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O操刀开设零碳店,安踏为何钟情ESG?

文 / 马莲红 来源于 体育大生意 2024-05-08 20:30:15
徐阳希望能真正将ESG的可持续模型跑通,让零碳产品成为消费者自然而然的选择。
CEO操刀开设零碳店,安踏为何钟情ESG?

过去,ESG被很多企业视为“假大空”,更多的只是将其当作满足监管或投资人的被动之举。

但安踏想试试走不一样的路。4月22日世界地球日,在连续第9年发布ESG报告之际,安踏在上海开了一家碳中和店铺——ANTAZERO安踏0碳使命店。

安踏品牌CEO徐阳表示,这是一次全新的尝试,尝试让零碳产品跑赢非ESG商品,让ESG真正成为企业的一种可持续发展。

01

安踏首家0碳使命店上海开业

这是安踏开设的第一家碳中和店铺,坐落于上海网红街区——武康路。外地人可能对武康路没什么概念,但要说到巴金、陈毅、黄兴等名人,大抵就有了联系,建于上世纪初的武康路,融合了西班牙式、英式等各类建筑,加上一批名人居住于此带来的醇厚人文历史,让这里有着“一条武康路,半部近代史”的说法,近年来各类商业体入驻,更是让这里成为游客必须打卡的“网红”武康路。

在有着“网红”“历史文化”两大标签的武康路开店,开设一家占地450平方米、关于0碳的概念店,在国内服装品牌中实属少数。棕红砖墙、绿logo,安踏0碳店门头并不算大,乍看上去像是某个经营多年的宝藏店铺。然而走进去就会发现里面别有洞天——

2222.jpg

进门右手边是一个大型地球装置,目光移至展览区C位,一辆自行车悬挂当空,再往旁边是一个“周末带着狗的男人”,以及一个家庭式的甜点台“Cake Project”。

3333.jpg

透过这组图片,很难相信这些堪比艺术品的摆件,均是由二手物件、安踏服装边角料等做成的。

4444.jpg

据介绍,安踏0碳店的开幕展览与时尚行业资深媒体从业者崔丹,所创立的可持续时尚平台canU共同合作,并邀请来自建筑、艺术、时尚等多个领域的创作者,打造出了近十件作品。作为店铺的头部展示区,未来将会按季度进行展览内容的更替。

5555.jpg

再往里走,眼前豁然开朗。这里的陈列变得更加丰富——一排共享储物柜、“再造新生”的DIY区,还有“运动创新”产品展售区,这里展示了以跑步、户外露营以及奥运文化为主的低碳商品。

6666.jpg

这些低碳商品向来者展示了“科技如何与低碳同行”。在一件可以比拟“空气”的跑步夹克说明墙上写道:这件采用安踏独家研发面料的夹克,使用的是更为环保的再生尼龙材料,并在生产过程中提高绿电的使用——平均每件空气甲较传统材料和常规生产过程减少碳排放约0.74—0.37kg,从设计到生产共实现了11%的减排。

店里最尽头的区域是一整片休息区,不仅提供了与中信出版社合作的一整面墙的可持续书籍,还与皮爷咖啡合作了一处咖啡区域。时不时有年轻人走进店里,或拍照留影,或参加“再造新生”的DIY体验,但购买零碳产品的人并不多,因为这里看起来不像一家零售门店,更像是一家关于零碳生活的体验店。

02

0碳不是作秀,而是一道经济题

“这不是作秀”,自这家0碳店落地以来,安踏品牌CEO徐阳已经多次面对这样的质疑,在媒体交流会上,他再次回应:“你可以理解成是对我们工作的一个督促”。2021年,安踏集团就表示要在2050年前实现碳中和,并明确到2030年实现可持续产品、战略合作伙伴等的50%“减碳”。

7777.jpg

ESG,Environmental、Social和Governance的缩写,即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是联合国负责任投资原则组织于2004年提出并经过多年演化和发展的国际化可持续发展指标体系。

近年来,中国的港股市场作为全球ESG监管最严格的市场之一,正在将ESG披露从“可选”变为“必选”。

对企业来说,第一直观感受就是“又要花钱了”——起码需要先成立一个专门撰写ESG报告的组织,除了人力投入,还有一些必要的资源投入,例如购买更先进的低碳装备等,比尔-盖茨将这些成本称为“绿色溢价”。一项研究曾提到,在2006—2011年,风险投资对清洁能源的投资超过了250亿美元,但最终损失超过一半。过去固有印象,让ESG被很多企业视为“假大空”,更多的只是将其当作满足监管或投资人的被动之举。但安踏想试试走不一样的路。

“我们一方面的初衷,是想把ESG变成一个价值链,让大家看到它的价值,另一方面,安踏不管是作为一个上市公司,还是中国体育品牌领衔者,我们有这个义务去做这样一件事。”徐阳表示。

8888.jpg

在集团董事会层面,安踏已经成立可持续发展委员会,由集团CEO亲自挂帅,推动战略执行,0碳店落地是集团的阶段性成绩展示。

根据公开资料,安踏0碳店从概念启动、门店装修、到展示售卖,逐步排查碳排放量。装修建造过程中,通过保留原墙体和地面、使用旧衣物和拼接布料搭建围挡、采购二手设备以及空调灯具利旧等方式,已经实现了30%以上的减排。不过,对这次0碳门店展出的产品,徐阳直言自己并不是十分满意,“绿色溢价是追求可持续发展要付出的额外成本,这是不可回避的,如果因为绿色溢价的存在,就对消费者道德绑架,是不正确的”。

徐阳希望能真正将ESG的可持续模型跑通,让零碳产品成为消费者自然而然的选择。“去年我们的产品线上有20%的产品符合ESG的标准,在做产品的时候已经开始把碳放在里面考量了,我们并不把ESG当成商品的概念,而是在这种标准的衡量视角下,尽力将产品的功能点和利益点做好,只有这样才可能复制下去。”因此安踏并不急于开设第二家0碳门店,或者说,开店并不是最终目的,终极目标是让0碳真正融入全线产品。

9999.jpg

报告显示,2023年安踏集团温室气体总排放密度下降3.6%,总耗水密度下降9.0%。不仅如此,报告中还指出,旗下安踏、FILA、迪桑特、可隆等品牌都在积极研发环保面料,多个产品系列采用回收材料或是可再生材料。同时,安踏集团在包装上也在使用可持续材料,并逐步减少使用有害及受限化学品。

那么,ESG能为企业带来哪些实质的好处?从企业发展的角度来说,ESG将有助于安踏的出海计划。近年来我国涉外企业面临出海过程中的ESG相关法规压力,ESG披露能够让企业在国际上获得更好的评级有帮助。在今年最新的国际权威指数公司MSCI 的ESG评级中,安踏获“BBB”评级,1年连升2级,是得分最高的中国体育用品公司。同时ESG带来的还有集团营收的增长。2023年,安踏集团实现营收623.56亿元,同比增长16.2%;实现净利润102.36亿元,同比增长34.9%。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