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双马收购国奥越野俱乐部 A股首现足球青训公司
文 / 刘丹 来源于 体育大生意 2017-07-13
7月11日,A股上市公司四川双马发布2017年上半年业绩预告。这家原本经营水泥及制品制造销售的公司,今年6月以28亿对价将原有主业全部置出,同时收购华北最大青少年足球培训机构国奥越 ...

7月11日,A股上市公司四川双马发布2017年上半年业绩预告。这家原本经营水泥及制品制造销售的公司,今年6月以28亿对价将原有主业全部置出,同时收购华北最大青少年足球培训机构国奥越野俱乐部,借此实现主业变更,并转型成为国内足球青训第一股。

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堪称是国内体育行业与资本市场结合的一次里程碑事件。通常上市公司出售重大资产往往会保留部分业务以避免空壳化,类似四川双马将主业完全剥离,从水泥生产全面进军足球领域的案例实属罕见。此举不仅引来市场各方的关注与猜测,甚至惊动了监管机构,深交所也专门对此事进行了问询。

而作为四川双马的新入驻大股东,IDG对于这一步早有考虑,其一年以来在产业与资本上的系列运筹帷幄使得今朝拔剑出鞘这个过程看起来颇为水到渠成。

四川双马背后现IDG身影 收购华北最大青少年足球培训中心仅为开端

6月24日,四川双马披露了《重大资产出售暨关联交易报告书》。公司彻底剥离原主营业务,将与水泥相关的业务资产以28亿元对价出售给原控股股东一致行动人的全资子公司拉豪(四川)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同时,为保证公司业务和盈利能力的可持续性,在资产出售的同时,四川双马全资子公司成都和谐双马科技有限公司拟出资2320万元,通过受让股权并增资的方式收购北京国奥越野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46.4%的股权。成都和谐双马科技有限公司将控制北京国奥越野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董事会五席中的三席,通过控制董事会取得国奥越野控制权。

国奥越野足球俱乐部主营足球青少年培训,拥有华北最大的青少年足球培训中心。除青训业务之外,国奥越野还运营足球培训合作学校、足球场出租以及企业赛事举办。成立20载以来,国奥越野已与全球多家足球学校、职业足球俱乐部建立联系,先后为巴西,日本,德国,西班牙甲级联赛梯队及国内中超球队输送球员与教练员。知名球星郝海东为国奥越野足球俱乐部的技术总监与股东之一,俱乐部主教练蔡伟同样为国内足球界知名人士。从俱乐部具有的技术水平、知名度及丰富的人脉资源看,其未来在青训领域的发展空间极大。

国奥越野俱乐部在足球圈内人脉较广

640.webp (7).jpg

本次交易完成后,四川双马的主营业务将发生根本性变化。因一系列动作太过瞩目,公司在7月3日收到深交所的问询函。除收购国奥越野 46.40% 股权的具体交易安排之外,监管层面主要关心的问题为国奥越野是否具备使上市公司增强持续经营能力的基本条件。

事实上,四川双马切入体育产业早有预兆。早在2016年8月,四川双马前控股股东与间接控股股东分别与北京和谐恒源科技有限公司及天津赛克环企管理中心签署股份转让协议。经过股权转让后,北京和谐恒源科技有限公司与天津赛克环企管理中心分别持有25%的公司股份,成为四川双马的前两大控股方。但实际上,两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皆为具备IDG资本背景的林栋梁。

经过进一层穿透后可以发现:天津赛克作为有限合伙企业成立于2016年3月7日,和谐天明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是其GP和股东。而和谐天明的法人是IDG资本国内第一人熊晓鸽,其余股东也全部来自IDG。

IDG是国内最早布局体育领域的投资机构之一。继2000年投资体育网站鲨威体坛之后,IDG资本连续投资了一系列重量级体育公司,包括新英体育、盛开体育、瑞士盈方和昆仑决。四川双马原为与体育行业风马牛不相及的水泥生产销售公司,但IDG关联方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必将预示着公司在未来的转型。

