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创新

【创客】三个体育记者抱团创业,他们从体育教育入手,要培养“少年运动家”

体育媒体人创业,是今年以来的一种潮流,比如前《新京报》主编艾国永和他的马孔多专注跑步,前网易副总编辑颜强离职创业筹划做肆客足球,而今年3月,几个体育记者通过一番研讨也决定创业,他们选择的方向是做青少年体育教育平台,体育大生意11月17日见到了少年运动家的两位联合创始人,和他们聊聊体育记者创业的痛并快乐。

丹拿 体育大生意 11/22 15:21 评论(0)  阅读(536)

13.pic

体育媒体人创业,是今年以来的一种潮流,比如前《新京报》主编艾国永和他的马孔多专注跑步,前网易副总编辑颜强离职创业筹划做肆客足球,而今年3月,几个体育记者通过一番研讨也决定创业,他们选择的方向是做青少年体育教育平台,体育大生意11月17日见到了少年运动家的两位联合创始人,和他们聊聊体育记者创业的痛并快乐。

体育记者挤进产业发展浪潮

采访约在海淀区的一个咖啡馆,记者稍稍晚到了些,两位少年运动家的创始人站起身相迎,桌上摆着一本阿根廷作家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的《诗艺》,这是一本介绍文学、品位和博尔赫斯本人的书,是张宾坐地铁时的读物。虽然因为创业每天忙得昏天黑地,但这位前《新京报》的记者并没有改变一个文艺青年的习惯。

记者其实跟另一位创始人徐显强认识已久,据他介绍,“少年运动家的核心团队其实就是三个前体育记者。”大学毕业后他的第一个工作地点是《新京报》,后来去了腾讯,再后来去了南方都市报,一直做到文体中心首席记者,常驻北京。而张宾在离职之前,是凤凰体育频道的副主编。另一位合伙人毛烜磊,足迹遍布中央电视台、中国网球协会、京华时报,还曾创业做过一段时间的青少年武术培训,工作经历更加丰富。

传统媒体落寞之时,也正是体育产业勃兴之日,三位体育记者都遭遇了行业的发展瓶颈,同时又按捺不住“自己做点事”的冲动,他们对未来的规划,是成就一番属于自己的事业,在体育产业发展的浪潮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三人相识十余年,平时关系就不错,想法统一了,辞职,今年3月注册了公司,做了两个多月的市场调查,6月中旬,正式开干。

“我们这个团队其实一起做过很多事情,比如2012年给中国网球公开赛做了《中网日报》,内容编辑、印刷、发行一条龙,都是我们做的,有过一些磨合与实战经验。”张宾说。

当大家纷纷选择订场、约球、找教练作为创业项目时,这三个体育世界的长期观察者却为何一头扎进了体育培训?用很多业内人士的话说,这可是一个苦哈哈的领域啊。

“对于创业方向,我们想过很久。感觉约球、订场,诸如此类,都是在存量上做文章,成年人对此并没有特别旺盛的需求。而青少年这个群体就不同,肥胖、近视、长高、性格孤僻是他们的痛点,从事体育运动能解决很多问题,随着家长锻炼意识的增强,每年会有大批的新生力量进入体育市场,我们的目标就是做增量。而且,青少年是体育产业的源头,只有体育人口的大规模增长才能壮大体育消费市场。”徐显强分析认为,“美国体育产业为什么那么发达?因为他们七八十年代就已经把基础打好了,青少年体育教育体系完善起来了,运动成了伴随每个人一生的生活方式。别说5万亿,整个产业的发展空间是无限的。当然,做好它并不容易。”

 

公众号嫁接商城,B2C模式靠机构合作

目前,少年运动家在线上只有微信公众号和微博,因为“APP开发和推广成本太高”。他们的定位是“打造青少年体育教育完整产业链”,Slogan是:“让孩子拥有受益一生的体育爱好,这是少年运动家希望和家长携手达成的目标。”

毛烜磊负责战略制定和资源对接,张宾负责技术和社交媒体内容更新,徐显强更多负责机构的联络与执行,用户群则由大家一起来维护,单是做客服工作,有时候他们就要忙到深夜。张宾介绍说:“公众号嫁接商城,通过微信做入口,用户进入商城选课下单,然后前往我们的合作机构参加活动,进行体验或者培训。”

