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假网红徐晓冬幻灭记
文 / 付政浩 来源于 体育大生意 2017-05-08
网红时代,网红们“其勃也兴焉,其亡也忽焉”本是正常现象,但自称“武林打假第一人”的徐晓冬的幻灭速度之快还是让人大为意外。

网红时代,网红们“其勃也兴焉,其亡也忽焉”本是正常现象,但自称“武林打假第一人”的徐晓冬的幻灭速度之快还是让人大为意外。从4月27日晚以“中国MMA第一人极速KO雷公太极创始人”的视频直播而意外走红,到5月7日名为“MMA徐晓冬”的新浪微博帐号被删,舆论也从最初的普遍支持到如今的大反转,徐晓冬渴望的“一个人的江湖”的局面仅仅维持了10天的热度。

▼“格斗狂人”徐晓冬在直播中随时狂态毕露

2.jpg

客观来说,在此期间,绝大多数人还是对徐晓冬宣称的“武林打假计划”非常支持的。但随着徐晓冬的过往争议行为和真实性情被逐渐披露出来,他的支持者们开始出现分流,一部分人逐渐退化为中立看客甚至反对者。归根结底,这是因为徐晓冬自身存在四种致命软肋。第一种,打假者自身却满身是假,徐晓冬宣称的诸多头衔和履历明显不属实,让一个造假者去打假明显在逻辑上站不住脚;第二种,徐晓冬为人过于粗鄙,出口成脏,动辄就三字经脱口喷出,着实让人大惊失色,茫然间几不知人间尚有教养二字;第三种,个人博名炒作意图太明显引发支持者反感,尤其是以宣称要跨界挑战邹市明一事最为明显,这与其宣称的打假根本无关;第四种,微博上涉及到大是大非底线问题的争议言论过多,让很多爱国者无法接受。

按理说,网红走红后被挖出过往黑点其实很常见,但徐晓冬在走红后却一股脑暴露出这四大软肋,只能说明此君过往的个人修养低的惊人,随便一扒就满眼黑点。不过,在过往就了解他的那些中国搏击格斗人士看来,如今被打回原形的徐晓冬才是最真实的,归根结底一句话,他一直都是一个口无遮拦、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格斗嘴炮”。无论是履历造假还是热衷挑战高手都源于他有一颗不甘平凡的自我包装之心。虽然如今被打回原形,也因此流失了部分支持者,但当此之时,不少搏击同行反而开始支持他,给他打气加油,希望他能够在清掉自己过往的黑历史重新上路,真正一门心思去履行自己宣称的武林打假目标。唯有如此,徐晓冬方可摆脱短命网红的宿命,立地重生,成就一番武林打假伟业。

徐晓冬褪去虚假宣传方可重生 打假者切不可满身是假

近几日,不少此前持续追踪报道“MMA中国第一人”徐晓冬KO“雷公太极创始人”魏雷一事的媒体同行心情都很复杂,因为入戏已深的他们突然发现事件正在朝着闹剧方向反转,最根本的一点就是是这两位武林高手的身份根本经不起推敲。不少人挺后悔,如果从一开始就知道那场比武只是两个野路子掐架,又有多少媒体人会吃饱撑的、花费大量精力去围观报道呢?毕竟街头莽汉打架天天有,而武林高手切磋则是百年难遇的盛况。越是大媒体,越不敢漏掉这种社会热点事件。所以,此番徐晓冬约架事件能够迅速走红,在很大程度上有赖这些社会新闻媒体的一窝蜂跟进,反倒是那些对其知根知底的搏击专业媒体最初反应平淡甚至无动于衷。

▼徐晓冬向来就喜欢无底线炒作并因此惹来颇多争议

3.jpg

必须承认,徐晓冬确实是MMA传入中国后最早感兴趣的那批人,这些年也一直坚持以MMA教练身份在推广MMA,热情可嘉,但单单这点并不足以让其号称“中国MMA第一人”。且不说他这些年没有打过任何职业比赛,个人MMA水平也仅仅只是业余爱好者的段位,就连他经常炫耀的“他和毕思安(英雄榜创始人)打的MMA是中国第一场MMA比赛”也被证实并不确切。中国最早的搏击媒体人、已经多年不写搏击的丁朝泉老师近日专门就这点撰文点评。丁老师是很多搏击爱好者的启蒙引路人,他的记述向来是令人信服的,在此冒昧对其的文章进行部分援引:

“徐晓冬出身什刹海体校,算半专业,搏击水平在业余里称得上高手。其性格张扬热情,思维活跃、善表达。但徐晓冬给自己贴上‘中国MMA第一人’标签是名不副实的。

中国最早推广MMA的是毕思安(英文名Andy)和武塞网的创办人易平。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的MMA比赛是2003年10月2日由武塞网主办的。当时是武友和练习者线下交流比赛。有多种形式,包括MMA、散打VS传统武术、冷兵对抗等,除了徐晓冬还有很多人参加。

