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L俱乐部生存启示录:强队年耗资2000万,焦虑中静候CBA扩军

来源于 体育大生意 2021-09-20 21:07:57
“即便CBA短期之内不扩军,我们也要把该做的做好。”
NBL俱乐部生存启示录:强队年耗资2000万,焦虑中静候CBA扩军

文|张冰

体育大生意记者

近日,随着周琦、刘传兴官宣加盟NBL,这个此前名不见经传的澳大利亚篮球联赛迅速被中国球迷所熟知。事实上,在中国国内,CBA的兄弟联赛——全国男子篮球联赛(National Basketball League),简称也是NBL。

这个NBL的前身是成立于1996年的中国职业篮球联盟联赛(CNBA),并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NBL和CBA之间通过升降级紧密相连。即便是在2005年CBA取消升降级后,NBL的劲旅们依然多次获得了CBA扩军的名额。

遗憾的是,尽管和CBA渊源颇深,但NBL始终都显得颇为鸡肋。今年8月,疫情再度反复,这个中国男子职业篮球中,唯一一家在夏季开赛的联赛更是被篮协叫停,预计全运会以后才能复赛。此外,由于缺乏足够关注度,联赛招商工作难上加难,NBL虽然是中国第一家获准管办分离的篮球赛事,但一路摸着石头过河颇为坎坷,NBL的运营权几经易手,最终还是在2020年回到了中国篮协手中。

重重迷雾之下,这个命运多舛的次级联赛究竟面临着哪些问题,联赛俱乐部的运营状况又是怎样的?近日,NBL一支新军的掌门人,武汉当代篮球俱乐部董事长李宏亮和体育大生意做了一次深入对谈。

俱乐部1.0没经验交学费走弯路 李宏亮紧急上任“救火队长”

众所周知,次级体育联赛的发展均属于世界性难题,但考虑到NBL球队的主场主要设在人口众多且没有CBA球队的中西部省份,这些省份覆盖了将近6亿人口,其中的篮球市场潜力绝对不容小觑。

作为中西部最大的城市之一,武汉市已经22年没有CBA俱乐部。2014年,湖北马可波罗组队参加NBL,但仅仅一年就宣布解散。2018年初,总部位于武汉的当代文体正式开始组建NBL俱乐部,彼时李宏亮还在忙着俄罗斯世界杯的体育营销业务,并未到俱乐部任职,但作为当代文体在体育领域的资深高管之一,他还是对俱乐部的组建过程记忆犹新。

当代俱乐部揭牌仪式

李宏亮告诉体育大生意,当时集团原计划是控股湖南的NBL俱乐部,结果在签订协议的最后一刻,集团突然决定还是要在武汉组建新的俱乐部。由于时间仓促,操作团队也缺乏经验,光是入场费就向当时NBL的运营公司恩彼欧上交了1500万元。此外新军入场,对一些圈里的规则、规律并不熟悉,教练球员也基本属于紧急拼凑,代价很高,在首个赛季,即便不算那笔入场费,当代俱乐部的投入也超过了2000万元。不过好在,在十几个俱乐部中,初出茅庐的当代俱乐部拿到了第六的成绩。

然而,与其他背靠房地产、汽车等实业母公司的俱乐部不同,当代文体本身就是一家以文体产业为主业的上市公司,不可能以广告费的方式向俱乐部持续不断地输血。经过第一年的折腾和外部大环境的变化,集团的投资也日趋理性和稳健。因此,在体育产业领域深耕多年的李宏亮被集团紧急任命为俱乐部执行董事,“救火队长”在2019年4月底正式入主俱乐部。

回忆起那个临危受命的赛季,李宏亮感慨良多,当时新赛季球队的框架已经基本搭建完毕,球员方面的成本无可削减,而军运会把武汉几乎所有能用的场馆都占用了,球队吃住在酒店,训练场馆是租用的,快开赛了连个主场都确认不了。幸亏华中科大和江夏体育馆支持了一下,把主场迁离了“高大上”的光谷网球中心。“在光谷比赛,一场比赛的场租安保各种成本加起来就高达50万左右,一场几乎打掉我们一个孙熔孝啊,真受不了”。再加上在其他方面进行一些精简,俱乐部第二个赛季减亏20%。

2020年,疫情是武汉人民绕不过去的关键词。李宏亮告诉体育大生意,那个赛季,球队省内和省外的球员在四月底才完成汇合,因为回不了武汉,只能去广东、云南等地封闭集训,花了不少钱,但训练效果还可以。由于那个赛季没有外援,球队运营的整体成本还是降了下来。最终,当代俱乐部以第五名的成绩完成了那个难忘的赛季,俱乐部的净投入也逐步降低到1200万元左右。俱乐部还参加了姚基金慈善赛,社会影响力快速提升,整体的运营在2020赛季逐渐转入正轨。

