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新闻

谷歌人机大战:人工智能终将颠覆人类?

一方是拥有十多个围棋世界冠军头衔的过去十年围棋界最强人类选手;一方是现阶段AI人工智能领域最厉害的围棋程序、谷歌公司的AlphaGo(阿尔法狗),3月9日12时,全球聚焦首尔钟路区四季酒店。

黄震 体育大生意 03/09 18:13 评论(0)  阅读(172)

w57007e

一方是拥有十多个围棋世界冠军头衔的过去十年围棋界最强人类选手;一方是现阶段AI人工智能领域最厉害的围棋程序、谷歌公司的AlphaGo(阿尔法狗),3月9日12时,全球聚焦首尔钟路区四季酒店。

最终,在五局三胜制的第一局较量中,执黑先行的李世石,在中盘局势领先情况下,在右下角局部战斗中出现失误,AlphaGo敏锐捕捉到战机随即重新获得主动权,最终AlphaGo取得本局胜利,取得1-0领先。3月10日12点,双方将在同一场地进行第二局比赛。人类在围棋这项号称“人类智力竞技的最后一个堡垒”的与计算机的战斗中开局不利。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李世石此前从未面对过人机大战,而对手AlphaGo可是对他和众多围棋高手的数万盘棋局有过充分解读,李世石也还有4局的机会去扭转局面,不论最终结果如何,都将是人类科技进步、智慧结晶的伟大成就。

AlphaGo失误远小于李世石

赛前,虽然科技界一致看好AlphaGo,但是围棋界的基本都认定李世石必胜,对李世石10战8胜的世界冠军柯洁说:“李世石最近的状态非常的好,谷歌AI难取胜。如果围棋AI挑战我,我认为以它现在的实力给我对抗还是太早了一点。”

 

纵观整个棋局,AlphaGo在开局阶段将局面变得复杂,但把控方面却有些力不从心,最终短暂的复杂局面结束后,李世石逐渐占据主动。但后半盘李世石却犯下了人类都会犯的错误:一是注意力无法持续集中,二是持续计算有所忽略,下出了问题手,最终电脑抓住了李世石的错误最终逆转。

从李世石和AlphaGo的一盘棋内容而言,电脑显示出了很强的水准,不少非一线的职业棋手看到一半都表示如果自己和AlphaGo对弈,很可能无法取胜。不过国家围棋队总教练俞斌却指出AlphaGo在两处的失误,而李世石在右下角也出现了问题手,只是李世石的问题手相对于电脑的失误而言,损失的价值更大。围棋是客观的项目,占据更多地盘的一方获胜,每一手的价值一旦被对手超越,自然无法赢得棋局。

不过,从全盘而言,开局阶段电脑一度被动,那也是李世石发挥最出色的阶段,开局和序盘时电脑一度将局面复杂化,但李世石应对有度,电脑在90手左右已经比较明显的落后。而且一条大龙依旧没有活尽。

但李世石一是没有抓住电脑的小辫子不放,开始了保守的下法保持优势,可惜的是在保守中还失误了,最后连失先手,无力回天。

电脑也许这一盘战胜了人类,但单从棋局来说,并非无懈可击。即便战胜了李世石,要完杀人类高手却还不能够,只能维持在互有胜负的阶段。半年多时间内连克李世石的世界第一人柯洁更是表示“李世石的强项是后半盘的翻盘能力,布局则是李世石最差的地方,判断力也不是太好,这对于AlphaGo来说是个重大利好,因为计算机一般来说也是强在后半盘。”意为AlphaGo并非无懈可击,只是对于李世石这样的类型比较擅长而已。

柯洁的分析不无道理,李世石最近半年和柯洁大战10盘,2-8被完杀,没有一次跨越了柯洁这道天堑,每一盘在序盘阶段都没有优势可言,仅有的赢下两局,一盘是后半盘发力,一盘则是靠柯洁的失误,柯洁的话分析出了李世石的问题所在,对于电脑在开局方面的技术劣势也进行了分析。说白了,开局的时候不是判断价值和计算的时候,电脑的优势无法发挥。