中国第一场MMA比赛是浩淼 VS老冯,毕思安和徐晓冬的比赛排在后,最终毕思安以十字固降服徐晓冬。不论是提供MMA线上交流平台,还是组织线下交流比赛贡献更大的易平等人乃至后来打入UFC的张铁泉都没有自我标榜为‘中国MMA第一人’。”

抛开“中国MMA第一人”这个头衔明显不属实外,徐晓冬的必图拳馆对其的履历介绍也存在造假嫌疑,因为涉及到拳馆招生,所以这种虚假宣传有违反《消费者保护法》之嫌。最早跟进徐晓冬KO太极大师一事的《成都商报》如今显然开始从最基本的徐晓冬身份问题来着手修正报道方向。以下为其报道原文摘录:

通往拳馆的路上,依次张贴着授拳的教练。前面三张图都是标有英文名字的泰国拳师和巴西柔术高手,徐晓冬的简介排在第四,执教项目为“MMA”,简历中用了几个“最高级”:“中国MMA实战第一人”“开创中国MMA历史”,他的简介上还有“1998年、1999年蝉联两届北京散打搏击擂台冠军”。称号是“国家一级运动员”“国家特级教练员”。

▼徐晓冬的履历介绍明显不实

4.jpg

徐晓冬的百科个人经历提到他1996年在北京什刹海体校学习散打、拳击,毕业后在什刹海培训二部任散打对外培训教练员,什刹海体校散打业余班主教练,什刹海体校散打队少年队助理教练。

记者随后联系到北京市什刹海体育运动学校,学校一名老师介绍,(上世纪)90年代徐晓冬在什刹海培训中心培训过两年,但他一直没有进入到什刹海体校的专业队和二级班,不是散打队和二级班的运动员。“一直只在培训中心,不是正式二线运动员,也不是一线运动员。”对方表示,体校是体育局下属基地,进去的这些运动员都是要经过考试,“培训班是可以自己花钱上,不用通过考试的”。

对于徐晓冬的一级运动员称号,学校方面表示要体育局才能查找。而对于其“国家特级教练员”称号,学校方面表示:“在我们学校国家级教练员只有两个,都是培养过世界冠军和奥运会冠军的!”

记者通过相关人士了解到,国家一级运动员要根据参加比赛获得的名次多少,至少是全国性的锦标赛,国家级运动员由国家评,然后地方申报,通过散打获得国家一级运动员的机会比较少。“国家特级教练员,从来没有这个职称。”一位武协相关人士表示,徐晓冬的这个称号应该还是有水分。

客观而言,体育大生意记者和很多搏击从业者一样,从一开始就对徐晓冬自吹是“中国MMA第一人”的做法不敢苟同,也知道以他的那点水平不可能是什么散打冠军、国家特级教练员,但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位仁兄居然连什刹海体校的学习经历都有水分。根据《成都商报》采访的这个说法来看,徐晓冬当年就是自费来什刹海体校培训中心学习过,根本不是正规的专业队学生。打个不太妥当的比喻,就好比有些高考特长生会前往中央美院的培训班自费进修,但无论你来中央美院进修多少次,你都算不上是正规的中央美院学生。

感慨一番后,仔细想想其实也合情合理。什刹海体校堪称是北京体育人才的主要摇篮之一,它坐落在紫禁城的红墙以北、热闹的八车道马路旁边,是北京市体育局直属的“国家级重点中等职业学校”和“全国高水平体育后备人才基地”。自1958年创建以来,这个北京运动员培训基地已经培养出了几十个奥运金牌得主,涵盖多个项目,从跆拳道到乒乓球,从体操到羽毛球。一言以蔽之,在过去几十年间,什刹海体校的专业队代表着北京市青少年竞技体育的最高水准。徐晓冬没能进入什刹海体校散打专业队也很正常,反倒是,如果他当年真的是散打专业队一、二线队员,那么他日后也不可能连一场正规的职业比赛都不参加。

▼什刹海体校堪称是北京体育人才的摇篮,徐晓冬并非该校正规专业队员

5.jpg

其实,只有搞清楚了徐晓冬的真实水平,你才能真正客观看待徐晓冬打假一事。徐晓冬本人也只有褪去这些强加的光环,才能够底气十足地去打假。毕竟,由这么一位业余MMA选手来挑战中国传统武术,如果真的能将传统武术打得七零八落,无疑能够让有关部门重新审视“武术套路入奥”的方针战略,这对各方都将是件好事。

