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北控队主场迁往五棵松恐造四输局面
文 / 付政浩 来源于 体育大生意 2018-01-11
让利益相关方首钢男篮通过媒体才得知北控搬迁主场的消息,这是对首钢的极大不尊重。

在1月11日CBA北京德比即将打响、马布里首次回到五棵松对阵旧主的焦点大战前夕,作为同城小弟的北控男篮又主动“加戏”,宣布将自己第30轮、34轮和35轮比赛的主场搬迁至北京首钢的主场五棵松篮球馆。消息传出,这固然让那些期待北京德比火星撞地球、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们更加兴奋,但CBA公司、北控男篮、首钢男篮和五棵松篮球馆这四方在这件事上三缄其口、欲言又止的暧昧态度却让人意识到,这件事绝对不简单,而老派媒体人金汕更是洋洋洒洒写一篇名为《CBA公司的不职业与五棵松体育中心的缺信义》的长文,对CBA公司和五棵松篮球馆在这件事中扮演的角色予以痛斥,这进一步让外界猜测这件事暗藏玄机,蕴含巨大的争议。

▼五棵松篮球馆将由首钢男篮和北控男篮共用的主场timg (25).jpg

北控男篮官方微博在1月8日官宣称:“因国家奥林匹克中心将举办首届体育春晚,经俱乐部研究决定,北京控股篮球俱乐部北京农商银行男篮2017-18赛季CBA联赛第30轮、第34轮、第35轮三场赛事主场由国家奥林匹克体育中心体育馆变更为凯迪拉克中心(原五棵松体育馆),这三场比赛分别为1月24日对阵辽宁男篮、2月1日对阵四川男篮、2月3日对阵新疆男篮。2月11日,常规赛最后一场主场对阵江苏肯帝亚的比赛将重回国家奥利匹克体育中心体育馆。”

这件事乍一看,很好理解。所谓首届体育春晚,是国家体育总局提倡并主办的,旨在效仿NBA春节贺岁这一活动。早在2017年3月份,国家体育总局竞体司就已经下发关于实施体育赛事惠民计划的通知,要求始在传统节日期间举办有影响力的体育赛事,这才有了如今首届体育春晚的筹划举办。北控男篮的主场奥体中心体育馆隶属于奥体中心,而奥体中心则是体育总局的司局级事业单位,所以当体育春晚临时提出要征用“亲儿子”的奥体中心体育馆时,北控男篮这个租客只能仓促另找一处落脚。

从这个角度来看,北控其实也很无奈。在被临时扫地出门的狼狈情况下,经CBA公司居中斡旋,北控男篮与华熙国际(五棵松篮球馆运营方)一拍即合,决定临时将主场设在五棵松篮球馆,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但诡异的是,北控这条微博发出来后没多久就选择删掉,而CBA公司和华熙国际也在内部做出要求,员工不得对此事进行大规模宣扬,也不得转发这一消息。这两家在面对媒体采访时也是语焉不详,不愿做出官方回应。这不禁让人心生疑惑,这件事是否有不妥之处?很快,就有消息称,作为此事的直接利益相关者,五棵松篮球馆的长期租客,首钢男篮却在北控男篮官宣前对此一无所知,最后也只是看媒体报道才得知这一决定。作为直接利益相关方,首钢男篮居然事先对此一无所知,这显然也有悖常理。

▼北控男篮临时更换主场的通知发出后又删掉了

640.webp.jpg

北控和首钢共用五棵松球馆,这是CBA第一次有两支球队共用同一主场,也算是创造了CBA的另类历史,但这个历史却并不那么喜人。诚然,放眼世界顶级职业联赛,两支球队共用同一主场并不罕见,最为人所知的就是NBA的洛杉矶湖人和快船队从1999年起至今一直都在共用斯台普斯中心,洛城德比也传为佳话。但细究起来,同城德比的兄弟球队共用一个主场,这对场馆运营方的运营能力、联盟层面的斡旋协调都要求非常高,这对利益各方都是一个严峻的考验,经不起考验反而容易出乱子。

我们不妨先看看NBA在处理此类事件时的经验。作为北美四大职业联赛之一的NBA,在设计球队扩张版图时考虑的非常全面。因为NBA球队在进入一座城市时,不仅要和NFL、MLB和NHL三家一起竞争同一座城市的体育人口,在NBA内部,也要尽可能规避NBA球队之间展开恶性竞争,毕竟同一座城市的篮球人口是有限的。所以,NBA规定,在联盟吸纳新球队时,不仅要求新军缴纳数额金额的入门加盟费,而且还会优先考虑那些愿意把主场设在在没有NBA球队的城市的新军。此外,每个城市最多只能有两支NBA球队,并且后进入的球队必须向先进入的球队缴纳扩张补偿费,毕竟后来的球队注定要瓜分侵蚀一部分先到者的球迷市场。

