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新闻

谁在阻挡CBA管办分离?

CBA比赛是俱乐部打的,赛区是体育局在管,安保是警方和安保公司管,如果还说俱乐部是主体,实际上他们只是“表演的主体”,却承担着所有的责任。

体育大生意 12/25 14:56 评论(0)  阅读(186)

640.webp_副本

辽宁队主场一个矿泉水瓶,砸破了郭艾伦的脸,也砸出一个问题:如果CBA已经管办分离,还会有这个矿泉水瓶事件吗?

由于CBA历史上每个赛季都会扔不少矿泉水瓶,在本溪这个瓶子扔出来之前,管办分离的CBA就会有强大的管理措施:联赛公司与各赛区警方密切合作,安检、场地安保高度职业化,签订严密的问责条例,一旦发生漏网之鱼,安保公司将会蒙受巨大损失;俱乐部将可以安心比赛,运营自己的球队,但他们也可能付出比现在更高的安保费;为了净化赛场,提升联赛形象与品质,联赛公司将聘请高规格的公关公司;裁判将会实现职业化,完全受雇于联赛公司,以根绝不公平吹罚。

简言之,如果CBA已经管办分离,这个瓶子可能根本扔不下来。

事实与理想的差距是这样大:警方抓住了扔瓶子的少年,因未满18岁,无法对其提起刑事诉讼;本溪赛区被罚10万元。这样的处罚之后,还有更多的瓶子有可能扔下来。

事件发生后,网上的谩骂铺天盖地,有指责本溪体育馆安保的,有骂篮协的,有说警方的,更多的则是无休止的地域攻击。但最后你发现任何一方都觉得冤枉:篮管中心说,我们无权抓人,只能罚款;俱乐部说,我们交了安保费,到头来罚我们的钱;安保公司说,我们保证观众席没有人能带进瓶子,是你们从工作人员通道带进去的;赛区说,我们只是地方体育局,拥有这座球馆,其他什么都没有。

这就是CBA的现状,说是职业联赛,但只是俱乐部的构成职业化了。每次出现赛场的暴力事件——语言暴力和行动暴力——他们就非常委屈,因为挨罚的总是他们,而他们的主体部分是篮球队,管理和运营部门只有三五条枪。CBA比赛是俱乐部打的,赛区是体育局在管,安保是警方和安保公司管,如果还说俱乐部是主体,实际上他们只是“表演的主体”,却承担着所有的责任。

篮管中心又能做多少呢?他们除了开会,罚款,也无能为力。在北京广渠门内大街的通正大厦,14层是篮管中心的办公地点,从主任信兰成到最小级别的文员,加起来28人。每次进入赛季,这些人就被动员起来,派到赛场当“比赛监督”。因为人不够用,他们常常要在各地飞来飞去不能回家,而每周一是所有人一个星期当中惟一能喘口气回趟家的日子——正是在这个星期一,为准备比赛绞尽脑汁的教练们全部被叫到北京,签署清洁赛场的“承诺书”,所我所知,这已经不是第一份“承诺书”。

篮管中心被派出去当“比赛监督”的公务员们,也是有苦难言,由于“八项规定”的出台,出差已经被取消了所有的补贴,也没有加班费,他们所有的收入就是工资单上的几千块钱,从科员到处级,多少不等,但每个人多一分钱也不能拿。我曾跟他们开玩笑说,你们出差惟一的好处,就是今晚洗澡可以不用自家出水费。真的,没有比篮管中心(又称“篮协”,因为两块牌子一个单位)的公务员们更盼望“管办分离”的了,而他们在球迷的键盘上时常被称为“烂鞋”。

事实上,CBA已经为“管办公离”做好了一切准备,篮管中心在通正大厦8层租用了一个大间,供竞赛部使用,称为“联赛办公室”。一旦分离成功,竞赛部就可以成为联赛公司的办公地点。现在这个办公室只有3个人是正式的公务员,要负责20个球队几百场比赛根本不可能,更何况,这个办公室除了要负责CBA,还要负责WCBA、NBL、全国女篮锦标赛、俱乐部青年锦标赛。所以只能从社会上招聘2人,反聘退休的3人,这还不够,只能招4个实习生。很多大学生怀抱理想,想在CBA大干一番,来到这里才发现,由于编制限制,他们只有实习的资格,没有收入,每月补贴800元交通费。实习生无法靠这个谋生,来一批走一批,走一批又来一批。

我们经常拿CBA和NBA相比,NBA是个国际化的私有公司,在纽约的总部有23个部门,员工加起来1000多人,这还不算海外的6个分支机构。NBA在2013-14赛季的收入是290亿人民币,CBA是4亿,二者之比是72.5/1,而二者的管理总部人员之比是1000/12=83.3/1。两个比例似乎是协调的,但论规模,CBA就是“小作坊”。

球迷们都在骂“烂鞋”,呼吁管办分离和真正的职业化,但是篮管中心没有权力做这个决定。早在上赛季开始前,篮管中心已经做好了“管办分离”的文件准备,最早可能在今年6月实行。但是文件上报体育总局批复,最后被压下来,不了了之。在这个过程中,足球率先开始管办分离,而总局主管篮球的副局长肖天被带走。没有人知道为什么篮球先不分离了,只是被吩咐先放一放,看看足球的改革怎么样,成功了就按足球的模式改革。

足球要多长时间才能显示出改革的成功呢?在这个过程中,CBA的篮球场还会丢下多少个矿泉水瓶呢? casino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