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量超王一博!全红婵成名后的38天

来源于 体育大生意 2021-09-13 07:02:01
保护全红婵。
流量超王一博!全红婵成名后的38天

文|曾潇

体育大生意记者

今天是全红婵拿到奥运金牌的第38天,她再次以令人惊叹的方式,在竞争更激烈的全运赛场拿到了女子单人10米跳台的金牌。

网络热度随之冲到了顶峰。各类网络平台监控数据都显示,全红婵如今的网络流量与最红的娱乐圈小鲜肉相比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人红是非多,围绕在全红婵和她家人身上的光环也好,非议也罢,令人目不暇接。这位年仅14岁的姑娘,生活圈里原本只有若干教练、队友、亲人和闺蜜,现在却要以瘦小的身躯面对全网汹涌而来的关注。

当她任何微小举动都要用放大镜来审视时,事态也许已经有些失控。

全红婵完美五跳全运再夺金

热度超王一博 一人带火全运跳水

回到一个月前,全红婵奥运夺金声明鹊起,其网络热度就高居不下。她的微博仅有一条自动推送的夺金消息时,粉丝数就增长了80万。据各路媒体整理,夺金后的两天内,相关热搜有三十多条。

而当东京的喧嚣慢慢消散后,全红婵的热度仍然高烧不退。无论是回国隔离期间的一举一动,还是参加全运会后的比赛动态,也都占据着大众的视野。

热搜制造机

微信指数或百度搜索指数都显示,全红婵不但是体育界的绝对顶流,甚至已经能在某些时候超过娱乐明星,包括最火的王一博。

全红婵的热度还带火了跳水。虽然跳水一直是全民比较关注的综合体育项目之一,但可能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火爆。全红婵在国家队的队友陈芋汐和张家齐,也同样成为了热搜上的常客,这三人还被网友送了一个“跳水三小只”的组合名称。

百度指数:全红婵VS王一博

正在进行的全运会跳水比赛,尤其是全红婵参加的项目,频频占据媒体头条,甚至今天下午全红婵夺冠之后,像观察者网这样的时政类资讯应用也全网推送消息。

据在一线报道全运会的记者向体育大生意介绍,因为跳水项目的日程,很多媒体临时改变计划提前抵达西安,每天的工作安排也基本都是围绕全红婵的赛程进行。在全运会,有全红婵出现的地方,就有大批的记者包围。

微信指数:全红婵VS王一博

舆论走偏:其父被网暴 用高档手机惹非议

不过,这样的网络热度逐渐开始失控。首先就是各路人马都要来蹭这个热点。

奥运会期间,大量所谓网红冲到全红婵家乡广东湛江麻章镇迈合村,日夜不间断地对全红婵的家进行直播,让她的家庭和村里的其他村民不堪其扰。

据《新华每日电讯》报道,这样的网红一度多达2000人,吵得连全红婵生病的奶奶也没法休息,还有人想进屋拍摄、采访全红婵家人,被拒后立马斥责全红婵“拿了冠军就傲慢”。

在几次采访中,全红婵介绍了一些自己的生活状况,比如自己喜欢吃零食,比如由于家庭情况和训练比赛,自己也从来没有去过游乐园。

这样的表达迅速引起了商家的注意,引发了一大波的蹭热点式营销。她的家里堆满了商家辣条、薯片、汽水等零食,多到光靠她们一家不可能消耗完。而全国各地的主题公园、旅游景点,都争相邀请全红婵免费游玩。

全红婵家里堆满零食

关注的焦点也逐渐被有意无意地带歪。

全红婵和队友陈芋汐在奥运赛场上上演了巅峰对决,开始有键盘侠毫无依据地开始挑拨中国跳水队的关系,说队友集体孤立全红婵。

甚至还有一些别有用心的群体,在全红婵父亲的采访中挑出一些细节,故意曲解放大,进而对全红婵的父亲进行网络暴力。

到了全运会上,有人发现全红婵换了一部高档手机,便又借题发挥说全红婵“飘”了。实际上,这部手机是由中国之队的赞助商荣耀提供的最新款旗舰机,国家队运动员都有份。况且,奥运金牌获得者用一部更好的手机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全红婵换新手机惹非议

不要神化全红婵

除了嘈杂的非议之外,大众神化全红婵的倾向则更加危险,甚至有可能捧杀这位前途无量的运动员。

的确,全红婵的出现堪比那些主角一路开挂的网络爽文,世人就是喜欢这种剧本。但如果舆论一味强化全红婵天才光环,任由这种刻板印象泛滥,对全红婵很危险,也对她留下的汗水并不尊重。

