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表最强12人迈出国乒市场化第一步 但留给刘国梁的难题仍不少

文 / 郭福瑞 来源于 体育大生意 2019-03-05 08:33:51
据了解,地表最强12人赛事联合主办方之一,腾讯体育本次提供了500万元的总奖金,其中男女子冠军的赛事奖金为100万元,亚军为50万元,其余入围12强的球员们也都获得出场费用。
地表最强12人迈出国乒市场化第一步 但留给刘国梁的难题仍不少

3月3日晚,时隔两年重新回归的“地表最强12人”暨2019世乒赛直通赛在深圳宝安体育馆落下帷幕,11战全胜的樊振东和接连战胜劲敌的陈梦分别夺得男女子组冠军,得到2019年布达佩斯世乒赛单打名额,男女子组亚军梁靖崑与孙颖莎各自将世乒赛参赛资格收入囊中。

不仅获得直通资格和比赛历练,球员们还通过赛事挣得一笔具有吸引力的奖金。据了解,地表最强12人赛事联合主办方之一,腾讯体育本次提供了500万元的总奖金,其中男女子冠军的赛事奖金为100万元,亚军为50万元,其余入围12强的球员们也都获得出场费用。

纵观赛事历史,这是其举办10余年来首次设立奖金,此举不仅让其成为全球赛事奖金最高的乒乓球赛事,而且正如中国乒协主席刘国梁所言,这迈出乒乓球市场化发展的“第一步”。

“地表最强12人”的前世今生

刘主席所提及的这项赛事其实早已是国乒的拳头产品,如果追本溯源,其起源于2006年,多年来都是以“直通”为主题,例如“直通不莱梅”、“直通萨格勒布”、“直通鹿特丹”等等。目的就是在于通过公开选拔赛的形式,来决定国乒每年出征世界大赛的部分名单,并且通过转播的方式来呈现给观众。

据了解,直通赛的推出有个小典故。2004年雅典奥运会前,在一场队内选拔赛中,王励勤、阎森组合与马琳、陈玘组合为一个男双参赛名额展开激烈的“生死”决杀,无论是比赛时的气氛,还是双方呈现出的竞技质量都令刘国梁久久不能忘怀。那场比赛后,刘国梁在与时任央视体育频道总监江和平聊天时展开了探讨,后者受到刘国梁启发,提出了电视转播该赛事的想法,这成就了此后呈现在转播镜头前的直通赛。

视频转播之于直通赛的意义重大,可以进一步推广、传播乒乓球赛事和运动,那几年,直通赛在央视体育频道居高不下的收视率印证了这一点。另一方面,公开直播也为国乒将士们创造一个更近似于大赛的竞赛环境,利于备战工作。

不过,央视直播并非全部场次,并且比赛现场缺乏观众,缺乏一定的比赛感觉。随着里约奥运会所带来的国乒热度不断上升,刘国梁也寻求改变直通赛的模式,融入新元素。在与腾讯体育深度沟通后,中国乒协决定与其联手,共同打造直通赛IP。2017年初,改名为“地表最强12人”的直通赛应运而生,在一系列市场化的商业包装下,传统的队内直通赛完成向商业赛事的转变。

全新的赛事形式,再加上张继科、马龙等现象级偶像的存在,首届地表最强12人赛事异常火爆,首批门票72秒售罄、“迷妹粉丝团”围堵体育馆等情况随之发生。数据显示,首届赛事吸引了6000万粉丝观看,社交媒体话题量达6.7亿。

不过遗憾的是,由于乒协内部人事变动,以及新的选拔标准出题,“地表最强12人”直通赛暂停一年。好在随着刘国梁出任中国乒协主席,该选拔办法被重新拾起,这项堪称乒乓球盛宴的赛事时隔两年重新回到公众视野。

科技加持 助力赛事强势回归

回归后的地表最强12人赛延续了此前注重科技感的特点。这首先体现在开幕式中。开幕式伊始,整个体育馆如同黑色苍穹笼罩,侵者从远方袭来,人类生存环境遭到破坏,仿佛末日到来。但在手举地表最强12人旗帜的宇航员带领下,24名国乒队员扮演的宇航员依次登陆,开启了拯救人类的任务。

