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塞尔主席周云杰:8年重新擦亮百年老店青训招牌

来源于 体育大生意 2024-06-16 21:35:24
法乙俱乐部收入不到法甲的十分之一。从预算的角度去管理和经营俱乐部,而不是从追求成绩的角度制定预算。

《共同体》是中国之声决胜时刻联合体育大生意推出的体育商业主题对话节目,以“求同存异,聊聊大家共同关心的体育热点话题”为口号,每周一期,逢周五晚上10:00于中国之声《决胜时刻》栏目期间播出。

2024/25赛季,五大联赛将迎来新的中资俱乐部。欧塞尔赢得2023/24赛季法乙联赛冠军,新赛季将征战法甲联赛。

6月7日,第164期节目由中国之声记者张闻与体育大生意营销副总裁、盛意互动总经理罗冉峰,联合采访欧塞尔足球俱乐部主席周云杰,了解畅聊周云杰自2016年收购俱乐部至今运营海外球队的点点滴滴。


本文为本期节目精华摘录。

01

预算是头号备战环节

张闻:上周末欧冠决赛之后,2023/24赛季欧洲职业足球联赛算是基本落幕。这个赛季,五大联赛的中资俱乐部个别发展,其中欧塞尔将以法乙冠军的身份下赛季重返法甲。

本期节目很高兴邀请到欧塞尔足球俱乐部主席周云杰作客,您应该是作客《共同体》乃至《决胜时刻》节目的第一位足球俱乐部老板,今天想好好和您聊聊在欧洲经营足球俱乐部的体会。

首先回顾一下欢乐的时刻。通过社交网络上的一些视频可以看到,欧塞尔夺冠那一天下着很大的雨,而您和欧塞尔这座小城的4万名居民一起庆祝球队升级。当时是什么感受?

周云杰:当时的确非常激动。虽然我本人随着年龄增长,可能倾向于不太张扬,但是体育赛事就是一个张扬人的个性的过程或场合,大家更容易变得激动。我也不例外。

欧塞尔是老牌俱乐部,在法国影响非常大。俱乐部明年就要过120岁的生日了。在法国,像欧塞尔这样从来没有离开过一座城市、也从来没有更换过名字和队徽的百年俱乐部,几乎是绝无仅有。

不过2012年,欧塞尔从法甲降级后走向了没落。这很大程度上是小城市俱乐部在商业足球巨浪下挑战巨大的写照。不过小城市球队也有其魅力。它作为平民俱乐部,融入了很深的平民化精神,球迷和俱乐部的纽带自然深入。我在法国也经常感受到俱乐部球迷的巨大热情。


罗冉峰:2022年欧塞尔也曾通过附加赛回归法甲,可惜一个赛季之后再次跌落法乙,不得不在刚刚结束的这个赛季再次为法甲资格去打拼。之前看过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提到上次升级后球队情绪上存在“兴奋过头”的情况。这成为您这次再次为法甲备战时会特别注意要处理的情绪。可不可以请您从俱乐部经营的角度介绍一下,球队从相对低级别的联赛上升到更顶级联赛后,会出现哪些改变?哪些赛季前部署尤其重要?

周云杰:一家现代商业俱乐部首先要做好财务预算。中国俗语有云,“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准备一个赛事也是这样。做好预算不代表一定要求你花多少钱,而是把支出和收入的预期整理清楚。球员买卖、赛场安保、商业开发……这些经营环节分别涉及多少资金,要有比较明确的计算。

对于欧塞尔本身来说,我们比较关注的投入部分是青训。一方面是法乙俱乐部的收入不到法甲的10%,购买球员并非最佳的球队建设方案。另一方面,我们也认为青训是俱乐部的基础。青训做不好,就算花钱买再多球员,其带动出的成绩、名次和赛场氛围都只是临时的。所以我们主要通过青训培养一线队人才,个别补充不上的位置或者市场上发现比较符合俱乐部价值需求的球员,才考虑以购买方式引援。

02

球迷难忘中国之旅

张闻:我很喜欢一部叫《欢迎来到雷克瑟姆》的纪录片,讲述两位美国演员到英国经营一家第五级别联赛俱乐部。看了这部片子我才意识到经营俱乐部——尤其是跨国经营——的困难。整个经营过程有笑也有泪。例如球队成绩好的时候,当地居民会夸赞甚至感激老板;成绩不佳的时候则会要求你买人、修球场。周总入主欧塞尔八年来,跟当地球迷相处得怎么样?