电脑在围棋领域要像国际象棋、中国象棋那样比职业棋手更权威,还需要进一步的优化和提升。

不过赛前很看不起人工智能的柯洁,也被整个棋局变化打击,中途他肯定自己比AlphaGo强,但是不会跟他下,不想被他学。可是到最后,李世石突然形势被逆转后,柯洁的语调已经彻底改变了,表示自己心里挺不是滋味,对任何人类都有很大胜算,但是对AlphaGo也就6成把握。

 

围棋,终被攻克的人类智力竞技最后堡垒

这一战的意义对人类而言,是扯掉了最后一块遮羞布。电脑在计算方面和稳定性的绝对优势,让人类在计算和判断选择方面的优势逐渐弱化。

19年前(1997年),在国际象棋项目上,当时的世界第一人卡斯帕罗夫就败给了深蓝。10年之前(2006年),5位中国象棋特级大师和超级计算机“浪潮天梭”大战20局,也以9比11败下阵来。而在计算机技术已经高速发展2016,计算机攻克人类三大棋类最后一大堡垒围棋,初战取胜如今最强之一的围棋棋手李世石,说明了科技进步和人力的有限。

围棋之所以很难被人工智能攻破,战胜人类高手,就是其可能的组合数异常庞大。至于多么异常,2016年1月普林斯顿的研究人员给出了最新研究结果:对于一个19×19的围棋棋盘而言,一共有361个位置,而每个位置可以单独放置黑棋、白棋或者留空,理论上所有的可能组合是3^361种。但根据围棋规则,不是所有位置都可合法落子,例如在围棋术语中没有气的位置就不能落子。

在技术方面,谷歌对于电脑计算方法的改变进行了说明,由之前的穷举算法变为了蒙特卡洛模拟树算法。当年战胜卡斯帕罗夫的深蓝和战胜五位中国象棋特级大师的浪潮天梭都是使用穷举算法(将所有的可能全部列出,然后从中一一分析做出选择的方法),但由于围棋的特点(变化太多,棋盘更大,单个子力没有权重的区分),故此穷举算法并不适用,而蒙特卡洛树算法则是只选择其中一些有效的方法进行计算,更强调合理性和精确性。

AlphaGo的研发人戴密斯·哈萨比斯说:“AlphaGo和IBM的‘深蓝’不同,有自主学习的能力,AlphaGo将来可以适用于医疗等服务领域。我们知道李世石九段是过去十年最强的传奇棋手,我对他接受挑战本身心怀感激。如果这次挑战失败,我们也考虑继续发起挑战。”

据悉,Deep Mind团队给AlphaGo输入了海量的职业棋手的对局,而自我学习演绎的对局数更是达到了3000万局。“深度学习”项目总监戴维德`西尔弗说:“我认为AlphaGo对李世石的胜负是50比50。AlphaGo已学习了相当于人类1000年的学习量。”

谷歌AlphaGo基本原理,核心价值是学习了近万盘人类历史高手的棋局,和自我对战下的3000万盘棋局总结的经验。

对比一下,谷歌学习的近万盘人类棋局是5位数,谷歌自行对战的3000万盘是8位数。而围棋所有可能的棋局盘数是171位数。如果规避还有可能的重复变化,把大头去掉,那也有70位数的棋局变化。

简单而言,围棋的变化太多,新算法就和人类一样,只考虑合理的选择进行计算,将范围缩小,算路则有针对性和目的性。如此的逻辑之下,围棋也变成了并非不能攻克的堡垒,李世石虽然只输了第一盘,但这场比赛人类已经输了,因为计算机即便输掉后面的全部四局,也看到了战胜人类的可能,而且比起计算机,人类显然更难维持巅峰水准。

 

