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盛创建体育投资“运动队”,体坛批量造富进入2.0时代

来源于 体育大生意 2023-09-24 09:29:34
据福布斯发布的《2023年全球最有价值的体育帝国》榜单,最有价值的25个“体育帝国”总价值达到1730亿美元。

全球收入第二大投资银行高盛正押注对体育俱乐部的投资,让超级富豪们获得拥有一支私人球队的机会。近日,高盛宣布将在其投资银行内部创立一个体育投资部门,该部门将把体育并购和体育融资结合起来。

近年来,老牌球队正在成为财团的“提款机”。据福布斯发布的《2023年全球最有价值的体育帝国》榜单,最有价值的25个“体育帝国”总价值达到1730亿美元,比上一年上涨了23%。而沙特资本对英超球队的一掷千金,美资在欧洲足球市场的疯狂“扫货”,进一步加剧了富豪和投行对优质体育资产的竞逐。

高盛成立体育投资部门,帮超级富豪“买买买”

高盛新成立的全球体育投资部门,首要目标是与资产和财富管理部门合作,业务涵盖所有主要体育项目的全球体育生态系统,包括联合会、联盟、特许经营权和俱乐部,以及体育媒体、娱乐和科技企业。

不久前,高盛宣布出售个人理财业务部门,并表示将更专注于超高净值客户群。超高净值客户是名副其实的超级富豪,平均拥有超过6000万美元的可投资资金。高盛表示未来将关注更持久、盈利更高的企业,优质体育资产显然是其中之一。

事实上,高盛一直都活跃于体育产业各项重大交易中,参与包括NBA、MLB、欧洲球队、F1赛事等多个体育联盟、赛事和球队的出售与融资。2022年美国巨富伯利领衔财团以42.5亿英镑(约53.3亿美元)收购切尔西,创造彼时足球史上金额最大收购案。高盛便是参与收购切尔西的投资银行之一。2021年,美国弗里德金财团以7亿美金收购意甲豪门罗马,成为俱乐部最大股东,高盛是促成交易达成的关键一环。

除了现金流较为充裕的英超联赛,投行还为欧洲其他主流足球联赛提供财务支持,特别是疫情期间,疫情让欧洲足球俱乐部陷入困境,高盛为这些联赛和俱乐部提供了巨额信贷。高盛在2021年为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安排了5.95亿欧元的私募,以支撑俱乐部的财务并增加流动性;2021年,高盛牵头提供12亿美元的银团信贷额度,为西班牙顶级国家足球联赛的投资提供资金。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涉及俱乐部升降级、潜在球迷冲突等风险,商业银行通常不愿意向足球俱乐部提供贷款。

据《金融新闻》消息,高盛已针对这一部门完成人事任命,Dave Dase、Greg Carey为联席主管,另有三名高管分管Stacy Sonnenberg、Elis Jones和Mike Kenworthy在全球各大区域的体育业务。Sonnenberg将继续领导体育融资业务,Jones将专注于欧洲、中东和非洲业务,Kenworthy将负责美洲业务。


Greg Carey和Dave Dase担任高盛体育投资部门联席主管

年并购价值超186亿美元,投行继续看好优质体育资产

据彭博社数据显示,2022年体育产业的并购价值达到了创纪录的186亿美元,轻松超过了2021创下的历史高点。

“球队在困难时期更有韧性。”Greg Carey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体育行业的一大吸引力在于其稳定性。Greg Carey一直负责高盛的全球体育业务,参与过50多个买方和卖方项目,包括体育场融资。他指出,尽管市场波动、迫在眉睫的经济衰退和高利率阻碍了几乎所有行业的并购活动,体育领域的并购却有所增加,大量资金正涌入体育领域。

国际金融数据平台Dealogic记录了2022年1月至10月的81笔体育交易,其中约三分之一来自美国财团。“我在并购上花费的时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凯里补充道。

同样感受到体育并购热潮的还有全球收入第一大投资银行摩根大通。“体育运动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摩根大通私人银行体育金融集团负责人Brian Kantarian在接受《环球金融》采访时表示。他解释说,每次经济衰退,包括疫情暴发,都会对企业产生直接影响,但在体育领域,你会继续看到投资价值的上升轨迹。“随着时间的推移,体育作为一种抗风险能力较强的资产对投资者产生吸引力,”他表示,“这与任何其他企业都不同。”

在美国,体育市场几乎接近饱和,与欧洲足球不同,美式足球不接受私募股权基金,相比之下,估值相对较低的欧洲足球更具有升值空间,如今几乎一半的英超俱乐部现在全部或部分由美国个人、财团或对冲基金(或组合)拥有。在这一过程中,从为传统俱乐部的收购提供咨询服务,到为顶级联赛提供资金,高盛、摩根大通等投行们在欧洲足球赛场收获颇丰。

客观而言,从传统的投资退出机制出发,职业体育俱乐部投资回报周期太长,并不符合投资快速升值的传统逻辑。这些超级富豪和投行们参与竞购欧洲足球,也并非追逐赛事短期盈利。据英国咨询公司Vysyble数据,过去13年英超联赛的总营收亏损达52亿英镑。2020-2021赛季,亏损为10.5亿英镑,好于2019-2020赛季的13.8亿英镑。营收正向只有两次——2016年至2017年(2.244亿英镑)和2017年至2018年(3160万英镑)。Vysyble联合创始人Roger Bell表示:“可以肯定地说,这是一个很难产生经济盈余的行业。”

让财团们看重的是优质体育资产潜在的增值空间。自由媒体集团在收购F1赛事后,后者一路水涨船高。2023年自由媒体集团在福布斯“体育帝国”排行中以210亿美元位居榜首。去年6月,F1签署了一份每年7500万美元的新媒体转播协议,是上一份协议金额的15倍;此外还有格雷泽家族在2005年买下的曼联俱乐部,彼时价格为7.9亿英镑,如今其对外身价已经暴涨至60亿英镑。


2010年勇士队现任老板乔-拉科布联合几位硅谷投资人以4.5亿美元收购了勇士队,这一价格曾创造了NBA球队的当时交易纪录。如今,勇士队的交易估值已经达到70亿美元,成为NBA最有价值的球队。

优质体育资产的造富神话,让越来越多的投资机构、对冲基金开始进军职业体育,探索通过投资职业体育资产来获得体育资产证券化的快速升值红利。对投行亦是如此,以往在缺乏专门的体育咨询部门的情况下,投行一直需要从其技术、媒体等部门中抽调人手组建临时团队。如今,随着高盛等投行精细运作体育投资业务,体育资产证券化将变得更专业化和流程化,未来借投资优质体育资产批量上演造富神话,也将是大概率事件。

注:本文所用图片来自网络及全体育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