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朝忠复出的一针强心剂和拳威四海的三条行业献计
文 / 付政浩 来源于 体育大生意 2017-09-13
为备战东京奥运会,国家拳击队将重组,拳威四海愿将徐灿输送到国家队。

对于中国拳击而言,2017年无疑是一个黯淡苦涩的年份,无论是奥运拳击体系还是职业拳击体系都概莫能外。奥运拳击方面,中国拳击国家队在汉堡世锦赛上不仅奖牌颗粒无收,甚至差点全败收场;全运会上拳击比赛争议判罚频出,拳跆管理中心不得不重拳整风,并宣布解散拳击国家队;职业拳击方面,中国知名度最高的拳王邹市明在WBO蝇量级世界拳王金腰带卫冕战中惨遭日本拳手木村翔TKO,而随着这一败,中国职业拳击也一夜回到解放前,重新回到中国现役世界拳王头衔被清零的尴尬局面。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在万马齐喑之际,中国第一位世界拳王、已经35岁的熊朝忠却决意复出,誓言要为中国再夺一个世界拳王头衔,他的挺身而出也为在暗夜中徘徊的中国拳击注入了砥砺前行的勇气。

▼中国第一个世界拳王熊朝忠

1.jpg对于熟悉中国拳击的朋友而言,熊朝忠的传奇经历和辉煌成就早已毋庸赘言。这位矿工出身的拳手不仅是中国第一位世界拳王,而且在国人夺得的所有四次世界拳王头衔中,他一人独占三次(另外一次属于邹市明)。在近日于山西大同举行的“盖世拳王·WBA世界拳王争霸赛”新闻发布会上,熊朝忠正式宣布,自己将于10月3日,即自己35岁生日当天正式复出,迎战WBA排名世界第4、比自己小将近10岁的泰国拳手潘亚-普拉达斯里,而在战胜潘亚后,熊朝忠将获得对现役WBA迷你轻量级世界拳王坦玛农·尼永德荣的强制挑战权,进而战胜后者重新赢得世界拳王头衔。

客观来说,早已功成名就的熊朝忠敢于在35岁的“高龄”毅然复出,固然是因为自身实力突出,真心实意想推动中国拳击发展,试图用自己的复出为低谷中的中国拳击注入一针强心剂,但也是出于对自己隶属的北京拳威四海体育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拳威四海”)的保驾护航能力的高度信任。

拳威四海虽然只是成立于2016年的新公司,但其综合实力在中国拳击公司中首屈一指。CEO卢小龙是中国资深广告传媒人士,在赛事包装、广告招商、品牌传播方面经验丰富、资源丰厚;公司股东之一是体奥动力,而体奥动力董事长李义东本人则是WBA中国区主席,并且WBA中国区此前已将独家赛事推广权永久授予拳威四海。此外,资深拳击推广人、有“中国唐·金”之称的刘刚则负责拳威四海的拳手推广,并且拳威四海旗下拥有以熊朝忠、裘晓君、徐灿为代表的、涵盖老、中、青三个年龄层的数十位知名拳手。正是因为拳威四海旗下的明星拳手多且水准普遍较高、高管人脉资源突出、与国际组织联系紧密,所以拳威四海在中国拳击界地位超然,被视为行业标杆,人们也普遍相信,在熊朝忠、邹市明之后,中国如果出现第三个世界拳王,那很有可能就出在拳威四海旗下。

▼拳威四海CEO卢小龙

2.jpg

既然拳威四海堪称行业典范,那么面对当前中国拳击整体处于低谷的大环境,拳威四海将如何引领拳击行业的发展呢?在接受体育大生意记者专访时,拳威四海CEO卢小龙重点分享了自己关于中国拳击扭亏为盈的发展思路、对裘晓君单方宣布解约的反思以及中国奥运拳击与职业拳击之间应加强人才流通的观点。在他看来,只有加强拳击比赛的产品化、拳手推广的职业化、奥运与职业拳击的人才流通,中国拳击才能真正走向产业化。在这其中,卢小龙还抛出一个颇具创意的想法:为使中国拳击在东京奥运会取得优异成绩,如果国家队有需要,他愿意将当前中国职业拳击排名第一的徐灿输送到国家队。 从某种意义上,熊朝忠复出对于中国拳击是一针兴奋剂,但真正能让中国拳击走出低谷的或许是卢小龙献给中国拳击同行们的这三大妙计。

