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围棋联赛能否成为“围棋NBA”?
文 / 王镜宇 来源于 新浪体育 2015-07-13
由城市围棋联盟主办的2015-2016赛季的城市围棋联赛正在全国各地火热进行。这是国内首个由投资人主导、以联盟形式运作的大型围棋赛事,其新颖的筹资方式和打造围棋界“NBA”的口号都十分吸引眼球,众多二线职业棋手的参与也反映出了赛事的影响力。

由城市围棋联盟主办的2015-2016赛季的城市围棋联赛正在全国各地火热进行。这是国内首个由投资人主导、以联盟形式运作的大型围棋赛事,其新颖的筹资方式和打造围棋界“NBA”的口号都十分吸引眼球,众多二线职业棋手的参与也反映出了赛事的影响力。那么,这项新创办的赛事究竟新在哪里?它的发展前景如何?能否起到推动围棋产业化进程的作用?也许这些问题现在还很难全部解答,但这种新的尝试还是令人充满期待。

城围联的N个第一

从某种意义上说,城市围棋联赛这一新生事物是2014年10月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国务院46号文)的直接受益者。

放在以往,如此大规模的全国性围棋赛事主办单位一定是国家体育总局棋牌运动管理中心、中国棋院或者中国围棋协会,而不可能是城市围棋联盟这样一个刚刚破土而出的新生组织,仅此一点城围联就创造了历史。

其次,城市围棋联赛的主办方没有向中国围棋协会缴纳任何赛事审批费用,这也得益于46号文将“简政放权,取消商业性和群众性体育赛事活动审批”变成了 白纸黑字的政策指引。中国围棋协会退而成为“指导单位”,城围联名正言顺地成为主办赛事的主体。城围联体育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覃勇刚坦言,城围 联的诞生跟体育产业政策的春风有直接关系。

此外,城围联在赛制方面也进行了诸多创新。比如,采用接力赛的形式,引入换人、暂停等集体球类项目比赛规则,将比赛分为常规赛和季后赛,常规赛根据地 域分区。这些围绕比赛形式和规则的变化,增加了比赛的趣味性和观赏性。武汉丰达俱乐部教练刘帆四段说,接力赛的形式很好玩。

激战正酣的首届比赛冠军奖金达到了80万元人民币,超过了举办多年、由顶尖职业棋手参加的全国围棋甲级联赛。2015-2016赛季的比赛吸引了不少 职业棋手特别是女子职业棋手参加,其中就有大名鼎鼎的叶桂、郑岩等,胡煜清、白宝祥、马天放等业余天王也几乎被“一网打尽”。

形似NBA 羡煞CBA

对于中国的体育产业和职业联赛而言,城围联的不凡之处在于,它开创了投资人在项目协会之外独立运作商业(职业)赛事的先例。城围联与NBA的相似之处 在于,这个联盟是由18个投资主体组成的,联赛由这18家俱乐部股东组成的城市围棋联盟授权城围联体育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来运营。换句话说,NBA怎么发 展,老板们说了算;城围联怎么发展,也是投资人说了算。

仅仅从这一点上讲,城围联已经做到了CBA联赛投资人争取了20来年尚未达到的目标。NBL联赛在管办分离方面的尝试和运作模式,从本质上跟城围联就有相通之处。

据覃勇刚介绍,城围联的设计投资资金为1亿元人民币,最初计划由32个俱乐部出资。其中,城围联体育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雷翔所代表的华蓝集团占 34%的股份。按照最初的设计,除华蓝之外的4个董事单位占股3%,剩下的俱乐部占股2%。不过,首批32席并未招满,还有14席虚位以待。

跟NBA、CBA的大部分老板爱球、懂球不同,城围联的投资人中有很多不懂围棋。此外,城围联投资人对于联盟、联赛的发展前景的话语权也不均衡,绝对控股的华蓝集团占据了主导位置。

尽管如此,城围联还是代表了职业赛事产业化、联盟化、公司化运作的方向。据介绍,城围联体育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已由国家工商总局批准,在广西办理了注册手续,城市围棋联盟也在寻求在民政部门的注册。

城围联咋挣钱?

在商言商。既然要做职业化、产业化的赛事,城围联打算怎么盈利呢?经营了多年的全国围甲联赛尚且没有造血功能、只能靠赞助度日,城围联能够打出一片天吗?