特别值得感谢的是,武汉市体育局在2020年拔刀相助,投入巨资为俱乐部在市体校建立了基地,从此俱乐部结束了漂泊不定,吃住训全部在基地,住的是双人间,吃的是运动员灶,训练是空调球馆,这个球队在武汉真正算是有了一个家。

俱乐部发展进入2.0:夯实底蕴稳步前进,开源节流抓好经营

从2018年的联赛第六到2019年的第八再到2020年的第五,尽管成绩小有波折,但当代俱乐部还是在逐渐缩小开支的情况下,把成绩稳步提升着。李宏亮表示,俱乐部目前已经算是在NBL站稳了脚跟,他们的下一个挑战,是在目前大的政策和经济环境下,如何让俱乐部持续良性、稳步地发展。

 

这个赛季因疫情停赛之前,当代俱乐部仍然保持着联赛第五的成绩。这个休赛期,俱乐部也发生了一些变化。8月底,当代俱乐部官宣,球队得分王孙熔孝转会至CBA南京同曦俱乐部。而当代俱乐部得到的,是150万元的转会费和两名年轻球员的签约权。

孙熔孝

谈起这笔刷新了NBL转会费记录的交易,李宏亮很是坦然:“其实我们也是经过反复斟酌,大家慎重考虑和研究过,才决定将大孝输送给南京的。首先球员都有着CBA梦想,他已经26岁,再不去可能就没机会了。其次从经营角度,转会费对当代来说也是一笔合理的收入,可以一定程度上弥补俱乐部的损失。目前的经济环境下,单靠母集团输血肯定是不行的,我认为,类似足球俱乐部那样,不断地培养和输送球员也是NBL俱乐部的一种生存之道,至少可以尝试看看。”

 

不仅如此,李宏亮介绍道,在竞技层面,由于俱乐部聘请了来自塞尔维亚的资深外教,团队篮球将是球队未来的发力方向,因此头号球星离队未尝就是一件坏事。而通过这种团队篮球的氛围进一步建立起俱乐部的技战术底蕴和敢拼敢赢的文化底蕴,更是俱乐部未来三年的重要发力方向。

塞尔维亚外教

众所周知,职业体育俱乐部的几大收入来源分别是版权分成、商业赞助、门票收入等。在NBL目前的情况下,俱乐部版权分成和门票收入都几乎为零。而赞助商方面,尽管俱乐部的赞助商名单很长,但其中大多数都是当代集团的下属企业,属于兄弟子公司的友情站台,而其余赞助商,往往提供的也只是实物赞助,很少能涉及到现金。

另一方面,当代俱乐部在2018年组建之初,也曾经和湖北省体育局、武汉市体育局签订合作共建协议,根据协议内容,这些体制内的力量需要向当代俱乐部提供比赛场馆、安保、训练、人才、参赛费用和奖金等方面的资助。可现实情况是俱乐部成立四年来,从湖北省体育局得到的支持寥寥无几,武汉市体育局的资助也是从2020年才开始有一些。“之前省市体育局答应的18-19年的各种支持费用总计750多万,到现在也没有给。去年武汉市体育局给了200万,今年给了400万,但是对于接近2000万的总投入来说,还是很艰难的”。

当代俱乐部赞助商一览

盘点完这些各方面的资金来源,李宏亮还告诉了体育大生意一些NBL“潜规则”:“在目前CBA扩军不明朗的情况下,每家俱乐部在NBL都有着不同的打算,对冲击CBA有想法的俱乐部,也就是联盟成绩稳居前列的球队,每年基本要至少投入2000万元左右。想保住前八季后赛名额的,投入要差不多到千万级。哪怕对战绩没什么要求,只想占住一个NBL球队的名额,每年也要花个四五百万。”

“CBA球员的薪资不断增长,对我们也很不利,现在NBL球员也在不断要求涨薪,但各家俱乐部都没有收入,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的,大面积的欠薪已经不是新闻,这个事情中国篮协应该要考虑管管了,NBL也应该有个合理的薪资合同体系”。