中国拳击普遍亏损拳威四海难幸免  赛事产品化乃破解之道

长期以来,拳击被誉为职业体育王冠上的明珠,而具体到吸金能力方面,拳击更是誉为“体坛印钞机”。2015年梅威瑟与帕奎奥的世纪大战一战创造4亿美金的总收入本已让世人震撼不已,而2017年梅威瑟与麦格雷戈的跨界大战则将收入纪录提升至6亿美金。职业拳击似乎直接跟吸金画上了等号,但在中国,拳击比赛往往都是办一场亏一场,拳击公司更是普遍亏损,很多投资人进军拳击领域也不过是着眼于长远计划的战略性布局。

▼梅威瑟与麦格雷戈的跨界大战吸金超过6亿美金

3.jpg

作为中国职业拳击行业的标杆,拳威四海也暂时无法盈利。卢小龙直言,“以我们最近做的三场金腰带比赛来看,总投入超过2000万,但总收入抵消不了总投入,无论是票房、赛事版权还是赞助都达不到预期。”

卢小龙表示,除了办赛的这些直接成本外,拳击公司还需要在拳手训练、海外特训、邀请国外专业教练团队、拳手推广等多方面进行持续投入,这些成本同样花费甚巨。“所以,在当前阶段想要通过拳击去赚快钱不现实。拳击的前景很美,但当前最重要的就是打好基础。”

作为资深传媒广告人士,卢小龙认为一项成功的体育赛事应该做好三点:第一,用产品化的思路去包装赛事,让赛事成为标准、规范、先进的产品;第二,做好体育赛事观众的培养工作,没有受众,产品再好也卖不出去;第三,有了好产品又有了体量巨大的受众,还必须在两者之间搭建好一个桥梁和渠道,让受众能够便捷、愉快地完成对产品的消费。

在卢小龙看来,当前的中国职业拳击不赚钱,恰恰是因为上述三点无一具备。“很多拳击比赛都是零星地办赛,没有办赛逻辑,不讲包装思路,自然也谈不上产品化。我们拳威四海现在办赛,就主打‘盖世拳王’这个主题,未来就是准备打造一系列‘盖世拳王’赛事。这些赛事都会采用统一的包装标准,从赛事转播、拳手包装到赛前预热、赛后花絮,方方面面都树立起详细的标准,从而打造成高品质、规范化的赛事产品。除此之外,中国拳击还需要努力培养市场观众,不能搞劣质赛事,不能虚假宣传,急功近利的行为最终只会毁掉受众的信任。当有了好产品,又积累了一定体量的受众群体,届时搭建桥梁来出售产品,反而会是一个简单的技术执行工作。不过,当前,我们最需要做的就是第一点,做好赛事的产品化工作。”

▼熊朝忠复出大战将于10月3日在山西大同举行

4.jpg

卢小龙认为,当前中国职业拳击陷入低谷,原因虽然错综复杂,但从根源上而言是缺乏好的赛事产品。这导致整个行业无法盈利,而一个没有盈利能力的行业注定要依靠投资人的个人意愿和投资热情去维系,时间久了自然会出现大起大落。所以抓好赛事产品化这一关键点,将有望一步步扭转中国拳击亏损的局面。

拳手成名后如何管理成行业性难题   裘晓君毁约凸显师徒式管理瓶颈 

因为拳威四海成立时便引入了有“中国唐·金”之称的刘刚以及其拳手团队,所以在拳手资源方面,尤其是其旗下拳手非常合理的年龄分布层让很多同行都羡慕异常。从熊朝忠(35岁)、裘晓君(27岁)到徐灿(23岁),拳威四海的拳手遍布中国拳手老、中、青三代中的翘楚,这让拳威四海有足够的底气来举办一系列含金量十足的大赛。

▼拳威四海旗下的明星选手质量很高,徐灿、熊朝忠、杨兴新(从左至右)这三员大将将出战大同的比赛

5.jpg

以本次将在大同举行的“盖世拳王·WBA世界拳王争霸赛”为例,本场比赛的主赛,熊朝忠对阵潘亚-普拉达斯被评为三星级,而同场的徐灿对阵前WBA超雏量级世界拳王瑟米诺同样也获评三星级。三星评级是迄今为止中国拳手参加的最高级别的赛事,而连续两场三星大战在同一场比赛打响,这在中国拳击史上前所未有。

从某种意义上,相比于熊朝忠的复出大战,徐灿对阵瑟米诺的比赛看点更足。众所周知,瑟米诺生涯26胜6负1平15KO,曾两度在世界拳王头衔战中击败徐灿的师兄裘晓君。而徐灿虽然刚刚23岁,却是中国目前唯一的四星级拳手,在现役中国拳手中综合排名第1位。他曾连续五次卫冕WBA超羽量级(130磅)国际金腰带,此后为冲击世界拳王头衔,徐灿选择降重至更具竞争力的羽量级(126磅),目前他排名WBA羽量级126磅排名世界第4,而降重之后的首战,他竟然没有选择“捏软柿子”来借机调整,反而直接“啃硬骨头”,挑战曾三夺世界拳王金腰带的瑟米诺,所以这场比赛单就竞技层面的看点而言,甚至可能会强过熊朝忠的主赛。

