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新闻

天了噜!这么大的抄袭事件!2020 东京奥运会徽设计事件回顾

7月24日,2020 东京奥运Logo设计比赛公布获选作品,为佐野研二郎所设计。三天之后,网络上便传出了此次Logo涉嫌抄袭的声音。那么事件的来龙去脉到底是什么?

设计发浪 上行设计 09/08 11:36 评论(0)  阅读(566)

1441614894984939

7月24日,2020 东京奥运Logo设计比赛公布获选作品,为佐野研二郎所设计。三天之后,网络上便传出了此次Logo涉嫌抄袭的声音。那么事件的来龙去脉到底是什么?

本文将佐野研二郎奥运 Logo 事件依时间轴做客观记述,并于本文最后附上设计发浪认为此事件能为设计师带来的启示。

 

7月24日,2020奥运LOGO设计公布!

2020东京奥运LOGO设计比赛公布获选作品,为佐野研二郎所设计。

1441614818833429

7月27日,出现抄袭质疑声音

比利时设计工作室Studio Debie宣称,奥运LOGO涉嫌抄袭他们为比利时列日剧场的LOGO。过没几天,网友也发现西班牙的设计工作室Hey Studio为东日本大地震所制作的祈福图案配色类似与奥运LOGO配色相似,更有人戏称,将两者设计结合就是奥运LOGO了。

1441614894984939

8月5日,第一次针对抄袭疑云的说明记者会

原始设计图以9宫格分割比例:

1441615017494394

LOGO灵感来自于两个字型:

1441615026571996

此会徽设计延伸出一整套英文字体:

1441615037317359

1441615048925275

事件爆发时,佐野研二郎因工作到了纽约,因此记者会晚了一周才召开,由佐野研二郎亲自上阵回答众记者问题。

重点整理如下:

1、LOGO设计从「Didot」、「Bodoni」等字型的「T」发想而来。
2、LOGO造形隐藏了一个看不见的圆,係为对1964年龟仓雄策设计师设计的奥运LOGO之敬意。
3、LOGO可变化出一套欧文字型。
4、LOGO设计发表前曾向所有的商标局确认过,确认没有类似才发表。比利时剧场的LOGO并未登录商标,因此法律上没有问题。

8月6日—8月12日,网路上酝酿已久的不满情绪开始发酵——SUNTORY事件

这段期间开始有许多日本网友翻找佐野研二郎事务所MR_DESIGN的设计作品是否也有抄袭嫌疑,首先蔓延开的事件是为SUNTORY设计的赠品环保袋,30款设计中,有一些遭受网友质疑为抄袭。

1441615256274754

下图为疑似将网路上某个部落客拍摄的面包照片直接使用加工成为设计的一部份:

1441615289402315

下图为疑似将日本某公司的商品图案与其他图片结合加工成新图案:

1441621768119744

下图为疑似将外国一个商品的图片直接引用成图案设计:

1441621880443989

事件燃烧时,媒体曾前去事务所採访,当时由事务所公关(也是佐野妻子)接受访问。发表了以下谈话:

「確かにトートバッグのデザインを監修したのは佐野です。しかし、細かい実務を担っていたのは何人かの部下です。その部下たちの話を聞いた上でないと、返答はできません。今は事務所が夏季休暇に入っているので、調査にもう少し時間がかかります。そもそも、ゼロベースからデザインをつくり出すことは、一般的ではありません。あくまで一般論ですが、どこかで見たデザインから無意識に着想を得ることは、珍しいことではありません」

翻译:「托特包设计的监修者确实是佐野。但实际上是部下执行设计,在没有听取部下意见与调查之前我没办法回答任何问题。现在事务所放暑假,需要花一点时间调查。一般而言,从零到有制作设计其实很少见,一般来说从某个地方看到别的作品因而被启发设计概念的作法不算少见。」

或许事务所的公关同时也具有佐野妻子身份,急著想为佐野研二郎解释的心情溢于言表,但如此将罪过都推给部下的言论彻底点燃日本网友的战斗情绪,过去以佐野研二郎名义所製作的设计作品彻底被网友翻了出来严格检视,只要使用同样颜色或相似概念的设计皆被影射为抄袭。

8月13日—8月14日,针对SUNTORY事件佐野研二郎在官网道歉

于此同时,13日佐野研二郎于MR_DESIGN官网正式发出声明,关于SUNTORY托特包的设计抄袭事件,从业主那边针对部分有疑虑的设计提出要求希望查明,而佐野研二郎认为在还没有确定相关罪证之前虽不宜做出决定,但不希望因此事件使活动受到影响,因此与业主讨论后决定直接将有疑虑的8项设计下架。

1441622012200936

原以为事件会稍微延宕一阵子,新的事实才会出现,非常罕见地隔天在官网又出现了一篇新的声明,佐野研二郎表示:

1441622031655719

 简译:

