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来比赛还是来经商? 丹麦羽球队来华赚翻天
文 / 杨敏 来源于 大洋网-广州日报 2016-05-17
丹麦羽协向那些有意拓展亚洲市场尤其是中国市场的跨国品牌抛出橄榄枝,只需付出1/20赞助丹麦国家足球队的费用,丹麦羽毛球队就能为赞助商带来性价比极高的回报。

广州日报昆山5月16日电(特派记者 杨敏)2016年汤姆斯杯尤伯杯世界羽毛球男女团体锦标赛今天在昆山结束了第二个比赛日的角逐,中国女队轮空,中国男队则在晚上进行的第二场小组赛上击败法国男队,收获2连胜。法国男队以小将为主,没有特别突出的选手,该队目前由“四大天王”之一的丹麦名将皮特·盖德担任主教练。中国队遣出强阵,三单两双的出场顺序是谌龙、张楠/傅海峰、林丹、李俊慧/郑思维以及田厚威。在首场小组赛中休战的林丹出任第二单打,他以2比1逆转战胜对手克拉尔布特,也为国羽提前在前三盘以3比0的大比分锁定胜局。小将李俊慧/郑思维首次参加汤姆斯杯,1997年出生的郑思维被视为男双明日之星,也是被中国队寄予厚望的奇兵。明天,中国男队轮空,中国女队将迎战小组赛第二个对手西班牙女队。

论今年汤尤杯的夺冠热门,丹麦队无论在男团还是女团均排在中国队、日本队,甚至韩国队之后。但是,若论曝光率与吸金能力,这支来自北欧的老牌劲旅可谓遥遥领先。比赛才开始不到两天,丹麦队已经在昆山一口气出席了两个由不同的赞助商主办的见面会。丹麦羽协向那些有意拓展亚洲市场尤其是中国市场的跨国品牌抛出橄榄枝,只需付出1/20赞助丹麦国家足球队的费用,丹麦羽毛球队就能为赞助商带来性价比极高的回报。丹麦队头号男单阿萨尔森则反过来向那些有意进军欧洲市场的中国品牌呼吁,球打得好且会说中文是他代言的优势。本次中国之行,对于丹麦人来说真是比赛吸金两不误。

赞助商

满意代言效果

在世界羽毛球发展并不均衡的当下,强队主要集中在亚洲,而在欧洲队伍当中,综合实力还能与亚洲队伍叫板的,也只有丹麦队。

该队去年突然在东莞举行的苏迪曼杯世界羽毛球混合团体锦标赛上成为焦点,不是因为具备冲击冠军的实力,而是开赛在即却有数名双打主力被除名——他们个人代言的曲奇品牌与国家队签约的皇冠丹麦曲奇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竞争关系。正当外界等着看笑话的时候,作为全队赞助商的Danisa皇冠丹麦曲奇立即在东莞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不到半年,由曲奇引发的风波被丹麦羽协化解,包括全英赛男双冠军鲍伊/摩根森在内的5大双打主力全部回归。去年10月丹麦公开赛期间,丹麦发表声明,确认两个曲奇赞助商之间的矛盾已经解决。尽管丹麦队在去年的苏迪曼杯上因阵容参差不齐而颗粒无收,但皇冠丹麦曲奇还是看到了与这支队伍合作的光明前景,并把双方的合作期初定为3年,在今年的汤尤杯上,丹麦队员的战袍上均印有该品牌的中文名称。丹麦丹尼诗特色食品有限公司CEO艾瑞克表示,与丹麦羽协的合作实现双赢,“除了赞助丹麦队参加大赛之外,我们还与重点球员签约,甚至成为丹麦公开赛的赞助商,我们的品牌因为羽毛球在亚洲市场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今天,皇冠丹麦曲奇在昆山广邀媒体出席丹麦队的见面会。年仅22岁的阿萨尔森已跃升至男单世界排名第四,他与暂列第五的队友约根森在过去一年双双击败过中国队的“全满贯”林丹。这两名男单对中国队的威胁不仅在汤姆斯杯上,还有两个多月之后在里约举行的夏季奥运会。丹麦队总教练拉斯表示,此次参赛的目标是男队和女队均能挺进四强,至于里约奥运会,他期待队伍能收获一枚奖牌。

赞助费仅为丹麦男足1/20

“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收视率前三位赛事当中,有一场正是羽毛球男单决赛(林丹VS李宗伟),要是今年里约奥运会上的男单决赛是中国VS丹麦,那我们的赞助商一定乐翻天。”跟随丹麦队来到昆山的丹麦羽协市场部主管贾斯珀·拉尔森期待着丹麦队能在里约的男单决赛上分一杯羹。

