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区红、街区旺、商圈火,赛事“三进”让幸福破圈

来源于 体育大生意 2024-05-12 09:46:55
赛事活动“进景区、进街区、进商圈”,让体育更加贴近大众,使人们在休闲的过程中体验体育带给人们的快乐,代表着一种体育赛事内涵的回归。
景区红、街区旺、商圈火,赛事“三进”让幸福破圈

《共同体》是中国之声决胜时刻联合体育大生意推出的体育商业主题对话节目,以“求同存异,聊聊大家共同关心的体育热点话题”为口号,每周一期,逢周五晚上10:00于中国之声《决胜时刻》栏目期间播出。

3月,国家体育总局、商务部、文化和旅游部联合印发《关于开展“体育赛事进景区、进街区、进商圈”活动的通知》,鼓励各地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因需制宜,结合运动项目特点,将体育赛事活动举办地从体育场馆扩展至具备条件的景区、度假区、体育公园、商业中心、步行街等区域。体育赛事“三进”政策出台后的第一个小黄金周,大众也将更频繁地与体育不期而遇。

2024年5月3日,第159期节目讨论“三进”政策对体育赛事、体育旅游、体育创新等方面发展的种种影响。参与的“闲话者”是中国之声张闻,大理大学教授、世界休闲体育协会轮值主席李相如,体育大生意营销副总裁、盛意互动总经理罗冉峰。

本文为本期节目内容精华摘录。

01

“三进”打开大众对体育赛事活动的理解

张闻:本期节目录制和播出正值“五一”劳动节假期“小黄金周”。这个假期大家可能会更容易与各类体育赛事不期而遇,因为3月国家体育总局、商务部、文化和旅游部联合印发《关于开展“体育赛事进景区、进街区、进商圈”活动的通知》,加强了对体育赛事“三进”的推动力度。在政策鼓励下,这个假期全国有不少符合“三进”精神的赛事举行。大家逛商场或者去景区玩的时候,更有可能偶遇各类体育赛事了。

冉峰,您可以先介绍一下,五一假期有哪些符合“三进”精神或特点的赛事举行吗?

罗冉峰:以我所在的广东为例,最近举行了“体育赛事进景区、进街区、进商圈”(广东站)启动仪式,在深圳节日大道——属于福田区卓悦中心商圈——那里举行了三人篮球邀请赛等活动。五一期间,深圳的龙华区会在后浪新天地举行陆冲拉力赛、炫舞后浪·街舞大赛、少儿轮滑赛、舞蹈快闪巡游等活动。东莞有“篮球之城”美誉,广东宏远在五一期间出征CBA季后赛,东莞的东莞篮球中心、南城海德、国贸广场、东城万达、松山湖万象汇、东莞篮球中心BOX篮球印巷等商圈会举办第二现场活动,另外像海德广场会举行街头篮球活动。

所以单是我提到的广东两座代表城市,就有不少符合“三进”的赛事活动在举行。全国范围的数量更加多不胜数。

“体育赛事进景区、进街区、近商圈”

活动(广东站)正式启动

张闻:身边的商圈、社区举办越来越多的体育赛事活动,也响应了国际奥委会推动城市运动新发展的精神。李教授,除了街区、商圈之外,“三进”中还包括进景区。您过去作客《共同体》时也曾聊过体育旅游、体育小镇的发展。“三进”政策出台后,会为体育旅游市场带来什么新变化?

李相如:“三进”政策在我们国家体育发展历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价值和意义。它打破了过去的很多界限,为体育赛事活动创造了更宽广便捷的落地形式,也让很多城市进一步关注到体育的作用。例如我上周在河北保定参加了京津冀(保定)赛事经济暨户外运动产业大会,当地有一个口号——“带着赛事去旅游”。相关赛事以一种辐射京津冀的姿态,呈现出更丰富、更有趣的旅游体验。

过去很多城市办马拉松,其实也融入了很多旅游的元素。而“三进”政策中的“进景点”,则进一步塑造了体育和旅游之间的关系。过去景点提供的产品,主要是观光旅游。现在有了体育赛事活动进入,景点的活动更加丰富多彩,游客停留的时间也有机会延长。正如我上周去的另一个地方——河南新乡的凤泉区。当地有一个景区叫凤凰山森林公园,近年周边兴建了云龙山体育公园。国家体育总局小球运动管理中心在体育公园里落地了时尚球类推广基地。近期附近的乐活小镇举办了2024年全国掷球俱乐部联赛的首站赛事。从基地到赛事,这个景区所容纳的活动内容都超出了往常我们对景区的理解。