从国家层面来看,撤掉“武术套路入奥”规划可以节约大笔宣传推广资金,把纳税人的钱用到更合理的地方去;从武术传承角度来看,传统武术套路可以安心卸掉那些强加上去的神话传说,还原本来面目,甚至干脆安心转型成为健身和文化项目,在群众体育方面发挥更大的价值;至于技击属性明显却被武术大师们视为“舍本逐末”的武术散打,则可以取代武术套路成为中华武术的正宗流派,以便获得更多的资源倾斜力度,从而在未来有望与泰拳、空手道等技击种类一较高下,甚至不排除进入奥运会成为正式项目。至于徐晓冬和MMA运动,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毕竟如果徐晓冬以非职业MMA选手的身份击败各大掌门,则更具草根逆袭的传奇色彩,也会增强MMA运动对吃瓜群众的吸引力。

▼中国目前力推武术套路入奥,客观而言,可能性微乎其微

6.jpg

当然,就徐晓冬这个个体而言,他除了履历造假外还有其他一些黑点:比如出口成脏,动辄就三字经脱口喷出,确实让闻者皱眉,听者反感。但退一步而言,徐晓冬本就是一介莽夫,自幼先是混迹于美容美发学校,后来又自费在什刹海体校训练中心练散打,文化教育程度不高可以理解,姑且视为不拘小节。至于他沉迷于自我炒作,动不动就想跨界挑战名人也能理解。毕竟他性情张扬热烈,一旦情绪上来嘴巴就容易跑偏,正在谈论大家都支持的“武术打假”时突然就说要去挑战拳王邹市明,虽然有违打假初衷,但过去这种事情他就没少干。即使一龙、李景亮、杨建平等搏击或格斗巨星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其竞技水平也远在一场职业比赛都没打过的徐晓冬之上,这是不争的事实。徐晓冬过去就一直追着这些明星们约架,自然也难逃炒作二字。

此外,人红是非多,之前他口无遮拦大量点评时政,评述时夹杂各种罔顾大是大非的争议言论,颇有几分公知的意思,这也被挖出来当作一大罪状。但客观来说,一个开放自信的国度应该有“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的胸襟。这不应该成为徐晓冬被打压的一个原因,最起码不应该是主要原因。

▼徐晓冬矢口否认自己曾发表一些争议言论

7.jpg

徐晓冬应该就上述这些黑点进行自我审视,对把自己身上那些假大空的虚假宣传也先清除一下,防止原本严肃认真的打假事件最终沦为让人哭笑不得的闹剧和炒作。毕竟,自身不正,何以正人?自己身上本就有一堆粑粑却视若无睹,反过来却一味指责对方身上有屎,稍微是个正常人都会心虚,影响后续打假的底气。只有早日摒弃这些虚假宣传,方可脚踏实地重新上路。而且徐晓冬如今已经红遍中国,甚至比MMA这项运动都要红,所以他没必要再号称“中国MMA第一人”,单凭徐晓冬三字行走江湖、到处打假,岂不更美?

魏雷当年上央视内幕曝光 传武江湖也盼借打假清理门户

回顾这场“中国MMA第一人KO雷公太极创始人”的闹剧,那些最早跟进并大张旗鼓追踪报道的媒体朋友的复杂心情完全可以理解,相关管控部门即使要问责也应客观看待媒体的报道苦衷。如果说徐晓冬自称“中国MMA第一人”让人将信将疑的话,那么,一个曾经上过CCTV-4专题节目表演“雀不飞”绝技、自称是雷公太极创始人的人被称为太极大师,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虽然大家都不知道雷公太极是何物,但起码由CCTV-4的平台影响力可以作担保。

▼魏雷曾登上CCTV-4的传统武术专题节目

8.jpg

当然,谁也没想到,这么一位太极大师不仅会被人极速KO,而且在被KO后越发没有廉耻之心。他没有像之前承诺的闭门七日,而是频繁接受采访进行自我吹嘘,甚至大言不惭宣称自己被KO是因为没有使用内力,因为一旦使用内力就可能会出人命。语言如此雷人,当此之时,即使三岁孩童也已明白,这个雷雷根本不是在捍卫太极的尊严,反而更像是一个高级黑,或者干脆就是一个毫无廉耻、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无聊炒作者。

▼魏雷发表雷人言论,自我炒作特征明显

9.gif

更有甚者,魏雷过往的身份也被彻底挖了个干净,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太极大师,所谓自创的雷氏太极更属扯淡。作为北京人,他早年在什刹海体校倒是学过一段时间的散打,但毕业后主要在健身房从事教练工作,因为在北京工作收入并不景气,他30岁那年来到成都,干过健身房,教过瑜伽课,后来干脆教太极,严格来说他就是一个太极爱好者罢了。但他的最大优势就是方脸阔口,穿上太极功服倒也显得气质不凡,外加口才了得,擅长一本正经地胡说,因而接触之初倒也能忽悠些学生。不过在成都,他的日子过得也并不宽松,甚至称得上落魄,近日在接受采访时自称月收入能达到一万元左右,但知情人称其实他这两年根本就没什么学生,月收入很难达到一万,生计并不宽裕。

