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度高温下,史无前例的中国青少年足球“海选”开跑

文 / 罗冉峰 来源于 体育大生意 2022-07-16 22:48:33
“小暑”节气刚过,杭州的气温逐日突破年度高位。但还有比气温更加炽热的场面。
38度高温下,史无前例的中国青少年足球“海选”开跑

7月10日,下午4:30,杭州黄龙体育中心,气温38摄氏度。

“小暑”节气刚过,杭州的气温逐日突破年度高位。但还有比气温更加炽热的场面。

主体育场西看台上不断响起掌声、鼓声、呐喊声。二层看台的西南、西北坐席均已开放,有划一着装的助威方阵,有迎风挥舞的大面旌旗。冒着酷暑的三千多名观众,助燃了主体育场的热力。

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启动仪式迎来三千多入场观众

而真正热力的中心在草坪上。

黄龙体育中心是本地中超球队浙江FC的传统主场。但这一天,并没有职业赛事在此打响,让疫情后压抑的观赛热情爆发。

观众们关注的,是在第一届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启动仪式上施展才华的小小足球少年。

打破壁垒,体教融合跨越性一步

开场哨响起后,U11浙江鸵鸟足球俱乐部相对被动。但是一次反击机会,鸵鸟队球员接应斜直线左路插上造杀机。对手U11杭州市濮家小学队门将虽然果断出击,球却刚好处于禁区外,令其门将不敢完全舒展手臂扑救。

鸵鸟队队员搓射,启动仪式的首个进球诞生,鸵鸟队1:0领先濮家小学。

鸵鸟俱乐部的总部位于台州,耕耘当地青少年足球已有14年,在浙江青少年足球圈子也颇受认可。这次参加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俱乐部从台州当地的各所合作学校中选拔出一批精英,奔赴杭州参赛。

鸵鸟vs濮家小学,代表着社会青训机构与校园足球的较量。

鸵鸟队(白)vs濮家小学队

也呼应了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的关键办赛理念——打破壁垒。

一个多月前,一份重磅办赛方案落地。6月1日,教育部、国家体育总局、中国足协联合印发《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赛事组织工作方案(2022-2024年)》。青少年足球层面上的体教融合,迈出跨越性一步。

《方案》中提出,“赛事面向全体青少年,打破参赛壁垒,兼顾普及与提高,分为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四个年龄段部分,根据不同年龄段特点,安排符合青少年身心发展和足球人才培养规律的赛制。体校代表队、学校代表队、俱乐部青训梯队、社会青训机构等球队均可自由参赛,不设任何参赛限制。”

一场真正的中国青少年足球“海选”终于落地。此前国内青少年足球运动开展,长期受教育线和体育线未能打通的制约。教育部门组织的校园足球赛事与体育部门组织的青少年足球赛事存在赛制不一致、赛程冲突甚至运动员注册及参赛机制互相屏蔽等问题。

杭州仕海足球俱乐部合伙人夏伟华就向体育大生意表达了类似困扰。“省级校园足球赛事是八人制,体育局组织的赛事是十一人制。赛制特点不同,不利于我们用贯彻始终的模式培养学员。”

周末训练期间歇息的濮家小学队员

仕海俱乐部是濮家小学校园足球培训的执行方。鸵鸟vs濮家小学,代表着社会青训机构与校园足球的较量。但在实际的国内青少年足球发展模式中,社会青训机构与校园足球,往往是一体两面。前者成为后者的重要培训力量来源。

打破壁垒的意义在此体现得很明显。不同组织、单位通过各自组队,验证青少年足球在不同场景下的培养效果。

占据主导的濮家小学队虽然率先落后,但继续保持耐性寻找机会。丢球几分钟后,同样是左路进攻,尽管鸵鸟队门将化解了传中险情,但禁区外的濮家小学队员凌空抽射破门。

1:1的比分维持到终场,这场青训机构与校园足球之战未分高下。

力争上游,以联赛为开拓眼界机遇

同一片场地同时有两场八人制比赛进行。除了鸵鸟vs濮家小学,U12女子小学组杭州长阳小学队与杭州星洲小学队也在鏖战。

星洲小学2004年就组建足球队,其校园足球模式与濮家小学又有区别——培训师资来自本校而非校外机构。

总教练马立“从零开始”打造学校的足球教育体系。经过18年发展,“足球特色”成为学校名片。全校1800多名学生,有700多人练球;每个年级都组建了男子A队、B队和女子队;每周每班均有一节足球课;还曾有退役法国足球名将利扎拉祖、“亚洲足球小姐”王霜等国内外足球界名人来校互动。

