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体》第79期:从露营到精致露营,被“憋”出来的户外大生意

来源于 体育大生意 2022-05-24 08:57:08
第79期节目关注近期成为热门城市休闲生活方式的露营。
《共同体》第79期:从露营到精致露营,被“憋”出来的户外大生意

《共同“体”》是中国之声决胜时刻联合体育大生意推出的体育商业主题对话节目,以“求同存异,聊聊大家共同关心的体育热点话题”为口号,每周一期,逢周五晚上10:00于中国之声《决胜时刻》栏目期间播出。

5月23日,第79期节目关注近期成为热门城市休闲生活方式的露营,讨论后疫情时期露营产业的发展前景。参与的“闲话者”是中国之声张闻,高博展览总经理陈明良,体育大生意大湾区产业总监谭力文。

本文为本期节目文字精华摘录。完整节目可点击下方链接收听。

露营怎样火起来?

张闻:京东发布了一份《2022春夏户外露营消费趋势》报告。4月以来,京东上露营产品的搜索量同比大幅增长145%,帐篷/垫子类商品成交额同比增长达229%。其他平台也反映出露营的走热,例如携程的露营产品从2021年下半年至今数量增长近10倍,飞猪“五一”期间露营订单量环比上月增长超过350%。最近两年露营是怎样火起来的?

谭力文:第一点肯定是疫情相关,大众在室内或者一些比较密集的空间内消费娱乐的机会减少了,就要寻找户外开阔一点的活动场景。第二是社交网络、综艺节目、KOL的带动,例如小红书上露营相关内容的增加,《你好生活》等轻综艺、慢综艺节目中有不少露营元素。第三是年轻人的影响,他们可能不满足于用一些所谓常规、传统的方式社交,因此看中了露营,认为这是一种能彰显自己个性标签的社交方式。

《你好生活》展示的美好露营场景

陈明良:我很同意力文刚才提到的因素。2020年被称为国内的露营元年,疫情、社交网络、综艺节目等因素带动了露营风气的增长。同时我觉得这些因素发挥的是“催化剂”作用,而发展的根本原因在于人民收入水平的提高。正如其他国家的经验,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后,露营、垂钓、攀岩等户外活动和运动会进入一个快速增长的时期。

2019年起,中国人均GDP开始超过1万美元。我们也是2019年开始做户外展会。当时没有疫情,但我们相信这必将是一个快速增长的朝阳行业。2020年的催化剂因素出现后,我们就看到很多厂家业绩开始突飞猛进。

露营消费门槛高吗?

张闻:当疫情令我们出行的距离缩短后,我们会将目光放到更近的地方,或者希望在城市周边发现新的美,或者到相对更有自然气息的区域寻找新的野趣。我们的实践方式也会有不同,或精致,或粗放。不过很多人说露营烧钱,究竟整体来说露营的消费是什么水平?

陈明良:主要成本有两个部分。一个是营地的费用。不带装备过夜的营地价格,比较常见是在五六百元左右。而最便宜的可以低到几十元,贵的则可以达到一千多两千元。另一个是装备部分,通过能成为露营玩家的群体,都会自己采购装备。入门级的帐篷几百元一顶,而雪諾必克、鹿牌等顶级品牌要上万元一顶帐篷。

进阶玩家还会在户外桌椅、炊具等方面投入,一般会达到数万元的水平。

雪諾必克帐篷全球知名

谭力文:我个人纯入门级,在迪卡侬买的帐篷799元,两张椅子199元,再加上垫子、杂七杂八的其他配套,投入已经超过1500元。我感觉相对其他运动或生活方式,露营稍微还是有点门槛,花费水平介于景区门票和酒店预订的费用之间。购买露营产品的人均消费约600元,其中过夜产品消费约700元,不过夜产品约400元。

张闻:我2020年底去云南旅游,体验过不带装备的露营。行程安排中包含在香格里拉雨崩村的露营体验,其安排很贴心,帐篷、床垫、煤气炉、咖啡壶、热水瓶、热水袋、移动卫生间等一应俱全,然后拉开帐篷拉链就可以看到日照金山。体验起来相比住酒店肯定没那么舒适,但整个体验的回忆非常美好。

城市露营是什么新概念?

张闻:在露营基础上,近期又出现“城市露营”这个概念。例如我在之前北京公园还开放的时候,发现一些不同公园的不同“使用风格”。天坛公园基本上没有人搭帐篷,用一块塑料布搭载长椅或草地上就可以野餐了。朝阳公园却是到处都是帐篷和露营车。城市露营是一种当前形势下的特定现象吗?对城市会带来什么影响?