这样的揭幕仪式不禁令人想到了此前热映的国产科幻巨作《流浪地球》,其科幻效果为人称赞。但据体育大生意了解,开幕式并非“蹭热度”,而是和首届地表最强12人赛事开幕式中宇航员表演一脉相承,其目的在于通过此形式来展现乒乓运动中的体育精神,表达借运动精神来拯救人类信念和文明之意。

如果说酷炫的场景包装只是浮于表面,那么制播转播和大数据呈现才真正展示了赛事运作的科技内核。在制播方面,腾讯体育发挥了自身媒体优势,赛事配置了诸多转播几位,并采用了高速摄像机、超高速摄像机和网口摄像机等特种设备,该硬件配置和里约奥运会基本相当,而转播团队也以里约奥运班底为主,着重加强了转播的故事性和感染力,通过镜头语言来向观众呈现赛场的精彩瞬间,将运动员、教练员们的故事带给粉丝。

在大数据呈现方面,腾讯体育将将比赛的数据项从上届比赛的18项扩展到了35项,直播中也嵌入了相关数据介绍,球迷可以便捷地了解到球员的技术特点、技术能力、胜负关系等等,获得独特的数据图像化、可视化体验。与此同时详实的数据资料也为教练和球员带来帮助,他们同样可以通过大数据呈现来了精准地了解球员实时动态特征。

实际上,制播转播和大数据呈现的体现也反映出本次赛事的一大特点,线上效果突出。据体育大生意了解,本次赛事赛期虽然只有4天,但是共出现了11个微博热搜,这也体现出赛事在线上层面的影响力。

但相对而言,赛事在线下所展示出的效果并能达到首届赛事的量级。这存在一定的客观因素,一方面,流量明星马龙和张继科未能出战对于上座率造成一定的影响,另一面,据体育大生意了解,本次赛事的筹备期相对较短,其中春节假期也对筹备工作、售票等环节造成一定影响,加之4天的赛事周期较短,赛事未能在当地长时间发酵,导致一些场次上并未满座。不过综合线上及线下来看,时隔2年回归的地表最强12人赛仍然展现出不俗的实力。

乒乓球商业化仍有不少难题

伴随着高额奖金,以及娱乐和科技元素的不断植入,地表最强12人已经被包装成兼具高竞技水准和商业价值的时尚赛事,虽然只有短短两届赛事,但这已经成为国内乒乓球的市场化发展的重要案例。

事实上,乒乓球的职业化、市场化近年来屡被提及。在刘国梁当选新一届中国乒协主席时,他也对此发表过深刻的看法,这是他推进协会实体化改革的重要目标之一,不过在现行情况下,想要在此方面获得成功并非易事。

在我们熟知的足篮球领域中,联赛是运动项目实现职业化、市场化的重要平台,不过国内的乒乓球运动仍不能较好地落实这一点。一个突出的矛盾点就在于联赛和国家队之间。

“联赛事实上是一个很好的、培养球员的平台,这点是毋庸置疑的,我们的队员能在这个平台上得到很好的锻炼。” 《中国体育》zhibo.tv乒乓球频道主编彭友表示,“但现在割裂的是我们国家队的利益和乒超之间的关系。”

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即将到来的背景环境下,国家队的备战工作毫无疑问是重中之重,随着东道主日本队实力逐渐崛起,国乒的备战压力随之增加,在这种情况下,自当全力保障国家队的利益。

而联赛一定程度上成为了“牺牲品”,由于要为国家队比赛让步,乒超联赛赛制、时间的不确定性大,联赛往往会陷入尴尬境地,加之媒体报道、联赛推广不力,球迷很难获得连续性的联赛消息,这也导致联赛的关注较低。

而从球员自身备战角度来看,国家队集训模式也更能保障训练质量。“我们一些重要的球员在集中训练时候,他们之间可以形成一种强强对抗的训练效果,但是当这些队员分散到各个俱乐部的时候,他的训练质量和比赛质量相对都会下降。这也是一个比较突出的一个矛盾。”彭友介绍道。

“这确实是目前的症结所在,但不是说不可解决,关键是要下定这样的决心,它一定是带有相当大的风险性的。我们加强这种商业化的转变,但是它在短期内可能会造成我们在一些大赛上的奖牌流失,那我们能不能承担这个风险?从目前来看,无论是从中国乒乓球队,还是从受众来讲,恐怕大家都接受不了。”彭友认为,这也是未来留给刘主席最大的挑战之一。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