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注游戏!2.2亿会员的网飞在芬兰自建游戏工作室

文 / 刘浏 来源于 体育大生意 2022-09-27 17:43:08
到2022年年底,网飞计划把游戏数量增加到至少50款。
重注游戏!2.2亿会员的网飞在芬兰自建游戏工作室

9月27日,美国流媒体巨头Netflix(下文简称:网飞)宣布,将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开设一家内部自有的游戏开发工作室,该工作室由前Zynga和EA高管Marko-Lastikka领导,担任工作室总监。网飞表示,他们将制作没有广告和应用内购买的世界级原创游戏。

2021年11月,网飞开拓新业务,首次进入了移动游戏市场。此次是Netflix第一次设立自己的游戏开发工作室。在过去一年时间里,Netflix斥资7200万美元,收购了《行尸走肉》的芬兰手游开发商“Next Games”,另外还收购了三家外部游戏开发公司。

f2fb5da29adc4d0dbf214b4079a63b33.png

网飞入局游戏领域为其增加会员粘性 将打造无广告无内购的世界级原创

网飞公司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流媒体播放服务商,由马克-伦道夫和威尔莫特-里德-黑斯廷斯于1997 年成立 , 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洛斯加托斯。

目前,网飞在游戏领域的开发还处在前期发育期,所以游戏玩家的数量还十分有限。根据移动互联网市场研究公司Apptopia的数据显示,在网飞全世界的2.2亿视频会员中,每日活跃玩网飞游戏的数量还不到百分之一。

从网飞开始推出游戏服务开始,为视频会员免费下载畅玩的移动游戏数量已经达到24款,到2022年年底,网飞计划把游戏数量增加到至少50款。网飞目前推出的游戏产品包括《怪奇物语》、《纸房子》和《女王的棋局》等等,其中《女王的棋局》和《纸房子》游戏源自于网飞播出的原创电视剧,作为流媒体的世界巨头,网飞利用庞大的原创剧作资源,进行游戏化改编,也将作为其游戏领域发展的一条快车道。

a06cac2b10044aca95efa6a3347d90e1.jpeg

网飞是全球闻名的网络视频平台,然而在最近的几个季度,随着市场竞争加剧,网飞的视频会员数出现了史无前例的流失和下降。网飞决定进入游戏市场,利用自由的游戏工作室开发独家游戏,增加视频会员粘性。

网飞进军游戏领域也是为进一步增加其全球曝光度的战略一部分。当《堡垒之夜》在 2018-19年成为一种文化现象时,网飞首席执行官里德-黑斯廷斯表示:“与电视和电影流媒体竞争对手HBO相比,大逃杀类游戏对网飞的威胁更大。2021年,网飞开始将游戏集成到移动应用程序中,让用户将游戏下载到手机上。这些游戏主要是休闲类,但也有一些宝藏游戏,例如《砰比》。”目前,不确定网飞是否会坚持更休闲的游戏或致力于制作3A级游戏,比如像索尼、任天堂和微软的游戏。

0a117d5ab9dd479088c8c50490e419fe.jpeg

网飞负责游戏开发工作室业务的副总裁阿米尔-拉希米通过一份声明表示:“对于网飞游戏业务来说,目前还在起步阶段,还需要做很多工作,才能够在网飞平台上给玩家们推出优秀的游戏体验。开发一款游戏需要好几年的时间,令人欣慰的是,在刚刚起步的第一年,网飞正在稳步建设游戏开发工作室这个基础。”

网飞还表示未来推出的游戏不会植入广告,不会有游戏内的购买消费。现有的视频会员用户在网飞客户端中就会看到可供下载的游戏产品,不过这些游戏下载后,需要在手机上安装为独立的应用软件。

发展手游、开设课程、政策支持、大量出海 芬兰游戏产业位列欧洲前三

芬兰的游戏基因十分强大,在全球游戏市场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这也是网飞新游戏工作室选择建立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的原因之一。从在早期诺基亚上运行的《贪吃蛇》到火遍全球的《愤怒的小鸟》和《皇室战争》都是由芬兰的游戏开发商打造。芬兰出产的游戏被全球玩家所喜爱着。

赫尔辛基作为芬兰首都,实际上也是芬兰游戏产业的中心。赫尔辛基坐拥着超50家游戏企业,例如芬兰手游巨头supercell、游戏初创公司Savage Game Studios等。芬兰的游戏公司选择把总部设在赫尔辛基的主要原因是,作为首都的赫尔辛基能为这些游戏公司提供它们所需的人力物力和技术支持等多方面的资源。

856483e5108f49c2b4024ed539ea5e4a.jpeg

根据报告,2020年芬兰游戏行业的收入约为24亿欧元,同比增长了9%。虽然遭遇了疫情,但整个芬兰游戏行业仍然获得了超过10亿欧元的利润。在2020年超过200家活跃的芬兰游戏工作室中,大约46家缴纳了超过100万欧元的税收。有四家芬兰游戏公司的年收入超过1亿欧元。

近些年,随着移动游戏的热度不断攀升,芬兰游戏公司的大方向也转投到了移动游戏研发中。在芬兰所有游戏开发商当中,正在制作iOS、安卓游戏的厂商数量占比分别达到了62%和65%。

b8e838bd949c441ea40444eaccaf0c53.jpeg

芬兰作为游戏大国,对于专业人才的培养也是深入到校园中,并且关于游戏的学术问题也引起了众多学术界专家的关注。坦佩雷大学游戏研究实验室负责人、弗朗斯-玛雅也曾表示:“芬兰正在培养新一代的游戏研究人员。”

芬兰的高校和教育机构也已开始提供有关游戏和其相关技术的大量课程,为想要从事游戏行业的年轻人提供最专业的教育。游戏相关课程的开课也对芬兰游戏行业的发展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芬兰政府也对本国的游戏产业发展听过这优渥的扶持政策。芬兰政府的创业扶持机构——芬兰国家技术创新局,从1995年起便对芬兰游戏公司投入大量资金支持,累计投资额超过1亿欧元,为公司产品开发阶段及国际化阶段提供补贴及低息贷款, 并为私人投资提供跟投资金。知名芬兰游戏公司包括Supercell、Rovio等都接受过政府的资助。芬兰国家技术创新局早在2012-2015年就设立了专门面向游戏产业的投资项目Skene - Games Refueled, 大力推动芬兰游戏产业的高速发展。

1e0da9e28e124663b4554326b16d45d7.jpeg

按照Neogames的统计,在芬兰游戏产品总收入中,来自海外市场的营收占比高达98%。另外,游戏行业也被广泛视为芬兰出口总额最高的内容产业。电子游戏还会对流行文化产生巨大影响,据估计,全球有大约10亿人曾经玩过至少一款芬兰游戏。因此,游戏为芬兰文化输出提供了一次重要的机会。

随着时间推移,芬兰游戏行业的规模不断扩大,仅2017年就有四家游戏公司上市。在过去的几年里,员工人数超过50、年收入超过1000万美元的芬兰游戏公司数量也出现了激增。如今在整个欧洲,芬兰被认为是游戏开发综合实力排名前三的国家之一。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