在称赞熊朝忠和徐灿一老一少两大巨星联袂出战三星级比赛时,令人扼腕的是,拳威四海近两年十分器重的中生代巨星裘晓君却在此前的6月份爆出了单方毁约的消息。裘晓君自从2011年拜师刘刚后一直进步斐然,可惜在2016年他两次挑战世界拳王金腰带失利,此后他先是单方面召开发布会宣布从拳威四海“辞职”,此后又在微博发文公开宣扬与老师刘刚的恩怨,裘晓君辞职事件就此引爆业内。再结合此前邹市明与经纪公司盛力世家分手,一时间,职业拳击明星的契约问精神和经纪公司如何管理成为行业讨论的焦点话题。

▼裘晓君召开发布会宣布从拳威四海辞职

6.jpg

此番,在接受体育大生意采访时,卢小龙也正面回应了裘晓君单方面宣布解约一事。在他看来,这显示出中国职业拳击在拳手管理方面还存在不够职业的问题。“很多时候,中国体育就是一个封闭的圈子,主要靠师徒关系传承,徒弟从小跟着师父练,师父用传统方式来管理弟子,但当拳手成名后,有钱了,外界的诱惑也多了,两者的关系就开始出现冲突。归根结底,这是因为中国拳击还不够职业化,拳手管理方面还有待引入更加职业化的管理模式,不能再继续用师徒父子这种感情模式来维系。”

卢小龙透露拳威四海一直很器重裘晓君,在裘晓君的两场世界拳王头衔挑战赛中,拳威四海的投资高达2000万,所以他认为这个行业必须加强契约精神,不然这迟早会毁了投资人对中国拳击的热情。“中国职业拳击在明星拳手管理方面,一方面需要引入职业化的管理模式,另一方面,从拳手签约时就需要有意识地为其灌输职业精神和契约精神,拳手要在拳台上和拳台下都得足够职业,不如此便无法成为真正的巨星,更不可能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 

▼刘刚与裘晓君

7.jpg

虽然裘晓君已经明确宣布与拳威四海分手,但卢小龙仍丝毫不掩饰自己希望裘晓君及早回头的想法:“目前我们和裘晓君的五年合同只履行了一年,只要他肯认错,我们还是很欢迎裘晓君回来继续训练和比赛。” 

奥运与职业拳击应加强人才流通  拳威四海愿送徐灿进国家队

自从百余年前“现代奥林匹克之父”顾拜旦为确保奥运会的纯洁而禁止职业选手参加奥运会那一刻起,很多体育项目都被分割为奥运体系与职业体系两种发展模式,并且两者之间的鸿沟也越拉越大。随着1980年著名的改革派萨马兰奇出任国际奥委会主席,这一局面才得到缓和。鉴于职业体育代表着竞技体育的最高水准,萨马兰奇上任后便开始推动奥运会向职业拳手敞开大门,其中的标志性事件就是1992年以NBA巨星为主的梦之队空降巴塞罗那奥运会。自那之后,很多项目在奥运体系和职业体系之间的分歧基本消弭,这也促进了全球体育产业进入了高速发展阶段。不过,唯一的一个例外就是拳击。

▼WBA主席小门多萨曾与国际拳联主席吴经国商讨职业拳手参加奥运会的事宜

8.jpg

回首过往的百年历史,拳击的奥运体系与职业体系之间老一直死不相往来,两者不仅在比赛规则方面完全迥异,而且在选手方面,国际拳联和以WBA、WBC、IBF和WBO为首的职业拳击组织之间也彼此抵制。尽管国际拳联近两年大力倡导改革,试图让奥运拳击体系向职业拳击靠拢,并有限度地允许部分职业拳手参加奥运会,而且这一改革举措也得到了WBA主席小门多萨的积极响应,但整体来看,改革效果并不令人满意,奥运拳击和职业拳击之间的鸿沟依旧很醒目。

从世界范围内来看,职业拳击的发展状况远优于奥运拳击,并且人才流动也往往是单一的从奥运体系流向职业体系。诸如阿里、霍亚、梅威瑟等历代世界拳王在生涯早期都是奥运体系培养的选手,但在取得一定成绩后马上就转型成为职业拳手,从而赚得盆钵届满。不过,在中国,情况却大不相同,这一切都源于中国拳击“先天不足”的缘故。

