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市明:拳击流派纷争的牺牲品和逆天改命者

文 / 付政浩 来源于 体育大生意 2017-07-30 23:33:32
“我邹市明练了22年拳击,就是为了今天,等我打不动了,还有人在支持中国拳击,我的目的就达到了!”
邹市明:拳击流派纷争的牺牲品和逆天改命者

距离7月28日邹市明爆冷负于日本拳手木村翔已经过去足足两天,随着时间的流逝,关于邹市明本次败因的探究也越发深入,但个别观点有偏激之嫌。一个有趣的舆论现象就是,绝大多数人对于邹市明此番饮恨表示理解,毕竟其已经36岁“高龄”,体能劣势是无人能够抗拒的天敌。至于之前猜测的邹市明与日本拳手对阵无论输赢都可能引发狭隘民族主义的舆情骚动,同样没有出现,这也从某种程度上体现出当前国人的自信和从容。在大多数外界旁观者尚能保持宽容理解心态的同时,反倒是拳击界内部却出现了一些超出技战术分析本身、带有对人不对事嫌疑的言论,其出发点着实引人深思。

▼邹市明被木村翔连施五记重拳,就此被TKOphoto%2F0005%2F2017-07-28%2FCQFDENTJ00NV0005NOS.jpg

毫无疑问,体能储备不足是邹市明从第十回合就步履蹒跚并在第11回合被TKO的直接原因,至于探究体能不足的深层原因,也完全可以从邹市明的训练计划、战术思路、教练更迭、生活习惯甚至是赛事方征用其进行宣传的频次等技术层面进行总结反思。比如,在7月28日当晚,就有媒体同行颇为自责:“是不是咱们媒体这几天对邹市明的采访次数太多,挤占了他的休息时间?”

当然,从拳击产业推广角度出发,邹市明执意单飞是否破坏行规、新团队办赛是否足够专业、频繁现身娱乐节目是否影响训练……这些话题同样可以探讨,但如果只是因为看不惯邹市明妻子做人太高调、夫妻二人举办拳击赛事的商业化意味太浓就幸灾乐祸,甚至指责邹市明此番输给日本拳手是“玩火”失败并会导致中国职业拳击出现倒退局面,这种言论无疑是极度不负责任的。至于一些“职业拳击卫道士”甚至干脆认定邹市明天生就不适合打职业拳击,至今都不算一个真正的职业拳击手,这种偏激论点早在邹市明仅用十场职业比赛就拿到世界拳王金腰带时就已根本站不住脚,如今再度抛出,令人诧异。

其实,诸如“邹市明至今都不算真正职业拳击手”、“邹市明‘玩火’会导致中国拳击出现倒退”这类偏激观点,深究起来都折射出一种“血统论”的根深蒂固的偏见。在本次卫冕战前接受体育大生意专访时,邹市明也谈到了职业拳击和奥运拳击超过百年的隔阂、流派之争,并感到深深的忧虑。

众所周知,邹市明出身并成名于奥运拳击体系,但近五年来一直在职业拳台拼争并夺得WBO世界拳王金腰带,堪称是超级大赢家。但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邹市明甚至无法获得一些职业拳击人的身份认同。因为邹市明一直自带奥运拳击手的光环,当年初入职业拳坛一场未打就声名盖过整个中国职业拳击圈,这也让一些囿于职业拳击和奥运拳击门户之见的人士心生逆反心理,总是质疑他不适合打职业拳击。即使在其夺得金腰带后,还是认为其在职业拳台上的成就并非源于硬实力而是拳击组织对中国市场的献媚,一如当年总有人质疑姚明成为火箭队培养重点不是因为其个人实力而是因为中国市场。更甚者,邹市明在两度失利(2015年和2017年)后都被清算成了“压根就不算真正的职业拳手”。