全红婵之所以能够出现,和中国以及广东省雄厚的跳水人才培养体系分不开。广东省跳水队的金牌教练何威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广东省从东边的汕头,到西边的湛江,每个地区几乎都有业余体校,这些体校的跳水队为省队输送了大量优秀的苗子。而广东队,又为国家队输送了一批批跳水冠军。全红婵,属于他们中的一个。

   

何威仪解释广东跳水为何冠军辈出

其次,为了站上最高领奖台,为了匹配老天爷给到她的所有天赋,跳水队和她自己都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何威仪说,“奥运会选拔赛之前,为了让她有更充足的准备,给她加大了训练量,别人练5个,她练10个,别人练50个,她练100个,别人练100个,她练200个。”

何威仪并不认同大众给予全红婵的“天才”称号,“网上的人把她捧得太高了”,在他看来,只有在苦练中熬过发育和伤病,熬过生理的、心理的、技术的、战术的、体能的困难,才可以被称作天才。

全红婵和何威仪

全红婵年纪太小了,所以她理应有更美好的未来,东京根本不是她的终点。无论是她自己,还是整个中国跳水,以及苛刻的大众,都不会允许她昙花一现。

但未来,还有太多的未知数。

身体的发育是她要面对的第一关。身高和体重的变化,意味着很多动作都需要重新调整,原来可以轻松完成的动作,在身体发育后会变得非常吃力,动作质量会变得极不稳定,常常出现跳不动、翻不动的状况。

里约奥运会的女子10米台冠军任茜,当时年仅15岁,但在东京奥运会之前的选拔赛和训练中,因为身体发育,已经完全不是全红婵和陈芋汐的对手。

原本是这个项目最强手的陈芋汐,在东京奥运延期的一年中长高了10厘米,被认为是在奥运会上输给全红婵的重要原因。

任茜获本次全运会女子10米跳台铜牌

同时,无论是竞技之路,还是更长远的人生之路,全红婵也还有一块短板需要补齐,也就是文化学习。尽管,全红婵曾说自己是因为不爱学习才去练跳水。

面对艰苦的训练和激烈的比赛,尤其是全红婵还要经历青春期,这都需要运动员有全面而综合的素质,显然仅靠日复一日在训练馆里翻跟斗,是没法培养综合素质的。

在何威仪教练眼中,文化课的薄弱是全红婵最大的劣势,“我觉得急需让她加强文化课的学习,更升华她立体的成长。她文化跟上以后更不得了。”

全红婵夺冠之后,前跳水世界冠军高敏发了一条微博,很好的总结了全红婵要面对的未来。

“我觉得在一片欢呼声中,我们需要冷静地看待全红婵的成功。毕竟她只有14岁,就获得了奥运会冠军,这么多的荣誉她能不能完全消化不说,她最大的困难就是,她还很小,还没发育。在这个阶段,对于女运动员来说特别艰难,对小姑娘就像走钢丝一样。”

“如果我们想在下一届奥运会再看到她,她首先要想好如何走过那一条条钢丝。我其实是想在这里呼吁,大家还是冷静一点,不要把这小姑娘给“吓”着了。希望大家在她真正遇到困难的时候能雪中送炭。”

请让全红婵安静成长

面对外部世界汹涌的关注,国家队和广东省队给了她建立了很好的缓冲空间。

本届全运会,广东队的教练几乎对她形影不离,有一次一群记者围住了全红婵,让全红婵受到了少许惊吓,教练很快就把她拉走。

广东队教练保护全红婵

饮食上,正处于发育期的全红婵受到了严格的管控。全运会上恰逢队内工作人员过生日,有人向全红婵递上一块蛋糕,结果全红婵的开心只持续了三秒钟,这块蛋糕就被队医分走了一大半,“你不能吃这么多,只能吃一小口。”

还有学习,无论是国家队还是省队都有相应的安排,目前我国体育行业越来越关注体教结合的重要性,恐怕全红婵无法再用练跳水来逃避文化学习。以国家队为例,吴敏霞曾晒出过跳水国家队的课程表,每周一、三的上午和周四晚上,都会安排文化课。周继红教练甚至会自费给运动员报培训班,督促他们学习。国家队也和人民大学有合作。

以全红婵目前的网络热度,她的商业价值不会低。据了解,很多商家都曾找到国家队或者全红婵,希望进行商业合作。不过,考虑到全红婵的特殊情况,特别是仅有14岁的年龄,国家队都拒绝了这些出价。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如今把全红婵捧得多高,她未来要面对的压力就有多大。目前她还能享受着“少年不识愁滋味“的状态,但前进的道路始终不会一帆风顺。

拿到奥运金牌后的38天,全红婵提前走过了大部分人都无法体会的经历,如今全运金牌也已到手,是时候让她安静地补回成长这一课。

注:本文所用图片来自网络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