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克10年30亿续约中超 中赫国安为何独自抗议?
文 / 谷子裕 来源于 体育大生意 2018-05-10
据了解,耐克此次为中超开出的报价为10年30亿人民币,合作周期从2019年6月1日至2029年5月31日(10年)。

没有意外,5月9日,耐克成功续约中国之队、中超联赛10年。尽管发布会在北京举行,但此前曾对续约一事提出异议的中赫国安俱乐部并未出席。

耐克公司在发布会现场承诺将继续为中超联赛的全部俱乐部提供创新装备,更与中国足协、中超公司共同推动中超联赛的发展。

▼耐克为中超部分球队设计的2018新款球衣

耐克10年30亿续约中超 中赫国安为何独自抗议?

据足球报报道,耐克此次为中超开出的报价为10年30亿人民币,合作周期从2019年6月1日至2029年5月31日(10年),赞助方式为现金+产品赞助,其中现金部分共计8亿元,产品部分价值共计22亿。平均到每家俱乐部每年将会拿到约500万人民币现金以及耐克供应的价值近1400万的产品。不过对此耐克未予正式回应。

中超打包装备赞助商对各俱乐部而言有失公平 中赫国安提出异议

中超联赛和耐克的渊源可以追溯到2006年5月,当时中国足协、中超公司、耐克公司三方共同签署了关于比赛用球和裁判员装备的《赞助协议》,并于2009年4月签署了关于参赛俱乐部比赛训练装备的《中超联赛产品供应合同》。以上两份合同分别于2011年6月及2012年11月进行了续展,有效期均至2019年12月31日止。

▼关于耐克公司提出合同到期后续约方案事宜

耐克10年30亿续约中超 中赫国安为何独自抗议?

按照2009年的合同约定,每家俱乐部第一年可以得到价值500万元人民币的装备,以及150万元的现金。此后按照10%的递增额度,最终耐克公司的年度赞助总金额达到了3000万美元。

当时的中国足球正经历反赌扫黑的浩劫,需要同品牌商进行长期稳定的合作,因此双方的签约相对比较顺利,而最近几年中国足球发展迅猛,也让有“先见之明”的耐克成为了大赢家。

虽然耐克此次提供的赞助金额较此前有明显提高,但在以中赫国安为首的俱乐部看来,考虑到中超联赛和各俱乐部未来10年商业价值的整体发展和上升空间,这样的商务赞助条款仍然无法达到俱乐部的底线。

作为中超赛场最具影响力的球队之一,北京中赫国安在提出异议的同时,还表示将尝试在今年下半年在队服赞助方面进行单独招商。

▼坐拥数百万球迷的国安

耐克10年30亿续约中超 中赫国安为何独自抗议?

对此,知名记者袁野表示,这对北上广的球队来说不公平,“目前中超各队的球员薪水都是大头,恒大有财报,可以看到他们大概的支出,而中超很多球队的工资比恒大还高。中超把所有的装备捆绑在一起卖,对于大俱乐部肯定吃亏。”

袁野同时强调,目前看国安虽然表达了强烈不满与反对,但这事终究还是小胳膊拧不过大腿,不可能国安自己单独出去谈。但问题是,在涉及各俱乐部利益的时候,只有国安一家在董事会上明确反对,不知道其他俱乐部是如何想的。

BTV体育节目主持人魏翊东表示,国安俱乐部在反对和耐克续约方面恐怕难以做出让步。

但在中超公司制定的《中超联赛商务管理规定》中,明确了“中超公司是依据中国足球协会授权对中超联赛整体商务资源进行独家经营、管理的机构”。其中,第三十七条明确规定,各中超俱乐部的全套训练和比赛装备由中超联赛赞助商统一提供,所有俱乐部工作人员、教练员、球员在与中超联赛有关的场合中必须穿着赞助商统一提供的装备。国安如果进行单独招商,势必将会受到处罚。

拒绝马太效应 装备打包乃宏观调控

不过,很多中小俱乐部或许更倾向于打包的这种合作模式,毕竟俱乐部所在区域经济容量较小,广告价值和销售人群不如其他俱乐部影响大,如果让俱乐部去独立运营的话,可能还达不到目前的额度,这也是中超公司要考虑的因素。

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那些拥有雄厚资本作支撑、同时又占据城市地缘优势的俱乐部,本来就已经领跑一定身位。如果开放自主挑选赞助商,“马太效应”可能加剧,所谓的“大俱乐部”签下肥约,中小俱乐部惨受“剥削”。现在从联赛层面限制了球衣赞助方面的“贫富悬殊”,可以说是另类的“宏观调控”,保障了“广大中超俱乐部”的“集体利益”。

曾在耐克供职的业内人士告诉体育大生意,耐克此次的签约相较上次来讲难度更大,上次是中超联赛在低谷,耐克颇有远见的果断出手,但这次是在众多品牌的关注下谈妥了这个大单。或许,耐克之所以能够续约,中超公司也因为此前的十年合约给予了一定的“感情分”。

现如今,球队装备赞助商整体打包给一家赞助商的情况并不常见,主流联赛中只有北美职业大联盟。北美职业大联盟同阿迪达斯的合作始于2005年,随着大联盟的扩军,双方也进行了数次续约,从最初的每支球队每年分125万美元,到如今的500万美元,13年的时间装备赞助增长了4倍。

▼13年来,北美职业大联盟一直同阿迪达斯进行合作

耐克10年30亿续约中超 中赫国安为何独自抗议?

放眼世界足坛,俱乐部独立签约装备赞助商的模式属于主流,本赛季英超,彪马赞助了包括阿森纳、伯恩利、莱斯特城、纽卡斯尔联和哈德斯菲尔德在内的5家俱乐部,耐克则与切尔西、曼城、热刺和布莱顿4家俱乐部签约。阿迪和茵宝分别签约3家。具体签约金额会根据俱乐部的自身实力进行相应谈判。

▼英格兰俱乐部球衣赞助合同前十,其中桑德兰已降入英冠

耐克10年30亿续约中超 中赫国安为何独自抗议?

邻国的J联赛也是如此,本赛季各家球衣赞助商包括耐克、阿迪、新百伦、尤尼克斯、安德玛、彪马、卡帕、茵宝、美津浓、亚瑟士等品牌,其百花齐放的程度更胜于英超。

其实无论打包赞助商还是单独赞助,在此之前各俱乐部并不是十分在意,因为在集团的庇佑下,俱乐部能否自主盈利都没有受到绝对重视,集团也乐于借此来塑造品牌进行宣传。而这次续约事件之所以状况频出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足协“限薪令”的有意出台。据悉,到2021赛季所有俱乐部的球员薪酬不能超过收入的75%。

作为新三板上市公司,2017年恒大淘宝实现营收5.28亿元,同比减少5.91%,亏损扩大至9.87亿元。官方认为其原因是“由于球员和教练工资薪酬增加,转会费摊销居高不下等原因,公司营业总成本居高不下”。

要想符合限薪令的标准,在某种程度上就意味着要削减薪资,而削减薪资势必引发高质量球员流失,高质量球员的流失则很可能导致球队成绩下降。在中赫入主国安后,之所以不惜花费引援调解费也要购买高水平球员,目的就是为了提高成绩,换言之,中赫国安其实不差这自主招商的几百万,但若因此而导致成绩下滑或许是国安最无法忍受的情况。

在保障联赛观赏性的同时,即要求俱乐部增加收入降低薪水,又不给予俱乐部自主招商的权利,这种模式是否合理或许才是足协真正需要解决的问题。

注:本文所用图片来自网络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