▼邹市明在奥运拳击和职业拳击中均取得了不凡的成就006r1YUZgy1ffl87ij81fj347p2db4qt.jpg

在很多外人看来,邹市明是中国拳击头号也是唯一的代言人,他为推广中国拳击做出了巨大贡献,但事实上,对其不信服、不认同、甚至压根不认可其是职业拳击手的也大有人在。所以,与其说邹市明是中国拳击大满贯选手,不如说他是中国奥运拳击和职业拳击门户之见的典型矛盾结合体,他得到的诸多或褒或贬的评论都源于他的“血统”复杂性。邹市明卫冕战前就告诉体育大生意,他其实不在乎这场的胜负,他更在乎别人未来还看不看中国拳击。至于那些质疑声,他早已习惯,他未来会考虑如何竭尽所能帮助中国奥运拳击和职业拳击之间消弭门户之见,让中国拳击真正做到“根深叶茂”、“有表有里”。近期,随着邹市明恩师张传良正式当选中国拳协主席并兼任中国拳击国家队总教练,这显然有助于邹市明未来逐步践行自己的这一理念。

奥运与职业拳击彼此敌视长达百年  中国拳击流派之间成见根深蒂固

众所周知,拳击分为奥运体系(或者业余体系)和职业体系两大类别,两大拳击体系的规则差异之大犹如鸿沟,国际拳联和职业拳击组织之间在1992年之前也一直老死不相往来。而自1992年国际奥委会允许职业选手参加奥运会以来,虽然国际拳联与职业拳击组织之间试图达成某些共识,但拳击仍是唯一一个没有职业巨星参与的奥运项目。这种历经百年岁月形成的流派分歧和血统歧视至今仍根深蒂固,虽未导致出现如金庸小说中华山派气宗与剑宗因流派不同而同门相残的局面,但同一运动却一分为二、互相鄙夷,这在客观上却也直接削弱了拳击这项运动全球影响力。

▼拳击是唯一一个职业巨星不参加的奥运项目OLYMPIC_AIBA_1900x1200_web_banner-1866x800.jpg

比赛时长、打分制度以及刚刚在里约奥运会上被废除的护具,这就是长期以来奥运拳击和职业拳击最直观的三大区别。奥运拳击选手在里约奥运会前需要带护具,职业拳击则赤裸上身;奥运拳击每场打三回合(现已变更为四个回合),但想要拿冠军却需要几天内连赢四场,职业拳击想要夺得金腰带则需要打十二回合,但顶级拳手每年只打1-3场;奥运拳击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打点计分并且是加分制(从里约奥运会改为减分制),而职业拳击在打分时重点观察拳手对进攻的掌控能力,实行减分制,进攻不力的选手往往被扣分。

一言以蔽之,奥运体系比拼的是技术,打点得分即可,所以邹市明游走式的“海盗式打法”可以所向披靡,而职业拳击崇尚的是观赏性,重拳轰击对手才是裁判最看重的,最好能直接将对手KO。所以,早年的国际拳联总是标榜奥运拳击是一项体育运动,职业拳击只是为了赚钱而以伤人为手段的商业把戏。而职业拳击组织则嘲讽奥运比赛是女孩的躲猫猫游戏。

两大拳击模式在规格和理念的巨大差异所展现出的影响无处不在,最直观的就是拳手在收入和媒体影响力方面的差异。在拳击领域,世界范围内人们最看重的、收入最高的就是世界职业拳王头衔,就如同篮球领域人们最看重的、收入最高的是NBA球星一样。并且,很多人都往往认为NBA总冠军比奥运冠军的含金量高得多的多,就如同职业拳击人总认为世界拳王头衔比奥运冠军更富含金量。

其实,很难说清楚拳击的奥运金牌和职业拳王头衔谁更具含金量,毕竟两者规则迥异,而且一个代表的是国家,一个代表的是个人。很多职业拳手都曾从学习奥运拳击体系起步,但奥运拳击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只有四年一届的奥运会、世锦赛这类顶级比赛,缺乏平日给拳手赢得收入的平台,所以很难留得住真正的拳击好手。即使吴经国在执掌国际拳联后倡导改革,要从业余拳击向职业拳击靠拢,近年来还打造了WSB、APB等拳击赛事,但受限于种种原因都无法开发出真正的商业价值。正是因为职业拳击收入更高,能够最大程度彰显个人价值,所以,诸如阿里、梅威瑟等很多伟大的职业拳击手早年也曾为国出战过奥运会,但稍有成就就立即投身职业拳击。