事实上,针对魏雷这种不入流的人士练个两三年就敢自认太极大师、自创雷公太极的做法,在传统武术界,很多人也同样气愤不已,认为他的所作所为完全就是武林败类,给传统武术抹黑。所以,传统武术界也渴望能清理门户。从这个意义出发,他们也希望有人能够打假,从而让传统武术去伪存真。

至于魏雷当年能够登上CCTV-4的节目平台,主要是得益于另一个在业内颇有争议的武林人士赵翼龙的极力推荐。赵翼龙自称实战派武术家,精通多种内家拳,拥有极深的内功,2014年曾自创无极太极。自称曾在澳洲留学客居长达十二年,教授门徒上千人,还曾受邀为苏丹副总统的保镖上课。此外,他还宣称曾受邀在麻省理工大学、澳大利亚国会和议会大厦等场合讲授中华传统武术。当然,赵翼龙宣称的这些经历没有人去考证核验过,自然真伪难辨。

▼赵翼龙号称实战派武术家,但同样争议颇大

10.jpg

2012年回国后,赵翼龙到处拿自己在澳洲的经历进行宣扬,随后受邀参与拍摄了CCTV-4的《体验真功夫》和《光影中的功夫传奇》等宣扬中国传统武术的节目,这些节目后来在CCTV-4陆续播出。也正是因为赵翼龙的力荐,魏雷这个活宝贝才得以登上CCTV-4的平台并长期以此为吹牛资本四处宣扬蒙骗学生,不过后来魏雷也因为口无遮拦而与赵翼龙反目。当然,他当年在节目中的那些骗子手段如今都已被人揭穿。所以,魏雷的太极大师身份完全是扯淡,所谓的雷公太极本就是太极界无人认可的噱头。事实上,就连他的伯乐赵翼龙近两年也在业内饱受质疑。

赵翼龙虽然号称是实战派武术家,但从未参加过任何公开的实战,反而一谈到比武动手,马上就变身谦谦君子,大谈武术的文化底蕴,死活不肯动手。此外,他从未公开说清楚过他的师承来历。当然,赵翼龙外形气质不俗,口才了得,比雷雷更像是一位武术大师,目前他的一大工作就是在微信上教授无极太极微信课程,号称粉丝百万,但业内也有人对他的说法嗤之以鼻,称其“留洋返销骗子”。当然,他是否真的是位武术大师或者和魏雷一样是个大师级的骗子,那就有待时间和后续打假者的验证了。但在业内,一直有人表示,因为徐晓冬、魏雷和赵翼龙三人早就有交集,三人在4月27日的约战事件中难逃联手炒作之嫌。

客观而言,无论是魏雷还是赵翼龙抑或是别的传统武术大师,都很难在现代搏击赛事中立足。不是笔者对传统武术大师有偏见,而是笔者多年前在粗略了解武术套路演变史后就已觉醒:技击属性本是武术诞生时的最核心属性,一旦丧失技击本就是死路一条。虽然武术在建国以后才被清晰地分割为武术套路和武术散打两大类别,但据考证,武术套路早在唐宋时代就已经出现,最初只是在军队出征和凯旋庆功时进行表演以提振士气。后来,为了顺应和平年代官方维护社会秩序的需求,一些武术大师们才将武术编成动作优雅的套路进行演练,让武术从简单干脆的杀人技法逐渐变成官方认可、优雅多姿的表演技术。发展至今,武术套路已经彻底退化为表演项目。相比于可能残留的一丝半毫的技击属性,武术的表演属性、健身属性、文化属性无疑更显著。所以,武术套路这个发明应该正本清源,最好还原成为唐宋时代发明武术套路时的“武舞”的原名。

▼武术套路应该卸下那些虚无夸张的神话的压力,彻底转型为广场舞

11.jpg

只有去掉这些武术的那些不切实际的神话,“武舞”才能和体操、舞蹈一样被视为健身模式,而这也能让其在当下发挥出最佳价值。所以,这些年下来,笔者的观点一贯就是:传统武术套路根本不应该进奥运会也不可能进得去,如果真的要推武术进去,也应该是力推武术散打,而且最好散打能将选手所佩戴的拳套改为分指手套,如此一来起码能全面发挥打、踢、摔、拿这四个技法,这也让能让武术散打在当代奥运技击项目中形成独树一帜的特点。至于武术套路这点花架子,目前来看,最好的办法就是彻底去掉技击的神话、早日转型成为广场舞,想要正名,唯此而已。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1)
  • 新用户99046 2017-05-08

    我很喜欢太极和武术,但是我也不认为太极与养生有什么关系,太极和养生应该区分开的,所以不要来骗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