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新闻

当中国足协“青训中心”遇上教育部“校园足球”,是互补还是竞争?

中国足协日前在成都召开了“中国足协青训中心(营)筹备会议”,计划通过在全国20多个足球基础好的城市开设青训中心、训练营,以点带面,重塑中国足球金字塔体系。

丹拿 体育大生意 10/16 13:07 评论(0)  阅读(330)

640.webp

国足兵败卡塔尔,又一次引发了全民吐槽,而中超联赛的红红火火和体奥动力80亿签下未来5年中超版权的重磅新闻,并没有给国家队层面带来实际的利好,中国足球的青训体系仍未得到健全、健康的发展,正是在这一大背景下,中国足协日前在成都召开了“中国足协青训中心(营)筹备会议”,计划通过在全国20多个足球基础好的城市开设青训中心、训练营,以点带面,重塑中国足球金字塔体系。

足协5600万投入“5+20”计划

中国足协将原本用于青少年校园足球活动的,每年由国家体彩公益金拨付的5600万元用于本次5个足球试点城市(成都、武汉、广州、大连、青岛)以及20个足球重点城市的青训中心、青训营的启动,另外一些商家、机构也参与到这一计划中来,最终搭建成形的青训中心、青训营将达到近30个。这些青训中心和青训营每座城市一个,由各地方体育局提供场地,足协承担聘请教练的费用,都将免费向青少年开放。

利用这部分资金,中国足球协会计划在成都、武汉、广州、大连和青岛5个足球试点城市设立国家级青少年足球训练中心,在北京、天津等全国20个省市建立省级青训中心。这些青训中心将按照中国足协制定的软硬件标准,负责本地区日常青训、青少年比赛承接、教练员培训、训练营组织及竞技队伍训练比赛的任务。同时,中国足协训练营组织的形式也得到了公益资金及社会企业的广泛关注和大力支持。2015年,某汽车品牌分别与中华全国体育基金会、中国足协签订协议,成立该品牌青少年足球发展基金及未来足球专项基金,在全国北京、成都、佛山等6个城市成立青少年训练营。中华全国体育基金会也与中国足球协会签署合作备忘录,在志丹、深圳、太原等10个城市设立中国“希望之星”少年足球训练营公益项目。此次,2015年中国足协青训中心和青训营共覆盖28个省、市、自治区,36个城市。今后这些青训营项目将辐射更多的城市和地区,利用课余时间组织当地学生进行足球训练。

中国足协副主席魏吉祥此前曾向媒体表示,相比于国外发达足球国家,我国足球“金字塔”无论在塔基(足球人口)还是纵深方面都有很大的不足。塔基很好理解;说到纵深,国外针对青少年的足球培训大都是从7岁开始,而我国只是在全运会周期前对下一个全运会周期的18岁年龄段球员,也就是14岁的球员进行培训,也就是说,中国足球较之日韩、欧美足球强国,起步就落后了至少7年。

中国青少年足球目前面临踢球人少,起点晚等问题。尤其是开始接触足球的年龄,比国际足球先进国家晚了许多。想办法让中国的孩子更早接触足球,是中国青少年足球发展的关键。硬件设施、教练员水平及青少年足球比赛是青训体系三大基本要素。中国足协青训中心及青训营的建立,使中国的青少年在校园足球广泛开展的基础上,地方足协应做好精英运动员业余训练和竞技系列队伍专业训练的工作,既不影响运动员正常文化课学习,又能为各级国家队和职业俱乐部输送优秀的足球人才。

成功关键:教育部和足协能否相辅相成?

据了解,从2009年开始,国家体育总局每年从体育彩票公益金中拿出4000万元用于开展校园足球,看似庞大,实际上每所学校分不到多少,很多学校可能只分得到几个足球。直到2013年,国家体育总局每年对校园足球的拨款将从4000万增至5600万。2012年年底,中国足协确认,全国校园足球高中、大学联赛2013年正式启动,校园足球四级联赛机制将得到完善。小学、初中、高中、大学这校园足球四级联赛,足协表示小学、初中联赛由国家体育总局主导投入,高中、大学阶段的联赛由教育部主导并投入经费。

但是因为管理体制的繁琐,校园足球四级联赛的建设进程却被延后,到了2014年7月,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在全国学校体育工作座谈会上表示,将逐步建立健全小学、初中、高中和大学四级足球联赛机制。教育部将重点发展校园足球项目,并增加中小学体育课时。

在新一轮基础教育课改中,体育课课时仍增加。小学3-6年级,每周3节体育课提高为4节,高中每周2节提高至3节。教育部计划将校园足球作为体育项目的突破口,袁贵仁称,计划用3年时间把校园足球定点学校,由目前的5000余所,扩展到2017年的2万所。(点击阅读《体育产业“春天”到了?2万所校园足球引发“疯狂”》)2014年起,教育部将逐步建立健全小学、初中、高中和大学四级足球联赛机制,通过招生考试政策,疏通足球人才成长通道。这也意味着,校园足球这块完全由教育部、中学生体育联合会、大学生体育联合会负责,体育总局和足协已经插不上手了,中国足协只剩下一个校园足球冠军杯,在青少年足球培养上所能够做的事情更有限。

正因为如此,中国足协将原本用于青少年校园足球活动的5600万元拿来投入到全国各地青训中心的建设之中。据知情人士透露,以前这部分资金叫引导资金,要求地方1比1匹配,部分经济发达地区更容易完成指标,比如浙江自己筹措的校园足球资金就达到了3000万。

魏吉祥说:“建立青训中心、青训营,可以让当地的孩子就近接受专业足球培训,当然目标不仅仅是培养足球尖子,更是进一步扩大足球人口、孕育足球氛围,补上中国足球早就该上的一课。”与此前的给学校发发足球相比,能够在全国各地建立青训中心、青训营,给予青少年学习踢足球的机会,积极意义更大。

但是由于教育部的校园足球也正在全国各地如火如荼地铺开,青少年的绝大多数时间都待在学校,也就是教育部的管控下,青训中心建起来之后是否会面临缺乏青少年踢球者的情况?中国足协的青训中心、青训营如何与教育部的校园足球训练、比赛时间协调,如何保证青训中心培养的球员加盟职业俱乐部后的补偿?还是面临不少实际的困难。

教育部拥有的更多的是教师,而非教练,虽然也会外聘专业教练来培训教师,但是多数情况下一对几百、上千人的短期培训,并不能造就高水平的青训教练,他们对于学生的指导远不够专业;而足协虽然拥有更专业的体育人才、各级别教练员,但对校园足球的影响力上很受局限。如果体育总局、足协和教育部在青少年足球发展工作中没有厘清相辅相成的关系,各自为政,那么不论是教育部在校园推行的举国体制,还是足协的青训中心精英模式,都将面临各自的瓶颈,中国青少年足球的长期发展和未来,不容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