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新闻

六位大咖解读体育海外投资五大话题:投资欧洲盈利惊人 反哺中国主要靠青训

2017年1月5日,2016体育大生意年度峰会暨颁奖盛典在北京的中国大饭店隆重举行,上千名体育产业从业者参会,其中有30位重量级嘉宾参与了五场主旨演讲和四场论坛互动。

体育大生意 01/08 14:56 评论(0)  阅读(125)

640.webp (12)

2017年1月5日,2016体育大生意年度峰会暨颁奖盛典在北京的中国大饭店隆重举行,上千名体育产业从业者参会,其中有30位重量级嘉宾参与了五场主旨演讲和四场论坛互动。在这其中,由曜为资本共同创始人、CEO韩大为、光大体育文化基金总裁范南、里昂兴致体育CEO胡兴、云毅国凯董事总经理袁飞、奥瑞金体育基金总经理周雪参加的“中国资本全球化布局”论坛因为直面资本海外布局是否能盈利、海外体育投资如何反哺中国体育、体育投资“由欧及美”趋势、如何应对国家警惕资本外流政策等干货问题而引发现场观众的热议。该论坛的主持人、肆客体育创始人颜强更是在论坛尚未开始前就向五位论坛嘉宾发出呼吁:“希望大家不讲套话,不自吹自擂,我们在这里要说真话,说人话。”

▼肆客体育创始人颜强主持论坛

640.webp (1)

颜强在论坛正式开始前,对五位嘉宾及其所属资本方的背景和投资方向做了简单的介绍。曜为资本共同创始人、CEO韩大为曾任万达集团首席投资官,曾主导了万达对盈方体育和快钱公司的并购,以及对乐视体育、微影时代、和大众点评的投资等。曜为资本成立于2016年1月,是由姚明、韩大为、章明基、全泓、祝刚等著名投资人发起成立,专注于境内成长期投资与海外并购相结合,目标覆盖整个体育产业链,目前已投资全球站立式格斗赛事领先者荣耀格斗(Glory)和微赛体育等多个知名标的。

▼曜为资本共同创始人、CEO韩大为有着极其丰富的海外投资经验

640.webp (2)

光大体育文化基金总裁范南是国内基础设施、房地产、环保、文化、等领域的第一批投资人,光大体育文化基金则是国内第一支体育文化投资基金,由光大资本绝对控股,与中国奥委会控股的华体集团和作为LP募集的利得财富在资金募集、项目筛选和基金运作方面进行互补。在2015年光大投资了11个体育公司,2016年则投资了暴风体育、匹克私有化等知名体育标的。而里昂兴致体育、云毅国凯、奥瑞金体育基金三家则更多涉及到欧洲足球俱乐部的并购。

五大投资人均称海外投资盈利率高 抄底后价值翻倍很轻松

颜强:中国资本正在崛起成为世界体育格局中的一支投资主力军,特别是在欧洲进行了大量的资产收购,或者是并购投资。但从生意的角度来讲,这些投资能赚钱吗?我希望能够听到一些正面直接的回应。

▼云毅国凯董事总经理袁飞

640.webp (3)

袁飞:我们投资英超的西布朗俱乐部,关注的是该俱乐部在欧洲以及在中国市场的影响力和全球化全景,同时我们关注这个标的本身的盈利能力。我们在2016年9月份完成对西布朗俱乐部的并购,本身这个俱乐部在过往七年都是盈利的,在今年英超签下三年新版权合同后,整个盈利空间上涨近40%,所以我们这个标的本身是赚钱的,而在国内目前做的是一些锦上添花的事情。

胡兴:我们做投资首先肯定要找到比较好的切入点。里昂的情况和刚才这位袁总介绍的西布朗情况不太一样,里昂前面五年,大概每年亏损两千万欧元左右。做投资希望抄底,抄底最好的契机是拐点出现的时候。由于过去五年在修建新球场,里昂花费了5亿欧元,负债较高。但如果你想让一个足球俱乐部长期稳定发展,拥有自己的球场是必走的路径。

里昂俱乐部主席奥拉斯在位30年,他像养孩子一样在养俱乐部,它的青训很出色,这也是我们抄底的一个原因。我们介入之后,一方面减少它的债务,另一方面我们会积极帮助他开拓市场。我就说这么多。