CBA“开门”前先做好自己 想为NBL提几点建议

毋庸置疑,对于陕西信达、安徽文一、广西威壮、武汉当代等几支实力相对较强的NBL球队来说,冲进CBA就是他们的终极目标。但CBA公司在2017年曾表态原则上五年内不扩军。目前看来,尽管五年之期即将到来,但疫情仍在持续、经济环境并不明朗的当下,恐怕短时间内CBA仍然不会接纳新成员。

 

作为NBL俱乐部的领导层,CBA扩军的计划迟迟不能明确,李宏亮虽然也有些受困于各种不确定,但总体对于俱乐部未来发展还是很有信心和计划。他告诉体育大生意,即便CBA能够在2022年扩军,安徽和陕西也会当仁不让地排在大家之前,广西湖南湖北和重庆争的是其余两个名额,大家伯仲之间各有优势。因此当代并没有太着急,目前最重要的,是放平心态,稳步前进。

李宏亮

“当年同曦也是经历了七八年才成功冲进CBA,因此对于当代这支仅仅成立了三年半的俱乐部来说,我们目前基础还不够牢,还是要循序渐进。”李宏亮说道,“我们把2018~2020这三年看做1.0阶段,先把俱乐部的架构搭起来。从2021年开始的未来三年,需要做的是建立起俱乐部的技战术和文化底蕴。再往后数三年,才会进入冲击CBA的阶段,那还得看篮协和CBA的政策。”

“当然,球队成绩我们还是希望越来越好的,希望年年有进步,蜕变成一支强队,但不会为了短期成绩盲目加重成本的负担。”李宏亮说,“俱乐部也是一家公司,也要按照公司经营的规律和制度办事。以往我们只看重了竞赛成绩和后台运营,忽略了俱乐部的经营,也就是怎么挣钱,以后我们要真正重视起来。职业体育和竞技体育不一样,还是要重视经营的,毕竟活下去才有未来,这一点,我最近一直在讲给同事们。”

 

事实上,不仅仅是扩军的问题,作为一名体育产业的资深人士,在赛程设定、人才输送、商务运营等层面,李宏亮也为NBL提出了几个他自己的小建议。他表示,NBL目前仅仅只是个夏季联赛,球员们每年普遍训练7、8个月,只打不到3个月的比赛,无论对于球员本身,还是联赛发展,这都远远不够。完全可以增加冬季联赛和季前赛,哪怕是一些商业赛、交流赛、青少年训练营等,都可以增加联赛的活力,扩大联赛的影响力,为赞助商提供回报价值。

举办CBA、NBL联合选秀是否可行?

此外,诸如赵睿、姜宇星等出身NBL的球员如今均已在CBA成为明星球员或一队主力,NBL其实完全可以在人才输送层面为CBA做出更多贡献,同时也为CUBA球员增加新的出路。李宏亮表示,譬如CBA虽然近年来坚持举办选秀大会, 但很多CUBA球员仍无法直接进军CBA,或者坐两年冷板凳耽误了发展,若能让NBL也参与到选秀大会进行挑人,并让球员先在NBL打出名堂,届时进入CBA球队才有望更快地晋升为主力选手。

谈至最后,话题还是回到了NBL运营权这个”老大难”问题。李宏亮表示,鉴于眼下的中国篮协还没有充裕的人手和专业团队来运营NBL,或许应该为NBL赶紧引入一家第三方运营公司,最起码也应该为NBL引入一家专业的商务运营公司,类似WCBA的速鹰体育或者CUBA的阿里体育这样的,否则总是没人操心干活儿。此外,NBL联赛的定位不清晰也是个大问题。诸如CBA与NBL到底要呈现怎样的关系,未来是要升降级、继续做并行联盟还是成为CBA的发展联盟,这都需要中国篮协尽快给个说法,不然一年一年这样下去,投资人们心里都很茫然和焦虑。

“从2019年篮球世界杯失利开始,中国篮球感觉进入了一个低谷,很多事情接二连三地冒出来,再加上疫情的因素,最近篮协的很多举措都偏保守,和以前的大刀阔斧差了很多。当然这些我们也可以理解,所以只能自己调整心态和发展节奏。”李宏亮深情地说道,“虽然最近都很焦虑,但作为一名篮球产业工作者,肩负湖北篮球和武汉篮球的复兴重任,我们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就是即便CBA短期之内不扩军,我们也要把该做的做好,把基础打牢,把梯队建设好,团结所有力量发展湖北篮球和武汉篮球,继续支持中国篮球事业的发展。”

“路阻且长,行则将至。这是我们当代文体董事长易总在新年致辞里的一句话,我准备请人写副字,挂在俱乐部会议室里,让每个人都能看得见,记得住”。

注:本文所用图片来自网络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