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搏击的2018:面对资本寒冬和外敌入侵如何抱团取暖?

文 / 付政浩 来源于 体育大生意 2018-12-25 13:33:52
中国搏击这个过去五年间一直在野蛮生长、各大赛事方不断明争暗斗的行业也开始坐下来寻求抱团取暖之道了,他们希望找到一条创新与自救之路。
中国搏击的2018:面对资本寒冬和外敌入侵如何抱团取暖?

大批搏击赛事消亡、顶级赛事办赛场次锐减、本土赛事全年没有一桩融资案例、以UFC为代表的国际顶赛事纷纷加大“入侵”力度……过去几年烧钱不断、内斗惨烈的中国搏击终于在2018年迎来了最艰难的一年,不仅要节衣缩食、忍饥挨饿以面对国内大气候的资本寒冬,而且还要担心自己好不容易开拓出来的市场将沦为外来者的嫁衣。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搏击这个过去五年间一直在野蛮生长、各大赛事方不断明争暗斗的行业也开始坐下来寻求抱团取暖之道了,他们希望找到一条创新与自救之路。

 

近日,在海南举办的第三届格斗盛典上,以《武林风》、《昆仑决》、《勇士的荣耀》、《峨眉传奇》、ONE冠军赛、Road FC为代表的一批国内外最顶级赛事的掌门人们难得一见地齐聚一堂。嘉宾阵容日益奢华固然主要是因为格斗盛典的号召力日益壮大,但也与今年中国搏击遭遇了资本寒冬有些关联。引用上述某位掌门人的原话就是:“过去一年到头,我们不是忙着办赛就是忙着跟投资人开会,人很难聚齐,今年大家办赛都少了,终于有时间可以好好聚聚了。”

 

 

据体育大生意不完全统计,2018年国内顶级搏击赛事(业内俗称“A级赛事)的场次相较2016年最鼎盛时少了接近50%,而更多的中小赛事则陷入了全年无赛、冻僵待毙的尴尬局面。在本届格斗盛典上,《昆仑决》创始人姜华、万名扬传媒董事长张京洛、北京路德CEO张小蝶、《峨眉传奇》联合创始人王新功也专门围绕着“资本寒冬下赛事如何更好的生存发展”这一论坛议题展开了深入探讨。

 

话到酣处,几位大咖甚至半真半假地表示,2019年几家顶级赛事有望一起抱团办赛,《勇士的荣耀》和《峨眉传奇》可以安排各自旗下的顶级选手对战,而比赛则可以放在《昆仑决》或Road FC的平台上举行。当过去几家竞争惨烈的赛事开始协商联合办赛、试图抱团取暖时,这只能说明资本寒冬真的很冷。

 

 

 

中国搏击赛事之所以开始抱团取暖,不仅是因为要应对国内大气候的资本寒冬困局,还与国外顶级赛事加大“入侵”力度有直接关系。2018年,如果说主打自由搏击赛事的Glory在中国继续奉行稳扎稳打策略的话,那么主打MMA的UFC和ONE冠军赛这两大国际赛事在中国加速扩张的“野心”早已路人皆知。

 

 

继2017年UFC在上海成功举办自己在中国大陆的首场比赛后,2018年,UFC又在北京成功落地办赛,并且UFC北京站实现了选手阵容、联合主办方等多层面的全方面升级。更重要的是,UFC同期正式宣布,计划于2019年在中国上海开始运营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综合格斗(MMA)训练和发展中心。这个UFC精英训练中心面积多达9000平方米,不仅具备举办赛事和节目制作能力,而且还将是UFC在亚洲地区的总部,UFC此举旨在全面加大中国市场的开拓力度。

 

至于号称“亚洲最大的体育传媒公司”的ONE冠军赛同样也在加快开拓中国市场的步伐。他们不仅持续在中国办赛、深化与五星体育等中国机构的合作,而且在国际执行总裁崔伟德(Victor Cui)常驻中国后又任命首席财务官郑华峰(Hua Fung Teh)兼任ONE冠军赛中国区主席。最重要的是,ONE冠军赛在2018年10月完成了1.66亿美元的D轮融资,并在此后持续推进了一系列大手笔的战略规划,种种迹象显示其已经不甘心只做亚洲顶级格斗赛事,而是希望与UFC一较高下。而想要完成对劲敌UFC的超车,尽快抢占拥有巨大潜力的中国市场份额无疑才是ONE冠军赛的最佳超车途径。

 

 

除了以UFC为代表的国际顶级赛事外,日本的RISE、泰国的TOP KING等赛事也在努力进军中国。此番,在题为“国际赛事进入中国的机遇与挑战”的论坛中,RISE创始人伊藤隆、PHOENIX创始人加藤督朗、《武林传奇》赛事总监Vaughn Andersen、《东方英雄传》创始人汤川刚和TOP KING创始人NARIT一起分享了他们对中国市场的期待和开拓决心,而这也无形中强化了中国搏击赛事的忧患意识。

 

要知道,从2004年起,以《武林风》为代表的中国搏击赛事忍饥挨饿、苦苦支撑试图点燃中国搏击的星星之火。而从2014年起,借助资本的力量,《昆仑决》、《勇士的荣耀》等赛事在没有清晰的盈利模式的情况下就一拥而上、持续烧钱,同样是为了加速中国搏击市场的垦荒力度,从而早日让中国的搏击荒漠变成搏击热土。但就在中国搏击市场刚刚升温之际,国外顶级搏击格斗赛事纷纷加大“入侵”力度,试图收割市场,而偏生的,此时中国搏击又遭遇行业性的资本寒冬,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本土的顶级搏击赛事只能合谋商讨抱团取暖之举。这除了确实要应对资本寒冬之外,也体现出他们还存有几分“兄弟阋于墙而外御其辱”的大局观。

