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百英里49人被困7小时,再谈越野跑“熔断”机制

来源于 体育大生意 2024-04-28 09:10:53
当高门槛的越野跑向大众“弯腰”,对越野跑风险的认知也需加强普及。
江南百英里49人被困7小时,再谈越野跑“熔断”机制

《共同体》是中国之声决胜时刻联合体育大生意推出的体育商业主题对话节目,以“求同存异,聊聊大家共同关心的体育热点话题”为口号,每周一期,逢周五晚上10:00于中国之声《决胜时刻》栏目期间播出。

四月江南烟雨朦胧,风景醉人,但是风雨天气也为越野跑赛事的举行增添了不稳定因素。4月第二个周末,两场在江南地区焦点越野赛事出现“熔断”,更有其中一场赛事出现跑者失联受困的状况。2021年白银越野事故殷鉴未远,2024年4月19日,第157期节目讨论越野赛事的安全管理。参与的三位“闲话者”是中国之声记者张闻,《跑者世界》杂志(Runner's World中文版)首任主编晏懿,体育大生意营销副总裁、盛意互动总经理罗冉峰。

本文为本期节目精华内容摘录。

01

“相对简单”的赛事挑战不简单

张闻:由于恶劣天气,原定4月13-15日举行的2024雪窦山江南百英里越野赛,在4月14日采取熔断机制。与2021年造成21人遇难的甘肃白银越野赛事故相比,雪窦山越野赛没付出巨大的人身安全代价,不过还是有近50名参赛者中途被困庙宇,据称与外界失联七小时。有关越野赛安全的讨论再次浮现。

晏老师,可以先请您向可能没亲身参与过越野跑的听众介绍一下,常规越野赛有哪些挑战?百英里的距离又意味着什么难度?对人身体有什么考验?

晏懿:这次的江南百英里赛,官方数据赛道长度168公里,累计爬升7000多米,有跑者实际跑出来的数据是8000多米。放在越野赛来说,这算是难度偏简单的赛事。赛事有资格门槛,报名者需要至少完成过一次百公里赛事或者两次五十公里赛事。往届赛事冠军的完赛时间最快是18个小时多一点,关门时间则达到40多小时。选手要日夜兼程地跑,整体完赛时间的中位数大概是30多小时。

这样的赛事对选手还是有一些基本的素质要求,例如月跑量要达到二三百公里的水平,另外还要有一定的户外经验和安全意识积累。

张闻:这三十多个小时的比赛时间里是否会睡觉?

晏懿:情况因人而异。有的选手可以一分钟都不睡,有的选手可能还是得在补给站休息一下,大概几十分钟到一两个小时不等。大致上说不睡觉是常态。

张闻:这对身体的挑战可想而知。同一个周末还有黄山徽州古城百公里、可隆东海云顶跑山赛、TNF100莫干山越野跑挑战赛等赛事,每条赛道对参赛者来说都有不同的不可预知性。您个人有没有遭遇过类似这次江南百英里和徽州古城的突降暴雨情况?

晏懿:这种情况挺常见的。我早一些时候参加UTMB赛事,要么太阳非常大,要么下雨,运气差一点的话干脆是白天大太阳、晚上下暴雨。但这些情况都不罕见。

02

越野跑赛事已全面建立熔断机制

张闻:“百英里”这个距离感觉上对大多数人来说很有冲击力。参赛选手通常经过不断进阶,才达到能应付这种赛事挑战的水平。像这次赛事出现失联是不是不太多见?

晏懿:通常越野跑者都会有一定的户外经验,譬如我个人也学过一些野外医学急救知识和技能。而作为赛事方来讲,通常对组委会联系参赛者的基本要求是能在半小时内联系到赛道上所有人;如果有人受伤了,两小时内工作人员要能来到伤者面前,对他进行急救和解救。

张闻:江南百英里赛采用“熔断”这个属于来形容赛事的取消。之前白银事故之后,有关部门就出台了一些关于体育赛事建立熔断机制以及其他安全办赛的指示。冉峰能介绍一下吗?

罗冉峰:白银事故发生的一个月后,国家体育总局等十一部门火速发布了 《关于进一步加强体育赛事活动安全监管服务的意见》。意见提出,各类体育赛事活动一律制定灾害性天气等风险防范及应急处置预案,并再次明确了各类体育赛事都要建立“熔断机制”。另外在监管力度方面,《意见》要求各级体育部门应当加强对本行政区域内体育赛事活动的信息收集工作,制定年度体育赛事活动服务指导目录,加强赛前研判、赛中指导、赛后评估。对参与人数较多、人身危险性较高或专业技术性较强的体育赛事活动,应当重点监管。

张闻:建立熔断机制是一个大方向要求,具体熔断的判断原则又是怎样呢?这次江南百英里有一部分争议就在于有跑者说凌晨3点时天气已经变得恶劣,但组委会直到6点多才决定熔断。究竟目前赛事怎样选择熔断的时机?