另外我还想分享的一点是,我们讨论“三进”时,不要过于严谨地定义体育赛事。我们应该放宽对“三进”的体育赛事活动的形式的理解。“三进”中既有十分正规正式的严格意义上的体育比赛,也有老百姓轻松参与的活动,甚至活动之间穿插着比赛。多做这种多元化的体育赛事活动落地尝试,就会逐渐更大地打开大众对体育赛事活动的理解,加强赛事与旅游和其他一些活动之间的互动。整个活动过程实际上是倡导消费,无论是旅游还是体育赛事活动,我们都希望利用其带动消费,进而带动经济发展。

02

“三进”是体育内涵的回归

张闻: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会对“进商圈”有更切身的体验。商圈是城市消费特别重要的载体,如果把体育赛事引进其中,不仅丰富了消费内容,还提升了大家的消费体验。按总局经济司相关负责人的话来说,“三进”增加赛事活动的“烟火气”,带旺传统线下消费场所的“满满人气”,激发景区的“勃勃生气”,放大体育活动的经济效益,也为群众参与相关消费带来新体验。

走进社区的电竞赛事活动

这番解析也应和了刚才李教授所说的“三进”和消费之间的大市场关系。“三进”给我们提供了另外一种可能性,就是体育在除了传统认知的健身场所、大型体育场、专业网球场、篮球场等场地之外,还有更广阔的空间可以让大家发挥、让组织者想象。冉峰,您怎么想象群众赛事、业余赛事、青少年赛事乃至职业赛事,在进景区、进街区、进商圈后的办赛可能性?

罗冉峰:其实不少景区商圈都有主动探索引入赛事活动的可能性。譬如我比较熟悉的佛山南海西樵山,跟黄飞鸿文化做了比较紧密的结合,西樵山就一直有落地舞龙舞狮或者拳击搏击比赛。主持人还提到职业赛事,这方面也在体育界有比较长时间的探索。往期节目讨论巴黎奥运会,就有提及部分项目在巴黎知名景区举行。有一个术语叫“景观体育”或者“景观赛事”,意思是一个体育赛事的场景与自然或者名胜风景融为一体。像中国壁球公开赛,曾经把球场设置在上海外滩的一家著名酒店的露台上,从露台观众席看过去,背景是黄浦江以及陆家嘴高楼大厦的灯光亮影,场景华丽。这种景观体育特色在全球壁球界推广了很久,例如美国壁球冠军锦标赛就是在纽约中央车站举行。

基于过去的国内外的各种探索成果,我觉得在“三进”政策出台后,可能带来以下变化。第一是更高频次的商圈、景区体育赛事活动。第二是更多的参与人数,因为不同赛事会考虑面向不同群体。第三点是赛事项目种类的增多,尤其是近年大家常谈论网红运动、新兴流行运动,它们的形态与商圈的消费时尚特性非常切合,在“三进”政策支持下落地商圈的机会以后会更大。第四是“三进”政策的背后是政府跨部门合作,现在有不少地区没有设置独立的体育局,而是以文广旅体的合并形式来设置。“三进”会不会在促进不同职能部门的合作后进而影响到部门的设置方式,也值得我们未来关注。

张闻:冉峰提到网红运动,我也体会很深。北京国家体育总局、商务部、文化和旅游部共同推出的“体育赛事进景区、进街区、进商圈”活动就在北京五棵松·华熙LIVE广场揭幕,现场举行了霹雳舞比赛。霹雳舞是国际奥委会最新接纳的奥运正式项目,而五棵松则是一个同时集聚体育和商圈功能的处所,我们可以想象未来霹雳舞、滑板、攀岩等运动怎样走进商圈。李教授,对于以哪些运动或者形式响应“三进”,您有什么看法?

李相如:“三进”实际上是一种体育的回归。因为所有体育运动项目起初都诞生于街区、诞生于商圈。而现在,很多大型赛事的场馆远离市区,老百姓去欣赏比赛没那么方便。“三进”的赛事活动,让体育重新贴近大众,使人们在休闲的过程中体验体育带给人们的快乐,代表着一种体育赛事内涵的回归。

所以我认为,任何类型的项目都适合“三进”。主持人刚才提到攀岩,很多人觉得攀岩是户外运动,实际上很多商圈、商场都设置了攀岩墙。又例如我去年在江苏常州观看了一场在商场举行的健身健美比赛,效果很好,顾客购物之余驻足观看,非常开心。