 

其实,在2018年3月的第二届格斗盛典上,《峨眉传奇》就曾与《勇士的荣耀》现场约战,当时双方的创始人表态要各挑十名不同级别的最强本土选手进行最强阵容对抗赛。当时的拳迷还兴奋了许久,但因为种种原因此事没有了下文。此番在第三届格斗盛典上,《峨眉传奇》联合创始人王新功与《勇士的荣耀》全球联盟主席张京洛旧事重提,而同台论道的昆仑决创始人姜华、北京路德CEO张小蝶也积极支持。

 

姜华当即表示《峨眉传奇》和《勇士的荣耀》的比赛可以放在《昆仑决》的平台上举办,《昆仑决》将出钱出力全力促成此事。张小蝶则提出,如果有MMA跨界大战,那么路德FC则当仁不让可以促成。毫无疑问,如果真能促成这种跨界大战,那必将是2019年中国格斗界的重磅新闻。

 

 

不过,未出席本次格斗盛典的《勇士的荣耀》创始人郭晨冬却发文疑似反对此事,他写道:“寒冬,不是抱团儿取暖才能扛过。当热量耗尽,大家一块儿死去吧。只有那些勇敢的,迎着风雪去找寻干柴火种的人,才有生的希望。”

 

显然,郭晨冬的论述更加冷静。寒冬来临,抱团取暖只是态度不是手段,真正想要度过寒冬最重要的还是自我创新。一方面,2018年的中国搏击确实身处资本寒冬之中,但另一方面,在寒冬的围困下,中国搏击为了求生也开始自发地探索新的玩法,比如跨界和触电,而格斗盛典也非常应景地设置了“格斗项目该如何进行跨界创新”这一论坛议题。

 

在跨界方面,一龙和韩国巨人崔洪万采用极端规则MASFIGHT对战、邱建良跨界拳击和MMA比赛、主打自由搏击的“荣耀军团”与主打职业拳击的拳威四海旗下的M23拳击相互约战、“死神”方便约战UFC“中国一哥”李景亮……这些跨界方式虽然大多属于朴素的自发行为,相比“嘴炮跨界挑战梅威瑟”这类国外顶级赛事的包装模式更是有天然之别,但却成功引发了国内舆论的关注,虽然其中不乏各种暴戾的声音,但无论如何,激起舆论的广泛关注已经是一种进步。

 

 

毫无疑问,跨界带来的舆论喧嚣过去搏击赛事“赔钱都赚不到吆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也让不少赛事开始真正尝到了被全媒体聚焦的甜头,所以此番在谈到跨界问题时,以《武林风》制片人兼总导演于雷、著名赛事推广人Tony Chen为代表的四位嘉宾也纷纷倡议要举行更高包装水准的跨界比赛,而著名的搏击选手一龙无悬念地再度成为各方跨界探讨的焦点,一场论坛下来,大家已经提出了不下十个“一龙跨界大战XX”的议题,不知道一龙那天要打多少个喷嚏才能意识到自己“中国搏击流量担当”的使命感。

 

 

搏击格斗至今在中国被视为小众运动,其中的一大原因就是搏击格斗赛事专业门槛比较高,核心粉丝群体数量偏少。如何降低专业门槛跨界创新,拥抱更广阔的泛搏击群体,这成为搏击赛事跨界创新的关键,而触电无疑是最有效的办法之一。近年来,无论是《摔跤吧!爸爸》还是《羞羞的铁拳》都让人意识到格斗项目具有巨大的电影票房潜力,但前提是做好IP,讲好故事。

 

此番在谈到触电话题时,除了《昆仑决》创始人姜华表示要投资两部搏击电影外,格斗盛典的主办方之一拿云体育更是祭出大招。拿云体育CEO吴刚现场宣布成立海南赛亚星途公司,将启动数字电影及网络综艺项目——系列IP“神奇少年”, 包括数字电影《神奇少年之海岛出击》和网络综艺《神奇少年,格斗吧!》等,让体育圈与娱乐圈相互渗透,互相融合,将打造顶级跨界体育明星,并利用粉丝经济,培养运动达人。

 

 

值得一提的是, 在格斗盛典举办期间还传来喜讯,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发展体育竞赛表演产业的指导意见》提出到2025年,我国体育竞赛表演产业总规模达到2万亿元,将推出100项具有较大知名度的体育精品赛事,打造100个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体育竞赛表演品牌,培育一批具有较强市场竞争力的体育竞赛表演企业,体育竞赛表演产业成为推动经济社会持续发展的重要力量。这一利好消息传来顿时引得与会的搏击人士热情高涨,资本寒冬所留下的阴影明显缓解不少。

 

此外,文件还提及“积极探索适应中国国情和职业体育特点的职业运动员管理制度,借鉴‘名人堂’等国际经验建立职业体育荣誉体系,推动实现俱乐部地域化。”而巧合的是,本届格斗盛典也宣布首次开创“格斗名人堂”项目,这也成为本届格斗盛典的一大亮点。其实,野蛮生长的中国搏击从来不缺亮点,只是不知道,要到何时中国搏击才能够把这些亮点串联成包装规范的优质IP。

 

注: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