陈明良:深圳的大部分公园现在都有人搭帐篷,然后搭配一些飞盘、腰旗橄榄球等轻户外运动。小孩子可以骑骑车、遛遛狗。这基本上都是疫情因素的产物——不鼓励大众往远的地方走,就有了这种城市露营的变通。

城市露营近期大受欢迎

谭力文:城市露营是一种便捷的户外活动方案,下楼半个小时甚至十几分钟就能入营,肯定没有开车一两个小时那么累。但是它背后也确实有一些隐忧,例如城市市容、环保以及安全。

从“露营+”到“+露营”?

张闻:相对而言,在体育产业中,露营的产业链比较长,可以关联很多的消费场景。具体有哪一些呢?整个露营产业的前景如何?

陈明良:在露营这个概念后确实可以加很多东西,例如露营+餐饮、露营+旅游、露营+民俗。而我个人认为,露营最适合关联的是户外运动。而且这个“+”应该放在露营的前面,而不是露营的后面,从“露营+”变成“+露营”。

这要说到露营文化如何兴起。在欧美地区,露营是一个住宿过夜休息的场景,该场景主要与户外活动配套,其中很多都与体育运动有关,例如垂钓、登山、攀岩等。所以运动与露营之间的联系是“+露营”,例如“垂钓+露营”“骑行+露营”“徒步+露营”。

而近期国内兴起的露营模式其实是“Glamping”精致露营,最早来自日韩,核心场景在于露营,然后再搭配各类轻运动。运动与露营之间的联系变成“露营+”,例如之前说的“露营+飞盘”“露营+橄榄球”。

在“运动+露营”这个概念下,露营回归到户外过夜场景的本质属性上,然后延伸关联的产品消费规模就非常惊人了。攀岩、骑行、徒步、冰雪等户外运动,本身都有庞大的产业链,涉及装备销售、俱乐部运营、路线策划、教练教学等领域。所以我非常期待国内露营的定位得到梳理后,其发展对户外运动的带动作用。

传统露营主要适应登山、徒步等户外运动的过夜需求

谭力文:露营产业的发展在资本市场上已有比较明显的反映。例如国内龙头之一牧高笛,2022年4月1日股价34.6元,5月18日升到98.74元,升幅接近200%。

又如融资方面,2021年11月,刚成立一年的露营地品牌“大热荒野”连续获得两笔天使轮融资,金额均超千万。2022年3月,成立不到两年的露营品牌“嗨King野奢营地”获得百万级的天使轮融资。户外装备品牌挪客Naturehike也完成近亿元融资,这是该企业自2010年成立以来首次接受外部投资。

风口过后露营能维持强势吗?

张闻:我们还是要关注疫情走势变化对行业的影响。陈总对露营的未来发展很有信心,但日后长途旅行开始恢复后,短期旅行的需求相应下降,露营会不会从现在的火热状态降温呢?

陈明良:主持人刚才已经说到,精致露营无论怎样做到极致,体验都不及酒店。业界确实也关注,精致露营在风口或者体验者的新鲜感过后,能不能持续发展。我个人有信心的是,传统定位的露营是一个始终存在的需求,这也是我们看好露营产业的原因。而精致露营、城市露营等,那种在公园、阳台顶楼、商场户外空间进行的露营活动,其长期发展性则不好判断。目前它们的发展还是与疫情因素有明显捆绑。

张闻:露营产业的发展也需要规范化。早在2015年就有一个《休闲露营地建设与服务规范》的标准出台。现在的行业规范化、标准化推行得如何?

户外产业发展潜力大,相关展会人头涌涌

图为深圳国际户外运动博览会一角

陈明良:政府有出台营地建造的指导方案,涉及到面积、配套之类。但是营地的质量服务则没有一个标准系统,不像酒店的星级系统,可以让消费者意识到酒店服务水平的高低。现在营地舒不舒服、漂不漂亮、体验感如何,只能靠口碑传播。业界目前也在观察,像大热荒野等企业尝试标准化、体系化模式建造营地,它们能不能在市场上引导出一条比较正确的道路,我们也在关注。

张闻:精致露营发展还带动了一些周边制造业的发展,从帐篷、户外椅,到手冲咖啡壶、复古煤气灯等等。

陈明良:露营装备非常丰富,例如深圳不少厂家过去做充电宝,现在因为户外红利开始生产户外电源。其功率可达到四五千瓦,售价从三四千到五六千,销量还不错。还有中山以照明厂家而著称,现在转型做户外灯具也有一定效益。包括做防水布、做纺织的转型做帐篷,露营促使不少不同领域的厂家转型。

张闻:这应该是比较容易的转型。厂家将过去的产品进行适配性的调整,就能进入到露营产品这条新赛道。然后因为这条新赛道走热,厂家收获更大的附加值。同时,在经历了这一段习惯居家、渴望新鲜空气的日子后,当未来我们重新可以去到更远的地方时,我们也将拥有更强的发现美的能力。我们因此相信,无论是精致露营还是粗放露营,未来都会有好的发展。感谢两位参加节目,下期见。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