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国青超白金队长身家10亿 现在梦想回归足球

文 / 张远 来源于 体坛周报 2015-08-31 12:20:01
离开足球第10个年头,坐拥10亿身家,他仍然会偶尔遥想当年意气风发的日子,短暂却美好。15年前,他是中国足球“超白金一代”的队长,快马轻裘,仗剑绿茵;15年后的今天,他是一名成功的地产商。
前国青超白金队长身家10亿 现在梦想回归足球

离开足球第10个年头,坐拥10亿身家,他仍然会偶尔遥想当年意气风发的日子,短暂却美好。

15年前,他是中国足球“超白金一代”的队长,快马轻裘,仗剑绿茵;15年后的今天,他是一名成功的地产商。离开足球第10个年头,坐拥10亿身家,他仍然会偶尔遥想当年意气风发的日子,短暂却美好。现在,他回来了,怀揣着对足球的热爱,回到了足球赛场,他梦想着有一天能组建一支职业队,在自己熟悉的战场上厮杀。他对熟人说,“别叫我什么老板,我还是当年的察可(球迷对察可军的昵称),还是个足球人。”

1999年,沈祥福开始组建国青队,2001年,国青队因世青赛上表现卓越被冠以“超白金一代”。在国青队刚组建的一年多的时间,察可军一直是球队的队长。在鲁能队,他更是1998年就被功勋教练桑特拉齐从三线队直接提拔到一线队。速度、意识俱佳,彼时的察可军,春风得意,星途坦荡。但打击接踵而至,在鲁能迟迟得不到上场机会,在国青队也渐渐失去主力位置,最终落选世青赛名单。在鲁能打了几个赛季的替补之后,伤病以及状态的下滑,让察可军只能委身于海利丰、青岛中能等中小俱乐部。一次意外的伤病,让察可军决定告别绿茵场。

640.webp

退役后从采购员做起

察可军现在还清晰记得做出退役决定的那天,“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给我爸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想退役,他考虑了一下,就答应了。”时间的流水冲淡了浓烈的感情,10年前的纠结与挣扎,到如今诉说起来变得轻描淡写。

“不遗憾是说瞎话,但也没有后悔。”在察可军看来,伤病对状态的影响让他难以为继,25岁退役,虽然过早,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运动员总有退役的一天”,他这样安慰自己,况且,家族的企业还需要他这个长子来接管。

父亲察志田在菏泽老家打拼多年,察可军退役时,龙田集团已经是包括房地产开发、生态旅游、酒店、建筑、装修装饰等业态的集团公司。父亲并不急于让儿子立刻进入管理层,他派给察可军的第一项工作就是到龙田温泉度假村当采购员,“那是集团里最不挣钱的企业,我每天的具体工作就是去菜市场买菜。”察可军说道。

每天天不亮,察可军都要到菜市场,大冬天,戴着棉帽子,穿着军大衣,“标准的菜贩子装束”。就这样,仍被球迷认出,这让察可军很窘迫。平日里的采购还不算什么,每周两次,察可军还要到济南的海鲜市场批发海产品,凌晨2点进货,怕起不来,所以就不睡觉,到点直接过去,5点钟把海鲜发走,自己才回家睡觉。采购员做了一年,察可军身为球星的矜持已经被荡涤干净。一年之后,察可军被任命为度假村的总经理,烦恼接踵而至,应酬不断,“天天喝酒,肚子就是那个时候喝大的。”察可军捧着自己的肚子自嘲。现在他体重大约200斤,俨然一个发福的地产老板,很难让人将他跟当年鲁能那个风驰电掣的锋线快马联系到一起。

架不住酒桌上的觥筹交错、折冲樽俎,察可军只在度假村总经理的位置上呆了半年就转岗了。察志田安排他去一个生产企业——龙田玻璃钢厂,这次的职务是执行董事。此时,察可军在山东大学“读完了”工商管理专业,“说是读完了,其实他们讲的不如我实践中半年学到的东西多,后来索性不读了。”

足球的快乐金钱给予不了

察可军说,他其实还是信奉父亲教给他的东西:经商要先做人,做人要实在,经商才能长久,别怕吃亏,吃亏是福。在当地,房地产企业的建筑成本大约每平米1800-2000元,而察志田公司的房子的建筑成本要多出几百块,“建房子就是要让老百姓住得踏实,首先建筑质量一定要过硬;其次要让老百姓住的舒服,配套要跟上,多花点钱没什么,企业必须看重信誉和口碑,才能长远。”察可军谈起他的经商之道,“这些都是受老爹的影响。”

玻璃钢厂执行董事做了半年,察志田觉得儿子的历练已经基本成熟,开始把家族企业的核心业务交到他手上。察可军接手的第一个项目是龙田名郡,“当时正赶上房地产黄金时期,房子还没开始建,三分之二就卖没了,这个项目挣了大约1个亿。”牛刀小试,锋芒毕现,察可军淡出足球圈三年,悄然蜕变为菏泽当地知名地产企业的掌舵人。