作为2016年最大的“妖股”之一,四川双马股价在2016年7月至11月短短5个月之内暴涨5倍,从7元一路飙升至36元。公司股东的账面浮盈资产也从50亿直接飙升至超过200亿。从时间点上看,IDG入股与公司实际控制人的变更是当时股价上升的导火索。

综合看来,从IDG入股、原有主业置出到新兴资产购买,四川双马整体交易分为三个阶段。在第一阶段中,公司通过完成控股权转让解决原有股东的同业竞争并完成历史对赌的业绩补偿;第二阶段通过水泥资产置出,为公司战略转型做好铺垫;第三阶段则是借新购买资产提高上市公司盈利能力。对于四川双马来说,第三阶段可谓路漫漫修远,收购国奥越野或许只是一个开端。

法甲豪门+新三板公司+A股上市公司 IDG在资本层面打通足球青训产业链

在入股四川双马的同期,IDG也寻求获取优质海外体育资源。2016年8月13日,法甲里昂俱乐部的控股母公司奥林匹克里昂集团(OL Groupe,简称OL集团)宣布IDG资本收购以1亿欧元的总金额认购股份,同时认购次级可转债,锁定期为两年。在新股和新的可转债发行之后,IDG占OL集团总股本的20%。根据协议,IDG资本在集团董事会中将拥有2至3个代表席位。

十余年来,IDG资本在足球产业的投资着眼点放在顶级媒体领域,缺乏对产业上游的关注,此次收购的价值在于里昂集团在俱乐部运营、青训与场馆建设方面的显著优势。里昂足球俱乐部已在法国上市,IDG对其未来盈利与发展前景极为看好。对于IDG来说,更深一步的考虑是通过此次联手实现足球产业的更广阔覆盖,将欧洲足球职业化管理全面引进到国内俱乐部,并将业务向国内青少年足球与校园足球培训领域延伸。故收购完成之后,双方的合作落脚点为在中国成立合资公司,将里昂集团先进的青少年足球培训体系引入中国,扩大里昂俱乐部在大中国范围内的知名度及影响力。

知名球星本泽马与本·阿尔法均出自里昂青训

640.webp (6).jpg

2016年12月,IDG宣布此前收购的“兴致体育”与里昂集团在国内合作成立北京里昂兴致体育文化有限公司,致力发展足球学校、俱乐部咨询、商务赞助和体育旅游等业务。IDG在合资公司中占股55%,里昂集团占股45%。

兴致体育为2014年在股转中心挂牌的新三板公司。公司原有主业为移动终端游戏及产品的开发及发行。2016年11月,为有效利用资本平台,实现业务扩大,公司引进了新投资人,向IDG在国内发起的人民币基金北京和谐创新投资中心发行5250万股,募资5250万元。此次定向增发完成后,和谐创新投资中心在兴致体育中的占股比例为59.49%,构成对兴致体育的收购,并变更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收购兴致体育后,IDG引导公司进行主营业务与战略转型,将青少年培训、体育赛事运营管理、体育赞助以及体育经纪注入到公司之中,并通过里昂兴致合资公司重点发展青少年足球培训业务,为国内青少年及基层教练员提供与国际接轨的训练体系,并相应地组织国内外高水平赛事与交流活动。

在先后入股海外上市公司与国内新三板公司,并打通海外俱乐部、国内青训公司的联动布局之后,IDG在资本层面仍缺乏拥有控制权的国内上市公司,在产业层面缺乏能在中国落地并与现有布局形成闭环的国内足球俱乐部资源。

所以IDG寻找合适机会购买国内优质足球俱乐部的脚步从未停止。2016年9月,曾有消息传出蚂蚁金服或与IDG旗下投资公司联合收购北京国安俱乐部股份,但后来因种种原因国安俱乐部最终花落中赫集团。不过北京国奥越野俱乐部与国安俱乐部的渊源颇深。国奥越野早年间被授权组建国安少年梯队,专门为国安从事青少年足球培训工作。从2005年至今,双方的合作已长达十多年。此番通过四川双马间接控股北京国奥越野俱乐部,也算是弥补了IDG的些许遗憾。目前里昂兴致与国奥越野在青训领域的合作正在洽谈。未来两者会借助资本的力量进行更多资源整合。

