海的数量最高。据不完全统计,上海市泛格斗类的健身馆在2018年已经超过了一万家。

具体而言,泛格斗类俱乐部的会员的男女比例基本上为各50%。其中,女性会员普遍兴趣度更高,男性会员的坚持时间更长。简而言之,综合格斗已经成为中国一线城市广大中产阶层、白领人群、精英消费者等主流人群最爱的健身运动方式之一,而这在未来有望成为中国格斗产业最主要的营收渠道之一。体育大生意记者此前就曾报道过24KiCK这类面向都市白领、主打综合格斗运动项目的健身俱乐部的创业模式。

当前,中国泛格斗类健身俱乐部普遍存在小作坊式经营、教练水平不高、缺乏恢复理疗设备等问题。而UFC精英训练中心(上海)虽然短期内没有向普通格斗爱好者开放会员名额的计划,但据体育大生意记者观察和询问,在开业后前三天,前来参观的群体基本都是综合格斗行业的从业者,其中大多数都是江浙沪地区慕名来访的俱乐部教练和学员。

可以预见到的是,未来,中国这些综合格斗健身俱乐部必将以UFC精英训练中心(上海)为殿堂级标杆,逐步提升自己的软硬件运营水准,一旦量变引起质变,中国格斗产业的整体行业标准和质量将获得空前提升。从这个意义出发,UFC精英训练中心(上海)的开业要比一场单纯的UFC冠军赛来华举办更具行业垂范意义。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