在此设计案当中我是监修者,与几位公司内部的设计师共同执行,提出与「夏天」有关的关键字后,请设计师们共同交出约60案左右的设计草图后又持续进行修改。在过程中,公司内部员工没有特别向我报告什么,我也没想过交上来的设计会有一些是加工别人的设计作品而来,在经过公司内部彻底调查后,发现此30案当中有部分是利用别人的设计作品来加工。

使用别人的设计作品加工虽然目前请精通著作权法的律师确认相关细节,但身为设计师,就算得到别人的同意,也绝对不能使用别人的设计加工后变成自己的作品。此举违反我身为设计师对自己的道德标准。

虽然完全没有什么理由好辩解,但这次事件我认为是由于公司内部沟通不完善,以及我身为专业设计师却不够成熟,以及并未好好对员工做好设计教育。当然身为代表者的我深感痛心之馀,对于造成这样的结果也必须承担最大的责任。

8月15日—8月27日, 网友彻底检视佐野研二郎设计事务所MR_DESIGN的作品

1441622128374688

在网路流窜的网友指控作品抄袭对照图

此篇向社会大众道歉并说明的谢罪文在社会造成轩然大波,之前有网友製作的对照图在此时更是被广为流传,许多日本网友开始大肆挞伐佐野研二郎是抄袭惯犯,除了更严格翻找出他作品及其他人作品相似的地方在网络举出例子,更夸张的是有人骚扰佐野研二郎的家人,疑似对他小孩恶作剧之外,也有人在网路上摊开他亲戚家人的照片,媒体甚至紧迫盯人地守到他老家只为了采访。

8月28日,奥委会为平息舆论对此会徽设计第二度召开说明记者会

奥委会第二度举办关于会徽说明的记者会,因为举办奥运也必须考虑到会徽在延展使用的可能性,因此会徽徵选不是单纯选择视觉,提案时也必须将所有发展的可能性一起考量。

1441622321979267

审查委员们:

1441622335835226

 

1441622563236884

原案在经过商标检查的时候与部分商标有类似的状况,经奥委会向IOC进行确认得到指示,因佐野研二郎提案性完整度高,可进行LOGO部分修正使用,因此才会有第二次修正案的诞生,虽然第二次修正案安定性高,但比起第一案来看少了跃动感,因此才变成最后的决定案,经过商标审查也没问题。奥委会也强调佐野研二郎的原案是与比利时剧场设计完全不同的。

1441622651745198

根据奥委会表示,此图为佐野研二郎一开始的提案资料,可发现T字在一开始的提案中,是原案的样子,与第一次记者会时经过修正的不同。

奥运纪念物的设计例子展开:

1441623519454933

可变化为展场的陈列规划:

1441623573613038

记者会上奥委会公布了当时佐野研二郎参加比赛时使用的提案素材。包括最原始的会徽提案、会徽延伸出的欧文字型、此字型可当成图案印刷成衣服、宣传海报等,甚至也可做成立体物。奥委会并补充说明,佐野研二郎是先制作出整套欧文字型后,才从当中选出T来製作LOGO,因此以整体考量选择了佐野研二郎的提案。但在之后要进行商标登录时,发现已有几个可能类似的商标存在,经过审查委员建议修改两次后,才修正成现在的样子。

奥委会以整体提案的完整性考量选择了佐野研二郎作品,但舆论却不领情,纷纷提出质疑,例如:发现原案已有类似商标存在为何还执意选择佐野研二郎作品?为何在第一次记者会说明时没提到曾修正原案?是否黑箱操作等等。

8月29日,网路上传出参加比赛使用的情境图涉嫌未经授权转载合成使用

就在话题燃烧之际,29日于网路上爆出28日记者会上使用的情境图也有未经授权转载的疑虑。为了说明奥运LOGO之后应用,奥委会公开由佐野研二郎参加比赛时使用的两张情境图,结果此两张情境图被质疑将未经授权的图片经由合成手法製成。

1441623793320981

1441623787364334

8月30日,网路上再度爆出即使是原案设计也涉嫌抄袭

话题正沸沸扬扬之际,30日再度爆出佐野研二郎设计的原案与2013年11月,在银座ggg gallery举办的知名字型设计大师JanTschichold的展览视觉裡使用的字体相似,此字体其实是从他过去设计一套字型当中选出。展览视觉裡字体右下角的圆圈为dot的意思。(J.T.)而佐野研二郎也被网友找出曾在Twitter转发此展览讯息的证据,间接证实他曾去过此展览观看。但面对媒体询问,他说虽然曾去过该展览,但已经是1年多前的事情,对于展览上使用的视觉已经没有印象。

1441623862305125

于此同时,也有网友指称,奥委会进行商标登录时发现近似的商标应该就是瑞士手表品牌Time Force。

1441623909454220

9月1日,奥委会举办第三次记者会,确定撤销LOGO

而针对佐野研二郎过去作品的质疑更是有增无减,在面对民意、重重压力之下,奥委会针对情境图是否涉及未经授权转载使用一事询问佐野研二郎,而佐野研二郎也主动提出希望能撤销LOGO的提议,奥委会经过与众评审委员商议后,开了第三次记者会,确定撤销LOGO。