对于尝试将所投体育项目与资本市场结合,IDG合伙人李建光曾表示新三板公司对其来讲更多的是实验,以此了解市场对体育行业的态度及投资意愿,至于是否将相关资产装入新三板公司仍需再议。

但以目前的布局看,全方位涉足国内外资本市场与足球青训产业链的IDG或许已不能将资本市场单纯地看成一个试验品,其未来借助资本推动产业布局,以杠杆扩大融资的意图已经显现。

无论是收购新三板优质公司进行产业整合、借其在上市之际退出获利,抑或掌握上市公司控股权并注入关联资产,都是私募机构进行资本运作的绝佳手段。短短一年之内,IDG先后入股里昂集团,拿下法国优质资源;控制上市公司四川双马与新三板公司兴致体育,在国内资本市场形成分级联动;并在足球青训领域形成较为成熟的国内外资源对接机制;动作密度之大,所用时间之短,达成效果之显著,堪称产业与资本完美结合的教科书式案例。

新英体育盈利强劲IDG顺利退出 足球青训资产盈利仍待培育

IDG一方面在加快资本布局,另一方面也在着手通过资本市场进行投资退出。7月12日,A股上市公司当代明诚发布预案,以34亿人民币收购新英体育100%股权。(当代明诚34亿元100%收购新英体育 英超版权分销商2016营收超7亿元)至此,历经几多波折,IDG资本在新英体育上实现了顺利退出。

新英体育成立于2003年,由IDG资本和新雅迪传媒共同出资组建。2010年,新英体育获得了来自IDG资本数千万元的A轮投资。IDG最初的规划是:将新英体育借壳文化传信在港股市场上市,但在新英体育与苏宁体育争夺2019-2022赛季英超在中国大陆及澳门地区的独家版权失败后,文化传信终止了对新英体育的收购,这笔交易于2016年5月开启,于2017年3月告吹。此后,当代明诚接手,并和新英体育开始正式接触。

当代明诚以34亿人民币收购新英体育100%股权

640.webp (4).jpg

新英体育2016年资产总计10.2亿元,整体营业收入超7亿,未经审计的归属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超1.77亿,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自版权分销、产品订阅、广告三个板块。相比于新英体育的强劲盈利,IDG目前全力运作的足球青训产业并不能带来立竿见影的财务回报。其旗下资产目前主要通过组织开展体育培训、青少年体育旅游、向企业提供赛事服务、吸引品牌企业赞助赛事等活动实现收入,并通过向职业运动队输送人才获得培训费用补偿。

国奥越野俱乐部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 643.61万元,净利润仅为 32.23 万元。而兴致体育由于2016年业务转型,手机游戏开发及推广业务未开展导致主营业务收入大幅减少,新业务尚未产生收入,全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655.51元,同比下滑99.99%,净亏损642.57万元。

国奥越野与四川双马原有业务的营收规模也不在同一个量级上。虽然目前国内经济处于下行周期,未来经济周期性波动以及产能过剩将使固定资产投资出现收缩调整,公司原有主业从长远来看存在盈利风险,但四川双马连续三个会计年度的营收额保持在20亿元左右,2017年上半年的净利范围预计在4700万元至5400万元之间。面对如此之大的营收差距,监管机构要求四川双马详细回答如何持续增强公司未来经营能力也就不足为怪了。

IDG与四川双马进行早期接触之际,四川双马总股本规模较小、股价较低且未有游资出入,无论是从资产规模还是股价层面,新晋股东未来进行操控的空间较大。但截至资产重组停牌前,四川双马市值已高达175亿元,国奥越野如何以单一业务撑起百亿市值的确在短期内堪忧。

上市公司通过并购重组提升盈利能力本就是一个缓慢且持续的过程。据知情人消息,如今四川双马的后续资产注入事宜尚在筹划之中,对于IDG来说,目前极为紧迫的事情有两件:第一是真正从价值投资层面选择具有良好发展前景、盈利模式成熟且符合政策方向的优质资产;第二也最为重要的是:在足球青训领域集中发力,尽快实现相关业务的稳定持续盈利。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