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新闻

3.5万国足球迷沈阳被虐的背后:组委会两点违规 体育产业需国退民进

谁也没有想到,在十二强赛中国男足侥幸逼平亚洲排名第一的伊朗队后,以手加额的人们尚未好好品味这种来之不易的幸运时,沈阳这个国足老牌福地却已沦为人人声讨的最大输家。

付正浩 体育大生意 09/07 20:22 评论(0)  阅读(246)

640.webp (30)

本文作者:付政浩

体育大生意记者

谁也没有想到,在十二强赛中国男足侥幸逼平亚洲排名第一的伊朗队后,以手加额的人们尚未好好品味这种来之不易的幸运时,沈阳这个国足老牌福地却已沦为人人声讨的最大输家。

▼赛后三万多名球迷滞留沈阳奥体中心门口

640.webp (31)

由于比赛的球场奥体中心周边公交地铁“准时”停运,而出租车和黑车不约而同开始高价宰客,一段原本15元的路程被索价200元,这导致三万多名球迷只能步行疏散,安全隐患之大令人触目心惊,球迷步行数公里疲惫之态令人动容。四大门户网站均在第一时间刊发《曝国足赛后沈阳地铁公交停运 黑车10倍价狂宰客》一文,著名足球评论员颜强的文章《主场沈阳,球迷至下?》更是在次日刷爆朋友圈。但颇具讽刺意义的则是,在比赛结束后不到半小时,当超过三万名球迷还滞留在奥体中心门外时,《辽沈晚报》官方微博却火速发布了《5万球迷有序撤离》的报道,并配发了相关公安局领导笑容满脸接受采访的视频。

在中国,会议未开已提前圆满成功,领导未开口讲话已注定十分重要,世人对诸如此类的预设动作早已习惯。邀功的宣传措辞事先预定好固然可以理解,但这篇《5万球迷有序撤离》如此罔顾事实去抢头条着实让人气极反笑。更搞笑的是,还凭空增加了1.5万观赛人数,典型的“谎报军功”。在迅速收获数千条调侃后,这条报道虽然火速秒删,但截止到发稿时间,没有任何组织或个人站出来为球迷的遭遇表示道歉。任你怒声如潮,我自置若罔闻。尤其是当这种公关危机的迟钝默然一经和当地领导赛后第一时间上新闻自夸邀功的积极性放在一起对比时,所放大的黑色幽默感只会让人更加悲愤和无助。

▼当地媒体在比赛结束后半小时即发布领导夸功新闻

640.webp (32)

事实上,在整个赛事的赛前赛后,类似的黑色幽默随处可见。赛前,官方只向多达三万五千名的球迷开放了奥体中心南门一个入口,而原因却是为了“防止拥堵”。OMG,天知道,赛事组委会是什么奇葩逻辑。赛后,官方一边呼吁球迷尽快离场,一边却只开放了一个出口,而早已习惯了赛后从就近出口退场的球迷们只能从看台一侧向另一侧缓缓挪动。如果忽略掉那些此起彼伏的叫骂声,乍一看,这种黑压压人头攒动的场面着实蔚为壮观,差点让人联想起张艺谋《英雄》中秦军释放箭阵时的宏大场面。

当人们好不容易耗费半个小时才走出奥体中心时,却发现地铁和公交早已“准时”停运。按惯例,凡有大赛,赛场附近的公交地铁必须延迟半小时甚至一小时,但很不幸,沈阳有关部门显然根本没有类似预案。于是,黑压压的人群中又响起一通惊怒叫骂声。但随后更让人们惊怒交加的是,出租车和黑车们开始漫天要价,不少人一路问价下去,翻个三五倍已属足够厚道,十倍八倍是正常行情,翻二十倍的也并不稀奇。最终三万多人只能步行走上几个钟头返回市区。

▼球迷步行疏散的场面可悲可叹

640.webp (33)

有人从此事中读懂了辽宁GDP出现负增长的原因,认为单单这一件事就足以折射出整个东北地区迟迟难以复兴背后的各种懒政;也有人认为全国官僚一般黑,类似的懒政事件在其它地区将会继续上演。不过,单从体育赛事运营角度就事论事,本次十二强的赛事组委会显然犯下两个基本错误。