1441623994738141

重点节录如下:

1、佐野研二郎证实的确在网路上搜寻情境图,合成为奥运LOGO的使用展开图,但他以为此情境图只为参加比赛使用,并不会对外公开,因此未附上原图网址于资料中。

2、佐野研二郎会希望撤下LOGO不是因为他承认抄袭,他仍坚持自己原创设计出此作品,但因为部分网友开始攻击佐野研二郎的家人及亲戚,佐野研二郎在身心俱疲之下向奥委会提出撤销设计的提案。评选委员会的总评审永井一正以设计专业意见来看认为不是抄袭,但跟一般国民认知有所差距。而奥委会因不具有设计专业背景,因此重新询问了其他评审委员的意见,7位评审中,有6位觉得撤销重选LOGO对未来奥运进行比较好,1位评审则认为不需撤销。在综合所有人的意见后,奥委会才做出撤销LOGO的决定。

3、新LOGO将重新徵选,为消除本次黑箱票选的疑虑,将以更透明的徵选方式来进行。

4、参加比赛的条件是否像之前一样限定得过两种设计奖的设计师参加还需要讨论,但希望将参加比赛门槛降低,而之前第一次设计师曾提出的旧案仍可重新提出参加比赛。

5、有记者问说一开始宣传奥运的樱花LOGO得到不少好评是否可能修正一下持续使用,主办单位表示未经过讨论不知道该以什么流程或是请谁修正,但不排除此可能。
随后,佐野研二郎从官网也发出声明稿,说明自己为何要提出申请撤销LOGO。虽然网络对佐野研二郎设计的批判声响尚未平息,但事件发展至此总算划下一个段落。

从此事件得到对设计师们的启示

针对佐野研二郎设计事务所MR_DESIGN作品的疑虑,我觉得应该要分几个层面来探讨。

一、设计总监指导、员工设计师实际进行製作的工作系统算是谁的作品?

目前全世界的设计事务所几乎都是这样的状况,老板是有名设计师,业主因为老板有名气找上门,但实际进行设计、制作的经常是底下的员工。案子太多的状况,老板很多时候只能先给一些初步想法,然后与每个设计师提出的案子讨论并做下决定。于是作品的版权经常是挂公司名字,老板是监修者,设计师名字挂在老板底下。而业主会把老板名字打得大大的,因为能带进商业利益。

在这样的状态下,老板名字几乎等于公司名字,即使真正做设计的人是底下设计师,一般民众还是会认为该作品就是老板的作品。而老板必须扛起整家公司的经营状况,很多时候已经不能享受发想原创设计的乐趣。但我能肯定的是,越有名的设计师越爱惜自己的羽毛,抄袭的可能性就越低,只是底下的员工是否与老板有同样的高道德标准就见仁见智。要避免这种状况,就是找到对设计原创性也有高道德标准的伙伴,维持2-3人的工作型态控制品质,并记得将概念随时Google一下。

二、网络图片素材应用至设计是否算抄袭?

其实整起事件说穿了,不管是网络上使用未经授权的图片合成情境图或是部下使用未经授权的图片加工为设计作品,我认为原因来自佐野研二郎及他公司的员工对于著作权法的自觉不足,与佐野研二郎的设计能力没有任何关係。如果是有付费或是此素材无偿可使用于商业行为,我想应该是没有问题。但如果是需要授权的图片直接下载使用,在个人创作无应用到商业行为的范围裡应该无妨,但若是商业行为仍必须要向原图片权利拥有者购买权限较好。关于此部分可参照此网页第5点关于下载网路图片重制之著作权与改作权释疑。(感谢设计发浪的专利顾问刘哲郎专利师提供)

三、设计外型接近的作品就是抄袭?

当网络使得世界的资讯变得唾手可得,可以轻易地获取设计概念进行抄袭,当然也可能真的没看过该作品,但在地球的某一端,却有人与自己相同製作类似的设计。每个设计作品都会有自己的思考脉络及想说的主题,在设计风格有潮流性的影响下,很多时候最后作品的呈现都有很高的机会类似,但这时必须去审视的不应该只有外型的原创性高低,必须要能去了解该作品背后的创作概念及思考意涵,再去比较两作品才会得到一个较为公允的结果。更何况不管是谁,都无法看遍世界上所有的设计,也就无法避免最后形状有类似的结果出现。如果只是因为最后形状类似就以罢凌式的道德标准检视,那磨灭的不只是设计师的热情,也无法让世界变得更好。

想知道全世界的人,在设计上有多少机会可能会想到「类似」的创意吗?看看世界各国的国旗就知道了。国旗多半是在网络尚未发达起来的时候被设计,但意外的是,即使是不同文化、民族,都会选择接近的颜色与排版。(如果有萤光色或单纯黑白灰的国旗应该蛮屌)

1441624387839521

或许人类在思考逻辑上没有你想像中那么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