拉尔森在丹麦羽协主要负责商业开发,这次到中国来,他已组织队员出席了两个赞助商主办的见面会。“我们现在一共有三大主赞助商,分别是羽毛球、水泵以及曲奇品牌。”他的目标是让丹麦队战袍上的广告客户像F1一样多。在为丹麦队寻找赞助商方面,丹麦羽协也有的放矢。“以曲奇与水泵这两大赞助商为例,他们都是丹麦的著名品牌,如今期待开发以及拓展亚洲市场,尤其是中国市场。”拉尔森告诉记者,丹麦羽毛球队能成为该国品牌扩大在亚洲影响力的捷径,这一类赞助商正是他们的目标客户。

对于回报赞助商的方式,记者很是好奇。倘若代言的是食品,就像皇冠丹麦曲奇,队员平时在公开场合多吃一些也能增加曝光率,但针对刚成为合作伙伴的水泵品牌,那又是如何体现呢?拉尔森透露,近日全体队员在比赛之余还有出席一场与水泵品牌经销商的联谊会,届时将有来自全国各地70多名代表参加,主力队员会和他们进行友谊赛。记者发现,丹麦队员在出席赞助商活动时都是全力配合的,他们明白,赞助商是真正的“米饭班主”,他们经济收入的主要来源,更多的是来自成名之后的代言费。

拉尔森希望今后有更多丹麦的著名品牌牵手丹麦羽毛球队,他一口气提到了好几个全球著名的品牌,“例如嘉士伯、乐高、潘多拉,这些都来自丹麦,要知道,我们的代言费用仅是丹麦足球队的1/20。但丹麦羽毛球在亚洲影响力肯定大于丹麦男足。”他笑着说,丹麦只有550万人口,还不如广州的1/2。丹麦男足再有能耐,也只是吸引了500多万人关注,“但羽毛球就不一样了,只要算一算中国有多少人关注羽毛球,算一算这个项目在亚洲的影响力,就知道赞助我们的性价比有多高了。”

头号男单代言态度敬业

其实,记者还算漏了一个丹麦队的主赞助商——安徒生故乡欧登赛。这个离首都哥本哈根两个小时火车的小城每年10月举办丹麦公开赛,为了提升在亚洲的影响力,组委会与当地旅游局每年均邀请包括本报在内的亚洲主流媒体前去采访。拉尔森以欧登赛近年来中国游客人数暴涨为例,证明开拓亚洲市场对于振兴当地经济的重要性。

除了安徒生之外,羽毛球无疑成了欧登赛这个城市的另外一张名片,而有资格被“印”在名片上的头像,那非阿萨尔森莫属,因为他在欧登赛土生土长,如今又是炙手可热的丹麦队头号男单。与丹麦羽协一样,阿萨尔森也是对于庞大的中国市场非常期待。不过,他在吸引赞助商的方向上截然相反。“那些希望打开丹麦以及欧洲市场的中国品牌请考虑找我代言,我的羽毛球打得好,而且还会说中文。”阿萨尔森在青少年时代曾经在中国短暂训练过,也许因为这个原因,他比其他选手更加懂得知晓中文的好处。两年前,他开始通过互联网向北京的老师学习中文。这次在昆山,大家发现他的口语比去年10月流利了不少,今天下午接受媒体提问的时候,他能够全程用中文回答,更打趣地说自己的目标不仅是吸引中国品牌,更要认识一个中国女友。有趣的是,他还有一个中文名字——安赛龙,因为不想被别人叫维克托。“我希望有朝一日击败谌龙,那我就和我的名字一样了。”

在代表丹麦队参加汤姆斯杯这一类世界团体大赛的时候,阿萨尔森穿上与全队统一的战袍。不过,在参加其他单项公开赛的时候,他可以穿着印有自己个人代言品牌的比赛服。另一名男单主力约根森的个人赞助商也是皇冠丹麦曲奇,而阿萨尔森去年代言的则是一款耳机。除了比赛之外,他哪怕连赛后接受采访,也非常尽本分地把耳机套到脖子上再让媒体拍照。今天下午的见面会上,他不时把曲奇塞进嘴里,更坦言这是吃过最好吃的饼干,甚至吃出丹麦家乡的亲切感。阿萨尔森已经用世界排名证明了自己在羽毛球场上的实力,如今,他又以行动证明自己在代言产品的时候是多么的称职。看来,丹麦队上下是打定了中国的主意,不仅在比赛上,还在吸金上。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