周云杰:我和球迷的关系非常好。有一个例子,我来到俱乐部的第二年,有球迷到中国来了。因为当时传言俱乐部要来中国踢球,他们就提前很长时间买好到中国的机票。他们买的机票价格很便宜,相应地旅途比较奔波,从巴黎飞法兰克福,再从法兰克福飞哈萨克斯坦,最后才到中国。

我知道他们要到北京之后,想到球队并没有来,他们的旅途又辛苦,所以出于中国人的待人接物礼仪,安排了司机将他们一行十多人去接机。另外我安排了他们的酒店住宿,和他们吃了两顿饭,还安排他们看了北京国安对广州恒大的比赛。他们在北京大概游玩了三天,然后高高兴兴地回去了。之后球迷圈子会提到新的老板很平易近人。我自己觉得没什么,因为接待远方客人是我们礼仪、习惯的一部分,但是对球迷来说记忆深刻,现在都会有人聊起当初的回忆。


后来欧塞尔市长在报纸上公开呼吁球迷,不要称呼我为中国人或者中国老板,而是称为周先生——这样才是尊重我的个人。我觉得这次接待是一件小事,但是它能改变大家对你的看法。所以与球迷交流未必要刻意做什么,真诚地把他们当朋友那样看待,就能得到他们的支持。

张闻:欧塞尔历史悠久,但又是一家小城俱乐部。您刚接触俱乐部的时候,有对俱乐部历史渊源和市场规模之间的反差感到冲击吗?

周云杰:欧塞尔其实在法国很有名气。最近一次调查的数据显示,法国人口3000多万,而欧塞尔的粉丝接近100万。另外俱乐部的注册球迷达到200万。虽然它是一个小镇,但这是一个很有传统的城市,有点类似中国的扬州,在水运发达的年代非常繁荣。只不过后来公路、铁路、航空发展起来后,这个地方才开始没那么引人注目,但它的确在法国乃至欧洲都是有很大影响力的城市。

03

法甲一年带动收入攀升

张闻:当初决定收购俱乐部,是不是做过非常深入的调研?

周云杰:是的。这家俱乐部最大影响力的是它的青训体系。俱乐部在法国和前法属地区国家拥有28家卫星俱乐部。大量有足球天赋的孩子从这些俱乐部再被送到欧塞尔训练。今年,欧塞尔U19梯队闯进了法国U19联赛决赛,6月16日将于巴黎圣日耳曼U19对决。而从规则上来说,我们已经获得下赛季欧洲青年冠军联赛的参赛席位。所以整体来说,欧塞尔有实力、有文化、有传承、有一定影响力,还是很有收购的价值。

张闻:法国本身就是以青训著称的国度。欧塞尔能闯进U19法国联赛决赛和巴黎圣日耳曼这种豪门梯队直接交锋,的确能看出其青训的成功之处。

罗冉峰:历史上欧塞尔也出产过不少著名球员。最著名的应该是坎通纳,他的职业生涯就在欧塞尔起步。当年阿森纳的萨尼亚、罗马的梅克斯也是欧塞尔培养的代表性人才。这也让我想到一个问题。2022/23赛季,征战法甲的欧塞尔转会投入是150万欧元左右;而2023/24赛季,在法乙打拼时俱乐部的转会支出反而增加到300万欧元。我一开始在想,是不是这说明了,俱乐部重回法甲的决心比较大,所以投入更高?

但刚才听周总聊到青训时,我又想到另一个可能,就是在以自家球员为班底的思路下,150万欧元和300万欧元的区别可能其实不大。究竟应该按哪个方向理解?周总可以分享一下这两个赛季转会市场的投入思路吗?


周云杰:作为一家体育俱乐部,欧塞尔的预算制定并不单是为了追求成绩,而是一定根据俱乐部的发展需求而来。就像经营企业一样,想做好的产品当然需要好的设备,但同时你也要有相应财力支撑你的体系。为什么我们上赛季支出比在法甲时多了100多万?重要原因在于在法甲待一年,俱乐部的分红就接近4000万欧元,而在法乙收入最好时也不过300万欧元。加上门票收入、赞助收入也相应地实现翻倍,我们的财务收入水平好了很多。

同时法甲还有照顾降级球队的“降落伞保护”机制。就是官方会有一笔资金拨给降级的俱乐部,保证俱乐部依然有相应的财力支持其运营体系。我们上赛季获得的降落伞资金约300万。

所以我们是收入能力增强了,支出相应增加一点。我们的运营不是只看成绩,包括青训。青训有两个目的。一个固然是为一线队输送好球员,还有一个是经济收益。像2021/22赛季我们充甲成功,而一年前我们以1000万欧元的价格卖掉了一名19岁的球员(体育大生意注:即2020年冬季转会窗,从欧塞尔转投摩纳哥的中卫让·马塞兰)。有了这笔收入,我们的支出就有相应保证了。所以我们是从预算的角度去管理和经营俱乐部,而不是从追求成绩的角度制定预算。

04

重振青训系统和俱乐部信心

张闻:对您来说经营俱乐部是一项“跨界”的工作,可能会为此交一些学费。因为跨界不仅仅在于领域上,还涉及到文化方面。您在俱乐部管理过程中遇到过哪些文化差异?怎样解决?