校内有一片七人制足球场,校方物尽其用,一周七天均安排不同类型的足球训练课程。场地连轴转,四名足球教练也基本连轴转,才有星洲小学的显著足球普及面。校方还曾聘请外教,成为杭州最早有足球外教配置的小学之一。

周末训练的星洲小学队员

星洲小学已经奋斗为杭州市西湖区足球水平第一梯队的学校,但校长赖爱娥有志于更进一步。“我们能参加的比赛比较局限,最高级别只能达到市级。”赖爱娥希望有更多机会让“星学子”们得到锻炼,开阔眼界。

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成为新的机遇。

《方案》中提出,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是国内“覆盖面最广、竞技水平最高、参与人数最多、社会影响力最大的青少年足球顶级赛事”。至联赛启动日为止,已有2329支球队报名参赛,确实可见联赛规模庞大。

如此规模是落实打破壁垒的成果,而打破壁垒的理念又以“自上而下”的形式推进。联赛由教育部、体育总局作为指导单位,教育线和体育线在最高层面成功携手合作。中国足协则是主办单位。

联赛组织架构高规格,具体赛事体系则力求深入地方。赛事的“地基”为地方预选赛。全国共设45个赛区,各赛区可因地制宜地设计赛制。根据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赛事办公室6月中旬发布的《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地方赛事组织指导原则》,地方预选赛可以新设赛事、沿用现有赛事、整合现有赛事等方式来设置。

长阳小学队(白)vs星洲小学队

启动仪式上的比赛,就属于浙江赛区赛事。对星洲小学来说,这是一次省级别的考验。星洲小学女足也确实遇到好对手。长阳小学女足2018年首次获得全市冠军,继而在2019年站上全国比赛舞台,最终收获全国室内五人制足球锦标赛女子U11组第三名。本次较量,长阳小学队也技高一筹,1:0击败星洲小学队。

星洲小学队败而不馁。赖爱娥赛前已表明参赛心态:“比赛不是为了输赢,长了见识、锻炼了意志就是参赛过程中的最大收获。”而比赛过程中,星洲小学队并非完全下风,两次制造击中对方门框的险情。运气不佳未能避免输球,但星洲小学队员们看到自身潜力,也是另一层面的新收获。

既要扩大足球人口,也要锻炼精英才俊

对于“长了见识”,U13绿鹰江南实验学校队的体会可能更深刻。江南实验学校队是2021杭州市“市长杯”中学生初中男子组冠军,浙江省第十二届、十三届中小学生校园足球总决赛初中男子甲组一等奖得主,可以说是校园足球的精英队。

启动仪式上,校园足球精英遇上了“科班出身”。在U13浙江能源绿城足球学校队面前,江南实验学校队纵有“人和”——看台上的呐喊声几乎都来自江南实验学校的家长们——但还是0:3不敌对手。。

浙江能源绿城足球学校是国内青训四大足校之一,属于中超俱乐部浙江FC的青训体系。专业足球青训的领先水平,在本场比赛中得到体现。

江南实验学校队(白)vs浙能绿城足校队

对于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来说,专业青训梯队的加入,将发挥“鲶鱼效应”的作用,催化其他青训模式的水平提升。像江南实验学校队虽然失利,但屡次救险、包括扑出一个点球的门将,得到的可能是前所未有的高强度考验。

同时,专业青训队也并非来联赛“陪读”。浙江职业足球俱乐部青训总监池谷友良就曾指出,“我们的孩子需要更多赛事来提高。”由于当年日本名帅冈田武史执教的渊源,浙江FC的青训体系也由一批日本教练打造,池谷友良是其中一名主要“规划师”。

日本青少年足球主要依托校园足球开展,青少年球员一年能打超过50场正式比赛。而在中国的职业俱乐部梯队体系中,球员比赛数量还大有上升空间。例如鲁能、恒大、浙能绿城、富力四大足校成立的足校联盟杯,各组别一般有十多支参赛球队,比赛总场次数量较为有限。

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以打破壁垒形式落地,既有助于其他青训模式下青少年球员的成长,也增加了职业俱乐部梯队的锻炼机会。赛事场次不但通过预选赛+总决赛的体系保证,而且单是总决赛本身就按照32-64支球队参赛来规划。

