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鲁鸣后继无人的原罪:中国基层篮球体系只破未立 教练持证上岗制成空谈
文 / 付政浩 来源于 体育大生意 2016-09-19
中国男篮功勋主帅宫鲁鸣近日通过央视《篮球公园》亲口确认,他在奥运会结束后已经卸任。这虽然早有预兆,但仍一石激起千层浪。

本文作者:付政浩
体育大生意记者

众所周知,国家体育总局系统的人事调整多以奥运会为周期,从国家队教练留任或者去职到各司局级领导升迁抑或引退,这些调整多在奥运会后执行。中国男篮功勋主帅宫鲁鸣近日通过央视《篮球公园》亲口确认,他在奥运会结束后已经卸任。这虽然早有预兆,但仍一石激起千层浪。

▼宫鲁鸣三年任期结束

640.webp (31)

当人们在感慨宫鲁鸣从球员到教练时代如何一次次为国立功时,总会不自觉谈到另一位和其经历相似的女排国家队主帅郎平。虽然他(她)们今年一个奥运夺冠封神,一个一场未胜成绩垫底,但世人却总忍不住把两人联系在一起并格外加以珍视。这不仅仅是因为两人人格魅力十足,在球员、教练岗位上均曾多次为国争光,也不仅仅两人都有一颗匠人之心,每次出马总能立时让弟子信服,让国人安心,更深层次的原因还在于他们都是昔日体制留给今人最后的财富,是他们用国人熟稔的传统执教哲学让曾经蒙羞的大球再度焕发荣光。

不过,与此同时,“联赛职业化程度越高国家队成绩越烂”的中国式悖论也颇有市场,甚至有人呼吁重新开启封闭集训的专业队时代。乍一听,不无道理。君不见,中国职业化程度最高的足球早已不幸中招多年,职业化程度相对较高的篮球最近几年国家队成绩也几经沉浮,排球虽成绩相对稳定,但更像是在昭示我国排球联赛职业化程度最低。

其实,所谓的“联赛职业化程度越高国家队成绩越烂”,只是中国体育发展模式转型初期不可避免的必经阶段,也是顶级联赛改革先行与国家队管理制度改革滞后、基层人才培养模式只有大破尚未大立之间的矛盾的必然体现。宫鲁鸣和郎平的成功在于,他(她)们拥有国人服膺的老派哲学、自身的匠人之心以及独特的人格魅力,外加利用个人威望从各自所在的体育中心争取到的“尚方宝剑”,这才使得他们能在众多体制问题疏导不善的情况仍勉强维系住局面。

不过,他(她)们也注定是这个时代最后的大佬,尤其是宫鲁鸣。虽然在2019年中国本土举办男篮世界杯和2020年征战东京奥运会这两项重任面前,宫鲁鸣非常有望在2017年从篮管中心退休后被重新聘请为中国男篮主帅(届时他将可以名正言顺地获得与身份相称的薪水),但他的那些匠心之道恐怕也需要进行大规模改革。未来随着CBA公司成立、联赛赛程注定要拉长,国家队以往惯用的长时间封闭集训、宫鲁鸣本人强调的大训练量、抓基本功都必须予以调整。因为高度职业化的联赛只会以自身联赛的利益至上,职业球员的首要目标是为付给自己薪水的球队夺冠,其次才是在不影响个人休赛期安排的情况下为国争光。

▼宫鲁鸣因训练量大而被队员私下称作“宫大量”

640.webp (32)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宫鲁鸣恰恰又是那个最不愿意国家队长时间集训、天天追着球员屁股强调训练态度和指正基本篮球动作的人。贵为国家队教练,最理想的状态应该是1992年美国男篮梦之队主帅查克-戴利所说的那样:“我拥有着一份全世界最舒服的工作,我只用挑选最适合我理念的球员,然后助教们带着他们演练我最喜欢的战术,我在比赛期间一个暂停都不会叫。”