在NBA扩张入门费方面,比较知名的是,2004年NBA确定吸纳夏洛特山猫时,山猫创始老板鲍勃约翰逊缴纳了多达3亿美金的入门加盟费,这笔钱被NBA其他29球队平分。另外,西雅图超音速队在2008年被搬迁到俄克拉荷马雷霆队后,西雅图当地财团一直都想重建一支西雅图超音速队,但2013年ESPN名记里克-布彻透露,NBA开出的加盟费已达到10亿美金大关。至于NBA同城球队之间的扩张补偿费更是非常昂贵。1976年,ABA和NBA合并时,ABA的纽约篮网队不仅向纽约尼克斯队缴纳了480万美金,而且还承诺主场必须长期设在不太繁华的新泽西,不能觊觎纽约核心城区的球迷市场。更典型的还有湖人和快船这对同城德比球队。

▼纽约篮网时期的“J博士”欧文

timg (27).jpg

1984年,圣迭戈(注:也译作“圣地亚哥”)快船队当时的老板斯特林擅自决定要将球队搬迁至更为繁华的洛杉矶,而当时湖人队已经在洛杉矶耕耘了超过24年,这显然会损害到湖人的利益。从更高层面,这也意味着NBA拱手将这个体育重镇拱手让给NFL其他三家联盟,NBA自然不同意快船搬迁。尽管遭到联盟否决,但快船还是执意搬迁,NBA联盟差点和斯特林对簿公堂,最终经过协调,NBA不仅给快船开出了一个超级罚单,而且还要求快船向湖人支付600万扩张补偿费。而快船进入洛杉矶后,鉴于湖人队主场设在英格伍德镇(Inglewood)的大西部论坛球馆,所以快船选择了破旧且远离英格伍德镇的洛杉矶体育馆(湖人曾在1960-1967年使用该场馆,但因为嫌弃该场馆座位少,于1967年夏迁至更奢华的大西部论坛球馆)。

▼大西部论坛球馆曾是湖人的主场

441efb6367e19aed8327f2437eebc5ed0a4fa5fd.jpg

当1999年斯台普斯中心正式落成、希望引入湖人和快船这两支NBA球队时,鉴于湖人在这座城市的影响力和经营年数,斯台普斯中心专门提出,愿意多给湖人一些额外的优惠,其中就有场馆广告和VIP座位的收入分成。而NBA则提出,虽然两队可以共用一个比赛主场,但为了确保球队赛前训练质量,照顾前来洛杉矶比赛的客队赛前训练需求,斯台普斯中心必须承诺优先满足NBA的赛程安排。此外,湖人和快船两队为了满足寻求需求,双方也不得不分别使用不同的训练馆。湖人的训练馆设在了埃尔赛冈多(从2017年夏开始,湖人队将启用UCLA健康中心),而快船队则每隔几年就四处租赁训练馆,一度还将训练馆设立在彭德尔顿的海军基地。

▼斯台普斯中心从1999年起一直是湖人和快船共用的主场maxresdefault.jpg

虽然湖人和快船多年来大体上相安无事,但德比球队之间的微妙情感还是会不时引起双方暗战。斯特林早年曾抱怨快船比赛时的包厢服务质量和场地灯光亮度不如湖人比赛时好,里弗斯当教练时则嫌弃斯台普斯中心挂满了湖人的退役球衣和冠军旗帜,要求在快船比赛时必须将这些东西统统遮掉,这引起了湖人名宿奥尼尔的不爽,直呼斯台普斯中心是湖人的地盘。快船如今的老板鲍尔曼则受够了当小弟的委屈,决心自己出资修建球馆,而快船新主场的选址目前暂定在湖人以前主场大西部论坛球馆的所在地——英格伍德镇,快船显然是决心远离湖人的影响力核心区。

▼快船多次用球员海报遮住湖人队的退役球衣,这引起了湖人名宿奥尼尔的强烈不满未标题-1.jpg

其实,NBA联盟也并不提倡两支球队共用一个主场,不仅因为湖人快船平日容易擦枪走火,更深层的原因还是经济利益。NBA规定,在NBA主场球馆70英里以内的授权商店所销售的特许商品的收益归NBA联盟所有,这笔收入NBA会按比例分给球队。如果两支球队分别使用不同的主场,这无疑有助于NBA开设更多的特许授权产品商店并获得更多的收入,但两队共用同一主场,授权产品商店的数量自然会少一些,无疑将削弱NBA的收入规模。