专业青训梯队通常集结了国内相应年龄段最优秀的苗子,这批小球员得到充分锻炼、显著提升潜力,是中国足球竞技水平进步的关键。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的目标,既包括大幅增加青少年足球人口,也包括发现、选拔优秀青少年足球人才。因此,联赛能不能成为优秀苗子的锻炼舞台,是衡量联赛意义的重要指标。在增加比赛量的层面上,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目前的规划符合池谷友良等专家的期待。

浙江FC梯队在训练

长远来看,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未来的对标对象,应为日本全国高中锦标赛等海外标杆青少年赛事。众所周知,日本高中联赛在本土有万人空巷的影响力。今年赛事迎来第100届,决赛共有42747名观众现场观战,往届赛事还有5万多人入场的纪录。结合日本国家队在国际赛场日益稳健的战绩,高中锦标赛成为日本通过体教融合有效提高足球水平的标志。假如中国的青少年足球赛事也能有类似的观赛规模,显然意味着中国在足球氛围、青少年足球人口等侧面反映足球水平的“亚指标”上,有了质的飞跃。

从揭幕式的三千多名观众,到未来追求的四万人大场面,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要走的路还有很长,但已经有一个扎实的开始——教育线和体育线的历史性配合。

教育系统、体育系统历史性携手

在启动仪式前的媒体通气会上,教育部体卫艺司司长王登峰介绍,“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与校园足球联赛一体化推进、一体化设计,将要求各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各省校足办发挥好主责责任,切实落实相关工作,确保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各个阶段比赛顺利进行。”

过去,国内青少年足球在教育系统和体育系统中分别开展,交集有限。教育线主导的校园足球发展,对青少年足球人口的扩大起到明显作用。但是在升学、文化课为重等观念的主导下,体育体系却难将广大青少年学生纳入到其足球发展规划中。体教融合的效果在竞技提升方面遇到瓶颈。

联赛启动仪式

日本模式通常被视为他山之石,像高中锦标赛以学校名义参与,实际是由日本足协主办。这样更能发挥体育线在专业领域的特长。同类改革终于也在中国实现,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在媒体通气会形容,举办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将校园足球、社会青训机构、职业俱乐部梯队高度融合”。

教育线和体育线在最高层面上携手,将产生显著的示范效应。体育总局青少司副司长王雷表示,“国家体育总局将和教育部、中国足协一起对地方赛事办公室和承办单位进行指导和支持。”地方层面上教育线和体育线的联动受到推动,种种“一体化”获得更稳固的抓手。

教育线和体育线的全面打通,还将鼓励更多的社会力量参与到青少年足球发展事业中。赛事办公室预期,在打破壁垒的支持下,联赛能达到120万人和50000支球队的惊人参赛规模,形成强大的关注效应。加上联赛启动已获得媒体的快速跟进、启动仪式24小时新增相关媒体报道多达18000余条,联赛的持续曝光价值值得众多有实力的商业品牌关注。目前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被授权予中国福特宝足球产业发展公司进行市场开发与推广,由中国之队和中国足协杯等核心赛事的专业市场团队承担。

按照2016年发布的《中国足球中长期发展规划》,从2021年开始,中国足球发展已经进入到追求中期目标的阶段。目标中提到,“校园足球、社会足球、职业足球体系有效运行”。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落地,是实现中期目标相关内容的新开端,也是执行《规划》中“注重区域等级赛事、青少年赛事、校园足球赛事的有机衔接,逐步实现竞赛结构的科学化”任务的体现。

浙江FC青训总监池谷友良(左)、 青训部经理王维晟

“中长期发展”意味着从开端到收获,是一个持续耕耘的过程。在接受体育大生意采访时,池谷友良重点介绍了浙江FC的2005年龄段梯队。这是第一支全程在日本团队理念体系下训练的梯队,运动员属于2025年粤港澳全运会的适龄参赛者。2021年全运会,以浙江FC2001年龄段梯队为班底的浙江队夺得冠军,而池谷友良更期待,2005梯队是否能体现出一套贯彻始终的体系的培养成效。池谷友良指导2005梯队已经两年,而这份答卷,还要再等待三年才会揭晓。

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也需要以类似的长远眼光,把握未来发展。目前联赛《方案》的覆盖年份为2022-2024年,期待这三年中,青少年足球发展之火涌起燎原之势;也期待三年后,中国足球精英苗子在更热血沸腾的赛场上得到进一步充分锻造。这样,当我们日后回想起38摄氏度高温下举行的启动仪式时,我们会蓦然发现,中国青少年足球澎湃新热力自此而起。

注:本文所用图片来自网络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