黄金周期间,“触地即燃”篮球赛事

在南昌商场里举行

我们主要需要关注的是,怎样设置项目的玩法,能让它适应商圈或者景区。有的项目如果原封不动地进景区、街区、商圈,可能会水土不服,但调整一下就很有生命力。例如五人足球不需要十一人足球那么大的场地,一个小场地就能在商圈中展示足球魅力。排球也是如此,现在我们推广的气排球,在老百姓之间很受欢迎,气排球也很适合“三进”。整体而言,只要我们对运动项目做一些改进或玩法创新,就能极大地增加“三进”项目的丰富性。

张闻:李教授的见解可以总结成“因地制宜”四个字。像足球现在中国足协甚至在尝试三对三的街头女足赛事。里面的元素很丰富,包括抽签转盘叠加“BUFF”的机制,例如可能某一队抽到在指定时间里两人当守门员。这些针对经典项目的趣味化改造,有利于更多人接触这一运动。这样“三进”就不但实现地理层面上的离群众更近,而且精神上、规则上也更易于普及。

03

“三进”带动家庭体育发展

张闻:刚才我们讨论得比较多的是城市体育,通过商圈接触体育运动。另外我们也留意到,近年来乡村体育与体育旅游有较深绑定,所以“三进”提到进景区,是不是这项政策也适配到乡村体育的发展精神?

罗冉峰:我认为是的。近年来,大家讨论一个旅游目的地的时候,往往更愿意讨论在现场玩什么,而不仅仅是看些自然风光或者历史名胜。而体育能提供一种直接的互动机制,跟“玩什么”的主题非常匹配。之前我们讨论“村超”,但村超以观赏为主,游客主要是融入到人山人海的浪潮中来体验乡村足球魅力。而在更多农村地区,乡村体育的体验在于游客亲身参与、体验自然野趣,例如骑行、越野跑、钓鱼、露营、攀登等等,跟旅行者的参与感捆绑在一起。我觉得“三进”会为乡村体育带来的新支持,就是让更多地区探索乡村体育可以“玩什么”。

李相如:乡村体育有一个发展方向是体育和民俗的紧密结合。我今年在大理的时间比较多,前一阵子刚好赶上了大理的三月节,节日活动中加入了不少运动项目。这些乡村体育赛事活动往往有不少是独具特色的民族体育赛事,也为游客带来很多新体验。

张闻:李教授提到了有关乡村体育三方面的结合。一方面是乡村这个场景,一方面是体育这种竞技模式,还有一方面是民族性。我也是近年来去了一些地方才明白,体育项目的地方性特点。例如龙舟,在不同的地区有不同的竞赛方式,这种竞赛方式与当地的场景、文化紧密联系,有的是漂流模式,有的一个人划,有的是百人大龙舟比赛。当“三进”带动体育赛事活动走进旅游景区后,各类传播方式会将当地的独特体育文化传播出去,继而吸引人流,从而实现文化输出。

龙舟进景区,孩子们在南京玄武湖体验龙舟文化

刚才各位列举了不少关于“三进”的具体实践案例。从中可以看出,其实在“三进”政策落地之前,体育赛事活动对于商圈经济、旅游经济就已经起到一定的影响作用。而现在“三进”政策出台,会怎样进一步优化体育旅游、体育商业体等行业的发展?

罗冉峰:我认为“三进”的一大影响可能在于商圈商业开发建设思路的改变。过去的商圈建设可能较少考虑怎样布局体育相关的内容,但现在在“三进”的引导下,可能会有更多投资人和运营机构会考虑,如何在商圈中融入体育文化、体育元素。

李相如:的确现在有不少体育赛事活动以观赏型为主,而我们希望未来有更多人参与体育。所以我希望“三进”能成为一个契机,帮助我们国家把家庭体育发展起来。家庭是一个国家、一个社会最小的细胞。当家庭体育真正发展起来后,体育进景区也好、进街区也好、进商圈也好,就不会停留在一种个人行为上,而是一种家庭行为。作为家庭行为的体育消费,对社会发展的带动作用会更加明显。就好像国外那种一家人一到周末就去露营、就去远足徒步、就去海边划船一样,会真正形成一种热爱运动的文化,继而支撑一个行业的发展。

张闻:听完两位介绍后我的最大感想在于,体育赛事进景区、进街区、进商圈,其本质是创造体育的更多可能性,让我们畅想体育未来更丰富的形态。希望形态更丰富的体育赛事活动,能带动更多的体育消费,能带动大家生活方式的革新。感谢两位参加本期节目,我们下期再会。

注:本文所用图片来自Osports全体育、广东省体育局、触地即燃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