媒体人纷纷转型做自媒体,但这三位前体育记者一开始就革了自己的命——摒弃内容、远离鸡汤。“我们所做的一切服务都围绕课程,比如周讯、人物专访、家长沙龙等栏目,都是为了方便家长找到合适的培训机构,培训机构找到合适的家长。虽然用户增长速度相对较慢,但足够精准,现在留存下来的都是小孩有体育锻炼需求的家长。”

而对于众多培训机构而言,这样的平台又是他们急切需要的,受困于人力与资源的缺乏,他们往往找不到好的宣传推广方式,招生单靠老学员的自发传播,增长有限。“即便是北京规模最大、做得最成熟的连锁培训机构,也存在扩大生源的需求,品牌宣传的需求。少年运动家这样专业平台的诞生,以及体育记者带来的媒体思维和推广手段,为他们打开了一扇新的窗户,因为我们的用户足够精准,他们的品牌和教学方式很便捷的就能到达目标用户的面前,极大的减轻运营成本,提升了效率。”这是徐显强长时间与培训机构打交道得出的结论。

三位体育记者利用以前在体育圈积攒下的人脉资源,迅速同体育明星创办的培训机构建立了联系,奥运会跆拳道冠军陈中、奥运会竞走冠军王丽萍、短道速滑世界冠军小杨阳、花样游泳奥运会奖牌得主顾贝贝、乒乓球世界冠军郭焱、奥运会击剑冠军教练王海滨、京城足球名将南方……众人旗下的俱乐部都成了少年运动家的合作伙伴。“我们从体育明星开始,延伸到其他大型、正规的培训机构,取得家长信任至关重要。到目前为止,我们一共覆盖了20多个体育项目,跟60多个机构缔结合作。以前家长和机构隔得很远,信息不对称的现象很严重,我们第一步所做的是,给他们牵线搭桥。”徐显强说。

时下,亲子类教育类市场早已成了一片红海,三位创始人认为,与它们相比,少年运动家更加垂直和专业;而在体育领域,足球和冰雪类培训成了风口,少年运动家又打破了运动项目间的壁垒,目标用户拥有更多的选择。他们的产品具备了足够的生存空间。徐显强说:“我们既垂直又有相当的宽度,本身资源也是比较广。与国外的小孩不同,我们国家的青少年儿童刚开始不会固定在一个项目,他们需要经过一番选择后才能找到自己的兴趣爱好,单一的培训只能满足一部分群体需求,全体育的话几乎能覆盖全部家长用户群体。4到12岁的少年儿童光北京就有200万,全国一二线城市拥有几千万,有着巨大的商业潜力。”

两个多月的市场调查,加上五个多月的运营,对青少年体育教育这个领域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少年运动家团队开始尝试做些自选动作。接受记者采访时,他们的双语高尔夫第一期训练营刚刚结束,10位小朋友领到了结业证书。“我们会跟培训机构进行深度合作,比如发现了一个市场真空区域,那里存在着某个项目的培训需求,我们就把合作机构的教练从原有场地带出来,到这个区域进行教学。”张宾说。目前,少年运动家的自营项目包括高尔夫与游泳。而发现市场痛点,了解用户需求,又与长期的精耕细作分不开。“这个领域的苦就在于,你一定要扎进去做,靠讲故事是行不通的。”

培养体育认知:前端微利,后端重利

从亲子活动、体验课、日常培训到冬夏令营、海外游学,少年运动家平台上课程种类繁多。让记者有些好奇的是,卖得最好的课程是哪些?