而在中国,奥运拳击和职业拳击的门派之见更加根深蒂固,拳手彼此间的情绪也更复杂,这与中国的特殊国情有直接关联。当年,各省拳击队因为备战1959年全运会的强度过大而导致出现拳手伤亡的负面现象,于是从1958年开始拳击这一运动在中国被全面禁止,直到1986年才正式解禁。28年的禁锢直接导致中国拳击的底蕴先天不足,至今仍显得羸弱无比。解禁后,国家重点发展的是奥运拳击,而没有国家扶持的职业拳击自然起步颇晚、一路坎坷。虽然在世界范围职业拳击更红火,拳手收入更是动辄创造纪录,但在中国,以国家队模式为顶层规划的奥运拳击才是正统,而职业拳手的收入一度欠缺保障,总被奥运体系嘲讽为“野路子”。所以,两大派别的人士之间彼此看待对方的目光更为异样。

当然,在中国拳击解禁后的最初十多年间,中国的职业拳击和奥运拳击倒也相安无事、并行不悖,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双方都处于探索的初级阶段,都没有取得像样的成绩,自然也不为外界所关注。期间虽有个别擦枪走火,但屌丝互殴无人围观。起步阶段的中国职业拳击倡导“近学日本、远学美国”,而中国奥运拳击的主要学习榜样则是古巴、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奥运拳击强国,双方几乎没有什么交集。不过,这一平衡局面随着邹市明的横空出世而被打破了。

职业拳击手对邹市明情感复杂  转战职业拳坛打法遭鄙夷

毫无疑问,邹市明是中国奥运拳击的划时代人物。在他之前,中国拳击从未取得了任何一块奥运奖牌,在世界拳击格局中可以说几乎毫无存在感,这一局面最终被邹市明强势改写。抛开那些琐碎的纪录,单单三块世锦赛金牌、两块奥运金牌和一块奥运铜牌,就足以让邹市明成为中国奥运拳击史上最伟大的选手,甚至在世界奥运拳击史上都可以跻身最伟大选手之列。

▼邹市明与恩师张传良

006r1YUZgy1ffl87v70n8j347p2db4qs.jpg

从2004年夺得奥运铜牌创造历史这一刻起,邹市明个人的声名鹊起最终一步步点燃了全社会对拳击这一小众运动的关注度。此时的人们谈及拳击言必称邹市明,邹市明这三个字甚至有大过中国拳击的趋势。当此之时,中国奥运拳击内部个别人士尚且对张传良、邹市明这对师徒的情感颇为复杂,所以中国职业拳击人的失落之情更是可以想象。

如果只是中国奥运拳击涌现巨星而职业拳击一无是处,那么可以说中国职业拳击对邹市明的复杂情感中掺杂的主要是嫉妒,但事实却是,在邹市明大获成功的同时,中国职业拳击也开始遍地开花并结出硕果。

从早期的西安支守安职业拳击俱乐部、北京东方欲晓体育公司到昆明众威拳击俱乐部、大连鹰图腾拳击俱乐部,再到2008年前后大批涌现出的苏州定园、上海鸿翔等拳击俱乐部,职业拳击俱乐部如雨后春笋。至于职业拳手,最具划时代意义的则是2011年夺得WBC世界拳王金腰带的“矿工拳王”熊朝忠,这是中国职业拳击历史上的第一个世界拳王。虽然历史意义同样重大,而且熊朝忠的经历足够励志,但一个不容回避的客观事实就是,在现阶段的中国,奥运成绩才是主流,所以熊朝忠这个名字远不如同期的邹市明知名度高,只有关心拳击的人才对其事迹真正了解一二。

从某种意义上,熊朝忠和邹市明在知名度上的差异进一步加剧了职业拳击人对邹市明的情感复杂程度,而这种情感归根结底源于中国职业拳击和奥运拳击在社会资源的支配力度方面的差异,体现在舆论方面就是拳击流派之争。那两年,拳击界动辄就谈及“假设邹市明和熊朝忠打一场”的话题,至今犹记得一位拳击教练在称赞熊朝忠之余仍不忘敲打邹市明:“他要是打职业拳击,别说拿不到金腰带,恐怕连十二回合都别想撑满。他那种‘海盗式打法’简直就是笑话。”