是的,按理说,男篮主帅的工作的确应该如此。你只需要从联赛中挑出最好的球员,然后用合适的战术教导他们发挥出最强战斗力即可。至于这些人的战术领悟力?拜托,那是NBA或CBA教练的责任;团队配合素养?抱歉,那是NCAA或者青年队教练的职责;纠正个人基本功?那只属于AUU(美国青少年业余联赛)、YMCA(基督教青年会)或者中国地市体校的那些基层教练的工作。

或许,1992年的查克-戴利压根就没想过,在二十多年后的中国,居然有一位国家队功勋主帅还要日复一日干美国AUU或者YMCA那些基层教练需要干的工作,但这就是中国国家队教练们的现实生活。从这个意义出发,宫鲁鸣在国家队体现出的那种一丝不苟的“匠人之心”在令人尊重之余也多少有些悲凉意味,尤其是考虑到宫鲁鸣是靠个人魅力和多年威望才让球员安心服从“匠心”指导,这点对于后来者而言更加不具备可复制性,毕竟在如今的中国篮坛,本土名帅比本土球星更稀少,威望不足就敢给弟子加训练量?一言不合马上就上“血书”。至于外来的名帅则一心只考虑完成战绩指标,压根不会关心球员的基本功问题。

追根溯源,中国男篮主帅的后继无人的根源不在于国家队,而在于基层教练的集体迷失。同样的,CBA出产不了巨星,不在于CBA实行外援政策,而在于基层篮球人才的流失。而基层教练的迷失和基层篮球人才的流失的根源都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国体育基层人才培养模式在体育职业化大潮的冲击下只有大破却没有大立。

我国篮球教练员分为四个级别:初级、中级、高级和国家级。目前我国不仅国家级教练人数偏少,更令人忧虑的是初级和中级教练的基数都在萎缩。《中国体育统计年鉴》是国家体育总局内部制定和参阅的一种内参文件,其中一项就是专门针对基层篮球教练员和运动员的人数统计,但从2009年开始,篮球这一项的数据就不容乐观,持续走低。究其根本原因还在于传统的体校篮球人才培养体制已经被摧毁殆尽,但却迟迟没有建立适应当前环境的新模式。目前,越是发达地区,体校招生问题和体校教练人才流失问题就越严重,当篮球基层人数不断流失时,成材率自然下滑。

▼中国篮球教练的上岗培训观摩课

640.webp (33)

中国篮协从2000年开始对中国篮球教练员实行持证上岗制,每年为各类教练员安排至少230个课时的培训,不参加培训或者考试不及格者一律不得上岗。但事实上,这类培训多流于形式,以防止砸人饭碗的现象出现。中国篮协曾经勾画过理想状态下的教练员上岗体制,那就是“学历+上岗培训证书”。即你首先必须拥有大学学历,其次还要通过专业上岗培训和考试,但由于教练员都没有学历,所以真正实行时只能考核上岗培训证书。并且,基层教练大多都是文化程度不高的退役运动员在缺乏其他出路的情况下才被安排入体校,或者在职业化体育大潮中因为素质不高而只能继续留在体校,这也是为什么现在的运动员基本功不扎实的根源。

所以,宫鲁鸣后继无人的核心问题不在于体制内官员该不该拿高薪的问题,也不在于国家队管理究竟实行中心负责制、领队负责制还是主帅负责制,而在于中国基层篮球培养体系只有大破没有大立,中国基层篮球培养体系缺乏大批宫鲁鸣式的匠人,基层篮球好苗子恰恰才最需要匠人之心。

▼目前中国本土似乎无人能接中国男篮帅印

640.webp (34)

作为中国篮坛乃至中国体育界都非常罕见的儒帅,宫鲁鸣对这些问题有着超乎常人的见解,他淡然表示从中国男篮主帅位置上卸任后将从事青少年培训工作,而他此前2005年从女篮主帅位置上卸任时也曾通过特体队的模式取得过成功。不过,如今的宫鲁鸣需要做的不是亲历亲为组建一支特体队,而是需要通过规划顶层来帮助千万个“基层宫鲁鸣”找到一种实现自我价值的全新模式。从这层意义出发,这比宫鲁鸣未来重掌男篮帅印更有价值。只是,58岁出头、滨临退休的宫鲁鸣还有多少机会参与篮球顶层制度设计呢?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