据覃勇刚介绍,城围联对于未来盈利模式的设想主要有几个方面:一是赛事运营开发,二是线上线下产品,三是餐饮、旅游等文化衍生品,四是体育文化地产。他坦率地说,在起步阶段要想通过前三种方式挣钱几乎不可能,比较可靠的估计还是体育文化商业综合体的模式。

覃勇刚的判断,来自于华蓝集团在广西南宁建造、运营的南国弈园这个项目的成功经验。

南国弈园是广西智力运动发展中心所在地,也是广西首座以智力运动为主题、拥有丰富文化内涵的环保型建筑。据覃勇刚介绍,自2011年底揭牌启用之后, 这里不仅举办了很多各类棋牌赛事,还在餐饮、婚宴等经营方面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目前,南国弈园每年的收入达到了三、四千万元人民币。除了南国弈园之外,华 蓝集团还在烂柯山所在地浙江衢州开发了弈谷文化产业园项目。

覃勇刚说,希望能够把南国弈园和衢州弈谷这样的体育文化综合体的成功模式“拷贝”、“粘贴”到更多城市,进行“体育文化地产的经营和开发”。他说: “开发产生收益的一部分将直接划给联盟。联盟和公司的合作模式里有一条,联盟委托公司开展商业运营,运营产生收益的一部分(暂定15%)划给联盟进行赛事 运营。”

覃勇刚透露,城围联的初期运营将依靠资本金来“砸品牌”,预计经过两年左右,各方面的投资就会产生收益。中期目标则是在几个省市形成一定连锁效应,带 动后期的资产运营和体育文化综合体的经营。“经营本身能产生正向的现金流,像南国弈园一样,反过来给城围联提供投入。如果收入好的话,还会加大对赛事的投 入。”

城围联的远期目标,则是开发一定数量的城市,形成固定的经营模式,开拓一些新的项目。当达到一定体量的时候,往资本市场上走。

“我们会把城围联旗下的资产和品牌整个打包,通过资本市场的力量再放大。我们对赛事品牌做了规划,希望通过三到五年的时间让赛事品牌本身的价值达到10个亿,”覃勇刚信心满满。

据覃勇刚估计,城围联首个赛季的资金净流出大约会在1000万元人民币左右,主要包括奖金、赛事直接运营成本、传播渠道和内容生产研发、围绕赛事的软硬件开发、对商业模式的持续开发、对围棋商业化传播的研究、核心团队20多人的人工和差旅成本等等。

精英化?大众化?

2015-2016赛季的城市围棋联赛常规赛已经赛程过半,主办方在赛事运行的过程中也面临着新的思考和挑战。

对于城围联而言,每年动辄上千万的投入不是小数目,主办方自然希望这项赛事能够获得媒体和公众的持续关注,尽快达到“砸钱赚吆喝”的效果。然而,围棋 这个项目相对“小众”的特点以及明星、亮点的缺乏却是制约赛事大众传播的一个瓶颈。虽然主办方在赛制设计等方面下了不少功夫,但还是很难在短时间内取得大 的突破。

其次,在城围联究竟是走围甲联赛的精英化路线还是“我是球王”的大众化路线的问题上,主办方也还没有完全理清思路。以2015-2016赛季为例,参 赛选手仍以二线职业棋手和业余豪强为主,草根棋手的参与度非常有限,城围联仿佛成了全国围甲联赛的“次级联赛”,与真正的业余棋手、草根棋手仍有巨大的疏 离感。

中国围棋目前存在的一大问题恰恰是缺少真正为普通成年爱好者服务的业余赛事,缺乏帮助成年爱好者实现在线下“棋逢对手”、“以棋会友”的大平台。对于不缺资金、只缺创意的城围联而言,这里也许蕴藏着巨大的未被激发的消费潜力。

在国务院46号文出台之后,各路资本闻风而动。用著名体育产业专家鲍明晓的话说,现在中国的体育产业界不缺资金,缺的是优质的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赛事 资源。无论城围联下一步怎么走,他们总归是迈出了产业化、联盟化、公司化的关键一步,创立自主赛事品牌的方向也是正确的。

对于面临转型的国家体育总局棋牌运动管理中心和中国围棋协会而言,城围联的尝试既形成了潜在的挑战,也为他们将来的发展提供了思路。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围棋市场化、产业化的春天会到来吗?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