对于邹市明而言,和征战奥运会为祖国夺得金牌一样,征战职业拳击并成为一代传奇拳王同样也是他的梦想。早在2004年,著名拳击推广人唐金就曾拿出100玩美金的支票想要签约邹市明,但邹市明为了帮助国家队实现金牌突破毅然婉拒,2008年夺金后邹市明本想立即投身职业拳台,但领导的劝阻让其决定再度为国出征。2012年再度夺得金牌后,邹市明终于获准可以追逐个人梦想。

转型之初,人们并不看好邹市明在职业拳击领域的发展前景。除了职业拳击和奥运拳击的巨大差异外,具体到邹市明身上,他有两大不利之处:第一,职业拳击在某种程度上比拼的就是体能和抗击打能力,邹市明时年已经32岁“高龄”,很多伟大拳手在这个年龄都已走下坡路甚至退役;第二,职业拳击中最受重视、最具观赏性的是那种一击KO、势大力沉的重量级拳王,而身高1米64、在奥运体系下打48公斤和49公斤量级的邹市明在观赏性方面天生不足,再加之其使用的是游走消耗式的“海盗式打法”,这只会进一步加剧其场面的枯燥乏味性。

鉴于这些客观存在的事实,很多职业拳击人从一开始就不看好邹市明转型的前景。并且,从情感角度而言,很多过往持有门户成见的人对邹市明这一过去中国奥运拳击领军人物突然变成中国职业拳击代言人的身份转变也持有看法,情感异常复杂。

邹市明“血统不纯”屡遭非议  本次卫冕战本可靠打分制胜 

职业拳击虽然在中国一直影响力有限,但能有今天的局面也是几代职业拳击人辛苦耕耘而来,结果邹市明突然空降职业拳台,邹市明的光环瞬间笼罩了整个职业拳击。尽管专业人士都明白,新加入的邹市明只是中国职业拳击的一份子,但在很多不明所以然的媒体眼中,邹市明大于中国拳击,自然也大过中国职业拳击。虽然很多人都能看客观看待邹市明为中国职业拳击带来的关注度,但难免有一些拳击同仁在面对邹市明的巨大光环时心生逆反心理。

▼邹市明在职业拳坛的成就并未得到充分认可KAG0.jpg

原本,一些持有门户成见的职业拳击人就对邹市明这个过往的“对手”心怀抵触情绪,2013年邹市明刚进军职业拳击领域还没拿到什么像样的成绩就已经被人追捧,人人言必称邹市明,这自然让那些耕耘职业拳击多年却没有得到足够认可的人们倍感愤懑。再加之,邹市明投身职业拳坛所签约的公司是盛力世家,而不是那些“血统纯正”的资深拳击公司,这也加剧了个别人士对邹市明的门派成见。

众所周知,盛力世家的创始人李胜先生虽然是体育世家子弟,其母何慧娴女士曾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助理、中国奥委会副主席,但李胜并非运动员出身,在拳击方面更是欠缺数十年如一日的深耕细作的履历,所以盛力世家进军职业拳击领域后也一度被同行视为异类。邹市明是中国奥运拳击的代言人,他签约的又是盛力世家这个缺乏职业拳击底蕴的异类,可想而知,邹市明初入职业拳台时很难得到所有同行的身份认同。在这种情况下,他一场比赛没打就被那些不明就里的媒体捧为“拳王”,无形中也会让一些拳击同行产生逆反心理,进而无视邹市明带给职业拳击的巨大宣传推广价值。

在质疑声中,盛力世家与国际著名拳击推广人阿鲁姆的Top Rank达成合作,邹市明也因此得到了一流的训练保障机制。不过,遗憾的是,2015年挑战IBF蝇量级世界拳王头衔失利,这也意味着一切都需要从头再来,而34岁“高龄”的邹市明一度被猜测可能会退役,他此后也因为参与《爸爸去哪了》等真人秀节目的录制而进一步名声大噪,很多人都认为邹市明很可能会借此正式进军娱乐圈。不过,邹市明最终还是在2016年卷土重来并在11月5日夺得WBO蝇量级世界拳王金腰带。

邹市明在自己职业生涯第十场比赛就夺得世界拳王头衔,这对于一个32岁才起步的老将而言本身就是一个不小的壮举。如果强行把奥运会、世锦赛和职业拳王这些荣誉杂糅在一起,那么遍观百年世界拳击史,在邹市明之前只有三个人做到过这一点,即拥有奥运会金牌、世锦赛冠军,进入职业拳坛并在十场内拿到世界拳王金腰带。