谷歌的市场营销大胜

其实不论这次棋局的最终结果如何,谷歌的人工智能围棋程序AlphaGo已经“赢了”,因为在这场吸睛大战中,谷歌赚足了全球的关注。

这次成功的市场营销,最初的起源是在1月27日晚5点,全球权威的科学学术杂志《自然》刊登一篇封面论文,宣布谷歌旗下Deep Mind开发的人工智能围棋程序Alpha GO,在十九路围棋分先5比0击败了欧洲围棋冠军、旅法职业棋手樊麾二段(中国棋院)。随即谷歌宣布今年3月悬赏100万美元将和十年传奇棋手李世石九段进行五番棋较量。

这一新闻形成了爆炸性的轰动。甚至很多人之前樊麾对闻所未闻,樊麾1981年出生在陕西西安,从小学棋,也算是“年少成名”,曾入选过中国国少队,围棋职业二段。2000年左右搬到法国,一直生活到现在。这位自称棋艺“不怎么样”的选手,现在是法国围棋队教练,也是过去三年欧洲围棋冠军。

这场较量是谷歌很成功的市场营销案例

QQ20160311-6@2x

 

这些背景和title让他成为了AlphaGo理想的测验对手:有一定实力,但并没有那么高不可攀。同时又有名气,如果赢了将会是很好的宣传噱头。

尽管围绕着AlphaGo击败樊麾的过程存在着很大疑问。这场签署了严格保密协议的比赛被不少人认为动了手脚,在对战棋谱公布后的二个月里,大量职业围棋高手含蓄或公开指出樊麾水平发挥失常,或不求进取,或是放水。柯洁评价道:“他可能也是好久不下棋了,实力表现非常糟糕”。

而谷歌通过这次人机大战,已经获得了巨大的经济利益。在谷歌爆出拿出100万美元作为奖金挑战李世石的当日,谷歌股价大幅上涨,涨幅4.42%,换算成市值涨了200亿美元。从宣传效果来看,谷歌这次的“广告”做得非常巧妙。与此同时,谷歌旗下设计围棋AI的公司DeepMind正推进自身医疗技术发展,因为其在围棋领域的影响,已经获得不菲的订单。

其实人工智能并非只有谷歌在研制,Facebook便站出来声称,它们也具备这样的AI技术。不过谷歌还是在投入与营销上取得了大幅领先。

 

高科技公司在AI的前瞻性投入

谷歌从2014年年初以4亿美金的高价收购了英国的人工智能公司Deep Mind,这家公司由由游戏神童、神经系统科学家哈萨比斯(Demis Hassabis),苏莱曼(Mustafa Suleyman),以及研究人员列格(Shane Legg)创立。哈萨比斯幼年曾是一名国际象棋神童,被“智力奥运会”称为有史以来最出色的选手。

DeepMind 这家位于伦敦的初创公司研发的产品至少有三款:“一款具有高级人工智能的游戏,一个电子商务智能推荐系统,以及另一款与图片处理相关的产品。”而最新出炉的“阿尔法狗”的表现令人震惊。

最近,谷歌收购的都是一些比较激进的公司。仅机器人公司,谷歌就至少收购了八家,包括仿人机器人制造商 BostonDynamics。除此之外,还有从事智能恒温器和烟雾报警器设计制造的智能家居产品公司 Nest,以及人工智能初创公司 DeepMind。

 

DeepMind联合创始人哈萨比斯、李世石和谷歌董事长施密茨

QQ20160311-5@2x

DeepMind 团队至少有50名成员,并且确定可以拿到的融资总额也已经超过了5000万美元。此外,该公司在争夺人才方面的能力已经与谷歌、Facebook、百度、IBM、微软和高通公司相当,或许能做到这一点的初创公司也就只有 DeepMind 一家。

DeepMind 早期投资者之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说有哪个团队能实现远程实施人工智能的话,那一定是 DeepMind 团队,你可以把它想象成人工智能领域的曼哈顿计划。”

DeepMind 的技术已经成为谷歌技术栈的一部分。事实上,网上已经有一些迹象表明了这一点,包括三个在美国境内申请的关于合成图像搜索技术的专利,以及一篇关于人工智能如何在游戏中战胜专家级人类玩家的算法的论文。

