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扑入股造物,新晋潮玩交易平台成第二个得物?

文 / 谭力文 来源于 体育大生意 2021-04-06 22:17:06
预计2024年,中国潮玩的市场规模将增至763亿元。
虎扑入股造物,新晋潮玩交易平台成第二个得物?
文|谭力文

体育大生意记者

在成功打造得物(曾用名:毒)这个独角兽后,虎扑再将触手伸至潮流玩具与模型领域。(延伸阅读:球鞋交易平台“毒”融资估值10亿美元,会是虎扑IPO的强心剂吗?

近日据企查查公开信息显示,上海乐模玩加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乐模玩加)发生工商变更,新增股东虎扑(上海)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乐模玩加持有造物App的软件著作权,登记批准日期为2020年12月9日,造物App为一家模玩、手办平台。

潮流玩具与模型正在国内掀起一股热潮。特别是近期在国内火热出圈的BearBrick积木熊,让许多泛潮玩爱好者成功“种草”,导致许多款BearBrick积木熊的价格已经高企不下。除此之外,还有Kaws模型、Supreme周边、FUNKO玩偶、龙家升潮玩、高达模型以及动漫手办等等多款潮流玩具与模型,它们的红火背后也存在着一个庞大的交易网络。

虎扑现时的此番操作不禁让外界联想到,他们是否会将造物打造成第二个得物。也许继球鞋之后,潮流玩具与模型将会成为又一款现象级的“理财产品”。国内是否又会兴起一股全民“潮玩热”?

虎扑入股潮玩平台造物APP

根据相关资料显示,乐模玩加成立于2020年10月,注册资本100万人民币。乐模玩加法定代表人为董书明,经营范围包括互联网销售、体育健康服务等。股东信息显示,该公司由董书明与虎扑(上海)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共同持股,持股比例分别为55.3%、44.7%。

乐模玩加股权穿透图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企查查股权穿透图显示,董书明持有上海墨虎信息系统合伙企业11.6614%的股份,后者投资了上海亮虎信息系统合伙企业,占有4.6428%股份。亮虎也持有虎扑(上海)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的8.7544%股份。

此外,2021年1月12日,乐模玩加的一般经营项目发生变更,其中销售产品一类新增“玩具动漫及游艺品”。换言之,造物APP正式获得了潮玩销售的工商许可。

网上一直以来有一个段子形容男孩对于玩具的执着——“男孩永远长不大,只是他们的玩具越来越大,也越来越贵。”而造物的宣传语也是以“男孩”作为基点,“点亮兴趣,做回男孩”八个字在官网十分显眼。

造物官网介绍

造物官网上列举的“手办X模型X潮玩X盲盒X乐高”几种品类,也正是男孩们最爱的几样玩具。与“得物”的潮流服饰以男女受众为主不同,造物APP显然针对的是男性受众。

据体育大生意观察,目前造物APP的商品仍以高达、动漫手办为主,BearBrick积木熊、Kaws模型、Supreme周边等潮流属性较强的玩具与模型的交易依然集中在“得物”APP这个平台。

左为“造物”,右为“得物”

根据“造物的官网宣传语推测,未来不排除这类潮流属性较强的玩具与模型将转移到造物APP。若BearBrick积木熊等潮玩交易转移到造物APP进行,这也将给后者导入庞大的流量与关注度。造物APP的成长将进一步加速。

积木熊掀起国内潮玩炒卖热潮

近期最为红火的潮玩,还要数BearBrick积木熊。90后因为炒盲盒、炒球鞋、炒基金多次上热搜之后,如今又因为炒“积木熊”而引起社会关注。其中,#90后炒熊一只最多赚数万元#的话题曾登上微博热搜榜,引起网民广泛讨论。

BearBrick积木熊是由日本MEDICOM TOY公司出产的一款玩具,2001年8月正式推出,最初的版本因为类似积木人的造型,在外形上又具有熊的特征,因此被大家叫做积木熊。

黄子韬社交媒体晒出的积木熊

积木熊拥有五种不同尺寸,3.5厘米50%、5厘米70%、7厘米100%,28厘米400%以及70厘米1000%。其中70厘米1000%尺寸的发售价格最贵,普通款在3000-4000人民币之间,联名款价格会更高。一般而言,1000%的积木熊转售价格也最贵,是许多积木熊玩家投资的主要目标。

从以往90后玩的“小玩具”,到现在1000%的积木熊等“大玩具”,也从侧面印证了前文“男孩永远长不大,只是他们的玩具越来越大,也越来越贵。”段子的真理。

据体育大生意分析,积木熊的二级市场之所以水涨船高,主要是由几个原因构成,联名、限量、生产与发货周期以及明星效应。

积木熊之所以能够成为潮玩中的头部品牌,在于它经常会与许多潮流品牌进行跨界联名,包括有香奈儿、梵高、可口可乐、QQ、漫威英雄甚至数码宝贝等。与众多品牌进行跨界联名,无形中也加速了积木熊的破圈。