虽然邹市明加冕世界拳王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阿鲁姆的超强运作能力,但归根结底还是源于邹市明本人在转型道路上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从这个层面讲,邹市明已经算得上是一位非常优秀的职业拳击手,所以坚持称邹市明不是一位合格的职业拳手,这种论点明显充满偏见。

此番,邹市明爆冷被日本拳手木村翔TKO,体能储备不足是显而易见的主要原因。至于邹市明被诟病的另一个关键点——重新采取“海盗式”打法,并因此质疑邹市明这种频繁闪躲、以首带攻的打法根本不适合职业拳击,甚至干脆称邹市明骨子里一直都是个业余选手,这些说法都有失偏颇。根据赛后裁判的打分表来看,在邹市明第11回合被TKO之前的前十个回合,三位外国裁判的打分中只有美国裁判打出94-96的分数,认为邹市明输2分,而其余两名裁判均认为邹市明领先明显,打分分别为97-93和96-94。

144881655.png

只可惜邹市明此后在第11回合体能达到瓶颈并被木村翔抓住机会连砸五拳,邹市明就此直挺挺摔倒在地,随后裁判强制读秒时宣布其被TKO。所以,邹市明如果不是体能出现瓶颈,最终看打分未必会输。

邹市明含泪发言追忆初心  未来或致力于消弭门户成见

很多时候世人总在呼吁“勿以成败论英雄”,但往往事到临头却又总是成王败寇那一套。你赢了,你什么都是对的,全世界都需为你闭嘴;你输了,你什么都是错的,口水滔天,动辄得咎。从技术层面,可以分析邹市明此次败走麦城的很多原因,甚至可以从更深层拷问新成立的邹轩体育在处理一些细节上的不专业,但如果一味上纲上线、过度解读则不可取。

▼邹市明意外爆冷负于木村翔让其再度被质疑不适合打职业拳击KAGE2938.jpg

有人称邹市明、冉莹颖夫妇为人高调、频繁上真人秀很招人讨厌,邹市明在拳击推广方面不够纯粹,但有多少人看过梅威瑟动辄就撒美金炫富、炫女友?顶级拳手一年到头可能也只打1-3场比赛,在吸引媒体的持久关注度方面天生就是弱项。所以,国外拳王基本都有自己招牌性的噱头或标签来定期炒作自己,比如梅威瑟的“炫富”标签、阿里的“种族斗士”标签……其实,美国很多拳王的所作所为在其所处的时代都颇富争议,但却能充分调动起媒体的关注度。

相比之下,邹市明夫妇上真人秀、高调秀恩爱与大多数人的价值并不冲突,而且对推广拳击运动颇为有效,很多非体育迷都曾表示因为看了《爸爸去哪了》才喜欢上邹市明进而喜欢上拳击。所以说,这种借助泛娱乐模式来保持拳手关注度、推广拳击的模式在中国不是讨人厌,而是太稀缺,目前也只有邹市明一人具备这种影响力。如果其他拳击选手也能经常上娱乐节目,中国拳击何愁总是出现“办赛总亏损、赠票都无人看”的尴尬局面。

当然,还有腹黑者称邹市明本次之所以选择日本软柿子捏,只是为了煽动民族情绪,结果一不小心反而闹出笑话,还拖累了整个中国拳击被人唾弃。这一充满阴谋论的说法更不可取。邹市明在比赛前就曾反复解释选择木村翔的主要原因是配拳师认可其进攻能力。“配拳师不仅仅要给你配一个合适的对手,也要考虑到这场比赛的精彩程度,以及你和对手间的对抗有没有看点。木村翔具备了比较强的能力,作为我的对手在中国打这场比赛一定会很激烈,WBO也需要有精彩的比赛去吸引更多眼球的关注,基于这些原因他们选择了木村翔。”

至于邹市明卫冕战的商业价值,客观来看确实商业意味很浓,但如果非要说邹市明在体能储备不佳的情况下强行搞这么盛大的比赛只是为了圈钱,则多少有点看轻邹市明之嫌。邹市明办这场比赛固然要实现盈利,但千万别忘了邹市明拳击手的身份,推广中国拳击本来就是他的梦想。众所周知,运动员时代的邹市明本就已是家乡贵州省的省体工队大队长,如果他点点头,他当年办完退役手续马上就可以华丽转身成为贵州省体育局副局长,但邹市明拒绝了。