在充分领略了NBA的主场运营理念后,再回头看看咱们自家的CBA此番闹出的北控和首钢共用主场一事,无疑在四个方面非常不明智,最起码做法值得商榷:

首先,这是对两队球迷的不负责任。首钢作为北京的传统劲旅,近年来以五棵松为主场,所以北京西部的篮球迷基本都已是首钢死忠。而作为从重庆迁到北京的新军,北控近三年的主场一直设在奥体中心,其耕耘的粉丝主要集中在北京东部地区,所以北控若要临时搬迁主场,最合理的选择也应该是就近选择北京东部地区的球馆,比如工体,这也是对自己原有球迷群体的尊重,便于球迷就近观赛。

如今,北控舍近求远执意搬迁到五棵松,不仅让原有的北京东部球迷来现场看球的时间成本增加,而且也可能招致首钢球迷的不买账,毕竟球迷忠于主队的主队情结都是经年累月才积淀形成的,很难一天两天就改变,北控远道而来“抢地盘”,即使有马布里这个前首钢球星坐镇,也很难轻易撼动球迷的归属感,反而可能招致球迷对北控仗着马布里来贸然“抢地盘”的反感。

▼五棵松篮球馆被马布里视为自己的永久主场

645cf8d4ly1fn9esd9cd5j20qq0qo0yk.jpg

其次,这对五棵松球馆的协调运营能力提出严峻考验。虽然五棵松篮球馆一直以中国的斯台普斯中心而自许,但不客气地说,五棵松和斯塔普斯中心的运营能力还是存在些许差距的。在CBA的2016-17赛季开始前,五棵松曾引入了冰球队昆仑鸿星,试图让冰球队和篮球队共存,但事实却证明,五棵松无法同时保证双方都有充裕的训练时间,尤其是随着CBA联赛的开赛,这一做法引起了首钢的抗议,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各方争议不断。最终经过协调,昆仑鸿星将主场迁往上海,这才平息干戈。

▼2015年首钢正式将主场搬迁至五棵松篮球馆时,华熙国际和首钢男篮都曾以为彼此能顺利牵手直到永久,但没想到却不断出现摩擦

如今五棵松又试图同时成为北控和首钢两支CBA球队的主场,第30轮和第35轮,首钢和北控两队的主场比赛日期只间隔一天,鉴于两队和他们的客队都需要在赛前一天进行训练,这很可能会重演2016年的尴尬。据未经证实的坊间传闻,首钢男篮本赛季的个别场次一度被迫回到首钢体育馆,也是因为五棵松的商演与CBA赛程有冲突,这也从另一个侧面显示出场馆日程排期的复杂程度。

▼五棵松篮球馆一度因为商演而导致首钢必须临时更换主场Osports9754717.jpg

再次,从联赛品牌传播层面,CBA公司允许北控搬迁至五棵松球馆也不利于联赛影响力的提升。CBA刚刚管办分离,正处于提升联赛影响力的阶段,首钢和北控一西一东两支球队本来正在进一步深耕各自的球迷市场,突然选择共用同一主场,直接将双方的影响力重叠在了一起,彼此间还可能有所抵消,这显然不利于CBA这个品牌在北京这个体育重镇的深度传播,联赛辐射范围甚至还会有所缩小。

最后,让利益相关方首钢男篮通过媒体才得知北控搬迁主场的消息,这是对首钢的极大不尊重。无论CBA公司、五棵松和北控方面是出于什么考虑要将北控主场暂时迁至五棵松,最起码,在协商阶段应该听取一下首钢男篮的意见和建议,再不济,也应该在官宣前,提前通知一下首钢。但这三家显然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最终让首钢通过媒体才获悉这一消息,这是对首钢的极大不尊重,也不利于CBA大家庭的团结,也彰显五棵松方面对首钢这个租客合法利益的漠视。或许正是意识到此事对首钢不公,瞒着首钢进行决策有点理亏,所以北控官宣后马上删掉了微博,CBA公司和五棵松球馆方面则内部要求不允许转发该消息。

▼五棵松篮球馆在与北控达成协议前,理应向利益相关方的首钢男篮提前通报此事Osports13020965.jpg

眼下当务之急,CBA公司和五棵松球馆理应尽快拿出补救方案。如能协调北控迁至其他主场不失为上上策;中策则是临时调整赛程,避免双方训练时间过短;下策则是保持现状,但出于立规矩、向NBA标准看齐的考虑,应给予首钢一定的经济补偿。至于首钢方面,也没必要为了顾全CBA大家庭的团结而忍气吞声,既然自身利益受到侵扰,就应该积极向五棵松和CBA公司提出交涉意见。毕竟这是CBA历史上第一次出现这种局面,首钢提出交涉,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整个联赛未来的发展。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