周云杰:最重要的还是在于沟通与理解。文化差异是存在的,但你不能着急解决,要循序渐进。你要记住我们都是生活在地球上的人,人类最基础的需求、感情,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些要素在不同的地区之间其实是相同的。我刚到俱乐部的时候,俱乐部传奇人物居伊·鲁先生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欢迎,第二句话是让我不要管这里的事情。后面的一句话让我比较尴尬,

但是经过几年的努力和他保持沟通,大家互相就理解了。这个过程中我不用专门表现我在足球方面比他懂多少,正常交流就好。到我们冲甲成功时,居伊·鲁很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为什么可以冲甲?因为俱乐部有一位‘好父亲’,我们的球员、俱乐部愿意为他工作,为他拼命。”这时候老先生已经认识到我们对俱乐部的价值,我也感到非常欣慰。


2020年,青训球员马塞兰转会摩纳哥,为欧塞尔带来重要收入

张闻:要让当地球迷乃至俱乐部的元老,理解新的俱乐部经营者怎样运营俱乐部。当他们看到俱乐部在健康向前发展、成绩稳定,新老板又没有“吸血”之类的行为,大家的沟通就会越来越顺畅。

罗冉峰:我们常说体育俱乐部的主要收入模块来自门票、转播权、商业开发、周边产品。而足球还存在球员交易这个模块,而且可以占据俱乐部收入比较可观的部分。正如周总刚才提到马塞兰的转会,就对俱乐部财务支持很大。那么在您入主俱乐部后,欧塞尔自身造血能力如何?需要您后续增加投资才有今天的自给自足吗?

周云杰:当初欧塞尔没落、降级,成绩一直一般,的确和预算有一些关系,但更大的问题是过早出售年轻球员,导致俱乐部“断血”。不但是财务上断了,青训体系也断了。所以我到俱乐部之后重点做的是两件事,一个是恢复青训体系,一个是恢复俱乐部的信心。初期确实有一些投资,但是不多,主要是做基础建设,例如草坪和训练设施改善。欧塞尔是一座小城市,在那里获得大型商业赞助的机会不高,我们就主要通过青训、门票和粉丝商业开发来增加收入。刚才说过俱乐部有庞大的粉丝群,可以做很好的体育延伸产品的经营。

05

仍在期待中国球员亮相

张闻:现在俱乐部由巴蒂斯特·马勒贝担任执行主席、克里斯托夫·佩利西耶担任教练、大卫·万蒂埃负责引援。在这样的一个组织架构背后,您作为老板是什么角色?意见不一致的时候怎样处理?

周云杰:情况其实比较简单。他们都是专业人才,以听取他们意见为主。专业方面的事情我不会过多去管,但是我参与管理的原因在于,我要管理预算。不管是引援的过程,还是进行专业体育项目设施建设的投资过程,我参与其中的主要切入点是预算管理。专业管理方面我涉足不多,当然不可能不涉足,只不过是尽量少管。


张闻:说到不可能不涉足,就不得不提到中资投资国外俱乐部的其中一个原因。您2016年入主俱乐部的时候也提到过相关内容。您当时提出三个目标:第一,欧塞尔回归法甲,这一个目标实现了;第二,俱乐部财务自给自足并设法盈利,这个目标目前也在较好地落实;第三,让中国球员踢上法甲。第三个目标同时是一个美好的愿望,但大家知道中国球员的水平又比较难在五大联赛立足。现在来看,您觉得通过投资俱乐部来支持中国球员跳级力量,是不是还是相对理想化了?

周云杰:我的想法是,至少我们要创造机会。因此我今天也想跟众多球员家长说句话,就是非常希望以及欢迎你们的孩子到欧洲、到欧塞尔踢球。这对你们的个人发展和中国足球发展都会有帮助。也是在当下这一代,成绩不会马上出现,但当中国球员迈出这一步时,就会有更多人加入进来。越多人加入到整个先进的足球体系,中国足球也一定可以取得进步和提高。

张闻:听您今天介绍在法国经营一家俱乐部接近十年的故事,给我们带来很多的启发。一家俱乐部可以帮助企业找到更大的市场,体育也可能成为与消费、与文化链接的很好的手段。只要我们耐心去做生意、耐心去交朋友,生意就能做长。感谢周总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下期再会。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