周雪:从投资角度来讲,我们在去年投资欧塞尔的时候,也是看准其当时价值比较低的状况。我们用700万欧元、大概5000万人民的价格实现了控股欧塞尔。欧塞尔大家比较了解,它曾经也是法甲冠军球队,带出了坎通纳等知名球星。欧塞尔的青训在欧洲联赛上比较知名的,欧塞尔在法国第一支拥有自己青训基地的职业足球俱乐部。我们非常看重它的青训体系,他们每年为法国国家队,包括欧洲各个球队提供出非常多的优秀球员,所以从投资角度,我们当时以比较低的价格,买入法国带有非常优秀历史,优秀青训体系的俱乐部,在将来,如果在法甲取得更好的成绩,价值是翻几倍的,所以从投资角度来看这是非常赚的,而且把它的青训体系带到国内来培养青少年,这样的话,我们在中国也能作出一系列足球方面的投资。

▼奥瑞金体育基金总经理周雪

640.webp (5)

范南:光大体育基金的定位是标的证券化,换句话说,我们投的所有的标的,不管是国内还是国际的,都需要能够证券化。光大体育基金做法,一块是海外并购,第二块是国内投资,我们进行全产业链投资,国家体育总局制定的11个体育行业分类,每个我们都布局了标志性公司。在这个领域做并购的时候,非常强调国际被投的公司,和我们公司的业务关联。

第三块和各地政府做大量体育P2P建设。在政府接触过程当中,我自己的理解,文化投资也好,体育投资也好,核心是两个东西。第一是IP,第二是社区,中国体育,目前为止,IP谈不很充分,很多我们在国际上购买的,其实是很大的IP借鉴作用。但是中国社区的体育购买力还比国外小得多。我们从这个角度来说的,刚才我们旁边几位老总,都有投资海外足球俱乐部的尝试。我们目前一直想下手,但是没下去。把国外俱乐部买过来并在国内顺利证券化,这个路子是否可行,目前我不是百分之百的想清楚。

颜强:现场有多少曼联球迷?还真不少。

范南:曼联上市的时候,开始去的是香港,不是直接去的纽约,这里面有一些问题。站在我的角度而言,我在做国际并购的并购应该多关注体育版权的买卖,目前来讲,体育版权的价值很高,这能确保不少国际体育并购是能盈利的,从这个角度来说,俱乐部证券化在国外也是可行的。

▼光大体育文化投资基金总裁范南

640.webp (6)

韩大为:投资俱乐部只是海外投资的一部分。体育产业是很庞大的产业,有很多细分领域,当我们想到体育的时候,不只是足球或者篮球。我们曜为资本专注在境内境外体育大产业系统投资并细分出很多领域。过去我曾参加过不少海外投资和并购。有的参股有的控股,我可以跟大家简单给大家说一下他们各自所在的领域。

我第一个投资的是控股和并购瑞士盈方。它最值钱的是它有大量的赛事版权,而这些版权都是签约的版权。众所周知,盈方握有2018年和2022年世界杯版权、以及冬季奥运会的七个单项体育组织中,它代理了六个。这是一类大家提到的版权。

第二个我做的项目是收购铁人三项,它不是从其他协会里面去拿版权自己做营销,铁人三项的所有版权都属于其自己。从那以后,我就逐渐转向IP投资,一旦你把IP价值获取了,围绕IP打造一个闭环的生态系统,是能够做得非常大的。这就是自有IP这一类。

▼曜为资本共同创始人、CEO韩大为

640.webp (7)

第三个,瞄准细分领域的潜在优势项目。我举两个例子,都是非常成功的,一个是综合格斗的UFC,他们在MMA这个领域做得非常成功。我们则投资了一家叫Glory的搏击组织,他们围绕自有IP构建完整闭环的生态系统,现金流非常好。我相信,未来,Glory会成为站立式格斗领域的UFC。

因为时间限制,我就不展开讲了。关于俱乐部收购,过去两年,中国投资人投了20家,第一家是西班牙马竞俱乐部,这个案子就是我负责的。马竞那个时候从性价比各方面都非常好。在投资俱乐部方面,我认为投资俱乐部就像投葡萄酒酒庄,每一个俱乐部波动性比较大,你的战绩、业绩,球星的起起伏伏很难控制。要投的话,就一定要投最好的,很像房地产,要投就投最好城市顶级住宅。