但他依然没有忘掉足球。妻子和儿子都在济南家中,亲朋好友也大多在济南,察可军平时都是两地奔波,工作日在菏泽,周末在济南。周末,他经常跟退役的队友们踢球,虽然身体不如以前灵活,但足球带给他的丰富感受却是房地产企业1个亿的利润所不能给的。“我不能离开足球,尽管我现在主要精力都在房地产项目上,但是我觉得足球是我的根儿。”

正是基于这样的情怀,察可军向足球回归。2014年10月,他发起成立了菏泽市足球协会,并同时发起菏泽市足球进校园活动。在这次菏泽足球具有历史意义的会议上,察可军请来了自己的队友,山东省足协副秘书长李霄鹏、当时任国家女足主教练的郝伟前来助阵。在这次会议上,察可军当选为菏泽市足协秘书长,并开启了足球进校园活动。

至今察可军所在的企业已经为菏泽市20多所小学,四五百名学生普及足球运动的基本知识。从球衣、球鞋、足球等装备,到教练,都是他义务为学校搞定,“只要我不忙的时候,我就亲自到学校去教教孩子们,我觉得家乡的孩子们喜欢踢球,但是教练的水平偏低,我能够多教他们一些东西,自己也感觉日子过得充实很多。”

察可军每年投在校园足球上的资金10多万,他觉得这笔钱不算什么,却很有意义。“往大里说,这点钱可以为家乡的足球事业发展做一点贡献,从个人方面讲,我本身就是踢球的,也愿意为喜欢足球的孩子带去一点帮助。”

640.webp (1)

梦想组队参加全国联赛

今年,齐鲁超级联赛落地,察可军更是责无旁贷,他成立了龙田府邸队,代表菏泽与分别来自滨州、青岛、济南、日照和淄博的5支球队一起,成为齐鲁超级联赛的元老俱乐部。“我是菏泽市足协秘书长、兼龙田府邸队的总经理、主教练、队员以及新闻官。”察可军笑着说,就这些与足球相关的名头,一张名片上都印不下。话里满是自嘲,但他乐在其中。

龙田府邸队前两个都是客场比赛,第一场输了个1比4,第二场对阵日照宇启,察可军见势不妙,亲自上阵打中后卫,比赛最终还是输了,但0比1的结果并不难堪,察可军挺知足,“多亏我上去了,不然至少要让人家打5个!”比赛中,察可军在后防线上到处救火补位,铲球时摔伤了大胯,一个星期后还青紫一片,“这伤也就是踢职业比赛时才有,没想到踢个业余比赛也这样,我是太拼了!”但他还有些不服气,“就这样的水平,只要我能减30斤,平趟!”

8月23日下午4点,菏泽龙田府邸的第一个主场,结束了中午的商务应酬,察可军匆匆朝球场赶去。正是午后2点,天气最热、光照最强的时候,察可军一刻不停地联系人,摆广告牌,找角旗杆、换人牌、比分牌、买水、支太阳伞、搬凳子……一通忙活下来之后,距离比赛开始还剩下半小时,察可军苦笑着说道:“没办法,这就是业余足球联赛的现状,苦是苦了一点,但是起码弟兄们有个平台踢球啊。”

利用有限的时间把队员们召集到一起,开赛前准备会,察可军像换了一个人,球员时代的锋芒顿时纤毫毕露,“一上来就给我逼住他们,他们不比我们强,你们可以硬朗一点,我要求你们前15分钟给我死死逼住,不让他们轻易拿球组织起进攻来,只要我们打好开局,这场比赛就拿下来了!来兄弟们,加油!”主裁判招呼队员们入场,对方已经走进了场地,龙田府邸队的队员们也起身要往场地里走,察可军连忙摆手,“都坐下,等他们来叫!”第四官员施施然走过来,察可军脸上一副计谋成功的笑容。

场地边上,察可军不停大声提醒队员们要紧逼,“逼上去,踢得可以再硬一点!”有人担心这样会引发冲突,察可军眼睛一瞪,“我让你们硬朗一点,不是踢人,是冲球去的。我当年踢球,哪个后卫防守凶,我就照着他去,后来踢得后卫都怕我,踢球就是要达到这个效果,你气势上占据优势,就赢了!”

被对手打了几次反击,察可军很生气,站在场边开始念“三字经”。五岁半的儿子察兴辰弱弱地走过来,递给老爸半瓶矿泉水,“爸爸喝点水……”察可军一愣,接过瓶子放在脚边,神色却缓和很多。

察可军的球队1比0战胜了来自济南的队伍,“组队这么久,第一次赢球!走大家去喝酒,我请客,不醉不归!”察可军说,他现在做房地产企业,打交道的部门有20多个,“除了畜牧局、农机局之外,其他部门都要打交道。而商场上的应酬每天都不断,没办法……”身为房地产老板,察可军一天的酒局至少有两个,多的时候一晚上要赶三场,“慢慢也就习惯了……但是我觉得还是跟兄弟们喝酒放松,痛快!”第一次赢球的当晚,察可军喝得酣畅淋漓,逢人就干杯,大杯扎啤一饮而尽,很快就高了,逢人就说,“我还是要回到足球上来,我要在济南组建一家职业俱乐部,参加全国联赛……”

640.webp (2)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