晏懿:白银事故发生后,主管部门和各大赛事组委会都十分重视。每项赛事都有熔断方案,里面可能会包括十多二十种场景。只要赛事期间触发其中一种场景,就会马上执行熔断或局部熔断。我举一些场景例子:气温高于或者低于某个温度,比方说高于30度或者低于0度,这是从气温方面考虑的;天气原因造成塌方,这是从赛道安全方面考虑的;起终点出现踩踏事故,这是从赛事整体秩序方面考虑的……有很多这样的触发原则。

张闻:像江南百英里6点多宣布熔断,可能就是测算到降雨已经达到多少毫米,激发了熔断机制。但在这些指标出现之前,会不会有其他酌情考虑的原则?例如一下雨就要开始怎样注意雨势变化?

晏懿:越野赛中关于暴雨的情况还是挺多变的,可能翻过一个山头天气就不同了。整体来说这是考验组委会获取信息、监控和判断的能力。

张闻:相当于可以理解为,主办方对赛事的掌控力,与其对整场赛事的地形地貌、每一个地方的天气信息的掌握直接相关。

晏懿:是的。行业内有一个观点:选择在哪里办赛,就已经决定了赛事的安全系数。在一个低海拔的地方办赛,和在富士山或者两三千海拔的山上办赛,安全风险肯定不是一回事。

张闻:这里就形成一个问题。似乎对组委会来说,一百多公里的赛道要全程掌握每个点位的不同天气情况,是比较困难的。这是不是就会影响到组委会最终能否及时作出熔断决定呢?

晏懿:现代科技发展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通过一系列监测和预警机制进行风险管理。不过目前越高效的系统成本越高。有时一套系统将监测效率或者覆盖率提升5%-10%,费用却会成倍甚至几何倍的增长。这也造成现在越野跑赛事没有很广泛地使用最好的监测系统,得到的科技支持仍然不足。

03

扩容安全认知也要同步提升

张闻:喜欢越野跑的人越来越多。这次江南百英里据说所有组别3000多名选手集中在周六早上出发。对马拉松比赛来说这个人数还好,但越野赛赛道狭窄,3000人同时出发就有不少挑战了。而且这只是一场赛事的规模。刚才已经提到同一周还有其他赛事。这是不是反映出越野跑爱好者的增长效率比较高。

罗冉峰:首先,大众跑步市场一直在扩容。然后,扩容的过程中跑者会设定个人目标。随着目标达成,跑者会对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譬如从五公里十公里,到半马全马,再到长距离越野跑,这样逐一进阶。在中国体育赛事市场比较低迷的三年里,积累了一批为数不少的跑者。2023年赛事市场重启后,各种跑步赛事就开始在消化这批新晋跑者的需求。新跑者也开始踏上进阶之路,有更多跑者流入到越野跑圈子,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另外《共同体》往期节目也讨论过户外运动市场的发展。越野跑除了是跑步的一种方式,与户外产业也有较深的维系。既然越野跑所涉及的两个市场都在扩大,越野跑者数量肯定在明显增加。

张闻:2024年1-4月,全国已经有约40场不同级别、距离的越野赛打响。另外越野赛正在跟马拉松做统计方面的剥离,这大概也能佐证越野跑市场迅速爆发、已经可以被视为一个单独的产品品类。晏老师怎么看?

晏懿:我自己的感受是,越野跑逐渐不再是一个让人生畏的名词。十多年前我跑比赛的时候,对当时的一项数据统计印象很深——越野赛参赛者平均年龄约42岁。而现在,参赛者平均年龄肯定明显低于这个数字。越野跑正逐渐变成一项时尚运动、潮流运动。

不过这种发展势头也存在一些负面因素。新加入的跑者对越野跑运动的理解不够深刻,缺乏敬畏之心,对赛事风险缺乏足够认识。未来还是需要做好相关知识普及。

张闻:晏老师点到了一个关键点。一方面越野跑没以前令人生畏,另一方面我们会担心有的人是无知者无畏。当有人对赛事的风险缺乏认知的时候,那些越野赛常见的恶劣天气,对他们来说就变成了前所未有的安全威胁。还有可能存在一些新进入市场的主办方,也没能够为赛事提供足够的保障。

经过本期节目的交流后,我再一次确认,越野跑始终还是一项高门槛运动。尤其是办赛方面,越野跑赛事可能需要更高的工作人员/参赛者配比,需要妥善掌握天气情况、畅顺快捷的沟通网络。这样高门槛的运动现在正在慢慢“低下头”接触大众,但在当前的一些宣传口径上,并没有强调到运动的门槛。希望无论赛事方还是参赛者都能妥善认知的越野跑的门槛,双方一起通过周全的工作让越野跑赛事更加可控。感谢两位作客《共同体》,我们下期再会。

注:本文所用图片来自Osports全体育和PIXABAY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