为了个人的职业拳击梦,为了改变中国拳击羸弱的局面,邹市明没有从政转而冒着巨大风险进入职业拳击。如果邹市明真的是那种机关算尽、爱惜羽毛、眼中只有利益的人,他不可能进入风险极大的职业拳击,他完全可以选择出任贵州省体育局副局长的这一大好前程。而如此一来,他很可能会成为一台不断输送奥运拳击选手的精良孵化器,但他没有,他转而选择加入职业拳击的队伍。从这点来讲,职业拳击人对邹市明不应心生排斥,反应将其视为志同道合的队友。同样的,邹市明此番在体能储备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强行比赛,旁观者不能只片面看到这场比赛的商业收入,也应该承认其推广拳击运动的初心可嘉。他虽然输了,但他把拳击给他带来的名声也全还给了拳击推广这项事业。

“我本可以躺在家里数金牌、金腰带,但是我宁愿在自己最忍不住的时候,最想喘气、最想歇息的时候,毅然选择在我们中国来比这场比赛,我觉得我赢不赢,意义已经不大了!我邹市明练了22年拳击,就是为了今天,等我打不动了,还有人在支持中国拳击,我的目的就达到了!”邹市明在爆冷输掉金腰带后含泪说的这番话感人至深,但又有几个人能真正听进去呢?至少在朋友圈里,还是有人很不屑,认为邹市明并不是中国职业拳击的关注度提升的原因。正所谓,“垂暮犹把初心捧,身败业成几人知”,邹市明的眼泪注定还是很多人不能理解,可能,有些人的伟大只有当其真正退役后才能被广为领略吧。

▼邹市明含泪发言,但有几人能真正认可他在拳击推广方面的贡献?photo%2F0005%2F2017-07-28%2FCQFERE9V28F90005NOS.jpg

事实上,邹市明本场比赛虽然个人饮恨,但拳盟中华的其他五位拳手无一败绩,三胜两平,其中还有一场KO,从拳盟中华品牌角度而言也算是亮点。在拳手收入方面,据几位垫场赛选手透露,他们本次比赛出场费达2-3万元,而国内很多拳击赛事的垫场赛选手的出场费只有3000-5000元,这也兑现了邹市明近年来一直念念不忘要改善中国拳击选手收入水平的承诺,相比之下,很多资深拳击推广人却经常拖欠、克扣拳手出场费。所以,是否具备职业拳击的纯正血统和是否真正在为推广职业拳击而全力以赴并没有直接关系。血统论者,可以休矣。

在本次卫冕战之前,邹市明在接受体育大生意记者专访时被问及国际拳联近期的内部纷争问题。虽然这一问题很敏感,邹市明完全可以拒绝回答,但他还是简单谈了个人的看法,他认为抛开表面的一些问题,深层次的原因还是奥运拳击缺乏合理有效的商务开发模式,解决之道就是要推动奥运拳击和职业拳击的融合,一方必须逐渐向另一方靠拢。以前奥运体系的拳手们的最大价值主要是在四年一届的世锦赛和奥运会中为国夺牌,除了保障性工资外,基本没有丰厚的收入和充分的曝光率。虽然目前国际拳联也推出了WSB和APB这样的年度商业赛事,但还不足以给拳击选手带来足够的物质激励。

邹市明表示,他未来在推广中国拳击事业时,虽然重点是推广职业拳击,但也会在张老师的领导下,努力试着为奥运拳击选手探索出一条实现个人价值的道路。邹市明承认,想要在短期内彻底消弭奥运拳击和职业拳击之间的分歧根本做不到,但他希望在中国拳协的领导下,自己的“拳盟中华”能够为中国选手提供一个在为国征战的同时还能实现个人商业价值的平台。

毫无疑问,如果想要促进中国的奥运拳击和职业拳击在某种程度实现兼容,邹市明,这个在过去五年内一直备受两大流派纷争之苦的“大满贯得主”无疑是最适合的人选。但无论是谁,想要改善两大拳击流派百年纷争的局面,都注定会因为触动各方利益而引发诸多纷争。明哥,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