海外投资反哺中国主要靠青训 引入国外青训体系最关键

颜强:在2016年11月20号,我们跟欧迅做了一个发展论坛,当时对于足球领域当中,中国投资的背景分析,可以分析出好几个部门门类,这个当中不排除有中国的资本有目的的资产转移的这样一些案例。有一些俱乐部甚至还在五大联赛顶级联赛当中征战。我特别希望,能够看到中国资本未来能够获得这么多优质国际化体育资产,包括版权,包括俱乐部。大家都在说也许能够给未来中国孩子争取到一个在欧洲联赛征战的机会,但这可能吗?反正我知道英超完全不可能。

▼颜强的主持风格十分犀利,一句“说人话”引发全场观众热议

640.webp (8)

袁飞:我认为,这需要根据俱乐部的特点去规划更详细的步骤。从西布朗角度而言,我们的投资合作伙伴里面,有一个投资股东是棕榈股份,本身做生态城镇这个业务,我们在这个角度上,完全平民化,从西布朗的IP来结合生态城镇的业务,进而扩展西布朗在国内的商业价值。其实在去年9月份的时候,西布朗俱乐部,和贵州省政府,签订了合同。

回到青训关注的话题,能不能对中国足球竞技水准提升。我们愿意把英超的技术体系和概念,以及相关的资源放到中国。像足球课,能不能把这些课程做得更好,得到真正英超青训资源的支持。在这些方面基础上,把顶层平台扎实了,像中国这边,注册的职业球员数量,中国只有两万,为什么日本比我们做得好。日本有20万。

周雪:青训这一块,欧塞尔这几年确实有成绩下滑的现象,有很多原因。但是它青训的体系,一直没有改变的,有很多东西,尤其是青训的这种体系管理模式,是我们中国可以借鉴的。目前我们已经在跟国内一些地方的体育局,包括跟地方学校在接触,在青少年这一块,大家进行大的筛选,让他们来挑选出,当地最优秀的小孩子,可以到国外比赛。

欧塞尔除了在训练方面非常注重之外,在文化教育上面,也非常注重,在欧塞尔青训,每年的升学率是高达90%以上,在这一点,跟中国的状况非常接近,体育教育要结合这样的状况,我们会把这样的思想带到中国来,孩子如何在练体育的同时,不会把教育这方面落下.因为您知道,像是很多运动员,不管业余也好,职业也好,有些练的比较优秀的,是进入职业路线,有些练到十几岁的时候,他选择了继续职业这条路线。我们的教育是否能够支持这些孩子,将来进入大学,或者成为体育管理的人才。这些方面,我觉得是中国体育未来发展方向,这些我们也会借鉴,包括法国青训的思想。其实不仅仅是管理的方式,也是思想如何引进,在中国体育改革道路上,给中国作出很多支持和学习的方法。

▼里昂兴致体育CEO胡兴

640.webp (9)

胡兴:青训具体要怎么做,刚才两位说了不少,我就不再重复了。自从2016年11月成立里昂兴致公司后,我的身份已经从投资人变成了运营者。里昂兴致公司首推的是青训,共分为三类,第一类是面向有志于进入职业足球的青少年,这一类更多是青训营,让他们的球员走出去,把教练引进来。第二类是业余俱乐部。第三类,就是政府公益类。

袁飞:大家都是殊途同归,比如说做青训这件事情,我们知道中国做青训,2000年的时候,中国大概有200家足球学校,到现在还剩下几家?屈指可数。为什么?因为这条路走不通,很多人在那个时候,都是奔着学校赚钱才去做的,但是真正做好不是一朝一夕的。找各种各样的品牌,做到最后,能撑得住的都是真正热爱足球的人。我们讲情怀这件事情,听起来有点虚,有点飘,这样的雾霾天气,不靠情怀喘气,要把自己憋死吗?

海外投资遭遇多重文化冲突  韩大为详解中国投资人口碑不佳原因

颜强:接下来有两个更加专业一点的问题分别想向韩总和范总请教。因为你们俩在投资范畴,包括产业链涉及到的方面会更广。其他几位有意见和有想法的,都能一块分享。第一个,在整个海外投资过程当中,因为您涉及到的标的和参与过的投资,不仅仅是在欧洲、美国,涉及的范围很广,从体育投资人角度来讲,最需要注意的事项,因为我从一些公司收购的当地反映来看,并不是那么好,短期之内,尤其涉及到一些,像足球俱乐部本土文化属性强的公司,它认为是自己情感上的关联,所有球迷跟俱乐部的关系,都是信仰俱乐部,但是痛恨管理者,作为一个新的投资人进入之后,这种情感上的挑战,和当地文化的冲突,是不是最大的挑战?