当年,各省拳击队因为备战1959年全运会的强度过大而导致出现拳手伤亡的负面现象,于是从1958年开始,拳击这一运动在中国被全面禁止,直到1986年才正式解禁。28年的禁锢直接导致中国拳击的底蕴先天不足,至今仍显得羸弱无比。解禁后,国家重点发展的是奥运拳击,而没有国家扶持的职业拳击本就起步颇晚,再加之都是民间人士在推动,所以发展历程更是十分坎坷且一度缺乏明确的法律支撑,不少地方都明令禁止打“私拳”。

▼拳王阿里的两次访华成功促使中国拳击解禁

9.jpg

这就是中国拳击天然羸弱且发展迟缓的根源,而在这其中,中国职业拳击更是弱势中的弱势。相比而言,奥运拳击因为有国家的扶持还显得关注度更高一些,职业拳击则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无人问津。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不少职业拳击人都曾对邹市明愤愤不平,因为很多媒体谈到拳击言必称邹市明,舍此之外则对拳击再无任何了解,谈到职业拳击更是一脸茫然。而在邹市明转型进入职业拳击之初,这个职业拳击新人在没有硬成绩的情况下单靠两块奥运金牌的光环就被媒体称为中国职业拳击的象征,这更是让很多职业拳击人愤愤不平。

在卢小龙看来,认清并接受中国拳击发展的特殊历史背景,这是中国职业拳击找准发展渠道的前提,而在这一基础上,中国奥运拳击和职业拳击之间应该加强人才流通,让中国拳手在两种舞台上都能得到应有的曝光率,这对双方都将意味良多。“在中国,运动员只有能够为国争光才能真正赢得广泛赞誉和知名度,而奥运会无疑是为国争光的最佳舞台之一。我们的徐灿(1994年出生)今年才23岁,目前在中国现役职业拳手中综合排名高居第一位,已经具备了冲击世界拳王的实力。如果国家队有需要,我们愿意让徐灿代表国家队出战东京奥运会。”

▼徐灿(左一)目前在中国现役职业拳手中排名第一

10.jpg

客观而言,目前中国拳击国家队整体实力正处于低谷期。今年的汉堡世锦赛上,除了张家玮赢得一场比赛,其余选手全部失利,如果还维持现状,中国拳击国家队在东京奥运会上必将会惨不忍睹(甚至不少选手可能无法晋级东京奥运会)。正是因为认清了拳击国家队的现状,所以中国拳协才加速实体化,选举邹市明恩师张传良出任拳协主席,旨在提高拳击国家队成绩,而此番天津全运会出现大面积争议判罚后,拳跆中心更是直接解散国家队,准备按照全新模式组建新的国家队。

显然,为备战东京奥运会,中国拳击队的改革力度之大将超乎想象。另外,国家体育总局针对一些弱势项目提倡跨界选材,所以拳击国家队完全可以考虑从职业拳击手中选拔人才。难得拳威四海主动表态愿意将他们旗下最好的选手输送到国家队,这既符合国际拳联改革的大方向,又符合中国拳击国家队缺乏优质选手的现状。相信接下来拳击国家队和拳威四海将会有深入沟通,如果徐灿真的能进入国家队并在东京奥运会一战扬名,相信这种宣传效果不会逊于他夺得世界拳王头衔,而且这也将成为奥运拳击与职业拳击之间人才流通的一个里程碑式案例。

▼中拳体育董事长吴迪(右二)曾与WBA中国区主席李义东(右三)、拳威四海CEO卢小龙(右一)商讨奥运拳击与职业拳击的人才流通事宜

11.jpg

卢小龙不仅愿意将拳威四海的选手输送到国家队,他也欢迎奥运拳击选手来参加职业拳击。就目前来看,中国奥运拳手每年参赛次数较少,并且很多时候都是内部交流赛,难以与国际高手过招,这对中国奥运拳手的实力提升帮助并不明显。“此前,中拳体育的吴迪先生曾与WBA中国区主席李义东先生会面,我也参与了会面,我们双方都表示要加强奥运拳手和职业拳手之间的人才流通,职业拳手可以去和奥运拳手一起征战中国拳王赛,同时我们也欢迎奥运拳手来征战WBA的比赛。”

卢小龙承认,因为当前奥运拳击与职业拳击的规则差异极大,所以短期内双方的融合只能体现在拳手的流通中。显然,无论是中国的职业拳击还是奥运拳击,目前都正处于一个低谷期,双方需要做的就是摒弃门户之见,加速拳手之间的人才流通,齐心协力让中国拳击及早走出低谷、真正实现产业化和可持续发展。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