“国际象棋,游泳,卖了一百多单。国际象棋是双十一三折优惠的课程,前期也有体验课,所以卖得很好,供不应求。卖得好坏除了我们的推广,和机构的产品设计与口碑有很大关系。另外,还受到地域的影响,位置不能太偏,太偏僻的地点课程即便再便宜也卖不动。另一方面,我们对合作的培训机构也要筛选,要让家长知道,我们选的课程是最好的,最值得信赖的。”

作为类似淘宝的中间平台,如何把控机构的培训质量,以满足家长需求?少年运动家团队也在摸索之中:“除了合作之前对培训机构进行筛选之外,我们在培训过程中加强交流与互动,充分尊重家长的意见并及时反馈至培训机构。我们会帮助机构做服务提升,取代之前的按部就班。未来我们还会打造用户评价体系,逐步提升整个行业服务水平。”

虽然人手短缺,但是每一堂自建培训课,他们三人还是会去现场。另外,游泳、马术这一类危险系数较相对高的体验课,他们也必须实行人盯人战术。“我们能做的是在安全方面也帮助机构提升,对于每个培训机构而言,安全也是最重要的。跟我们合作的游泳班,一定不要超过8个孩子,安全问题必须放在第一位。我们现在做了这么多,没有发生过任何意外。保险也是一定到位的,每堂课程开始之前我们会反复跟教练强调,安全方面一定不能掉以轻心。”

任何一个创业项目,都必定面临着收入的问题。“从9月开始我们基本可以盈利,微利。现在在房租和人力成本尚压到最低。”关于盈利模式的更长远规划,按照他们的设想,首先需要把小孩和家长对体育的认知培养起来,然后引到培训机构里面去,最终会引到进阶提高和海外游学方向,这么做的前期利润不会很高,越往后的回报会越丰厚。徐显强表示:“整个青少年体育教育产业链呈漏斗形状,前期参与亲子活动和体验课的人数最多,选择培训的人次之,有进阶升学需求很少,有实力前往海外游学的人最少。但它的利润空间却是越来越大。”

 

第一次见投资方的尴尬,希望与务实投资人合作

但是眼下,少年运动家们也遇到了一些困难,“做了以后感觉这个领域有前景,但是以我们目前的精力很难做大,活动与课程一多就会顾不过来,最多的时候一周要维护对接十几个课程,对于我们的精力和运营能力都是极大的考验。”随着业务的不断增多,目前的人力肯定无法顾全日益增长的用户需求,因此通过融资加速公司扩张,是眼前的必然选择。现在,他们正计划进行天使轮融资。

此前接受《体育画报》采访时,徐显强谈到过第一次带着BP(商业计划书)去见投资方,这位向来善于发问的前《南方都市报》记者被投资公司代表问得不知如何作答。“我只是简单介绍了我们的项目,然后就几乎没有再插上过话。我们之前的经历都是在体育媒体的领域,没有运营项目的经验,只想踏踏实实的做点事,又不愿意夸夸其谈,几乎是被批得体无完肤。”

他们已经接触过一些投资人,希望他们把把关,给一些建议。他们希望找一些注重实际、务实的投资人。“现在处在体育产业的风口,你的产品有社会价值也就能产生市场价值,我们的商业模式比较容易看到现金流,因此,我们的信心还是很足的,所以能坚持下去。我们引以为豪的是,已经积攒了一批种子用户,推送文章点击率虽然不高,但经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比如说前两周我们组织游泳班,招募学员的单篇文章点击数量不高,但很快就报满了,短短几天之内这个班就建立起来了,所以我们对平台的变现能力还是满意的。”

目前的生活状态是?“非常焦虑,每天都感到压力山大,有很多事情要去做,每天都过得很忐忑,可能一天只有那么几分钟会突然受到振奋。因为你开始创业之后,就要不断的进行试错,也不知道它最终会走向何方,每一步都是探路,直到前方出现光明。”

创业究竟是收获更大还是挫败感更甚?张宾的体会是:“我感觉有很多收获,这一年的收获甚至比之前好几年加起来都要多,因为以前做体育记者都是年复一年的重复工作,跑赛事做采访,工作对我而言没什么挑战性。但是创业这一年来对于销售、运营都有很多学习,尤其在执行力方面,加强了不少。我本身是比较散漫的人,创业对我执行力的改变是非常大的。”

当采访结束,张宾收起他的《诗艺》,和徐显强一同离去,不论身处何地何境,体育人的情怀与理想仍在,就像那句话所说: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祝他们好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