积木熊与钢铁侠联名

以1000%积木熊模型为例,包括普通款、联名款以及特别款在内,其发售的数量并不多。数量一般在五十个上下浮动,大部分普通款不出百个,限量款数量则更少。相比起耐克、阿迪达斯球等限量球鞋,积木熊更为“限量”。

另外,积木熊的生产大部分是预售的机制,往往是MEDICOM TOY卖出预售的订单,才会去生产。一般而言,从下单到发货,往往需要等待约2周的时间。加上国际物流的运输时间,买家需要等待的时间更长。

在以往,积木熊等潮玩依然存在于小圈子之中,圈内玩家并不多。但随着得物、小红书甚至抖音快手等互联网“种草”平台的蓬勃发展,也带动了此类潮玩的出圈。许多潮玩KOL均在各平台介绍自己的“投资经”。

KOL介绍积木熊

例如B站博主@kaidilu在视频里提到由于积木熊的二级市场价格飞涨,他自己卖掉收藏的BearBrick之后套现了100万离场。还有潮流博主@靳老师,他用“理财单品别犹豫,收藏几年换大G”来形容积木熊的投资潜力。

罗志祥晒出积木熊收藏

除了KOL带货以外,积木熊等潮玩炒卖热度飙升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明星效应。我们熟知的大部分明星都是潮玩的忠实粉丝,周杰伦、陈冠希、黄子韬、林俊杰以及罗志祥等娱乐明星,都曾在社交媒体屡次晒出积木熊、Kaws以及Supreme周边等众多潮玩收藏的照片。在综艺节目《潮流合伙人》第二季中,主理人陈伟霆的钟爱品也正是积木熊。

炒卖市场应理性看待,切忌盲目追风在明星效应、KOL带货和玩家种草等多重因素的作用下,以积木熊为首的潮玩逐渐形成了供需不平衡的现象,炒卖市场便由此形成。

根据商品经济中发生作用的规律来看,潮玩的炒卖市场是受供求规律影响。当需求大于供应,潮玩买家便会相互竞价,继而造成潮玩价格上升。在潮玩价格上升的过程中,有不少炒卖者便看中了其中的利润空间,或者说看中了该款潮玩的升值空间,便以较低价购入,较高价出售,从而达到盈利。

现时的“炒熊”现象与较早前的“炒鞋”现象引起了外界的议论,是不是什么都能“炒”。体育大生意认为,比起炒鞋,炒熊的风险更大。

首先,如前文所言,1000%积木熊的起售价往往在3000-4000之间,约为耐克AJ系列球鞋的2倍。其次,积木熊的流通性比起球鞋也存在很大的差异。尽管积木熊成功出圈,但目前能够接受如此价格昂贵“玩具”的受众仍然是少数。这也意味着买家想要出手的话,其选择并不多。

提到流通性,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地方则是转售平台。有曾在得物出售积木熊的朋友向体育大生意表示,得物对积木熊的鉴定程序远比球鞋类严格,一不小心便会无法通过平台鉴别而导致退回。

最后则是积木熊的实用性远比球鞋要低。用一句通俗的话来讲,球鞋再怎么卖不出,消费者也可以自己穿掉。但积木熊总不能背在身上出街,卖不出的往往只能放在家里当摆设。

“炒熊”曾冲上热搜

不论是较早前的“炒鞋”还是近期的“炒熊”,其热潮出现颠覆了外界对于“炒卖商品”的认知。许多人没想到,连日常穿着的球鞋与潮玩,都能成为盈利的商品。诚然,与美国的球鞋与潮玩交易市场相比,目前国内依然存在较大的信息误差与交易规范。

2020年1月,美国运动鞋交易平台 StockX 发布了2019年的转售市场报告 。报告显示,StockX 的 GMV(成交总额)首次超过了10亿美元,注册 StockX 平台的全球买家和卖家数量增加了一倍以上。

2019年 StockX转售市场报告

StockX 同时在报告中强调,全球运动鞋二级市场当前的规模为60亿美元。此外,在收藏品类别中,Kaws、Virgil Abloh、Supreme 以及BearBrick是艺术家/品牌收藏品销售额前四。

反观国内,据央视财经报道,咨询机构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潮玩的零售市场规模约207亿元,预计2024年,中国潮玩的市场规模将增至763亿元。加上此前据艾媒报告的资料显示,中国二手球鞋转售市场规模已超10亿美元。

一系列的数字表明,不论是球鞋还是潮玩迅猛发展的交易市场,这种现象已经不可逆,应当理性看待炒卖市场的兴起。笔者认为,在看到球鞋与潮玩交易市场不断增值的同时,也应该充分了解其风险。

不可否认的是,球鞋与潮玩交易市场兴起带来了相关产业链的蓬勃发展,对于国家以及社会的经济发展拥有一定的促进作用。但消费者也应充分认识球鞋与潮玩交易市场中投资行为所伴随的风险,尤其是学生一族,不要盲目跟风、超前消费,否则将会影响市场的正常发展。

对于此种现象,应当用上中国的一句古语——“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对于球鞋与潮玩交易市场中对于经济发展、产业发展的积极现象,应当鼓励;对于盲目追风,违反价格法、恶意炒卖的行为应当明令禁止。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