▼韩大为详解海外投资需要规避的一些不当行为

640.webp (10)

韩大为:跨国的体育投资,和跨国的任何投资其实在本质都一样。要想成功做一个投资人,从专业投资人来讲,要想清楚,你为什么投,最后怎么给你的投资人赚钱。我做投资行业第15年了,之前在国内外投资机构做投资。投资人第一重要的是,你的口碑和信誉。我们注意到过去十几年,中国的海外投资人越来越多,但有些不好的做法也直接造成负面的影响,对中国投资人口碑品牌信任度造成了不小的伤害,所以就这点我想在这个场合呼吁一下,希望大家能够尊重国际通用规则,唯有才能够被国外同行所认可。我说一些不太合适的做法。第一轮投资,不做调查就报一个天价。第二轮,又突然把报价降低一半,这么做只会毁了自己的口碑。

第二个不太合适的做法,投资要算好账,不能为拿这个项目儿不计成本,把价格炒的很高,不仅自己挣不了钱,其他人也挣不到钱,把生态系统破坏了,我希望大家能形成理性投资,如果你现在不做理性投资,最终几年以后,你要对自己的结果负责,你赚不了钱,所以还是要为自己负责。我希望中国投资人能够互相的学习,共同帮助整个中国投资人树立良好口碑,同时通过境内境外两方面的投资,带动中国体育产业发展。

美国乃海外投资抢滩新热门 范南三点心得详解并购趋势

颜强:下个问题,请问一下范南先生,我们前面涉及到这些内容,投资的一些标的,持有的一些资产,欧洲化风格特别重,有两个法国俱乐部,一个英超俱乐部,您如何看待继续走出去,美国这个体育产业大国有没有什么优质体育资产体育标的能够为中国投资人所获得?

▼范南详解个人海外投资心得

640.webp (11)

范南:我理解你刚才问的问题,我说三点我的体会。首先,同类的中国体育公司在和国外公司相比时,人家的财报、毛利率和净利润都比中国高,美国的尤其如此,比如北美的健身业就非常发达,这点就值得中国投资人关注。其次,我个人感觉,中国投资人,如果合理并购和参与国际版权市场,将极大的推动中国版权的消化能力。另外,目前在海外并购方面,除了欧洲之外,北美的我们也看,北美有些俱乐部,他们可能内容没有那么多,但他们的运营思路我们觉得是蛮有意思的事儿。我们在做并购的时候,大家可以多看看,台湾市场、日本市场,很多并购都能直接拿过来使用。

国家新出台政策制约海外投资? 胡兴称有助投资理性化

颜强:我们都知道最近关于AC米兰俱乐部收购当中,出现各种各样的延期,在欧洲当地也发生很多反响,这个事件跟中国国内资金海外流动和这方面的政策方面,可能监管更加严格是有一定关系的。这种政策的变更,是一个大的趋势,还是一段时间的监管带来的影响呢?我确实对这方面的变更和市场环境变化不了解,哪位帮我解惑?

▼左起:周雪、范南、韩大为、胡兴、袁飞、颜强

640.webp (12)
胡兴:这个我说一下,我觉得中国的资本外流,这是一个大趋势,不可避免。咱们可以看看日本,一旦你的增长到一定程度,你的国民富裕度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也就是说你国内投资机会,相对减少,那个时候在海外投资是自然而然的,中国还有一些一些市场,更不方便在中国投资,投到海外去,这是从金融角度我回答你的问题。

颜强:外汇监管局是事实存在了,对于更多的海外投资,会不会形成更多的障碍。自己政策制定方面是我们的障碍。

胡兴:我觉得从最近出的政策来看,应该说已经比较明确了。对于海外投资的管理这一块,甚至于足球俱乐部的投资,已经写到上面去了。将来在国内融资,到海外投资足球俱乐部,肯定会比较受影响,但也有助于让投资人变得日趋冷静。大家在争论的是说,每年五万美金的额度,你想一个俱乐部,会加两个亿,三个亿,四个亿。我觉得这会变成一个常态,疯狂竞争,对在座各位没有任何好处,大家去竞价,最后抢标的。实际上最后自己也没有想清楚,自己到底来干什么,我们要想清楚了。至于政策,我觉得在中国做事,都是前进两步,退后一步,总的方向还是往前走的。

范南:我觉得有些基金,以国内收购资产,然后证券化,然后融资再出去。外管局的监管,随着中国政策变化,应该是波浪式的,一会儿左一会儿右,一会儿松一会儿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