第一,赛事组委会没有没有制定基本的赛事疏散预案。体育比赛属于人口密集型活动,尤其是足球比赛。在过去一个世纪中,由于人口疏散不力,因此死亡人数超过20人的比赛事故在全球内至少有30起之多。有鉴于此,我国在《生产安全事故应急预案管理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等法案中专门对体育比赛人口疏散设置细则规定,近年来更是在上述法律的指导下推出了专门性的规章——《群众性文化体育活动治安管理办法》。

该办法明确规定,凡举办体育大赛,所在地的省体育局、省安监局和承办地人民政府应联合成立大型体育赛事运行管理机构,即活动组织委员会。组委会可成立大型体育赛事突发事件应急工作领导小组和省安全监督管理局应急指挥中心,负责组织、领导、指挥本级和监督检查系统内部突发事件应急预案的制定、运行及应急响应行动。预案涉及到行政、公安、消防、交通、卫生、气象、通讯、电力、供水等及其他必要参加的部门时,各部门必须给予足够的支持。

显然,在沈阳的这场十二强预赛中,无论是赛场的出口入口开放数量太少,还是赛后公共交通设施“准时”停运均说明一点:赛事组委会压根没有制定相应的预案,最起码,公安、消防、交通、卫生、气象、通讯、电力、供水等等部门没有给予足够的支持。要知道,沈阳当初积极申办十二强主场时的热情和福地宣言让人至今记忆犹新,而确定成为主场城市后他们也有数月的筹备时间,赛事组委会完全可以从容不迫地开展筹备工作。但事实却是,他们连最基本的公共交通延迟这一惯例都没列入预案,只能说明,当地有关各方在申办成功后的心思全都放在如何赚钱之上,以致于利欲熏心到了对基本的群体性预案规定视若无睹的地步。

▼体育大赛应急预案基本执行流程

640.webp (34)

第二,赛事组委会缺乏最基本危机公关意识。如果单从该场比赛结束不到半小时官员邀功新闻就成功抢占头条而言,当代官员的媒体宣传意识之强烈丝毫不逊于娱乐圈的顶级明星。而在三万多名球迷迟迟无法疏散的事故出现二十四小时后,仍然没有任何一个组织或个人就此事发声,而越是沉默,越是会刺激民众的不满情绪飞速上涨。

从昨晚赛后仅仅只是四大门户发布一条名为《曝国足赛后沈阳地铁公交停运 黑车10倍价狂宰客》的新闻,到今天,全民忽略了比赛结果本身,转而集体怒喷赛事组委会的种种低劣安排,只能说明,沈阳当地有关部门根本没有任何危机公关的意识。虽然各地政府前些年按要求均配备了新闻发言人,但如今看来,这些发言人多是一些邀功请赏专家。一旦需要危机公关时,连危机公关最基本的三要素——“及时”、“客观”、“诚恳”这三要素统统抛到了爪哇国,天知道,这六字箴言凝结了党校教授们多少殷殷嘱托!

当然,除了这些具体的工作缺失外,最根本的一点就在于,我国目前的体育大赛行政干涉过度,体育大赛早已丧失了万民同乐的应有本质,更像是为了确保不出事而不择手段的政治工程。国家级大赛肯定由政府举办,为了确保安全不出问题,宁可不卖票、空场举办,对外则宣称票已售罄,类似林林总总的糊涂账早已毋庸赘言;至于普通商业赛,同样也需要承办方向所在地政府、公安、效仿、医疗、安监等十多个部门同时申请,抛开程序复杂、成本惊人等恼人因素外,安保部门还动辄以安全为借口对观众进场人数进行限制,主办方最终总被被迫空置10%-30%的座位。当此之际,这些商业赛已经丧失了盈利为导向的本质,最终只能办一场赔一场,久而久之,体育从业者行业开始盛行一句苦涩的自嘲:“体育比赛赔钱赚吆喝”是梦想,“体育比赛赔钱又丢人”才是生活。从这个意义出发,谁在真正在束缚中国体育产业发展已不言自明,体育产业急需国退民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