据信息网(The Information)报道,Facebook 也一直在觊觎 DeepMind 团队的人才。不过,Facebook 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曾表示,比起收购整个公司,他们更愿意将其擅长深度学习技术的研究员收归麾下。

此次谷歌AlphaGo战胜李世石,除了拉动自己股价上涨之外,也向投资人证明了其Alphabet前瞻性投资的价值。自然,作为谷歌最大竞争对手的Facebook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至少让外界知道自己也是代表未来的AI领域的领先者。

 

围棋运动的推广,AI将造福民生

如果不是人机大战这个成功的营销,你很难想象会有如此之多的国内外平台关注围棋这项运动。根据体育大生意的了解,国内就有各大门户腾讯(张泉灵主持,古力嘉宾)、新浪(解说王小川、俞斌、李喆、王雨荍)、网易(解说曹大元、时越)、搜狐、凤凰网(解说孔杰、罗洗河、刘小光),视频网站乐视网(解说王煜辉、柯洁等)、斗鱼TV(解说邓歆懿)、bilibili,还有各种围棋网站如野狐围棋、弈城围棋(解说江维杰)、围棋TV(解说周睿羊,刘星等)、围棋部落(讲解刘硕、朱贞)、中国棋院官网、天元围棋、忘忧围棋、弈客app等等平台进行了直播。

而对于围棋这项在全球范围内都很小众的体育项目,通过人机大战的曝光,也重新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也让更多人愿意送孩子去参加围棋培训班,去了解这项有着2500年历史、传统的运动。

而对于人机大战,俞斌九段的说法可以参考:谷歌AlphaGo赢了李世石对人类社会是好事,狭义上看对围棋发展是推动,当年电脑介入国际象棋以后,布局体系、思维模式、训练方法,对棋手们带来颠覆性的改变,在电脑的帮助下国际象棋的发展大步向前。从广义上说,人工智能未来能在更多高端民生行业中解决问题。

说白了,AlphaGo围棋程序只是AI人工智能在游戏层面的一个很好的展示,而谷歌未来看重的绝不仅仅是一个围棋,而是机器人等更多高科技产品对于人类生活所带来的质变。人工智能赢了,并不代表着人类输了。

 

人类何必恐惧

虽然人机大战第一局的结果让世界震惊,甚至有些人担心科幻电影中的“天网”系统,机器人或者计算机具备高度智能反而与人类为敌、颠覆人类文明,但这种担忧有些脑洞过大了。

在科技日新月异发展的今天,电脑AI已经融合到了人们的生活中,电脑现在已经可以帮人类做打扫、驾驶、识别等等非常细化的事情,谷歌的人工智能也不仅仅应用在围棋领域,他们的不少产品都有着人工智能的应用。随着科技的发展,电脑将在更多的领域超越并取代人类。

电脑是否会取代人类的统治地位?就像电影《黑客帝国》中演的那样?目前而言不少人也有这样的担心,甚至还有人提出真正的智慧计算机可能会加速人类的灭绝。

也许那会是以后人类需要面对的问题,但目前而言,人工智能的目的还是模拟人类、在某些方面超过人类的阶段,围棋方面的突破是电脑科技突破的又一个领域,而目前他们则将这个领域拓展得越来越大。

其实,AI是一个很宽泛的议题,仅分类就有弱AI、强AI和超级AI三个级别。而通常情况下,我们当前看到的AI都是弱AI,谷歌AlphaGo也只是能力特别强悍的弱AI。强AI需要具备思想,在现今技术水平下人类还做不到。即使根据对行业专家的调查看,也并不是所有AI研究者都认为强AI会于这个世纪内出现,所以看到谷歌AlphaGo就联想到机器颠覆人类,为时过早了。

AI很难有道德标准判断,至少现阶段人类没法用计算机代码去表达这些东西。仅从这个角度看,AI想要独立于人类(摆脱人类控制而发起机器人独立战争),这样的哲学理念在今天的技术水平下仍不可能实现。

未来会如何,谁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